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我曾爱你入骨
我曾爱你入骨连载中

我曾爱你入骨

来源:奇热作者:一夜笙歌标签:言情,现代,鬼怪主角:

火爆新书《我曾爱你入骨》是一夜笙歌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我曾爱你入骨,内容主要讲述:谁了。萧景城!每次在她孤独无助被沈梓川冷落伤害的时候,总是他如救世主一般出现在她的眼前。看见萧景城,就仿佛看见了最亲密的闺蜜。方晓染伤痛的心瞬间感觉到了一丝温暖,轻轻地扬起下巴,嘴角不自觉流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鼻端闻到了男人身上如同太阳般温暖的气息,方晓染不用抬头,第一时间就清楚自己到底是撞到谁了。

萧景城!

每次在她孤独无助被沈梓川冷落伤害的时候,总是他如救世主一般出现在她的眼前。

看见萧景城,就仿佛看见了最亲密的闺蜜。

方晓染伤痛的心瞬间感觉到了一丝温暖,轻轻地扬起下巴,嘴角不自觉流露出最真挚开心的笑容,“景城,后面有人在追我,有你在,太好了!”

话音刚落,酒意袭上了大脑,再加上身体已经撑到了极限,她的眼眸开始迷离朦胧,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双腿发软地栽倒在萧景城的怀中。

深深凝视着怀里心怡已久的女人,还有那句“有你在,太好了”,萧景城墨色的眸底,荡漾一缕让人捉摸不透的复杂。

那次方晓染被沈梓川强行带走后,他也受了不轻的伤,回家足足躺了二十多个小时,才勉强缓了口气,想起方晓染危险的处境,硬撑着从床上爬起来,驱车火速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他给方晓染打电话,关机,上上下下找了一通,根本没找到她的人。

正心急如焚之际,萧景城从往日一起喝过酒一起泡过妞的宋子健嘴里得知方晓染被沈梓川带去了桐城最著名的销金窟……

带她去那种地方,除了男欢女爱寻欢作乐,还能玩出什么鸟花样?

萧景城当时就气得磨牙,一秒钟不敢耽误,迅速驱车赶了过来。

但不知道方晓染到底在哪间包厢,于是,他一层一层地毯式地搜寻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了她。

萧景城勾唇愉悦地笑了笑,低下头,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方晓染几乎瘦成巴掌大小的脸庞,嗓音温柔而深情,“染染别害怕,拼了这条命,我也会永远保护你!”

吴老板派来追方晓染的几个小混混,在萧景城打横抱起方晓染的那一瞬间,齐齐跑上去把人围在中间,凶神恶煞地叫嚣道,“这位先生,不想死就赶紧把你手里的女人放开。”

“唷呵,好大的口气,特么的居然敢找我要人,也不看看小爷我是谁?”

萧景城耸了耸肩,俊脸挂着一抹邪笑,笑得吊儿郎当。

几个小混混有点被萧景城的气场吓到,别看他笑嘻嘻的,但看着他含笑的面孔,每个人的脑海里不约而同出现了四个大写的字体——笑里藏刀!

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明知道站在对面笑容潇洒的男人不容易对付,几个小混混还是壮着胆子吼道,“我管你是谁?她是我们吴老板看中的女人,识相的,你就马上把这个女人留下来。否则,我们今晚就剁了你这头多管闲事的猪!”

听到“吴老板”三个字,萧景城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一个大腹便便肥腻好色的秃顶中年男人,不仅好色,还贪财,在桐城的名声臭不可闻。

没想到,这种他早就看不爽的下流胚子,竟然敢打他家染染的主意,简直特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活腻歪了!

