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古言> 小妾不准懒
小妾不准懒连载中

小妾不准懒

来源:奇热作者:红叶标签:古言,白领,女性主角:

《小妾不准懒》是作者红叶创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小妾不准懒》精彩节选:。李大福一早便起来了,迟迟没见那慕容二小姐出来行礼,还以为是更早之前就行过礼了呢,却不想竟然是一直睡到日过三竿。李大福不禁为这个慕容二小姐又捏了一把汗,看来,这二小姐还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大福不敢造次,立马领着慕容心悦一马人,穿过花园,走过廊亭,又绕过一片湖水,来到王府里最偏的的西院,这里有收拾好的屋子,等着这个王府的小妾去住。

慕容心悦抿唇一笑,在慕容家住最偏僻的书阁,来到这未来夫婿家也是最偏远的庭院,不过,这又何尝不是她所想所愿的呢,只是她那个好面子的大将军父亲得知后别觉得又丢他慕容家的脸就行。

李大福自从被这个虽然看上去单纯可爱,但不按常理出牌的慕容家二小姐吓过以后,便不敢再做出什么怠慢之事,领着到了房屋内,便立马低头俯身作揖,“二小姐,请您先稍作休息,我这就去派人去给您准备晚膳和点心。如果您还有什么吩咐,就叫下人去做就好了。”

慕容心悦本就一大早起来,这会早已累得不行,便对管家随意点了点头,“准备好后直接送我房里,其他人就都下去吧。”

“是。小姐。”等那些不相干的下人都下去后,房里就剩了慕容心悦和铃兰。

慕容心悦待下人都走后,便迫不及待的摘下头上那招摇沉重的步摇和头饰,然后悠哉的躺在床上。

眯着那勾人的丹凤眼,细细打量着这个房间,在房里的正中间放着一张杉木打磨到红亮的大圆桌,上面放了一个雕刻着金凤展翅的香炉,往里,靠着窗边有一个小榻,坐在那里,便可观看到满园的风景,而再往里,便是慕容心悦的闺床了,床头前有用上好羊脂玉做成的一个玉环扣,外面清凉幽滑,而内里襄了六颗小而精致的夜明灯,虽说现在也并不是出嫁,但床上,小榻里都铺上了大红的被单。

光是粗略一看,慕容心悦便嘴角带着顽皮的笑,“不错不错,比慕容家的小姐闺房好多了。”更何况她原本就一直住在那书阁里。对于自己的这一选择她眼下是很满意。

等到下人端来饭菜,慕容心悦吃了几口后就让人给收拾下去,然后安排了铃兰也去休息,自己便迫不及待的躺在床上,一转身,便睡着了。

纳兰风轻松自在的进入皇宫中,却不知皇宫外他那未过门的小妾已经给他造出了一个被人笑话的事件。

躺在贵妃椅里的周后看着这个看似无所事事一样走进来的儿子,也冷不丁的坐了起来,她可是知道,今天是将慕容家二女儿接到和硕王府的日子,这,他,怎么就能一点事也没有的就出来呢。

虽然想着是自己儿子做的不对,可周后还是先心疼自己的儿子,开口有点责备又有点询问地道,“你怎么不好好在家里呆着迎接慕容二小姐,还跑到皇宫里。”

纳兰风轻轻一笑,语气清淡的说:“我原本就没打算去迎接那个慕容二小姐啊,她过来便过来了。”

“只要她现在在和硕王府不就够了么,我们就可以给慕容沧海施压。”纳兰风说完,眼角闪过一丝精明,一切自在心中打算。

他原本就想着今天这接过来不见,便是给慕容沧海丢丢了面子。

白公公吩咐了宫女去端杯热茶过来,不一会,宫女便端着上好的茶回来,给坐在周后身边的纳兰风递了一杯。

纳兰风将茶杯递在鼻下,轻轻一嗅,眯起好看的丹凤眼,神情得意,“要说这好茶,还是母后这的最好。”

周后看着这个什么事都胸有成竹的儿子,被他的话语逗笑后,便不再职责他什么,只是温柔的对他说:“如果只是给慕容沧海抹抹面子,那母后不阻拦。但你毕竟年轻,你不如那慕容沧海的心思深沉,计划详尽。我们还是先别轻举妄动。”

如今正是需要建立周后威信的时候,周后可不愿在这个时候得罪这些朝廷上的“老人”。她会慢慢等待时机成熟,到时候,她会想尽办法,铲除这个一直绊着她的慕容沧海。

纳兰风听了周后的话,点头表示他不会轻举妄动。

又呆了一小会,他便起身告辞。

当纳兰风从皇宫出来,外面已经夜幕降临,西边的斜空上方,还挂着一轮圆月,他翘起好看的嘴角,没想到,今晚还是个花好月圆之夜。

纳兰风回到和硕王府的时候,他原以为再怎样躲避,也要对那个等他的慕容二小姐吩咐一声早些睡之类的话。

他甚至都不打算进到那个二小姐的屋里,只到窗外打声招呼就走就行。

却不想,那个慕容二小姐,竟然在他回来之前就早已睡着。

纳兰风有些无趣的站在亭子里,望向那早已熄了房灯的卧室,不禁觉得好笑起来,“难道不是我耍了她,而是我被一个还未及笄的丫头给耍了吗?”

