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大妖尊
大妖尊已完结

大妖尊

来源:奇热作者:蛮妖标签:玄幻,女追男,盖世主角:叶逍

主人公叫叶逍的书名叫《大妖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蛮妖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而是想要得到灵药,逍儿你必须先经过考验。”“哦,对了。你白师傅说的对,你得先经过考验才行。”仿佛是突然想起来的,黑羽将酒葫芦收起来,拍了拍脑袋说道。“什么?给个药丸儿还得考验,两位师傅,不要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等你修炼有成,咱们两个就可以一起闯天下了。”对于未知的未来,叶逍充满了无限的遐想。

“嗯!”想到自己从卡特星出发时的豪言壮志,马里昂重重地点了点头。

回到神农架的妖族森林中,叶逍还没等喘过一口气来,黑羽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小子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不要告诉老子你连一壶酒都没要回来。”

老不死的黑妖精,就知道惦记你的酒。若不是猴老前辈好说话,少爷我就被酿成酒了。心里想着,叶逍却在脸上堆起满脸的笑容:“黑师傅您来接我了,徒儿幸不辱命,把酒给您要来了。不过……”

利益最大化是叶逍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深刻理解的行事准则了,早在路上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如何向两个老妖精勒索“报酬”。

“不过什么?”直性子是黑羽最大的优点,不过也是他最大的缺点。自从叶逍认识到这一点之后,利用他的好奇心勒索好处,已经渐渐不是白泽的专利了。

“不过在狮泉山上,一只身穿甲胄的老‘野猴子’让我告诉您,酒可以给你,但必须拿一颗玉心丸来换,不然……不然他就来抢您的紫金参。”

“什么!身穿甲胄?你去了圣将山?你见到行者了?”紫金参是黑羽最宝贝的东西,族中知道他有此物的人并不多,按照叶逍的描述,又知道自己拥有紫金参的,定然是行者无疑了。

“原来他老人家的名讳是行者啊。”叶逍嘴上一副恍然的语气,心里却又是一顿大骂。

像,装的真像,明明就是让少爷我去人家里偷酒,整回来你再给我来一个毫不知情。真不是人!

不过这次叶逍确实错怪黑羽了。其实这次让叶逍去偷酒是白泽和黑羽两个老妖精一块商量好的对叶逍进行的试炼,黑羽给叶逍指定的位置虽然也在狮泉峰上,但却是在离叶逍去的那个山洞不远的一处森林中,那里正是伪狮泉峰上的伪狮泉之所在。那里同样有一群野猴子,但那群猴子中却没有行者那样恐怖的存在,只有两只实力刚刚达到一阶中段的猴妖。在白泽黑羽二妖的算计中,就算叶逍进了那个山洞,也不会找到进入圣将山的路。

可惜,他们没有想到行者会注意到叶逍,他们更没有想到叶逍会引起行者的极大兴趣。

“圣将山,你去了圣将山,还拿到了猴儿酒,那岂不是说……”虽然自己的计划失败了,但一想到酒,黑羽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哈哈,灵猴酒啊,我有多少年没喝到这么好的酒了。快,逍儿把酒拿来,先让我闻一闻香味儿。”

“老黑啊,你这就不地道了,逍儿带回来这么好的酒,你难不成想独吞?”不知什么时候,白泽也来到了叶逍的身旁,话虽然是对黑羽说的,但一双灼灼的眼睛却是望向了叶逍。

“酒可以给你们,可是这玉心丸?”看着两个老妖的表情,叶逍心道有门儿,赶紧提出“行者”的要求。

“什么行者啊,是你小子想给你这个小弟要一颗吧,长胆了啊,都勒索到老子头上来了。别说没有,就是有也不给你这欺师的小混蛋。别忘了,你吃了我的青尾鲟还没给我赔回来呢。”虽然急切的想得到酒,但黑羽却难得一回的粗中有细了一次。

“好你个老不死的老混蛋,少爷我辛辛苦苦给你取来灵猴酒,你竟然还跟我一个晚辈这么斤斤计较!你是不是男人啊,你知不知道青少年是宇宙的未来啊?老妖精!”计划失败,叶逍知道肯定是玉心丸的问题,既然如此,那就先将眼前这老妖精臭骂一顿泄泄愤再说。

舍得一身剐,天王老子都敢骂!何况你一老不死的。

“什么?你敢骂我!你这个欺师灭祖的……”

“你才是个老混蛋,老不死,老妖精!”论骂功,尽管活了近千年,黑羽又怎是叶逍这个天天在肚子里演练的对手。

“你……”

