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异世> 异世绝品高校
异世绝品高校连载中

异世绝品高校

来源:奇热作者:菠萝菠萝咪标签:异世,幻想,赘婿主角:战刃骸

小说主人公是战刃骸的小说是《异世绝品高校》,本小说的作者是菠萝菠萝咪写的一本幻想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懂了,那就随你高兴。」贰大猫丸。「可、可是……」罪木蜜柑。「没关係别管他,毕竟咬牙忍耐似乎是黑道的美学啊……」贰大猫丸。日向创心中想著这傢伙……竟然这样硬撑著来参加这种派对……如果是不久之前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线索的话有喔,就在电器街电脑的资料夹裡。」枝斗。

「你也……看过那个了吗?」日向创。

「我也看过……枝同学告诉我这件事,我去确认了一下……」索妮亚。

「本大爷也看了,就是希望峰学园早已灭亡的那份资料吧。」田中眼蛇梦。

「嗄!希望峰学园灭亡!」澪田唯吹。

「反正那种东西一定是黑白熊的恶作剧啦,希望峰学园不可能会灭亡啊,不过……就算是恶作剧,这行為也不可原谅呢……竟然说希望的象徵毁灭了……就算是开玩笑也不能说这句话啊……总之即使如此还是很在意的话,或许自己去确认一下比较好。」枝斗。

「如、如果我记得的话,会去看看的……」澪田唯吹。

「所以这次别说是离开这座岛的方法了,连有用的线索都没有吗……喔……不是这次,而是这次也是才对,呵呵呵……」田中眼蛇梦。

「不用一一订正啦!」罪木蜜柑。

「但也不全都是阴沉的消息!你想嘛毕竟九头龙同学也回来了呀!」索妮亚。

「虽然那傢伙很令人不爽,但还是很高兴他能回来啊!」左右田和一。

「恢復状况也非常良好,想必……不用一星期就能出院了,只是……右眼……可能再也看不到了。」罪木蜜柑。

「那根本就是……自作自受嘛……」西园寺日寄子。

「喂、喂……再怎麼样妳都说的太过份了吧?」左右田和一。

「呼~好饱!今天也吃得好饱啊~!」终里赤音。

「妳又不听别人说话,自顾自猛吃了啊……」贰大猫丸。

「……那麼既然填饱肚子了,我来做点自我训练吧。」终里赤音。

「自我训练?讨厌做练习的妳还真难得啊?」贰大猫丸。

「如果不训练就没办法变强……也只能做了吧?……再见啦!」终里赤音。

「总觉得……她很有干劲呢。」澪田唯吹。

「哼!希望她不是在打什麼不好的主意!」贰大猫丸。

回到自己的小屋休息过了一天。

「早安啊,今天也是绝佳的南国好天气!」澪田唯吹。

「呜哇啊啊啊!」

「耶咿~!大成功!得到超棒的反应啦~!」

「澪、澪田!妳是怎麼进来的!」

「真是的……阿创真是不小心呢。」

「不小心……我应该有好好上锁才对啊。」

「那种东西被我弄坏了!」

「妳為什麼要弄坏啊!」

「……哎呀,又没关係,话说回来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什、什麼事啊……」

「呵呵呵……四个呵。」

「……不对,妳只呵了三声啊。」

「唔!既然有空挑我语病,不如快点去餐厅集合啦!详情到那边再说!所以……拜託囉!」

离开小屋。

「啊,早安日向。」枝斗。

「即使是视而不见,只要正眼看我就很开心了,你人真的很好呢。」

「对了日向……经过九头龙事件,你应该也稍微理解我那句话的意思了吧?」

「什麼意思……」

「九头龙被捲进边古山的处刑……我之前说那是消耗不良……但是九头龙活著回来,这都是為了要以边古山同学的死為踏板,怀抱强烈的希望散发更耀眼的光芒啊!」

「你……」

「咦?你不这麼觉得吗?可是希望该有的形体是固定的……所以日向和其他人都该继续向前迈进,哎呀,先别站在这裡聊天了得快点去餐厅才行呢,那我先走囉。」

日向创心中想著那傢伙……到底要讲那种无聊的话到什麼时候啊!

