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神秘世子的冲喜医妃
神秘世子的冲喜医妃连载中

神秘世子的冲喜医妃

来源:微小宝作者:玉钕标签:穿越,永生,峨眉主角:元清音,谢瑾年

主角叫元清音,谢瑾年的小说叫《神秘世子的冲喜医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玉钕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踪了。”余逸望了望谢瑾年的脸色,补充道“应该是在萧府起火时被人带走了。”谢瑾年细眯着眼,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冷冽道:“查,给我查,谁有胆子在我手底下抢人。”谢瑾年眺望着火已经快要熄灭的萧府,再次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扑通”一声,元清漓被撞的撒开了把着阮泊腿的手,两个人都跌倒在地。

元清漓以为撞上了侍卫,重新背起烧的迷迷糊糊的阮泊就想掉头再跑。

“别跑啊,我是来救你的。”眼前的肉墙见二人要跑连忙出声道。

元清漓依靠着稀稀疏疏的月光,终于看清了眼前这座肉墙。

这赫然便是前几日想要阻拦萧大少爷抓他进府的元清音。

元清漓见元清音并没有恶意,想到靠自己跑出去的概率着实不大,便信了元清音是来救他的。

元清音见他卸下了防备,一手拉过已经晕倒的阮泊扛在肩上,一手拽过傻愣愣的元清漓扛在另一个肩上,飞快的跑到萧府的后门口。

随后靠这两百一十斤的力量劈晕了只剩一个的看门守卫,迈着两条粗壮的大长腿,向元府跑去。

…………

元府元清音闺阁东侧的墙上,晚儿早就立了梯子,坐在墙头等着自家小姐和小少爷归来。

她坚信她家小姐一定能把小少爷救回来。

她等啊等啊,等的已经有些瞌睡而时不时的点头了。

倏然间,她看到一个极似她小姐的身影似乎一左一右地扛着两个小麻袋朝着奔来。

就算月光不明,但是她家小姐的身影毕竟是独一无二的。

晚儿朝元清音招了招手,压低声音喊到“小姐,小姐。”

元清音看见了晚儿,加快速度跑过去,将肩上的两个麻袋一个个接给晚儿。

晚儿高兴坏了,自家小姐不仅完好无损的回来了,还带回了小少爷,虽然她并不认识另一个男孩,但也不过多的询问。

元清音将两个孩子带回房间后,摈退了晚儿,将阮泊放在了床上,便拉过元清漓仔细检查他的伤口。

元清漓望着还烧的不省人事的阮泊焦急的说道:“你先看看他,我没事的。”

元清音并没依他,这位才是原主的弟弟,那位只是顺带救出来的,就算烧死了也跟她无甚关系。

将元清漓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探查个遍,发现只是一些皮外伤,给他包扎了伤口上了药,才去查探床上的阮泊。

元清音先给他的裸露在外的伤口抹了药,在不经意探向他手腕时探了探脉,却被阮泊紧紧抓住,任凭元清音怎么扯动,都不放手。

阮泊烧的有点久了,嘴里呓语道:“娘……娘……我冷……”

敢情把她当成他娘了,元清音剪开被阮泊抓死的衣袖一角,便写了个方子让晚儿去抓药。

晚儿不解的问元清音:“小姐,你什么时候会写方子了?”

元清音微怔,她倒是忘了这原主是个只长身体,不长脑子的草包。

“没有啊,这不我前些日子得到一本古书,上面记载着好多方子,这不试试吗?”元清音打着哈哈的搪塞道。

晚儿接了方子,疑惑的望了望元清音,没说什么,起步走了。

元清音回到房中,坐在梨花椅上,一口一口地嘬着茶,不疾不徐。

元清漓坐到元清音正前方,上下打量着她。

这个人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危险救自己,还给他治伤?

思考着,元清漓也将他的疑问说出了口。

“为什么救你,因为你是元清漓,而元清漓好巧不巧就是我弟弟,这礼部尚书也就是我们的爹的小儿子。”元清音徐徐地用中指关节扣着桌面。

元清漓得知了自己身世真相,没有惊讶,没有哭诉,平平淡淡地回了一句:“哦。”

元清音有些吃惊的瞧着面前这位处变不惊的男孩。

不过也好,省的她做什么姐弟相认的戏码。

一想到,这个肉嘟嘟的身子与前面这位瘦弱的孩子抱在一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因为相逢而互诉衷肠的场景,不免使元清音恶寒顿生。

两个人相顾无言地互相打量着对方。

晚儿办事很利索,很快药就买了回来。

阮泊服了药没过多久便悠悠转醒。

“既然醒了,你们两个便出去吧,忙了一个晚上,我要睡觉了。”元清音抬脚往床边迈去。

阮泊抬眼望了望四周,根据前因后果简单梳理了现在的情况,知道是元清音救了他,也没多说些什么,起身翻下床给元清音腾出了位置。

“对了,这个给你。”元清音从外衣袖子里,将元清漓前些日子因被劫走掉落的玉佩扔给了元清漓,接着说:

“你明儿一大早带着玉佩去京兆府报官,告诉他自己是礼部尚书的小儿子,护国公大将军的亲外孙。那群人肯定争先恐后的带你回来认祖归宗,也不怕元易那老头不认账。至于你——”

元清音又转头瞧了一眼阮泊,“元清漓你自己看着办吧。行了,今儿干了这么多事,我累了,你们先走吧。”说完伸了个懒腰,将外衣脱了去。

两个小孩见元清音丝毫不避嫌在他们面前脱衣,脸立刻起了红晕。

元清漓有些羞涩说道:“那我们先走了,你先歇息吧。”

“还有,谢谢……谢谢你。”两个小家伙在踏出房门前侧过脸,不敢直视元清音低声道。

…………

萧府外不远处街道内。

“主子,阮泊小少爷失踪了。”余逸望了望谢瑾年的脸色,补充道“应该是在萧府起火时被人带走了。”

谢瑾年细眯着眼,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冷冽道:

“查,给我查,谁有胆子在我手底下抢人。”

谢瑾年眺望着火已经快要熄灭的萧府,再次开口:“这萧府是该好好烧一烧了。”

“是。”余逸抱拳下去。

夜空里,月色如水。

夜空下,火光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