“好了好了。”摆摆手,白泽将身子插到二人之间,止住了一场即将爆发的战争。

“逍儿,你黑师傅说的没错,玉心丸乃妖族至宝,别说没有,就是有也不是一壶灵猴酒就能换得了的。这点,我相信行者前辈还是知道的。或许你还不知道,玉心丸之所以珍贵,除了其洗筋伐髓的功效外,还在于它的稀少,百年方能炼出三颗的数量,而上次的三颗,一颗给了你,一颗给了我的大徒弟,也就是你的大师姐,还有一颗则在几十年前就给了你的祖爷爷叶问天,要想再得到它,那就又要等四十年才可以。”

白泽跟黑羽不同,他的耐心若与黑羽相比,那就是大海跟水滴的差距。

“哦!”没能为马里昂要到玉心丸,叶逍心中难免有些失望,但白泽的话却已经完全说服了他。压下心中的怒气,叶逍解释道:“其实我并不是故意骗你们的,只是行者老前辈在临走的时候送给了马里昂一本功法,所以我想先跟你们要一颗玉心丸改善一下他的体质再让他修炼。”

“原来如此啊,那倒要恭喜你了。”看了一眼马里昂,白泽微微一笑:“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别说没有,就是有对你们也不会有用的。”

“为什么呀?”这下轮到叶逍好奇了。

“你以为是个人类就跟你一样变态啊,这个人类小子资质一般,体质又差,别说一颗玉心丸,就是只拿半颗给他,他也得爆体而亡。”刚刚因叶逍的大不敬而陷入出离的愤怒中的黑羽,为了梦寐已久的灵猴酒,强自压下心中怒火,撇了撇嘴,向叶逍解释。

“原来如此啊!”叶逍点了点头,但还是有点不甘心:“那有没有什么效果稍微差一些的灵药啊?如果有的话就先拿几颗来给马里昂吃吧,你们都说他的资质差了,为了让他实力强点,总得改善一下他的体质吧。两位师傅你们也不想你们的徒弟以后带一个无能的小弟闯荡宇宙吧,那样会坠了你们的名头的。”

“你以为灵药是糖豆啊?一来就是几颗。”狠狠地白了一眼叶逍,白泽对这个徒弟的价值观彻底无语了。

“灵药倒是有,先把灵猴酒拿来。”黑羽却是干脆,目标明确,毫不废话。

“给。”酒对于叶逍来说跟水差不多,相比之下,给马里昂要一颗灵药要重要得多。毕竟,身为老大,信用是很重要滴。

“好!好酒啊!多少年没闻到这么香的味道了,八百年的猴儿酒也比不上啊。”把鼻子小心翼翼的凑到酒葫芦口上闻了闻,黑羽一扫先前的怒气,兴奋道:“不错,念你今日表现不错,跟我来吧,我……”

“等等。”见黑羽拿了酒就要带叶逍去拿灵药,白泽忙拦住两人。

“白师傅,你不会这么小气吧。还是你怕黑师傅不给你酒喝啊?”叶逍见白泽把自己拦住,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道。

要是你敢不让黑羽老妖给我灵药,下次少爷我一定在你饭菜里下毒,反正毒不死你,要的就是让你肚子疼,疼死你丫的。在心里,叶逍又补上了一句。

听叶逍说到灵猴酒,白泽忍不住看了一眼黑羽手中的酒葫芦。黑羽见他眼睛直冒绿光,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物事:“看什么!这是逍儿给我的。”

没有理会黑羽的话,白泽吞了口口水,又将头转向了叶逍:“不是说不给你,而是想要得到灵药,逍儿你必须先经过考验。”

“哦,对了。你白师傅说的对,你得先经过考验才行。”仿佛是突然想起来的,黑羽将酒葫芦收起来,拍了拍脑袋说道。

“什么?给个药丸儿还得考验,两位师傅,不要了吧?”笑话,还让你们考验,一次就已经够自己受得了,再来一次岂不得要了自己的小命。

“不接受吗?那就算了,黑羽,把酒给逍儿吧。”白泽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好像还挺惋惜的。

伸了伸手,黑羽心中犹豫万分。白泽这手以退为进的方法他当然知道,可是灵猴酒实在太珍贵了,叶逍这小子又是出了名的不以常理出牌,万一他真把酒拿走了不给自己,那自己岂不得馋死。舍不得啊舍不得,再三思量,黑羽索性将手一摊,心一横:“酒是没有了,要不就接受考验,要不就直接走人,小子你选吧。”

哇靠,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叶逍闻言当场就将小宇宙彻底爆发了:“丫丫个呸的我靠!老黑你也太无耻了吧。拿了我的酒还说这么风凉的话!你欺负少爷我不是妖啊。”

“你叫我什么!”黑羽如同被烧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两人的战争一触即发!

“好了好了。”关键时刻,白泽的老白脸又凑了上来:“逍儿你先别急,对你的考验并不是完全为了一颗灵药,原因过后你会知道的。难道师傅还会害你吗?”说完他使劲瞪了黑羽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