日向创进入旅馆餐厅,一踏进餐厅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大家围成一圈的背影。

「……喂,怎麼了?」日向创。

「请听在下一言!」九头龙冬彦。

「九头龙!你已经可以走动了吗!」

「不……应该不可以才对……」罪木蜜柑。

「接下来的几句话……若有不周敬请见谅!在下姓九头龙!名叫冬彦!家业未熟,初出茅庐!今后还请各位先进多多指教!」九头龙冬彦。

「喂……刚才那是怎样?」田中眼蛇梦。

「没、没什麼啦……只是跟大家打声招呼罢了……」

日向创心中想著只是打声招呼……应该不是吧……而且……总觉得刚才是……九头龙第一次主动跟我们打招呼。

「这我是知道啦……你那个眼罩是怎麼回事……」左右田和一。

「喔……没什麼啦。」

「怎麼会没什麼~因為……你那隻眼睛已经……」罪木蜜柑。

「看不到了吗……」贰大猫丸。

「哼……只不过是一隻眼睛罢了,这样反而还比较帅吧。」

「九、九头龙同学……」索妮亚。

「你耍什麼帅啊!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啊!惹出这麼大的风波,你以為我们会轻易原谅你吗?噯,你懂不懂啊?小泉姊可是因為你才死掉耶?……不,不只小泉姊,边古山的死也一样啊,全都是你害的!」西园寺日寄子。

九头龙冬彦。

「那、那个……西园寺……难得……大家这样齐聚一堂……」罪木蜜柑。

「嗄?什麼大家齐聚一堂?妳该不会要说他是我们的伙伴吧?这种杀人兇手才不是我们的伙伴呢!」

「……嗯,对……全都是我害的……那种事我知道……都是因為我……他们才会死……」

「你是想要这样……承认过错摆烂吗?」

「不是……」

九头龙挤出痛苦的声音后,当场弯腰跪倒……

「……九、九头龙!」日向创。

「嗄……那是怎样?喂,开什麼玩笑啊!你以為下跪哭著道歉就能被原谅吗!以為你的所作所為靠那种半吊子的道歉就能获得原谅吗!」西园寺日寄子。

「嗯……我没这麼想……」九头龙冬彦用下跪的姿势说完后,从他身上快速流了很多鲜血。

「这……这是……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血!这不是血吗!」澪田唯吹。

「呼噫噫噫噫噫噫!九头龙同学……切腹了啦!」罪木蜜柑。

「……什麼!」日向创。

「嗄啊啊啊啊啊啊!他切了自己的肚子一刀吗!」左右田和一。

「你、你……你在做什麼啊……」西园寺日寄子。

「我、我也不觉得这种程度的半吊子道歉……可以……获得原谅……不过……如果不这麼做……我、我心裡……过意不去……」九头龙冬彦用手按住腹部的伤口站起身来。

「你这白痴!哪有人因為这样就切腹的!」贰大猫丸。

「总、总之得先快点送医……」罪木蜜柑。

「也、也对!左右田……快来帮忙!」贰大猫丸。

「喔、好……我知道了。」左右田和一。

「别、别管我……我自己可以走……」九头龙冬彦。

「怎麼可能可以走啊!呼呜……好不容易才缝合伤口,又要重新缝一次了啦!」罪木蜜柑。

「真没面子……结、结果……还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别、别说了,快走吧!」

九头龙被罪木等人搀扶著离开餐厅,然后……留在原地的我们……

西园寺日寄子。

这种时候……究竟该跟她说什麼才好呢?

