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总裁有恙,娇妻入怀轻轻宠
总裁有恙,娇妻入怀轻轻宠连载中

总裁有恙,娇妻入怀轻轻宠

来源:奇热作者:南墙北向标签:总裁,言情,,现代主角:

主人公叫总裁有恙,娇妻入怀轻轻宠的书名叫《总裁有恙,娇妻入怀轻轻宠》,它的作者是南墙北向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故渊看在眼中。“这不是重点。”迟故渊平静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悦。余璟言紧攥着手,强忍着心底的怒气。“你让我回公司?”这些天她忙于应付林爱莲母女、照顾父亲,把父母一手创办的OR抛在了脑后,现在想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爱莲笑了笑,“这个好像不太方便透露给你,我劝你还是安心做好迟家二公子的太太,不要自找麻烦。”说完,她冷哼一声直接挂断电话。

余璟言立马到监控室查看监控,却没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

一天之中她去了A市各大医院,都没有余父住院的记录,回到家已经是大半夜了。本以为迟故渊已经休息了,没想到他正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自己。

“你父亲我已经派人去找了,他的安全你不用担心,林爱莲还不敢这么早对他动手。”迟故渊直接开口说道。

“谢谢。”余璟言满脸疲惫,看向沙发上的迟故渊,只见他眼底犹如无尽的深潭,深不见底。

“我说过我会帮你,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要靠你自己。你应该明白,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你父亲的去处,而是OR集团的掌握权。要是你有OR的掌握权,那么今天你在找人的时候就不会处处碰壁。”迟故渊不紧不慢的帮她分析。

“你让人跟踪我?”余璟言心里莫名燃起一把火。

今天她去找以前认识父亲的人帮忙,碰了一鼻子灰,没想到这一切被迟故渊看在眼中。

“这不是重点。”迟故渊平静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不悦。

余璟言紧攥着手,强忍着心底的怒气。

“你让我回公司?”这些天她忙于应付林爱莲母女、照顾父亲,把父母一手创办的OR抛在了脑后,现在想想,要报仇第一件事就是把OR夺回来。

“明天我还要工作,送我回房。”迟故渊没有回答她的话,直接说道。

余璟言这时候才发觉,别墅里都没有佣人,她硬着头皮过去,搀扶着迟故渊。

迟故渊站起来,一米八几的身材比她要高了一个头。

迟故渊低头看着比身材娇小的余璟言,眯了眯眼。

“为什么都不请几个佣人?”

“人多嘴杂。”

余璟言没有多想,好不容易把迟故渊带到房间,全身早已没了力气。

突然迟故渊的身子倾斜,余璟言一个不稳,迟故渊直接把她压在了卧室的床上。

两个人的身体触碰在一起,余璟言只觉心口发热,赶紧从他的身下抽身而出。

“我先回房了。”余璟言心口宛若小鹿乱撞,脸上火辣辣的。

自从结婚之后,他们都是分房睡,还从没有过这么亲密的时候。

迟故渊看着她慌张的背影,眼底掠过一丝淡淡的笑。

第二天,OR集团门口,余璟言穿着一身正装直接朝里面走去。

“大小姐,早!”公司前台看到余璟言时叫了一声,心里不由疑惑,今天是什么日子,余家二小姐刚来,余家大小姐又过来了?

“早!”余璟言点头,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过去,她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余父就给她安排了人力资源部副经理的职位。

前台正想提醒余璟言,见她走的急,便没说什么了。

余璟言走在路上,员工纷纷侧目看过来,小声议论。

“这是回来争权夺位了吗?把自己父亲害的住院,还好意思过来。”

“可不是,豪门大戏,一点人情味可都没有。”

他们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落入余璟言的耳中,她紧攥着手,尽量不去听哪些人云亦云的话。

“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搬出去。”远远就听见余璟园尖锐的声音从自己的办公室传来。

余璟言意识到什么,眉宇紧皱,快步走过去。

余璟园余光扫到余璟言,装作没有看到,纤细的高跟故意踩在余璟言小时候全家的合照上面。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呀,也好摆在公司里?”

余璟言强压下心底的怒火,缓步朝着余璟园走过去,低眉看着她脚下的相片。

“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余璟园装作才看见她,亲昵地挽过她的手。

“我来上班,用和你汇报吗?”余璟言抽出手,轻轻拍了拍被余璟园抓过的地方,一脸嫌弃。

余璟园眼眉轻挑,丹红的唇勾起。

“之前呢是不用,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现在是HR经理,你突然来上班怎么也得和我说一声,不然谁给你计算工资,谁又让财务给你发钱呢?”

“你是HR的经理?”

余璟言看着她得意的样子,顿时明白了,林爱莲作为临时董事长,怎么可能不给自己女儿一个职位。

“是呀,爸爸不在,公司动荡,作为余家小姐怎么说我要为余家出分力不是!”

余璟言心底冷笑,她还真好意思说自己是余家小姐,连血缘关系都没有,是哪门子余家小姐。

余璟园双手环抱在胸前,突然想到什么。

“对了,你刚才是说来上班吗?难道你没收到我发给你的辞退信,我记得有发过呀!”她说着话,拿出手机,中指放在唇瓣上,“哎呀,我忘了,不好意思,我现在发你。”

余璟言发觉手机震动,打开看着邮件里的辞退信,上面的日期是前天,还有林爱莲的签字。

她眸光一冷,一双丹凤眼紧紧地盯着余璟言。

“我可都是帮理不帮亲的,你要知道HR的经理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做的。”余璟园嘲讽说完,扭头吩咐工人,“你们快点搬,贱人用过的东西,我可是看一眼都嫌眼睛疼。”

“你再说一遍。”余璟言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

“怎么,姐姐不用不回去照顾姐夫吗?姐夫行动不便要是摔了怎么好?”余璟园看见余璟言生气,语调又高了几个档次。

一旁看热闹的员工不由窃窃私语,他们都看过新闻,余璟言竟然嫁给了迟家的残废,本来还以为是阔太太,没想到听余璟园的话,原来是当保姆用了。

“妹妹,你还真是博爱,当初许奕是我未婚夫的时候,你关心他关心到了床上,怎么现在又开始关心我丈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