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菠萝> 古卷传说
古卷传说连载中

古卷传说

来源:奇热作者:李老头标签:菠萝,风雨,医师主角:

主角叫古卷传说的小说叫做《古卷传说》,本小说的作者是李老头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下来,不复原来的明亮刺目,而变得柔和安详。东来的激动情绪渐渐平复,心头却泛起疑惑,暗道:造化拳到底是什么?这念头刚一产生,那金色大字竟好像回答他的内心独白一样,突然再度放出宏大庄严的光明,道道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怪不得有人说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就是人与人之间相互的理解。李东来此时无比郁闷,心说侯老师您这是哪跟哪啊,我这舍己为人正气凛然的光辉形象怎么在您眼里变成了登徒子好色男了?就算是您肉眼凡胎不明真相,可未免也太低估我的审美眼光了吧。再说你这头青狼,竟又不管不顾的低头睡去,知不知道我是为谁才遭受这不白之冤?有血性的你倒是纵身出来被我瞬间杀死啊?

东来看着侯老师目光如剑锐利刺来,心知此番诱狼不成反激起了母老虎的凶性,实在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此地绝非久留之处。当即一边迅速后退一边语调诚恳的说:“侯老师您误会了,我刚才句句属实。按我纸条上写的去做,您身体的一切不适会立刻消失,这世上也许真的有奇迹......您别仍东西,我先走了,改日再见!”

从侯老师的公司狼狈逃出,东来心理一阵的泄气,生意没做成,人还得罪了。侯老师现在性命堪忧,自己碰上了这事又不能不管,那青狼总是龟缩不出可如何是好?可惜自己现在空有一双法眼,要是额头那不知名的紫芒也能随心而用就好了。

一路心不在焉的默念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背如流的一篇口诀,东来不知不觉间竟然步行五个多小时走回了位于城边的住处。抬头看着刚租不久的公寓窗户,东来心中无可奈何的长叹一声:看来自己这一心二用的功夫越来越纯熟了,本来一直在考虑怎么解救侯老师,却又鬼使神差的默念起了那段什么用都没有口诀,还一路迷迷糊糊地走回了家。

东来的父母在本省的另一城市,他自己在省会大学毕业之后就留了下来要“闯事业”,哪知这都毕业三个月了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每当想到毕业前夕当了一辈子工人向来老实本分的父母竟商量着要找人送礼给自己谋一份工作时,东来就会忍不住心头发酸眼眶泛红,狠狠地记起课本上说过的旧社会把人变成鬼那句话。

那时起自己就决定留在省城打拼一番,期待着有朝一日衣锦还乡的得意与骄傲。而且在他心中还有一个隐藏很深的想法:自己是天生不凡的,纵然现在还没怎样,但未来一定能生活得丰富多彩光辉无限,平庸、卑微、困顿和绝望这种事又怎么可能和自己有关?如今望着眼前租的“尺寸之地”,东来忽然有种无力的感觉,自嘲的拍打了几下头部,还是先考虑眼前的事吧,要是我真的拥有了那紫芒神通,就能救下侯老师了。

猛然间他只觉得脑中一沉,一段段金色文字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自己意识之中并且不断盘旋飞舞着。东来努力的“看”了其中几条内容,发现都是自己早就会背而且试着练习过的,心中大感诧异,以前这些神奇文字出现时可是老老实实浮现在脑中的,怎么今天却显得这么兴奋?而且怎么不断有更多的文字冒出来?这些...这些好像全都是从小到大在脑中出现过的,有的只出现过一次,而有的常常出现刚才我还在背,今天你们要开全体大会不成?

忽地这密密麻麻的各个段落、句子全部自行解散,一个个文字像积木一样组成了一朵朵各不相同的金色奇花,这些不知名的花朵在脑中反复旋转了几圈之后却轰的解体为无数更小的花朵由上而下飘落下来。

东来心中又惊又喜,感受着这些花朵上传来的极为明显的激动雀跃,暗道这难道是天女散花?紧接着这些花朵气势一变,瞬间再度解体重组,层层累积堆叠起三个金光闪烁的大字,大字甫一成型,一股神圣威严却又亲切熟悉的感觉汹涌澎湃的占据了东来全部的大脑和心神,此刻的他毫不知晓自己竟流下了眼泪,口中只喃喃的念着那三个字:“造化拳!”