「噯,西园寺我从刚才就一直在想……这种时候如果是小泉,她会怎麼说呢?跟她很要好的西园寺觉得呢?」七海千秋。

「如果是小泉姊……她会怎麼说呢……一定会很生气……非常生气……然后气过之后……」

日向创心中想著果然……还没办法吧……她不可能那麼轻易地放下仇恨……在来到这座岛之前,我们跟人的生死问题一直没有关係,忽然把这个问题丢过来,我们也不知道该怎麼对应才好……我们……没有那麼坚强……

「话说回来……竟然会有这麼稀奇的事呀。」枝斗。

「如果你又想乱说话……现在还是闭嘴吧。」日向创。

「不、不是啦……这麼重要的时候终里同学去哪裡了啊?」

「啊……这麼说还的确是耶,她竟然没来吃早餐好稀奇。」澪田唯吹。

「嗯~确实有点不寻常……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啊。」七海千秋。

「不好的预感……」日向创。

「因為啊……这几天她的态度不是有点怪吗?」

「那傢伙平常就很怪吧。」田中眼蛇梦。

「嗯……可是有点担心耶。」七海千秋。

西园寺日寄子。

日向创回到小屋到了晚上,有人按电铃,把门打开来。

「初次见面了!这是初次见面的过去式!因為已经初次见面过了嘛!」澪田唯吹。

「澪田……又是妳啊……」

「在此為突然来访吓到你一事致上歉意……对不起喔~!」

「算了,比之前那样硬撬开门跑进来好多了……」

「啊哈~!阿创真爱记恨啊!耳朵和关节都好痛呀~!」

日向创心中想著……妳那样是痛风喔。

「……所以有什麼事?」

「呃……唯吹也不太清楚啦……好像……有邀请函要发给大家的样子……」

「……邀请函?」

「你看就是这个。」

「呃……晚上九点在TittyTyphoon举办九头龙冬彦的回归纪念派对?」

「这啥啊……该不会又是黑白熊搞的鬼吧?」

「太、太、太失礼了!拜託别把我跟黑白熊相提并论好不好!」

「……是妳搞的鬼吗?」

「你、你、你在说什麼啊……我、我完全听不懂耶……唯、唯吹只是……拿邀请函……过来而已啊……」

日向创心中想著……一定就是她。

「那唯吹还要做準备,先走一步!万事拜託囉!」

日向创心中想著都说要做準备了……根本就是妳计画的吧。

「呃……TittyTyphoon就是第三座岛的表演厅吧?呃,晚上九点……不就是三十分鐘后吗!」

日向创进入表演厅。

「九、九头龙……你怎麼会在这裡!」

「怎麼……我不能来吗?」

「不是啦……你到处走动不要紧吗?」

「……嗯,没什麼大不了。」

「怎麼可能没什麼大不了!那个随便看都算是重伤了呀!」罪木蜜柑。

「难得大家邀请我参加派对……我怎麼可以不参加呢……」九头龙冬彦。

「我能体会你的心情,可是太逞强真的不好啦……」罪木蜜柑。

「我没有……逞强啊……」

「我懂了,那就随你高兴。」贰大猫丸。

「可、可是……」罪木蜜柑。

「没关係别管他,毕竟咬牙忍耐似乎是黑道的美学啊……」贰大猫丸。

日向创心中想著这傢伙……竟然这样硬撑著来参加这种派对……如果是不久之前的九头龙,一定……不管怎麼邀请都绝对不会来,或许这傢伙……也用他自己的方式,拼命的想要改变。

「可是……西园寺同学果然没来喔?」枝斗。

「……看来是。」田中眼蛇梦。

「而且……终里也不见人影。」七海千秋。

「唔……那个野丫头到底想做什麼啊,希望她不是在计画什麼莫名其妙的事。」贰大猫丸。

「……哇!」索妮亚。

舞台突然大放光明,出现在台上的是……

「各位~!谢谢大家齐聚在这裡喔~!我是澪田唯吹~!那个呀,我的拿手菜是马铃薯燉肉~啊哈,常有人说没想到我这麼像贤妻良母呢~那麼今天我会努力唱歌,给大家带来活力,请大家要从头High到尾喔~!好~那就从第一首歌开始囉~!那麼,请听这首……也想告诉你!」澪田唯吹。

日向创心中想著过去曾是风靡一时的女高中生乐团成员的歌喉啊……好像很值得期待喔!