“哟,是吴有财啊……”

萧景城话语微顿,俊脸扬起的讥诮弧度更大,一字一顿漫不经心地说道,“回去告诉那只肥猪,特么的眼睛给老子放亮点,再敢动我喜欢的女人的主意,保管叫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

几个小混混吓傻了眼,眼睁睁看着萧景城已经朝前迈步,以公主抱的方式温柔地抱着方晓染走出了酒吧。

酒吧门口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掏出手机对准萧景城和方晓染两人,悄无声息的一通狂拍。

取景的角度,尤其刁钻,每一张照片看上去都非常的唯美浪漫,却又透出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

市立医院重症监护室。

经过医生们争分夺秒的抢救,方嫣容终于苏醒了过来,勉强撑着精神陪赵莉聊了一会儿,看见沈梓川推门而进,趁他不注意朝自己的母亲使了个眼色。

赵莉马上识趣地站起来,富态的圆脸上堆满了笑容,“梓川,你来了,容容刚醒过来就想着要第一时间看见你!我家里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聊吧。梓川,容容性子娇气,还请你就多担待点。”

沈梓川一边淡淡颔首,一边朝方嫣容走过去。

见状,赵莉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开,并且体贴地关拢了房门。

自己的亲生女儿能和沈梓川交好,并且能够牢牢占据了这个男人的一颗心,她十分得意和骄傲。

此刻,病床上的方嫣容看着身高腿长眉眼俊挺的男人,眸底闪过得意,嘴里却带着楚楚动人的哭腔,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微微喘着气虚弱地说道,“梓川哥,咳咳……你也别责怪姐姐,她就是一时间冲动才会对我做出那……那样的事情,我,我没事的。刚才听我妈说姐姐的孩子没了,她那么爱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会很伤心难过。梓川哥,你不用管我,去多陪陪姐姐吧,她很爱你,有你的陪伴,她一定会很开心,也一定会很快从痛苦中走出来。”

听她提及方晓染,沈梓川眸色不着痕迹地眯了眯,转瞬即逝,薄唇开启,说了抵达这里后的第一句话,“不管她,你现在觉得怎么样?还疼吗?”

“疼,怎么会不疼呢?”

方嫣容突然落泪,眼眶已经红了,“梓川哥,你根本不知道,当时被那些男人压在身上的时候,我……我有多害怕?我哭着喊着求他们放过我,可他们不肯啊!那个时候,我是多么盼望你能从天而降把我救走,免我屈辱,免我伤害,可是……梓川哥,你没有来找我!哪怕我在心里祈求了千遍万遍,你还是没有来!”

“梓川哥,我……”方嫣容欲言又止,伸手捂着脸,神情格外的悲痛欲绝。

很久以后,她抬起浸满了泪水的眼睛,深深地盯着沈梓川,决绝而坚定,“对不起梓川哥,我没有保护好自己的清白,我已经是个脏女人,我的身体很脏很脏,不配再呆在你身边陪着你了!等身体稍微好了些,我就让我爸妈安排我出国留学,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

沈梓川就这么看着她睁着红通通的泪眸,潸然泪下,软软的祈求着。

本该怜香惜玉的心,竟没有泛起多大的涟漪,反而着了魔似的想起了方晓染。

如果是方晓染碰到了这种事情,她根本不会在他面前娇娇柔柔地哭诉着什么,反而会卯足劲头一心一意要抓捕到那些行凶的歹徒,把他们绳之以法。

她从不考虑名声那些虚伪的东西,所求的,只是不想将来更多无辜的女人受到伤害。

那个女人啊,从来都是个傻子!

沈梓川蹙眉,修长手指解开了西装外套唯一的扣子,嗓音低沉地问道,“你真这么想的?”

“是的,梓川哥,这都是我的心里话。”方嫣容的泪水好似坏掉了的水龙头一样,永远止不住,“姐姐虽然跟我不是亲姐妹,但她永远是我的姐姐!既然四年前是姐姐嫁给了你,就说明她和你更有缘分。这四年里,理智上,我希望你也像当初对我一样对姐姐好,可是……情感上,我永远也接受不了你对姐姐好!梓川哥,我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自私了,对不起!等我离开桐城以后,希望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可以慢慢接受姐姐,也能对她更好一点!”

方嫣容在沈梓川面前,从来都是演绎着善良到近乎白痴的戏码。

她非常了解他的性格,知道怎样做才能让他更厌恶方晓染。

这时,沈梓川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悦耳的铃声。

“我先接个电话。”

男人沉稳地走到落地窗口,拧眉接听完后,黑眸霎时盘旋起冰冷的戾气,浑身杀气肃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