东来不知道存在于脑海中的东西自己是怎么看到的,反正他从小到大一直看得到。同样,他也根本不认识这三个字,但他就是瞬间知道了这三个字念什么。现在他双目紧闭浑身颤抖,意识紧紧锁定头脑中的三个大字,期待着大字刹那解体,随即由小字排列成这盖世奇功的具体修炼法诀,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却毫无动静,只是大字的光芒逐渐暗了下来,不复原来的明亮刺目,而变得柔和安详。

东来的激动情绪渐渐平复,心头却泛起疑惑,暗道:造化拳到底是什么?这念头刚一产生,那金色大字竟好像回答他的内心独白一样,突然再度放出宏大庄严的光明,道道光芒宛如直接刺进东来心神深处,令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

原来,这造化拳虽名为“拳”,却不只是拳法,而是宇宙中无限高远的修炼法门,有造育天地、化生万物之威。因其威力太过庞大,故而传承起来慎之又慎。这套法门除“造化拳”三字之外再不立任何文字,仅仅凭借有缘人对这三字的感悟获得具体修炼方法,不过实际传承中却更像是功法本身在选择和考验有缘人。

东来其实一出生就是功法选定的有缘人,只是这考验却持续了超过二十年。先是不断的浮现金色文字看自己是否跟着做;然后封印一切炼出的能量看自己会坚持多久;再到有意显露两种神通看自己的心态和作为;最后是考察当别人面临生死危机时自己如何决断。直到刚才,考验才最终通过。

东来缓缓睁开眼,脸上一阵苦笑。这造化拳原来从一出生就存在于体内了,可竟是在二十三年之后的今天自己才真正获得认可,得到了传承。回想那四项考验,第一项考验有无向道之心,第二项考验向道之心坚定与否,后两项考验的就完全是自己的品性了。

二十多年来,自己其实经历了无数小考验,有成功也有失败,但并非成功一次就完全过关,也不是失败一次就完全淘汰,而是无法预测、毫无规律的持续考验到刚才,正是自己刚才强烈的希望获得神通后去拯救侯老师这一念最终开启了传承的大门。

想想也真是,多年来他可不只一次发自内心的想要获得力量,但目的都是大战四方威震天下永享尊荣,还没有一次是为了别人。东来明白这套法门的创立者一定是一个保有古老观念的高德长者,脸上有些发红,乐于助人不是从小就要树立的理念吗,怎么自己好像早就抛诸脑后了,不然岂会等到今天才通过考验?

不管怎么说,这套法门东来获得的可谓曲折连连、颇为不易。现在他脑中有完整的修炼方法,那是刚才无数道金光瞬间“刻印”在他元神之中的。金光大盛之后,三个大字逐渐隐去,而自己的元神好像壮大了不少。“元神”这名词也是突然出现的,现在东来还说不清是什么,反正就感到脑子突然更清醒了、容量更大了,仿佛再复杂的多远高次方程也能仅凭心算轻易解决。

三步并做两步的回到九楼的家,东来立刻按照脑中文字图形摆起了架势。这造化拳的招法古拙厚重,实际演练竟是异常困难,才几个动作下来东来已经汗如雨下气喘吁吁。不过也有个别手法以前练过,就是被一直抱怨练了毫无反应的那些动作,原来它们也是造化拳的招式。一旦练到这些动作的时候,东来就会轻松一点,同时感到身体中好象有一丝能量被释放了出来。

造化拳共有九式,每一式里另有无穷奥妙。东来眼下也只能摆摆大架势而已,个中玄机还体会不到。当浑身颤抖的完成最后一个动作时,忽然“轰”的一声巨响自东来体内传来,二十年来不断积累却被长久封印的强大能量在这一刻尽数突破封印在体内呼啸运转起来。

东来只觉自己的身体瞬间无限膨胀,血肉被压迫的痛感让他顿时横眉立目龇牙咧嘴,眼中却看到家里的一切家具物品正和自己身体一样猛烈颤动着,剧痛让他来不及去想这是怎么回事,忽然又听到楼道里一声惊慌失措的大喊:“地震啦!快跑啊!”