澪田唯吹开始唱了一首歌,最后终於唱完了。

「各位,谢谢喔~!」澪田唯吹。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会被诅咒!」左右田和一。

「好、好惊人的诡譎气息!破坏神暗黑四天王都吓呆了!」田中眼蛇梦。

「我、我也……一阵恶寒……」索妮亚。

「从也想告诉你!这个歌名听来,还以為是清爽的情歌!」罪木蜜柑。

「这、这麼说来……澪田脱离女高中生乐团的理由……」日向创。

「就是理念不合……对吧。」七海千秋。

「哇喔~!好厉害!我第一次听到这麼棒的名曲!」西园寺日寄子。

「……西、西园寺!」日向创。

「啊,妳来了呀?」七海千秋。

「我、我来也没关係吧……毕竟我也有受邀啊。」

「不过……既然妳愿意参加九头龙同学的回归派对,就代表……妳……原谅九头龙同学……」罪木蜜柑。

「白、白痴喔……妳在乱说什麼啊?我怎麼可能轻易原谅他啊……因為……那傢伙可是黑道耶?他是那种以骗人為生的人类耶?现在一定也是假装反省……企图欺骗我们吧!」

「……怎麼可能呀。」索妮亚。

「不,会这麼想也是当然的……」

「对,是当然的呀,所以我们不相信你,懂了吗?这可不是言归於好喔?只是在这裡的期间互助合作罢了。」西园寺日寄子。

「……咦?」九头龙冬彦。

「你记好……一但有什麼事,最先被捨弃的人就是你。」

「抱歉……」

「呜呜呜……太好了……真的真的……太好了……」罪木蜜柑。

「哭什麼哭!母猪没有权利哭啦!噁心死了!」

日向创心中想著原来如此……想要改变的人不只有九头龙……她也一样,如果是不久之前的西园寺……一定也不可能像刚才那样原谅九头龙。

「……喂,你看什麼看啊?」西园寺日寄子。

「不……没什麼……」日向创。

「噯~你们要消沉到什麼时候!我是听说要办派对才来的耶!喂,澪田姊!快点唱第二首歌啦~!」西园寺日寄子。

「了解!各位久等了!那麼就带来第二首歌!」

「……咦?还要继续唱吗?」枝斗。

「既然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回归派对了,那我就唱一首符合现在气氛的抒情歌……请听……虽然一鼓作气生下来,但不知道父亲是谁。」

「别唱了啦~~~~!」左右田和一。

「喂、喂!大家在做什麼呀~!」黑白美。

「呜哇,黑白美!」日向创。

「喂,别来搅局啦,难得派对这麼愉快耶!」西园寺日寄子。

「大受打击……没有邀请伦家参加派对……」

「呀哈哈哈!想也知道嘛!妳在就会毁掉愉快的派对嘛~!」西园寺日寄子。

「被击沉……啊,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没空举办什麼愉快的派对了啦!」

「……為、為什麼?」日向创。

「终、终里同学……终里同学她……终里同学她在跟黑白熊决斗啾!」

「什……什麼……」贰大猫丸。

「再、再这样下去,终里同学有危险啾……拜託快想办法……救救她!」

「看来……不好的预感成真了。」七海千秋。

「那个蠢蛋!不……蠢的是我才对……是我没有好好盯著她的错!呜……身為经理应该要连选手的私生活都确实掌握才对……可恶!这真是我贰大猫丸一辈子的失误啊!」贰大猫丸。

「现、现在没空后悔了,我们快点赶过去吧!」索妮亚。

「那当然!九头龙好不容易才回归……不能再失去任何人了……绝对不行!我绝不容许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黑白美……终里和黑白熊在哪裡!」日向创。

