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
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已完结

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

来源:奇热作者:万物生光辉标签:言情,古代,校园主角:罗含烟

精品小说《天降狂妃:娘子休想逃》由万物生光辉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罗含烟,内容主要讲述:东西砰然敲过。“你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我怎么会让你落入虎口?”他深邃的黑眸凝住她,喃喃道。罗含烟气道:“那是我走运,蓝飞差点杀了我你知不知道?”她用筷子敲击着碗边说,声音森冷,水润的眸光直抵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良久,他缓缓站了起来,“为了一个女人。”他的声音低沉到压抑,转过身左臂撑在了一人高的柜子上,头埋了上去,他的肩膀轻微耸动。

罗含烟知道他在落泪,一个男人的泪。她的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更不知该出什么言语才能安慰他。

良久,他才抬起头来,又把面罩带上,遮住了布满疤痕的脸,只露了两只深邃忧伤的眼睛转过来面对罗含烟。他眼眸微阖着,探不明情绪。

罗含烟究竟没能抑制住心中的好奇,开口轻轻地问:“什么女人令你对自己的相貌如此看中?她一定美艳如仙吧?”

这问题触动了蓝飞的心事,仿佛时光一下子回到了从前,又回到了那个闭月羞花的女子面前,她就像日月星光般,有她在,天地均黯然失色,她的笑,能催生天花下界,总之在他心中,她的美无与伦比。“你说的没错,她真的美艳如仙,那是一个艳绝天下的女子。”他的视线朦胧起来,语气也温柔了许多。

既而他的眉,拢成一线,光彩灿烂的黑眸黯淡下来,蒙上了一层黑雾,一种浓重的伤感包围了他,悲痛堵得他烦闷欲死,他无法再跟罗含烟交谈下去。

“罗姑娘,你歇歇吧,食盒在桌上,我一早准备好的,饿了就吃点。我明天送你回家。”他神情郁结地转过身,仓促地甚至是狼狈地踉跄出屋,关上了门。

罗含烟怔怔地坐在床沿,视线落在墙角八仙桌的食盒上,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她有一种恍惚感,自跳崖之后,她没能死成,反而身不由己地落入一种不可知的命运,一再面临危险,又一再化险为夷。这命运就像一张大网,把自己网了进去,进入的是一个自己全然不知的世界,总是闯进别人的恩怨,这究竟是为什么?

显然蓝飞有自己的噬骨之痛,让他急于修复被毁的面貌,可惜自己帮不了他,心里隐隐对他升起了股同情。

罗含烟甩甩头,先填饱肚子再说。但愿明天蓝飞如约送自己走,但回家?不可能。她又茫然起来,不知陆安阳究竟在哪里,她只能去找陆安阳了,他是自己今生唯一的依靠。

罗含烟缓缓站起,走到桌边打开食盒,里边是一碗米饭两碗素菜,都还有点温热。

她一下子肚腹大饥,端出来放在桌上,坐下来狼吞虎咽。

这个蓝飞其实心思蛮细,心肠也不坏,不像是他自己口中的杀人狂魔形象。然而他自己亲口承认他杀了黄山派好几个人,而且今后还要去灭门!

想想真可怕,罗含烟秀眉微蹙,清眸中蒙上了一层阴影,如何能消除这一场祸端才好。

埋头吃饭间,眼前白眼一闪,罗含烟抬眸,正对上一双微微含笑的黑眸。

她手中的筷子忽地掉地,惊道:“竹笛公子?”

罗含烟的惊愕不可以用言语来形容。在她极盼见到他出现的场合,他身影全无,在她完全没有想过会再见他的时候,他鬼魅般地出现在眼前,这是怎样一个人?

竹笛公子依然白衣胜雪,玉面黑发,云淡风轻地坐在她对面,他的嘴角一直都在微翘着,那笑容,在罗含烟看来,颇具讽刺意味。

罗含烟抬起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竹笛公子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玉杯,端起桌上的茶壶,自顾自倒了一杯茶,轻轻晃了下,看着里边飘浮的碧绿叶子,淡然浅啜一口,他勾起唇,笑容飘忽:“就这么瞪大眼睛望着我,没什么话跟我说的吗?”

罗含烟嘴里的饭粒还没咽下,只茫然含混地说:“你是人是鬼?”

竹笛公子轻启朱唇:“是仙。”瞥向她的目光,淡然依旧。他英俊的面容,熠熠生辉,一对眸子紧紧锁住她。

“什么意思?”罗含烟盯紧他再问,不知怎么,脑中空白一片,她先前对他的怨或盼,或者对他的疑问,此刻都不翼而飞,只知道这个飘逸如仙的男子在她面前,仅此而已。

竹笛公子清雅的面容有过一抹好笑:“我掐指一算,知道罗含烟姑娘非常想见竹笛公子,所以我就出现在你面前,你说我是不是仙呢?”他扬唇浅笑,眸中难得一丝揶揄。

罗含烟垂下了头,手里摆弄着筷子,再度抬起清澈的眼眸,眼前的人俊美脱尘,淡至飘渺的气质,果然恍若神仙。

“竹笛公子,你我本来素不相识,感谢你在我落崖之时救了我,只是自此以后,怎么好像我的每一次经历背后都有你的影子?你对我,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她再次垂下了头,犹豫着将深思熟虑的话说了出来。

“因为我不能忘怀于你啊,你说我是善意还是恶意?”耳边是他淳厚低沉的声音。

罗含烟轻微一颤,她抬起眼眸,与他的目光不期而遇,他立即回以一抹闪亮的笑靥:“还有问题吗?”

罗含烟好看的眉头拧了拧,她无波的眸光,探不出喜怒,“竹笛公子,在我的印象中你本不是油嘴滑舌的人。”

他的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掠去:“那在你的印象中,我是怎样的人?”他含笑再问。

罗含烟阖了下眸,摇摇头:“好了好了,你说说为什么我会在湖边晕倒,那么巧你就在附近?”她眼波微转,认真地望住他。

“因为我有独特的迷魂香。”竹笛公子收敛了笑,正色起来,等她的下一个问题。

罗含烟点点头,嘴角一丝冷漠的笑缓缓溢出:“你说过带我去黄山派做掌门是为我好,那么你是知道蓝飞跟黄山派的纠葛还是不知道?如果知道,你眼睁睁地看着我落入虎口却不管?你到底是什么心思?我只是想去找我的安阳哥哥,我的命运又为什么要由你来安排?”

当她的视线落在他身上时,一股忽然升起的愤怒跟委屈袭上了双眼,眉头渐渐拧紧。

她难掩脸上的激动,语气咄咄逼人。竹笛公子眸光定定的,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砰然敲过。

“你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我怎么会让你落入虎口?”他深邃的黑眸凝住她,喃喃道。

罗含烟气道:“那是我走运,蓝飞差点杀了我你知不知道?”她用筷子敲击着碗边说,声音森冷,水润的眸光直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