东来一怔,忽然福至心灵的想再看看那三个大字。心念一出,果然“造化拳”三字立即顶天立地的浮现在脑海之中,随着金色光芒洒下,体内无处不在的强大能量刹那间变得温和浑厚,无比安稳的依照奇妙复杂的轨迹运转不休。

收缩起内外尽湿的身子,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家中物事,东来盘膝坐在地板上,心头充满得意。原来苦练二十年竟有这么大威力,虽然一直被封印,不过今天也算连本带利都讨回来了。说起来刚才跟本没有什么地震,是造化拳的能量瞬间爆发,磅礴雄浑之力带动周围天地气流发生共振造成的震荡之感,如今共振消失,“地震”自然也已停止。

忽然东来觉得脑中好像多了一处灰色空间,同时不知怎的就知道了这处空间名叫泥丸宫,而且感觉它虽在脑中却极其广大。凝神一“看”,泥丸宫中靠近额头处此刻竟悬浮着一柄紫色小剑,东来顿时认出,这不是屡次拯救自己于危难的紫芒吗?原来竟是一柄剑!

心念一动之下,就想像小说中写的那样把剑移出体外仔细查看,可任凭他如何挤眉弄眼哀求喝令,紫剑丝毫不为所动,反倒把自己累得张口结舌满脸通红。东来不禁嘿的一乐,心道也确实太贪多求快了。随即再不理会泥丸宫的变化,托起疲惫身躯哼着小曲走进了浴室。

第一次完整的练拳着实耗时不少,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窗外已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离东来公寓不远的一条小路上,此刻正有一个宽袍大袖的身影飞速急驰,但见他面目惊慌眉宇焦急,一路狂奔着来到公寓楼下,一边朝来路看着一边右手不停的掐算着什么,片刻后,忽地一跃而起径直飞身来到九楼东来敞开的窗户外,毫不犹豫的一俯身跳了进去,整个过程竟怪异的没有任何人发现。

此人刚一落地就大呼道:“李道友,李道友快快出来相见,有祸事上门了!”他话音未落,猛地从窗外旋进来一阵恶风,眨眼间化做一个高大男子,大手一伸循声抓来。

东来在浴室洗澡正洗得兴高采烈憧憬未来呢,忽听见有人大吵大嚷,虽然水流声太大他没听清内容,不过却判断出那人竟是在自己家里吵嚷,惊怒之下立刻关了水就要出来查看。大呼的那人听到水流停止立刻明白了要找的人在哪,奋力一跃跌坐在浴室门前吼道:“道友快快出来救命!”

由于过度紧张惊恐,这一吼声嘶力竭语调怪异,而那高大男子毫无表情,仍是大手一伸直直抓来。东来听那吼声好似一个已到了油尽灯枯之际的中年男子,焦急之下再也顾不得没穿衣服,忽地一下打开了浴室门,然后就看到近在咫尺的一个背影迅速爬伏到地上,显露出稍远的一只大手长驱直入朝自己胸腹抓来。

乍看到这一幕的东来方寸大乱,只来得及集中最大力量惊叫一声:“啊————!”论起来他这一声怒喝高亢洪亮中气十足,远比刚才那人的嘶吼有气势得多,立时惊得那魔爪一顿,随即退了回去。

东来心中一叹,刚才那一抓他根本就躲不开,原想利用体内紫剑自行杀敌,不想敌人如此收发自如,大好时机已经错过,再想胜他只怕难上加难。

那高大男子后退一步,表情不变的上下打量东来一眼,似是早知会多出一人,而对眼前之人此刻毫无打扮的打扮倒像根本没看见一样。

趴伏于地的是个道士,他诧异的抬起头来看了后方一眼,立刻被这位“道友”彪悍的出场震慑住了,转过头去有些艰难的说:“李道友快助我斩杀此妖,它是青狼。”

此言一出,东来大吃一惊,原来那青狼竟能化成人形,这可绝非小妖,又何须附体?而且这道士是谁?他又是怎么找来的?东来心中疑虑,手上可不敢怠慢,迅速摆了一个刚学会的造化拳架势,随即发现自己现在这副“坦诚”模样观之实在不雅,不由脸上一热,急急的凝聚力量一拳击向青狼。

这一拳,乃是造化拳现于世间以来首次与人对敌,但东来一是初学不久,二是蓄势不足,三是心态不稳,一拳击出竟连体内全部力量的十分之一还不到。对面的青狼只是极为随意的挥一挥手,动作就好像驱赶苍蝇一样,东来却觉得手腕之处被一股强劲力道“啪”的抽中,剧痛之下拳势走偏重心乱移,加之脚下有水地板湿滑,只见他手舞足蹈地在原地旋转了两百七十度之后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两腿被弹起了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