「呃、呃……在各位同学一开始来到这座岛时的那座海岸啾……请快点过去吧!如果不快点,终里同学会被杀的啾!」

「不用妳说我也会全力赶去啊啊啊啊啊!」贰大猫丸。

「那我们也快点走吧。」七海千秋。

大家跟在抢先一步冲出去的贰大猫丸身后,纷纷跑出表演厅。

日向创进入沙滩。

当我气喘的全力冲刺来到沙滩时……我……目睹惊人的景象。

「终、终里!」日向创。

「看来勉强避开致命伤了呢……嗯,只有敏捷度相当厉害嘛,但是妳难道是為了让我看那种四处逃的样子,才特地向我挑战的吗?」黑白熊。

「混、混帐东西……為什麼……為什麼我的攻击连擦都没办法擦到一下啊!」终里赤音。

「这个嘛……这就是所谓的不同次元囉,就是世界观不同啦,等於是流氓漫画的角色挑战超能力战斗漫画裡的敌人啊,呼噗噗,那当然赢不了囉。」

「连擦都没办法擦到一下,真的假的……那个终里……对上那种布偶对手……」左右田和一。

「黑白熊是高性能的机器……我是知道只要强化过战斗力,就能发挥相当惊人的力量……但是……光从速度来看,终里的速度比我见过的任何选手都快!她的攻击竟然连擦都没办法擦到一下?那种事……真的有可能吗?」贰大猫丸。

「可是……就是因為可能才会演变成那样吧?而且既然演变成那样,我们也无能為力了呀,至少……要跨越终里同学死亡的绝望,成為让我们的希望成长的粮食,就像九头龙那样。」枝斗。

「开什麼玩笑!我已经……不想再遇到那种事了……与其遇到那种事……我即使拚上性命也要阻止……」九头龙冬彦。

「不、不行啦!再逞强下去真的会死掉的!」罪木蜜柑。

「反正……这条命是边古给我的……死不足惜。」

「你这蠢蛋!既然如此不是更该珍惜吗!」贰大猫丸。

「……咦?」九头龙冬彦。

「你退下……这裡该我出场才对……贰大猫丸最后的精彩烟火!你们好好看在眼裡吧!」贰大猫丸。

「那麼~看来外野的观眾也都到齐了,我就来发动攻击吧!我应该说过不准违反规定忤逆我吧?这就叫做……杀鸡儆猴!给我消失吧!」黑白熊举起装套在右手的枪砲。

整个世界一阵摇晃……眼前一片空白……周遭的景色和周围的声音好像全都被冲击给震飞了……四周一片空白,在这当中……我听到那个声音。

「啊……啊……贰、贰大!贰、贰大……你為什麼要……保……保护我……」终里赤音跪坐在地上,表情呆住看著流血受伤的他。

「哼……这是当然的吧……因為……支援选手……是经理的工作啊……但、但是……真、真是太没面子了……堂堂贰大猫丸……竟然被区区一发火箭炮……太差劲了……嘿……嘿嘿……」

「振、振作点啊!贰大!」

「终里……跟、跟妳相处的这几天……我……我过得还不错……妳可别……死掉喔……终里……」

「……呜!贰……贰大~~~~!」

贰大猫丸胸部位置被火箭炮攻击中,嘴中吐著鲜血,头部也留下鲜血来。

贰大猫丸。

「不会……吧……」日向创。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贰大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左右田和一。