这个慕容府的二小姐,有意思。

在慕容家,早上是欢欢笑笑,脸带红光的送走女儿,而晚上确是死气沉沉的坐在饭桌上。

慕容沧海越想越生气,想他好赖也是一朝的大将,在朝廷上也是可以有呼来喝去的威风的,今天却被那和硕王爷着实耍了一下。

他慕容家的脸都要丢尽了!

一桌家人,却各有个的表情,这就是慕容心悦一心想离开这个庭院的原因。

慕容大夫人早已红着脸,坐在那一口也不曾动眼前的饭菜。那个丫头,真不知是自己本身就晦气还是命不好,竟然第一次出门去夫婿家就被单独撂倒门外,她是真的,越来越看不上这个丫头了,只希望那丫头别再给他们慕容家丢脸就好了。

慕容心蓝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哼,那个像猪一样的妹妹除了样貌好外,还有什么好?想必这和硕王爷也是见都不想见她,看她不得闷死在那深院里,竟然还自己一头往里钻。

那偏房贾氏当然也不愿放过这好好嘲弄大夫人的机会,她可是还听说了更让人震惊的消息了呢,她一边用手帕轻擦着嘴角,一边看着已经红了脸的慕容沧海,故作迟疑的说:“这没人接进府还不算什么。”

她还没说完,就遭到慕容沧海一个狠厉的眼神。

吓得她不敢再打着哑谜,直接快速地说:“听我下面的丫鬟讲,慕容心悦竟然自己走下了轿子,还不顾旁人的推开了和硕王府的门自己走了进去呢。”贾氏瞄了一眼已经变了脸色的大夫人,心里一阵痛快,又接着说:“哎,姐姐真是生了好女儿呀,一点屈都不能受。”

啪!一阵强大的震动从桌子上传来,饭桌上的碟盘全都应声而碎,桌子上的所有人都赶紧起身站在一旁。

看来慕容沧海是真生气了,他脸色铁青的走到大夫人面前,用手指着大夫人,狠声道:“哼,看你生的好女儿。”说完便甩袖离开。

大夫人现在也恨不得再将她那个小女儿锁回到那个书阁,不知羞耻的家伙,自己明明叮嘱过她在外一定要守妇道,她把自己的话当什么了?她眼里还有没有她这个娘了?

慕容心蓝上前扶住大夫人,有些委屈而难过的说:“母亲,您别生气,妹妹她不懂事,您不是本来就知道嘛,就别为了她还生气了,反正她现在名义上也嫁出去了。”

大夫人听了这话更是气的不行,等那慕容心悦回来,她一定好好派人管教管教她。

“小姐,小姐。”铃兰一早就站在了慕容心悦的房门外。她可是时刻谨记着自家王姑子的教诲,在和硕王府,切不能让二小姐再睡懒觉,必须早早起床,洗簌打扮好后向王爷请安。

尤其是说到请安两个字时,王姑子可是加重了语气说的。

可是在门外站了半天的铃兰,不免开始着急,这太阳都快出来了,可这小姐却是半点起床的意思都没有啊。

铃兰实在着急,这不能接过来才一天,就坏了这王府的规矩吧?

铃兰也想不了那么多,便推门而入,学着王姑子,将热水打好,胭脂一类都放好后,便轻轻摇着慕容心悦的身子,“起床了,二小姐。”

慕容心悦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似醒未醒的样子,细长的柳眉,灵动又湿润的眼眸,因为不满而嘟起的嘴唇,如果被任何一个男子看到,恐怕都会招架不住,这就是慕容二小姐的魅力。

待铃兰将她梳洗好后,简单用过早餐后,已经日过三竿。

铃兰不禁冒着冷汗,迟了这么久,先不说那和硕王爷同不同意,就是王府里的那些偏房妾室肯定不会罢休的。想罢,也顾不上个给慕容心悦解释了,直接让小丫鬟捧着昨日在慕容家准备好的礼物,拉着慕容心悦,叫上和硕王府的管家李大福,便急匆匆赶往王爷所在的院子和另外几个妾室的院子。

李大福一早便起来了,迟迟没见那慕容二小姐出来行礼,还以为是更早之前就行过礼了呢,却不想竟然是一直睡到日过三竿。

李大福不禁为这个慕容二小姐又捏了一把汗,看来,这二小姐还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