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青凤舞,金尊倒
青凤舞,金尊倒已完结

青凤舞,金尊倒

来源:奇热作者:芷双标签:言情,古代,狼群主角:慕容淳,凌伊璃

主角是慕容淳,凌伊璃的书名叫《青凤舞,金尊倒》,它的作者是芷双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否则今晚她的面就只给那唯一买到她初夜的男人看去。“五十万。”“一百万。”“一百五十万。”“二百万。”……价码在飙升,她的心在狂舞,秋风扫落叶般地只有凄凉。“三百万。”“四百万。”就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七夕的夜,银河落九天,满天的繁星闪耀,凝成了一条星河。

织女星,牵牛星,眨着眼睛等待着那喜鹊的飞来,鹊桥的架起。

姑娘们悄立在葡萄架下,聆听着织女和牛郎的丝丝爱语。仰望着浩渺的星空,虔诚的乞求上天能让自己象织女那样心灵又手巧,祈祷自己能有如意称心的美满良缘。

凤城。

凌晚香的七夕夜是特别的。

鸨儿不给她花前月下,不给她绛紫的葡萄藤。

这一夜,她是全凤城的花魁。

香间坊,热情的大门敞开着。

香间坊,迎尽四海皆天下的宾客。

凤城姑娘们的良人,无论是老的、少的、美的、丑的、家财万贯的、乞讨为生的,全部聚集在香间坊的暖香阁。

凤城的妇人们,这一夜注定要孤独守望天空中的那一轮如钩的上弦月,它弯如刀,仿佛在剜着她们的凄清的心。

凤城的男人们,在香间坊的暖香阁。

人山人海,人挨人,人挤人。

平日里空荡荡的暖香阁此刻小小如海上的一叶小舟,悠悠荡荡的飘浮着。

除了前排三米红绳内的两排方桌方椅,所有的空隙全部站满了人。

翘首的,举目的,扶着别人的肩膀往上看的。

男人们千呼万唤着。

有的人被踩掉了鞋,有的人被挤的绾起的发散乱飘飞,有的人随着人群的风摆一个不稳,摔倒了,哭喊声却被叫嚣着掩埋进风中。

七夕夜,别人的乞求,别人的祈祷,永远只是别人的,那不是她凌晚香的。

雪坊的白纱内,她一丝也不挂,玲珑的身形彰显了女人的婀娜,惹人暇思。

乌黑的长发上一条白色的绢子随意的一绑,慵懒如被阳光晾晒了一整天的牡丹,除却了富丽,只娇柔的释放它夕阳下的绚烂。

洁白的面纱轻遮了脸,朦胧中,挺俏的鼻、湛蓝的眼、小巧的樱桃口组成了完美的一张脸,那恼人的纱啊,却让你看也看不真切。

她望着镜中的自己,那羽纱后的倾城容颜,除了自己,除了鸨儿就再没人瞧过。

男人们的猎奇心怂恿着她们来了暖香阁。

而她的初夜注定了要在这七夕的夜里成为凤城茶余饭后的笑谈。

一个女人的初夜惊动了整个凤城的人,无论男人女人皆卷进了她的无奈。

她,似乎可以骄傲,也可以无视天下的女人。

她,眸中只有哀凄无限。

她无法把握那个给她初夜的男人是谁?

俊美与丑陋皆无关,已婚与未婚也无法确定。

只要是个男人,只要他是这一夜里暖香阁内最有钱的男人。

他,就可以取了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落红。

盈盈泪眼写进眼眸,未滴落,是因为十六年间的亭台楼阁,烟花香雨早已让她看淡了世间的情与爱。

命运,有它无法逆转的法轮,齿轮咬着你只能向前,回头,只会是血花迸溅,永无归期。

七夕,于她,只是虚幻的一场繁华,当喧嚣落尽,当她从少女蜕变而为妇,那冰清玉洁的凌晚香从此便消失无踪了。

从此,她只是男人身下的小宠,所有的笑再也不会真切。

当盈白的玉足踏在鲜红的地毯上,红与白在男人们的眼波流转中变幻着它的绝美迷宫。

不怨天,不怨人。

那双会说话的眸子一眼望穿了所有的男子。

欢呼,叫价此起彼落,她卑微的立在万千的男人面前,任凭他们对她的品头论足。

鸨儿的声音,五百万,过了五百万的价码她的面纱就会揭下,否则今晚她的面就只给那唯一买到她初夜的男人看去。

“五十万。”

“一百万。”

“一百五十万。”

“二百万。”

……

价码在飙升,她的心在狂舞,秋风扫落叶般地只有凄凉。

“三百万。”

“四百万。”

就要五百了,眉头突的一跳。

她在害怕吗?

这一天,是鸨儿等了十六年才盼来的,她的兴奋与尖叫比男人们还来的猛烈。

远远的,一匹白马架着一辆白色的车不疾不徐的驶进来。

暖香阁第一次有了马的踪迹。

钱,只要有钱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从大门口进来。

马车停了,在人群的叫嚣中远远的停在边角上。

车,驶不到近前。

进来了,必然换得的是所有男人们的倒下。

五百万。

终于到了鸨儿的价码线上,她的芙蓉面就要给所有的男人看尽了。

“婊子就是婊子,装什么清高,快摘。”

“快摘。”

“快摘。”

……

人群的欢呼声此起彼落,催促着她的手一把扯下那挡尽风华的轻纱。

扯吧。

扯吧。

无数的呐喊声想在凤城的天空之上。

她无措的轻轻抬手,那面纱摇摇欲坠般的随着她的手一起抖颤。

“一千万。”

“我要她的初夜。”

“我要她的面纱不能揭。”

那声音仿佛夜莺轻啼,仿佛小溪击流石,仿佛幽兰乍吐芬芳,仿佛淡露轻叩着晨曦,

她的手乍然停住,遥望着那声源的来处,心生惊喜,是那白色的马车。

人在车内,只闻其声而不见其人。

鸨儿呆在场中央,一千万,她几辈子,不,几十辈子也用不完的花花黄金啊。

暖香阁,一瞬间万赖俱寂,所有的人屏住了呼吸,一千万,他们没有听错吧。

这男人,注定争得了凌晚香的头彩。

而好戏,似乎还在后头。

“再一千万,这香间坊就归我,我送这台上的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