「哇啊……哇啊啊啊啊……不得了了……本来想杀掉违反规定的……终里同学……这下丢脸丢大了!竟然杀了无辜的贰大同学!」黑白熊。

「等、等一下……虽、虽然很微弱……但心臟还在跳……他还没死!」终里赤音。

「那、那得快点治疗才行!」黑白美。

「喂,黑白熊……你应该有办法吧……快点像救了我那次一样,救救贰大!」九头龙冬彦。

「就、就是说呀!如果杀死没有违反规定的人,就是你自己违反规定了呀!」黑白美。

「那就一命抵一命吧!」黑白熊。

「……嗄?」黑白美。

「放过违反规定的终里同学,但相对的就牺牲贰大同学……所以一命抵一命就行了吧!」

「你不救他吗!」

「真拿你们没办法……虽然很麻烦,但就这样让他白白牺牲也很无聊……那我就特别大放送,破例发动最后的绝招。」

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警笛的声音……那声音……渐渐缩短距离靠近……

「……呼哇哇!又是这种模式吗!」黑白美。

「剩下就交给拥有杀人医生绰号的我吧!」黑白熊。

「连台词都用一样的!」

「紧急!请将这名伤者送到黑白熊二十四小时急诊室!那就再见囉!」

然后……载著贰大的救护车一转眼间就消失在我们面前。

「这是……怎样啊……為什麼……会变成这样啊……」日向创。

「喂……应该不要紧吧?贰大他……应该会获救吧?」左右田和一。

「当、当然啊!想也知道会获救吧!」

「本来想说九头龙同学好不容易回归了……没想到换贰大同学离开……」索妮亚。

「我、我已经……受够了……我受够这种事了啦!」罪木蜜柑。

「噯,拜託别大哭行不行啊?毕竟哭也没有用啊!」西园寺日寄子。

「因、因為……因為因為因為……」

「因為个什麼劲啊!就是因為大家太鬆懈才会这样啦!说什麼大家要好好相处……那只是模糊焦点罢了啊,我们……只是在模糊现在处於什麼状况的焦点罢了啊,跟什麼团结、友情和合作什麼的都没有关係……劣等的人一个一个被杀……不管什麼时候遭到背叛都不奇怪……所以谁都不可靠,这就是……现在的现实啊。」西园寺日寄子。

「妳、妳是说,我们互助合作也没有意义吗……」索妮亚。

「如果有意义,贰大哥就不会变成那样了!都是因為有莫名其妙的伙伴意识……才会变成那样嘛……」

终里赤音。

「……噯,妳应该也知道吧?如果劣等的人擅自行动,会给其他人添麻烦呀?拜託,能不能别牵连别人啊?我可绝对不要白白牺牲喔。」

「西、西园寺,责怪终里也无济於事吧。」索妮亚。

「如果是担心贰大大叔的话……大可不必……」终里赤音。

「……咦?」索妮亚。

「真受不了妳……明明就是妳害的,竟然一点也不担心……」西园寺日寄子。

「终、终里……妳不担心贰大同学吗……」罪木蜜柑。

「我是说,不必担心他!贰大大叔……是我承认的怪物啊,不可能因為那种程度的伤死掉……不会错的!贰大猫丸一定会回来!所、所以……如果他回来……到时候……我会好好道歉,因為我太软弱给那傢伙添麻烦……等那傢伙回来的时候……我会好好的……跟他道歉。」

「终、终里……」日向创。

回到旅馆的我们……全都不发一语,就算开口也只会说出不安的话……大家都很清楚,我们目睹了贰大的悲剧,大家都重新体认到一件事,认為自己不会死……只是自以為是罢了……在这座岛上人会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轻易送命,这就是……我们被捲入的恶梦,本以為从恶梦惊醒却发现仍在恶梦中……就是这种无止境的恶梦。

回到自己的小屋,睡了一觉到了早上,前往餐厅时停下脚步。

「呜呜……呜呜……呜呜……」餐厅裡传来女孩子的哭声。

「谁在裡面哭呢?罪木……还是西园寺……」日向创。

我一边探头,一边悄悄踏进餐厅。

「呜呜……呜呜……」终里赤音。

「……咦?」

「呜呜……呜、呜……」

「终、终里……妳……在哭吗……」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好害怕……以后……会怎麼样……呜哇啊啊啊啊!我好怕!~!」

