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一宠成瘾:贺少的心尖宝贝
一宠成瘾:贺少的心尖宝贝已完结

一宠成瘾:贺少的心尖宝贝

来源:悠书阁作者:布丁南南标签:总裁,宝贝,爱妻主角:徐以柔,贺泽

主角叫徐以柔,贺泽的小说叫做《一宠成瘾:贺少的心尖宝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布丁南南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心地吹气。等完成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也松了一口气。原来,他给徐以柔准备的鞋子的码数,都偏小了。在心里提醒自己,明天给她全都换成大半码的鞋子。这个蠢女人呢,现在忍耐的脾气有这么好了?给她穿小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宝贝,别在这里贫嘴了。今天晚上不敬业,没有做饭,我也就不扣你工资了,今天晚上早点睡。”贺泽摆了摆手,看起来就是特别的嫌弃的样子。

吴阿姨吐了吐舌头,没有接话,自己就算是做饭也应该换好衣服再去呀。

贺泽留下这句话,也没有再看她的反应,直接就上楼了。

到了房间,这里还是一片红色的婚房的装饰,贺泽看到了之后,在心里莫名的心安。

不过,这个东西还是要换掉了,现在这个时候留在这里,确实是不合适。

他把徐以柔轻轻地放在床上,替她盖上了被子。

想起来她的鞋子还在楼下,那这个时候还是要跑一趟吧。

路过吴阿姨的房间时,还能够听到里面的人哼小曲的声音。

贺泽摇了摇头,快步赶紧走了出去。

打开车子的后车座,拿出来了那双鞋子。

三十六码,不大不小。

似乎,刚好一只手就能握起来。

贺泽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是看到她的什么,都感觉特别的熟悉特别的喜欢,并且在心里还能暖暖的。

拿起来鞋子,现在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去。就算上去只能远远地看一眼她的睡颜也是极好的。

啊不对。

贺泽皱起眉头,再一次地拿起来那双鞋子仔细地看了一下。

血迹?

看到在鞋跟的部分,斑驳的血迹,贺泽什么都明白了。

他坐在地上嗤笑了一下,真是一个傻姑娘。

鞋子不合适,也不知道说,还一直都穿到了磨脚?

为什么在车上睡觉的时候,要把鞋子给脱掉。

这所有的事情都能够联系在一起了。

贺泽在心里一阵心疼,拿起来鞋子看了一会,上楼。

打开门,徐以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身上的红色裙子给脱掉了一半。

这个场面,有点儿……

贺泽叹了一口气,酒鬼的破坏能力,简直是不容小觑。

他不敢直视,目视着前方伸进手去,把她的衣服给胡乱的脱了下来。

弄的徐以柔一阵不舒服,她哼了一声。

贺泽听到这个声音,皱了一下眉头:“该死的女人。”

放缓了手上的动作,终于把她身上的衣服给扯下来了。

他随手丢在了一边,特别的嫌弃了看了一眼。

那白晃晃的身体,有点儿耀眼。

贺泽喉咙一紧,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把被子扯过来,盖在了她的身上。

视觉受到了阻碍之后,心里才稍微的舒服了一点。

他走到了床尾的位置,掀开被子,露出了徐以柔那双玲珑的小脚。

嗯,猜得没错,不大不小,一只手刚好握起来。

左脚后脚跟的位置有一个血泡,右脚就比较惨了,右脚跟的血泡已经破了,小拇指的位置也被磨出来了一个血泡。

她叹了一口气,起身,从医药箱里拿出来了碘伏和棉签。

轻轻地给她上药,他生怕弄疼了徐以柔,下意识地小心地吹气。

等完成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也松了一口气。

原来,他给徐以柔准备的鞋子的码数,都偏小了。

在心里提醒自己,明天给她全都换成大半码的鞋子。

这个蠢女人呢,现在忍耐的脾气有这么好了?给她穿小鞋也不在乎?

贺泽叹了一口气,看着躺在被子里面,蜷成一个小团的姑娘,心里有些心疼。

突然间想起来平常自己喝醉酒的时候,吴阿姨那个老宝贝喜欢给自己熬一点粥。

现在回忆一下,好像醉酒再一次醒过来之后,喝一点粥确实是会舒服很多。

他想了想,吴阿姨都已经去睡觉了,自己尝试一下去熬一个粥,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真正到了厨房之后就是两眼一摸黑什么都不知道。

只能是拿出手机来慢慢的摸索。

吴阿姨换好衣服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刚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心里忍不住的赞叹,这个小伙子真的是越来越有心了。

从每一个细节中也都能看的出来,对这个女孩子是上心的。

她作为全家最可爱的一个老宝贝,自然不会干涉到孩子什么东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轻手轻脚地回到了房间里。

贺泽紧锁着眉头,他突然发现家里的谁做饭的一些设备很不齐全。比如说电子秤,漏斗,天平这些东西,都需要。

就因为没有这些东西,他做饭的时候不能准确的衡量他们的数值。所以接下来做出来的东西,让他的心里有一点不放心。

“这个老宝贝,家里缺东西,怎么也不跟我讲。明天叫人一并全都送过来。”贺泽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办法。

只能是乱七八糟的做。

也不管到最后做出来的什么样子,什么味道,听天由命好了。

他把自己觉得应该做好的东西全都做好了之后,订上时间。

好像,貌似……做饭这个东西也没有那么难,而且还挺有意思的。

他忙完了这里所有的一切之后,哼着小曲儿就回到了房间。

今天,他们两个是用的同一个杯子喝的酒,是不是已经间接性接吻了?

不,他们明明都已经直接接吻了,还管什么间接性接吻。

不过,用同一个杯子喝酒这个事情还真的是让人在心里甜滋滋的。

他的脸上,挂着特别特别幸福的微笑。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居然,特别意外的!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徐以柔的胴体,真他么的有味道。

“贺哥哥……”徐以柔正在摆弄着诱人的姿态,看着自己。

就在他将要慢慢地靠近的时候,一下子就被惊醒了。

醒过来之后的他,叹了一口气:“唉,这是醒的不是时候。”

“小柔,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吴大宝贝的声音?贺泽竖起来耳朵,用力仔细地听。

“阿姨早上好。”

“昨天晚上饿了吧?快点下来,我给你做饭吃!”吴阿姨说的饭的时候,似乎格外的激动,用力过猛,居然有一点昨夜唱戏曲时候的感觉了。

“好嘞,谢谢阿姨。”

吃饭!

不行,不能做饭,昨天晚上自己特别辛苦做出来的爱心早餐,得赶紧的奉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