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你是情毒唯一的解
你是情毒唯一的解已完结

你是情毒唯一的解

来源:微小宝作者:真绚丽标签:总裁,仙侠,夫妻主角:慕临骁,连白微

主角叫慕临骁,连白微的书名叫《你是情毒唯一的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真绚丽所编写的总裁小说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给你准备的衣服。”“我不稀罕!我穿我自己的衣服!”连白微的声音因为气愤而微微发颤。“随便。地上这些零零碎碎的布料就是你的。”慕临骁讥讽一笑,转身出去,多一句废话都懒得说。连白微说不出的恼火,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当她看清周围环境……

“啊!这是哪里?我的衣服呢?”

连白微惊慌失措地看了看自己布满痕迹的身子,又看了看床边凌乱的衣物,稍微一动就传来剧烈的刺痛,再一看身下雪白床单上那片刺目的血痕,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我的天哪!昨晚她干了什么?记得当时只喝了几口饮料,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的清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该死的!

房门突然打开,走进来一个挺拔的男人,吓得连白微用被子盖住身子。

慕临骁丢过来一个购物袋,“给你准备的衣服。”

“我不稀罕!我穿我自己的衣服!”连白微的声音因为气愤而微微发颤。

“随便。地上这些零零碎碎的布料就是你的。”慕临骁讥讽一笑,转身出去,多一句废话都懒得说。

连白微说不出的恼火,忍着身体的酸疼,捡起来地毯上的衣服,结果一看傻了眼。

TNND!怪不得他说零零碎碎的布料……果然都已经成了布料,都被他撕成一条条的了!野兽男人!就那么急迫吗?

卧室连着洗澡间,洗澡的时候,连白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浑身那数不清的小草莓,将慕临骁又骂了几百遍。

换上新衣服,连白微走出卧室,外面是小客厅,那个男人正坐在上好的红木皇宫椅上泡功夫茶。一身米白色的休闲装,气质卓然。

听到动静,一直垂眸的慕临骁抬起眼睛看向连白微。乌黑柔滑的长直发,乖巧的小脸,看上去年纪不大。总归不能是高中生吧?

“多大年龄了?”

连白微不答,找了个离他远的沙发坐下,虽然暗暗窘迫,仍旧鼓足勇气看着他,问,“昨晚……你和我是不是……”

慕临骁定定地瞅着她那微红的小脸,故意装傻,“你想说什么?”

“我们是不是……那什么了……”

慕临骁似乎唇角弯起一点,“你想说……我们是不是睡了?”

连白微咬着下唇,小脑袋垂下去,点了点。

别人不好过,他慕临骁就分外开心,“对,是睡了。”

接下来你会怎么着,小丫头?哭?闹?要钱?还是纠缠?

连白微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发出声音,“你是那种出台的男公关吗?”

慕临骁呼吸一滞,眼底划过寒气,几分咬牙切齿,“自然不是!”

“那就是说,我不用付给你钱了吧?我的衣服是你撕坏的,所以身上这套就算赔给我的,我也不给你钱了。那就这样吧。”

说完,连白微看都不看慕临骁那倾国倾城的脸,利索地转身就走。

“站住!”慕临骁声音不高,却极有威严。

连白微头也不回,“还有什么事?”

“你就这么走了?”

连白微转脸,受惊地看着慕临骁,“不然呢?你想要这衣服钱?多少?你别狮子大开口,要多了我可没有。”

“你昨天怎么来这的?”他似笑非笑,俊美的五官却愈发散发着危险和气势。

连白微一头雾水,“我怎么知道?再深究这些还有意思吗?反正已经这样了。”

她一个姑娘家丢了第一次,还没叫屈呢,他还计较个什么劲儿。

慕临骁缓缓站起来,连白微那才发觉他是那么高,腿又直又长,无声轻盈地每向她迈近一步,就带来一阵阵威压。连白微莫名就被骇住了,有些心惊胆战。

“你、你、你别过来了,要说什么,站那说就行了。”

慕临骁低头俯瞰着矮小的连白微,脑子里突然闪过昨晚她在他身下哭泣的画面,禁不住心头一跳。

“来都来了,那么费尽心机的,不就是想留在我身边吗?”

这么自负臭屁的语气……连白微禁不住咧嘴,“先生,你可能搞错了,昨晚怎么回事,我也不记得了,总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吧。咱们谁也别追究谁的责任,我说得再明白点,就是咱们谁也别跟谁要钱,你跟我要我也没有,我很穷。好了,就此别过。”

她就认准了他是要讹诈她钱,是吧?

连白微一秒钟也不耽误,拉开门就跑,没想到套间外面连着又是一间套间,还迎面看到斜躺在椅子上正擦着枪的苏尘。

连白微一下子镇住。

苏尘拿着枪向里面挥了挥,“回去!我们慕少让你走了吗?”眼光又邪气又痞气。

这一刻,连白微明白她不小心惹到了不能惹的角色。

返回里面,连白微惴惴不安。

“先生,怎样我才能离开?”

慕临骁坐在雕花木椅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倒着茶,细细慢慢地品,缓缓抬眼看着连白微。

“做我的女人。”

女人?什么意思?

“你开什么玩笑!我不要!”

“不要?连我你都要了,你还要哪样?”

连白微被噎得脸一红,咬牙坚持,“让你的手下放我离开。”

“多少人想当我慕临骁的女人,机不可失。费用什么的条件你尽管提。”

“我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再也不见。请放我离开。”

慕临骁幽深的眸子定定地审视着连白微,半晌,微微点头,“好,你走吧。”

苏尘和那些可怕的保镖再也没有阻拦她,连白微逃进电梯,看着下行的数字,才微微松了口气。刚才那个男人明明长得俊逸超然,很斯文很儒雅的样子,可偏偏就让人害怕,希望以后再也不要见他了。

脑子里乱乱的,一时间都捋不清头绪,一夜未归,也不知道弟弟有没有担心。

“连白微!真的是你!”一声呼喝,惊醒了沉思的连白微。

满脸怒气的谢元浩堵在她身前,大声嚷嚷着,“我真是瞎了眼了,竟然相信你是个乖乖女,想不到你这么肮脏!”

连忘忧拉扯着谢元浩的胳膊,柔声劝慰着,“元浩,你别生气了,可能你误会了白微,她平时确实挺乖的,说不定她昨晚是和朋友聊了一夜的天呢?”

“聊天?这话你能信吗?跑到慕天酒店来聊天?”谢元浩的声音引来酒店门口很多人围观。

连忘忧指着连白微脖子叫道:“哎呀,白微你脖子怎么回事?你不会真的偷偷去找男人了吧?我不信!”嚷嚷完了想到说漏嘴了,连忙捂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