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奇幻> 束灵法师
束灵法师连载中

束灵法师

来源:奇热作者:柳梅桃昙标签:奇幻,神话,破案主角:

经典小说《束灵法师》由柳梅桃昙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束灵法师,书中主要讲述了:霉的这样死在这里,好歹自个儿是一个超能力者,假如死在了这个地点那是太丢脸而来啊。想到这里许子棋的脸色总算认真起来,许子棋的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在胸前挂着的转生盘上i面,许子棋早就极坏好了;等下一有任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子棋刚建立好的自信刹那间的就被摧毁了,许子棋想要晓得自个儿的状况是不是已经最坏的了,假如不是最坏的话,那自己还想晓得自个儿有没有别的出路令许子棋不至于如今这么的无助和绝望。

究竟我要如何办呢?

许子棋望着眼前的这个物品有点犯愁,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把想法说了出来。

你是谁?突然一个说话的声音从空中飘下来传到她耳朵里,将许子棋快被吓死了,许子棋用心看了一下,讲话的并不是别的人正是他眼前的这个巨型怪兽,奇怪的张开小嘴,许子棋实在是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个东西居然还会讲话,如果不是自个儿亲眼看见的话,那她真是讲什么都无法相信这种事的。可是讲话的大东西就在许子棋的眼前,令许子棋不信都没有办法。

请问,是你在与我讲话吗?

试探着的,许子棋问道,她的声音中有着自己也听不见的颤抖和恐惧,许子棋也有想过自个儿是听错了或者幻听了,可是事实却证明不是这样的,这个巨型怪兽的接着说:不是与你讲话难不成是与我在自说自话啊。

巨型怪兽充满鄙视的的看了许子棋一眼接着就开始给自己搔痒,许子棋有点无语的望着这个起码也有几层楼高的大东西在她的眼前用巨大的手掌想可爱的小猫咪一样挠痒痒。

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东西,许子棋真的是不晓得如何来形容自个儿的感觉,假如可以的话,只能说是震惊。

但是特别清楚的便是,许子棋一直都有着一个想法,便是自个儿是否可以令这个东西也在自个儿的掌控里面,即便是许子棋最后才知道这个人压根就不是自个儿想像里的那般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并不会被自个儿的心灵掌控的力量控制,许子棋也会选择在最快的时间之内逃跑。

嘿嘿嘿嘿,我是不小心的,来到这里打扰了打人的清修感觉真抱歉。

你晓得就好,可是快点离开吧,我不愿意你这个丑八怪再来打扰我睡觉了。

最后这一个大东西站立起来然后拍了拍自个儿的屁屁,接着横了一眼这丑八怪人族,在自己的眼里好像是一点都不用计较的,可是要如果是全部的状况都这么混乱的纠缠着的话,许子棋也不用如今这样窘迫的望着这个大东西在这里训斥自个儿。她可是一个伟大的心灵掌控者啊,在这一个时空里可是有着特别多的人类对许子棋充满恐惧的啊,可是要不是由于这个要命的转生盘出了变故的话许子棋早就回去自个儿的世界里面美好的或者了,也不用现在这样困窘,在这里望着这个大东西对自个儿摆动屁屁。

谁都晓得面对比自个儿强大了无数倍的东西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恐惧的感觉。这个东西最终却没有对这个突然出现而惊扰了自己休息的这一个小小人族做出任何的惩罚。

许子棋望着这个大东西正在向回走,好像是由于确定了自己这个丑陋人族是不会威胁到它,并且也不可能像别的人族那样的对自个儿的同伴不在意,因此最后它大怪物是选择自己离开这里,像是如此弱小的人族到了自己这个地点只有死亡在等着他们,可是那个时候不发生什么状况也不管自己任何事了。

这个大东西早就适应了这样的懒散的日子了,可是最后怪物还是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一个还在怔怔望着自个儿的丑陋小人族,正当怪物想讲出一句讽刺的话的时候,它的表情突然变得特别难看,它突然发现自个儿居然不可以正常的行走了,连自己想要活动一下自个儿的爪子也十分的困难,而看见那个人族眼里的笑意,它好像晓得了自个儿好像是被谋害了,自个儿好像被这个人族给掌控住了,而它从前还大肚放过了许子棋,这一切真的是太伤心了。

