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宠妻> 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
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已完结

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标签:宠妻,穿越,炫舞主角:拓跋灵,轩辕澈

主人公叫拓跋灵,轩辕澈的小说叫《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它的作者是邪王宠妻:废柴二小姐创作的穿越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就在拓跋灵在挨第一个巴掌的时候,就看到了拓跋素锦和一名身穿华丽锦袍的男子来到了院子里面,然而,她只是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当最后一个巴掌落下的时候,她才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连忙蹲下身子去看拓跋灵被打的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拓跋灵心思急闪,她的这具身体,此时还很虚弱的很,虽然上一世的武功招式还记在心底,但是到底她的身体太弱,根本就没有办法与别人对抗,尤其是抬眸扫到了那些壮实的家丁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升起了一抹凉意,此时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锋芒内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拓跋灵会把每一笔账都清楚的记在心头的!

想到此,只见她眼眸一转,噗通一声竟是跪到了地上,向着宁氏祈求着说道:“母亲,求你息怒,放了娘亲吧!”

看到她那卑微的样子,宁氏顿时觉得自己想差了,废柴就是废柴!即便再有改变,那也依然是废柴!想到这里,她就冷笑道:“放了你娘亲?可以呀!你娘亲可是罪名不小,摔了我那娘家陪嫁来的宝贝,那可是价值连城的!”

“摔都已经摔了,母亲再怎么说,那花瓶也不会复原了是吧?”拓跋灵眼神躲闪的说道。

“好一个不会复原!几日不见,你这丫头,倒是一张小嘴,会说了!不过呢,花瓶既然不能复原了,想必你娘也是赔不起,所以,我要出了心中这口恶气才行!否则,我这心里不畅快!总也不会饶了你娘的!”宁氏懒洋洋的看着拓跋灵说道。

“那依着母亲的意思,你要怎么才能出这口恶气呢?”拓跋灵低头看了一眼神色萎靡的月氏,低声说道。

“想要我出了这口恶气吗?当然可以!把你娘剩下的巴掌打完就是了!”宁氏冷声说道。

“行,那母亲打我吧!我愿意替娘亲承受未打完的巴掌!”拓跋灵神情倔强的说道。

“灵儿!不行!”月氏一边哭着,一边扑了过来。

“娘!我替你受!春桃,快把我娘扶走!快呀!”拓跋灵冲着早就哭成了泪人儿的春桃大声喝道。

“是!”春桃浑身打了个哆嗦,将哭的不成样子的月氏搂在了怀里。

宁氏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寒意,眼睛落到了拓跋灵那张素白清丽的小脸上,语调讥诮的说道:“你娘尚有二十巴掌没有打完,本夫人念及你年幼,就打你十巴掌好了!不是当母亲的不偏袒你,而是府里实在是有府里的规矩,就连王子犯法也与庶民同罪,更何况是你娘了,最重要的是那个花瓶是宫里的太后赐的,打碎了御赐之物,轻则重罚,重则要命!我如此做也算是对宫里的太后有个交代了!希望你也别恨母亲!母亲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刘嬷嬷给我打!”

好一个不得已而为之,不愧为心狠手辣的妇人,拓跋灵心里冷笑,真的是因为花瓶是御赐之物而重罚的吗?恐怕未必吧!

刚刚被拓跋灵推开的老嬷嬷走了过来,只见她脸上带着阴冷的狞笑,当看到拓跋灵的时候,她的巴掌猛然就扬了起来。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院子之内,就在拓跋灵在挨第一个巴掌的时候,就看到了拓跋素锦和一名身穿华丽锦袍的男子来到了院子里面,然而,她只是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当最后一个巴掌落下的时候,她才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连忙蹲下身子去看拓跋灵被打的鲜血斑驳的小脸,装作心疼的说道:“娘?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竟然这样打妹妹?”

拓跋灵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唇瓣,感受到咸涩的鲜血从唇角流了出来,她努力睁开眼睛,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能够记住眼前白莲花的模样,以及还有那名锦衣男子脸上的冷漠表情!如果她所记不错,那还是她的未婚夫呢!未婚夫呢!

终于熬不住疼痛,拓跋灵眼睛一闭,便摔倒在地上,随即响起的是娘亲月夫人那嘶哑的哭喊声!

当拓跋灵睁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她想要努力的睁开眼睛,却悲剧的发现,她的眼睛已经肿成了一道细缝,除了眼前朦胧的昏黄光芒,她竟是什么也看不清楚!

“娘!”拓跋灵喉咙发干,她想要喝水,但是嗓子却疼到说不出话来,她只能微弱的发出一点声音来。

突然,她的身体猛然被抱起,她想要反抗,却因为浑身使不出力气,再加上那人怀中的气味隐隐有些熟悉,她便放心的不再挣扎,匍匐在他的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如婴儿臂那么粗的红烛正燃着,整个玉清殿里正燃着炭盆,将整个大殿烘烤的十分温暖,拓跋玉躺在软软的床榻上,感受到脸颊已经不再那么火辣辣的疼了,一种冰凉的感觉侵袭着她的感官,让她忍不住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好吧,她的眼睛本也睁不开了,因为肿胀的厉害,总也是眯着的!

男人的手指力道适中,又轻,又柔,似乎担心会对她的脸造成二次伤害,他在抹药膏的时候,根本就不敢用力半分!那种舒服的感觉刺激着拓跋灵的神经,让她意识有着短暂的错乱,她似乎回到了部队上,铁杆队友小七在她受伤的时候,给她抹药的那种温柔到爆的动作!

“唔!小七!轻点,再轻一点!”拓跋灵忍不住舒服的**。

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帮她涂药的手猛然一顿,就在她有些着急,为何小七没有动作的时候,原本温柔舒服的感觉,竟是突然变成了粗鲁,只一下,就疼的猛然清醒,后背上骤然渗出了层层的冷汗。

“清醒了?”带了愤怒的声音从她的头顶响起,让她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她刚刚不是在家里的吗?怎么眼前突然出现一名男子?

轩辕澈看着她艰难的睁开两条细缝的眼睛,一阵疼惜涌上心头,又因为她刚刚胡乱喊出来的名字而生气,所以,他装作没有看到她的狼狈!

“你怎么在这里?”拓跋灵费了好大的劲才看清楚眼前站着的男子是谁。

“本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轩辕澈没好气的说道。

拓跋灵不知道他在闹什么别扭,但是一想起刚刚那舒服的感觉,她就忍不住问他:“刚刚,是你在给我上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