您的位置 : 小说> 小说资讯> 《妃常不乖:挑群美男玩》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东方治,督连翘小说全文

《妃常不乖:挑群美男玩》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东方治,督连翘小说全文

时间:2021-01-20 23:37:20作者:火凤

新书推荐,《妃常不乖:挑群美男玩》是火凤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东方治,督连翘,内容主要讲述:不由地被惊了一下。回头探问道:赛雪,这年头还有轻功吗?轻功?你是说会飞檐走壁吗?是的……怎么了?你想学轻功逃跑吗?赛雪坐在床前绣着花,抬起了头。她知道她这样聪明的人,又美貌的女子,绝不会在妓院长久呆下...

《妃常不乖:挑群美男玩》 免费试读

青龙国,建安十五年。二月,夜色微凉,冰月悬空。京城的妓院花月楼里,正是春光无限。花月楼的后院厢房里,传来了一声尖叫,一个身影奔出了房。赛雪,你嚷什么呀!招乌鸦啊!房里传来了铃儿般清脆的声音,要是将鸨儿招来,又要呱呱了。昏黄的光下,一个纤瘦的身影,正立在桌前。桌上放着一个小坛子,坛子上不知什么东西。吱吱的响着,还不时冒出蓝色的火焰来。连翘,求你了,别玩鬼火了,大晚上的,吓死人了!赛雪一脚踏进门,一脚又不敢进门。看着蓝幽幽的光,慎得慌。可是外边黑黑的,感觉后背冷嗖嗖的。本小姐从来不相信鬼,见鬼杀鬼,见神杀神的!某女依然我行我素,怎么也得将方子配出来。那个该死的夏侯渊居然要十三岁的她,陪他睡觉。他大爷的,找死啊!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天才少女,医学界的明日之星。只要她想做的事,没有做不好的。祖上二代人都是医生,开着私家中西医结合医院。爷爷是老中医,将她取名为连翘。爷爷说连翘花迎春而开,满树金枝,又可入药,是个好名字。可是天妒英才啊!一个月前,在美国哈佛读书的她,感染了超级大细菌,一命呜呼!结果穿到了这个异世,从十八岁变成了十三岁的小丫头。不过说来也巧,她在这一世,依然姓督,叫督连翘。而且祖上也是医药世家,可是他大爷的,真是走到哪衰到哪啊!就在她来的那个晚上,皇帝最宠爱的妃子死了,说是太医的老爸下的毒。督家被抄,难怪有人说,红楼梦里的抄家描写,算是轻的。就像土匪进窝一样,督夫人听说抄家,就咬舌自尽了。后来才知道,这破地只有皇法,暴君说了算。暴君不仅要抄督家,而且督家十五岁以上的成年人都得死。十五岁以下的男的为奴,女的为妓。督连翘刚好十三岁,就是被这些土匪兵给吓死的。督家留下的唯一正统血脉,是督毅山,才十一岁。也是她这一世唯一的亲人,不过,不晓得被发配到哪里为奴了!督夫人临终前说过,督云柏绝对不会下毒,一定是被人陷害的。还让她们好好活着,一定要为父母报仇。唉……可是她的女儿督连翘,早就死了!倒霉的是她,在牢里关了三天,然后像牲口一样,拉到妓院里了。花月楼是国家经营的妓院,是服侍那些当官的。当然,也是要出银子的。这官家的妓女二种出身,要么像她一样落难的小姐,要么就是从小买来培养的。这些人中不泛才艺出众的,如果在现代,肯定是大明星。这里的妓女为了嫖客,斗个你死我活的。还有妓女为相好的,求官位的。反正听起来,就像娱乐圈。不同的是,当妓女很没面子。本来督连翘想逃跑,不过逃不了,路不熟。官妓逃了,会被全国通缉的,抓住了一定爆打。再则,满十六岁才接客,所谓开苞。现在还是安全期,她就放心的住下了。反正有吃有喝的,穿着绫罗绸缎,只是被逼学习琴棋书画。琴棋书画都不在话下,她从小有学啊!