日向创心中想著怎、怎麼了?该不会是……因為贰大的事情大受打击?但昨天……态度不是比现在更坚强吗……

「终、终里怎麼了啊?竟然在哭,太不像妳的作风了……振作点啊。」

「我……到底该怎麼办……我、我已经……搞不懂了……因為……贰大同学被杀了呀?」

「妳、妳在说什麼啊,贰大又还没有被杀死……」

「呜呜……我好怕……我受够了啦……呜哇啊啊啊啊啊啊!让人家回家啦~!」

日向创心中想著贰大成了自己的替死鬼,这件事带给她过大的打击……不对,光靠这样无法解释她这麼大的转变啊。

「……喂,枝那傢伙……还是绑起来比较好啦,不、不只要绑起来……如果不把他的脸皮剥下来露出所有肌肉纤维,变得面目全非的话,我无法消除心头之恨啊……」西园寺日寄子。

「还、还真狠毒啊……他对妳怎麼了吗?」

「那傢伙……骗我说小泉姊还活著,而且在电影院看到她……」

「為什麼……要说那种没意义的谎?」

「不知道啦……我最讨厌……被骗了……不把那傢伙全身的关节都扭成奇形怪状,我不善罢干休~!」

日向创心中想著一一追究枝所作所為的原因或许没有意义……但也太莫名其妙了吧,為什麼要说那种谎啊?

枝斗。

「喂,终里怎麼了?她是不是怪怪的啊?」

「……日向你要小心!那个九头龙恐怕不是真的!」

「……嗄?」

「我很清楚真正的九头龙已经死了,所以那个人大概是……对,是九头龙的复製人!」

「你、你……在说什麼啊?」

「还有我听黑白熊说贰大好像没救了呢,虽然很遗憾……但相对的好像很快就会有转学生会来……所以大家热情的欢迎他吧!」

「你……是在开玩笑吗?」

「我才不是在开玩笑!我一直都只说真话啊!為了证明这点……我破例告诉你一件事……日向你听好!我终於掌握叛徒的身分了!那个呀,世界的破坏者的身分……混在我们当中的叛徒真面目就是……其实就是十神!没错!十神还活著啊!」

日向创心中想著这傢伙本来就很奇怪……但好像变得比平常更怪了?

「各位大德,能否打扰一下呢!不才我希望一早就能向各位请安!早安!今天也请多多指教!」澪田唯吹。

「澪、澪田……」

「是的!我是澪田唯吹!」

「总、总觉得……妳好像也怪怪的耶……」

「小心喔,澪田同学!日向很危险喔,因為他计画杀了妳在把妳吃掉。」枝斗。

「你、你在说什麼啊!」

「日向同学!我不好吃喔!拜託你,请不要吃我!」

「想也知道是骗妳的吧!」

「原来如此!原来是骗我的呀!」

「我没有说谎,我不会说谎呀。」枝斗。

「原来如此!不是骗我的呀!那果然需要求饶囉!」

「……这、这是怎样?终里、枝和澪田……全都怪怪的啊!到底怎麼搞的啊!」日向创。

「是不是崩溃了啊~?毕竟这种情况就算要崩溃也不奇怪呀。」西园寺日寄子。

「不、不是的!澪、澪田她……发高烧了~原因一定……出在这裡……」罪木蜜柑。

「开口说话之前能不能先说一下,妳到底是谁啊?」

「妳、妳為什麼会忘记啊!我是罪木蜜柑啊!总、总之请摸摸看她的额头吧,这样一来就会知道了!」

「……澪田,可以让我摸一下吗?」日向创。

「相对的,请你放过我的小命!」

我尝试轻轻把手放在依旧不断胡言乱语的澪田的额头上……

「好、好烫……这、这是怎样!烫得很不寻常耶!」

「对呀~!很严重的高烧!」罪木蜜柑。

「终里,也让我测一下妳的体温喔!」日向创。

「呜呜……对不起,我太软弱了……」终里赤音。

我试著把手放在低著头不断落泪的终里的额头上……果然没错!烫得不像是人类的身体!