大东西越想越是感觉伤心,所以将心里的憋闷全都讲出来了,幸好这个人族只是将它的活动禁止了并未将它的说话功能也给禁止。所以这个翼母龙就开始零零碎碎的数落着这个忘恩负义的人族起来,我说你这一个不晓得好歹的人啊,我从前即便是不小心吓到你那也不是很严重啊,要不是遇到的是我的话,你说不定早就死了,是我大人大量的放过你了,你还在这里而将仇报,真是太无耻了,你这个卑鄙的人。:听见卑鄙的人之时许子棋不禁笑了起来,由于望着一个比自个儿高出了无数倍的人在自个儿的眼前像个深闺怨妇那样样的啰嗦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可是便是这个样子可笑的东西却在翼母龙耳里更为的像是讥笑自己,最后它没有忍住又向着空里大声的大喊起来。

这回的喊声许子棋没有听明白,由于它好像是故意的没有用许子棋可以听明白的吼声在发出呼叫,这个样子一想许子棋就感觉有点糟了,这个样子有可能正是这个东西在召唤它的同类了。

果然啊,没有一会儿自己就听见别的地点都响起来类似的吼叫,并且听起来好像还是比眼前这个东西的叫声还高亢特别多,到最后许子棋想起来了,这个东西好像是个雌性的,那估计可能大概也许,它召唤来的东西回事雄性的。

想到这里许子棋有点犯难了,眼前这个东西讲起来还算是比较荣喜对付的,可是别的怪物就讲不定了啊,特别的那些雄性的龙,估计比磁性的战斗力要高上许多倍。许子棋不晓得自个儿的力量可不可以够制服更过的怪物,可是不管怎样,既然早就已经走到了现在这步了,就只能死撑了,不管怎样,假如不是特别要紧的状况话许子棋是不打算交出自个儿的那个转生盘的,因为那个物品是自个儿保命的法宝,假如等会状况真的到特别严重的情况的话,那就只好用上自个儿特别久以前计划的那种方法了——等到全部的龙都向着自个儿涌来之时就只有用这个转生盘再次逃遁一回,可是这回发动时候没有充足的打算或许会增加很多难以预料的危险,就算不知道结果,许子棋还是猜测可能最后被传送到的地方会更加的危险。

可是既然可以有脱身的法子的话,那就不可以令自个儿真的就如此倒霉的这样死在这里,好歹自个儿是一个超能力者,假如死在了这个地点那是太丢脸而来啊。

想到这里许子棋的脸色总算认真起来,许子棋的手不自觉的摸了摸在胸前挂着的转生盘上i面,许子棋早就极坏好了;等下一有任何问题,就直接的发动起这个转生盘,到那个时候不管是活是死只能听天由命,反正是不可以令自个儿就这样死在了现在这个地点,被这些乱七八糟不晓得的物品给杀掉了。

等到周围都有了许多的像是翼母龙一个模样的别的龙之时,许子棋才发现一个问题,那便是这个地点的龙好像都是同一个种类那样,假如不是凑巧的话,那就只说明,这个世界,或者讲是这个世界的这个地方应该只有这样的物种了,这让人特别的有点困惑,可是这样的状况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即便是在许子棋的那个世界不是也是那个状况吗?许子棋耳边突然响起来一个厚实的嗓音,可是还是可以听明白这个嗓音在讲着什么东西,可是听起来好像是特别的怪异的一种调子,刚刚那只龙往着别的龙呼叫之时,好像也就讲了一些自个儿被掌控住的事,可是许子棋还是不可以肯定,这个人族对自个儿是有着恶意还是善心。

最后许子棋还是准备将自个儿的真正目的讲一下,假如他们还想着与自个儿敌对的话,许子棋只有来试试如何掌控住全部的龙了,即便这个样子有点冒险,可是如此多的龙都包围着许子棋,也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法子了。

等到全部的龙都一起包围住许子棋了,许子棋总算讲话了:我是来自于别的世界的人类,不小心闯进了你们地盘我不是有意的,我希望你们不要为难我,因为我起码也是有了一些特殊力量所以才可以最易在时空里穿梭的,你们要晓得的是,假使想要在这里打我主意或对我不利的话,我一定会反抗,到时候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许子棋望着周围的这些众大的吓人的龙,在最后一个音调落下之时,许子棋的手早就已经做好的准备,许子棋晓得的,这些东西假使发动起攻击,肯定会特别快的就可以掌控自个儿的力量。可是假使真到了自己想那个状况的话,那她也仅仅能顺其自然了,毕竟许子棋可以活到如今的这个样子,也是由于上帝的保佑。

许子棋一直都是个懂得知足的女人,即便是上帝在有的时候对自个儿并非特别的公平,可是许子棋还是努力的用微笑去面对时空的每件事,可是许子棋好像是特别讨人爱的一个人,无人讨厌许子棋,并且有了许子棋姥姥的帮忙,许子棋的生活并没有特别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