老鸨怕新来的她逃跑,一直将她在后院关着呢!跟她一房的赛雪,是从小被买来的。明儿就满十六了,要找什么大人开苞了。开了苞就要住到前院,而且有自己的好厢房住了。听说厢房可是豪华套房,还有单独的丫环照顾起居。可是没想到,那个色鬼夏侯渊,居然明晚也要她开苞。想想,真他大爷的恶心!所以她要制出迷药,将这个也许像猪头一样的色棍变成死猪。大功告成!督连翘将烤好的粉末,放在桌上晾干,吹灭了薰炉里的火。这是什么啊?赛雪这才进门,诧然地望着她。赛雪性情温和,加上督连翘生性开朗,早跟赛雪成了朋友。赛雪对于她的古怪作法,总是又惊又吓,又好奇的要死。十三岁的督连翘,在她眼里,有时像小魔女,整人的坏主意一想就来。有时又像小仙女,将师傅教的本事,都毫无保留的,不厌其烦,教愚笨的她。她真的太聪明的了,聪明的,看一眼就会。赛雪,你明天真的要去服侍那个色鬼吗?督连翘收拾着东西,抬头瞟了赛雪一眼。那有什么办法?反正都会这样啊!过了那一夜,以后就可以上街,去看灯市了……赛雪早已认命了,她还盼着这一日早点到来呢!这样就自由了,若是哪位大人喜欢,还可以将她带出花月楼,到府里去做客。大人们也会送很多的珠宝首饰,吃的、住的,都比现在的好多了,不比大户人家的小姐差。只是身份卑微,可是这是命,她早就认命了。督连翘捏着下额,思忖道:这倒是,自由比什么都好!做妓女比当娘娘还好……连翘,你又瞎说了,出了门,千万别这样说,是要掉脑袋的!赛雪轻嗔道。我说的哪有错啊,那我明晚也干吧!督连翘说着,眸子里却闪过了一丝狡黠。这年头当妓女比什么小姐好,可以自由行动。奶奶的,就算为女姓性解放运动,做点贡献吧!她要玩死这些男人,让这些男人个个都离不开她。哈哈……到时全都娶了,造个大院子,想哪院点灯就让哪院点灯!你真的……可是你才十三岁啊!会……很痛的……赛雪羞红了脸,吱吱唔唔地道。十三岁我照样玩死他!拿着这一瓶,这是上床前用的,抹上!这一瓶是完事后用的,就不疼了!督连翘打开了她的小箱子,里边都是小瓶瓶。这是她花一个月时间,在赛雪的帮助下,配的药。有治跌打的伤的,有治刀伤的,还有春药……妓院里有药房,要怎么说,皇家妓院呢!可是她去不了,就让赛雪去拿来,然后熬制成各式药粉。以她的药理知识,只要有原材料,她就可以配出药。真的……嘛,原来你弄来弄去的,就是在做这个啊?连翘,你不愧是神医的后代……赛雪感激莫名,又觉得奇怪,她怎么什么都懂啊?那是当然,我爷爷可是正宗的老中医,我从小跟他学针灸与药理。又读的是西医,所以我是中西合璧!跟你好,才告诉你,你可要保密啊!督连翘将迷药特别的做了记号,藏在了一边。这是不能告诉别人的,为了自由,她要来个瞒天过海。赛雪挑了挑眉,在对面的床上坐下,对她所言,一知半解。本来她就是笨人,督连翘在她的眼里是聪明人,听不懂也是正常。四合院的楼阁里,灯火闪烁。不时传来了管乐之声,还有女人的嘻笑声。月光如水,院中的一株海棠花,在月影里随风飞落。像是飞天仙女撒落袖间的花雨,淡雅的香气沁入心口,还带着一丝寒意。呼一声,连翘抬起了头,见一个黑影飞过了前面的墙头。正当她要大喊之际,不想那个蝙蝠侠,扑嗵摔下来了鸟。倚在窗前的督连翘,心也不由地被惊了一下。回头探问道:赛雪,这年头还有轻功吗?轻功?你是说会飞檐走壁吗?是的……怎么了?你想学轻功逃跑吗?赛雪坐在床前绣着花,抬起了头。她知道她这样聪明的人,又美貌的女子,绝不会在妓院长久呆下去的。没准明儿,夏公子就能带她走了。可是夏侯渊是丞相之子,是已故皇贵妃的亲弟弟,他不会来报仇的吧!赛雪虽不说,却隐隐为她担心。就是不知督太医为何要下药毒死皇贵妃?听说那是皇上最受宠的妃子,几乎到了独宠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