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名门> 名门鲜妻步步宠
名门鲜妻步步宠连载中

名门鲜妻步步宠

来源:奇热作者:秋天来了标签:名门,宠妻,永生主角:

小说主人公是名门鲜妻步步宠的书名叫《名门鲜妻步步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秋天来了创作的都市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转身逃走,可是这个念头还没来得及实施,打电话给她的戈岩已经起身走了过来。他算是这里的常客,路兮琳辗转于各酒吧做酒促的时候在这个酒吧见过她几次,他还慷慨地买过她推荐的酒,所以两人也算认识。但路兮琳之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暗光下,目光交错的瞬间,路兮琳的第一反应是转身逃走,可是这个念头还没来得及实施,打电话给她的戈岩已经起身走了过来。

他算是这里的常客,路兮琳辗转于各酒吧做酒促的时候在这个酒吧见过她几次,他还慷慨地买过她推荐的酒,所以两人也算认识。但路兮琳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贺文渊,也不知道他今天也会在这里。

“兮琳小姐,你来了!”戈岩边说边伸手揽过她的肩膀,将她带入人群中间。

路兮琳扯着嘴角极不自然地笑着,身体下意识地挣扎了两下。

如果是平时,被人这么搂一搂也就算了,反正剧情需要,这种程度的无伤大雅的举动她倒也不抵触,可是现在不同,因为贺文渊在,她莫名的在意。

而看到她,贺文渊也不由地拧了下眉,尤其是见她被戈岩搂在臂弯里的时候,他无法忽视自己心里一闪而过的不悦。

路兮琳没有看他,也不敢看他。

贺文渊的存在给了她无形的压力,在他面前,她无法抱着自己是路兮琳不是叶芳婷这种想法,因为她的身上还穿着今天早上出门时穿的衣服。

不像之前的每单生意,她都对报酬充满了无限的期待,此刻,她只祈祷事情能够早点结束,好抽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有些后悔接了这单生意。要是知道贺文渊在这里,她绝对死也不会答应。

正胡乱地想着,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众人齐目而望,未及看清来人,那个身影便已经大步闪到戈岩和路兮琳面前。

两人起身,戈岩刚唤了一声“菲菲”,便听“啪”的一声脆响,路兮琳的脸上顿时燃起一片灼痛。

看到路兮琳被打,贺文渊眉头一紧,但又很快松开。

“你发什么疯?”戈岩抓住她的手腕,质问。

捉奸打人?好样的!路兮琳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而菲菲说了什么,她根本没听。

当她听到戈岩嫌恶地吼了一声“滚”字的时候,她忽地拽了一下戈岩的胳膊:“岩,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既然她来了,还是算清楚一些比较好!”

路兮琳可不愿意就这么善罢甘休,如果她真的滚了,这个耳光岂不便宜了她?她路兮琳可咽不下这口气,就算自己做的事情也不怎么光彩,可是这种亏她却是吃不下的。

“哼,你想跟我算清楚?你以为你是谁?像你这种货色,连卖都没人要!”菲菲趾高气扬地讥讽。

路兮琳并不在意,只是学了她的语气反讥:“再不济,也比你这倒贴货强!关键是连倒贴别人都不要!”且说完,趁着她脸色青白交替的时候,忽地表情一收,冷冷地说:“还有这个,还给你!”

说完,她的右手一扬,便“啪啪”两声,左右开弓地打在菲菲脸上。

“来而不往非礼也,多的那一下,算我免费送你的!”

路兮琳的反应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也让气氛忽然地安静下来。

菲菲感到羞辱,最后在孤立无援中夺门而出。

小三斗正宫,路兮琳又一次在贺文渊的眼皮底下胜出。

他深了深眸光,看着路兮琳在众人调侃的叫好声中咧嘴傻笑,心里却是划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让他有些不太舒服。

被菲菲这么一搅局,大伙儿的心情多少有些受影响,所以随后没多久,众人便讪讪地散了场。

路兮琳跟着戈岩去拿了钱后刚要走,戈岩却绅士地打开车门朝她做了个请的手势:“兮琳小姐,我送你!”不得不说,她今天的表现的确让他对她有了几分兴趣。

“不用了岩公子,您慢走!”路兮琳摆手婉拒,别说平时她不会答应,更何况现在还多了一个贺文渊,她看见了,他的车就停在不远处,而他正倚在车门上,面朝着她的方向。

戈岩没有强求,而她刚一走,路兮琳便赶紧将钱往包里一塞,然后转身朝着与贺文渊相反的方向走去。

只是还没走出多远,贺文渊的车就跟了上来。

他从里面为她打开车门,路兮琳在原地站了几秒,只得硬着头皮钻了进去。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车房内的沉默压抑得几乎能将路兮琳挤出水来。

而刚回到房间,一直默不作声的贺文渊便立即开了口:“想好怎么解释了吗?”

路兮琳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可是身后的是贺文渊,所以她不能。

在他的眼里,她是叶芳婷,即便是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可她毕竟是他正式过门的妻子,对于自己出现在刚才的地方,甚至被戈岩搂在怀里,还为了戈岩大战“情敌”的事,她的确有必要也有义务向贺文渊解释。

可是她又该怎么解释?

刚才回来的路上,她有想过这个问题,但脑子乱成一团,根本就没想出好的理由来。

“解释什么?”路兮琳决定装傻。

贺文渊走到她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却不说话。

若是言语上的交锋,路兮琳倒还能贫几下,或许还能侥幸唬弄过去,可是这样的眼神攻势她却根本招架不住,所以四目相对中,僵持了不到十秒,她就华丽丽地败下阵来。

“好吧好吧,我说!”路兮琳脸一苦,举手投降。

“你也看到了,是那个菲菲先动手的,我只是出于自卫而已!”她故意避重就轻,挑打架的那段说。

但贺文渊哪里是什么好唬弄的主,于是冷着脸提醒她:“说重点!”

路兮琳蹙眉,重点?难道在他眼里,她被打还不够重点吗?不过想想,那会儿他明明在场,却稳如泰山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想到这里,路兮琳心里划过一丝不快,所以牙一咬,干脆噼里啪啦地一口气将实情说了出来:“重点就是戈岩想甩菲菲,但菲菲纠缠不放,所以找我帮他演出戏,好让菲菲死心,就是这样!”

“那你跟戈岩怎么认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