「枝!你也让我看看……」

「我没有发烧啦,我今天身体状况好的不得了。」

把手放在枝的额头上……结果也一样。

「咦?三个人都发烧了?那麼他们之所以会胡言乱语就是因為……」西园寺日寄子。

「哎呀!这可不得了!」黑白熊。

「黑白熊……既然你在这个时间点出现,难道这一切都是……」日向创。

「哎呀,可以稍微等一下再解释吗?毕竟其他人很快就会来了嘛!」

黑白熊说的没错,随后便听到有人踏过地板走过来的脚步声……聚在这裡的每个人一开始脸上都写满了困惑。

「这、这次又是怎麼回事!」左右田和一。

「我听黑白熊说了……好像又……发生奇怪的事了?」九头龙冬彦。

「大家……怎麼了呢?」七海千秋。

「看来这下就全员到齐了吧!那我马上来说明状况……」黑白熊。

「请、请等一下!哼!黑白熊!你又做坏事了吧!还有贰大同学怎麼样了!先把他还来啦,你这隻小偷熊!」黑白美。

「贰大……就是碰到水会变成女生的人?」

「那是谁啊!贰大同学才没有那种奇怪的设定啾!」

「哼~!囉嗦!」黑白熊右手食指发电,接著发电的食指给予黑白美身体斜的角度攻击一闪。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连自己都不知道究竟被怎麼了,但感觉到一股奇妙的生命力~~~!」黑白美说完从打开的窗户飞出去。

「那麼既然已经让碍事的傢伙闭嘴了,我们进入正题吧,话虽如此……聪明的你们好像已经发现了嘛!」

「果然……是这样……这种高烧的原因……」日向创。

「没错,我献给你们的新动机!就是这个绝望病!」

「……绝望病?」西园寺日寄子。

「那个啊,这座岛上栖息著一种你们肉眼看不见,非常微小的虫子……这不是我事后才编的喔,只是一直没说而已,以这座岛上特有的虫子為媒介的传染病,就是这种绝望病!」

「什、什麼绝望病……我根本……没听过这种病名……」罪木蜜柑。

「那我就告诉妳吧!绝望病正如其名……会随著高烧併发各种绝望症状,是一种非常~麻烦的传染病!症状每个人不一样……比方说枝的说谎病……或是终里同学的懦弱病……而澪田同学应该是一板一眼病吧?」

「除了枝……其他两个人的症状偏偏都跟本来的个性相反啊……」九头龙冬彦。

「现在还没有所有人都发病……但你们要小心喔!绝望病跟感冒一样都会人传人喔!」

「呃,会传染的意思吗?」索妮亚。

「千万不能因為还没发病就掉以轻心,如果大家都生病那可就大事不妙了呀……」

「快逃吧,索妮亚同学!要是染上底层人类下贱的病就不好了!」左右田和一。

「没错!快逃吧!我才不想得那麼奇怪的病~!」西园寺日寄子。

「这个為什麼……会是动机呢?这样让大家陷入莫名其妙的状态,总有一天会开始自相残杀?」七海千秋。

「这不是很新颖的想法吗?在所有人的个性全都改变的情况下自相残杀!想必会出现许多杀人手法吧~!」黑白熊。

「……有、有办法医治吗?」日向创。

「应该说……為什麼需要治疗?因為这种绝望病不是折磨你们的病啊?绝望病反而是一种可以治疗你们软弱一面的病!治好对自相残杀的软弱!这下终於可以踏上杀人之路了~~!」

「你这傢伙别老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九头龙冬彦。

「呜呜……因為我太软弱……呜呜、呜呜……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终里赤音。

「我决定了!我自杀表示歉意好了!哪裡有木炭呢!」枝斗。

「啊,我记得超市有木炭……」罪木蜜柑。

「别、别闹了啦!终里、枝和澪田……你们都冷静一点!」日向创。

「不对……我不是枝……我就坦白说了……枝斗其实是假名,抱歉我至今一直没有告诉你们。」

「喔,原来如此!」澪田唯吹。

「还信!真的很一板一眼耶!」西园寺日寄子。

「哎呀,话说回来心情真舒畅呢!这种绝望病真是太棒了!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绝望!太棒了!希望大家也能快点感染!我们完蛋了!已经没有希望了!我们只能死在这种绝望病……之……下……了……」枝斗说完后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