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赘婿> 捡个赘夫来耕田
捡个赘夫来耕田已完结

捡个赘夫来耕田

来源:奇热作者:雪月意绝标签:赘婿,重生,春梦主角:阮锦绣

小说主人公是阮锦绣的书名叫《捡个赘夫来耕田》,本小说的作者是雪月意绝创作的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腰对着俩孩子招手道:“宝妹,铁蛋儿,要不要和小舅舅回去看阿婆?”宝妹和铁蛋儿一人抱着南宫诩翌的一条腿,坚定又大声的道:“不要,我们要和爹在一起。”阮锦绣自然能看出来阮锦晨的那点儿小心思,十分不耐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哥!”

阮锦晨气急败坏的大声道:“爹怎么吩咐你的,你不记得了?”

阮锦荣梗着脖子大声道:“爹的脑子就是一根筋,被人撺掇的连自己的亲女儿都不相信。要听他的,你去听。我反正不听。”

阮锦绣神色淡漠的看着兄弟俩在自己面前闹腾,眉头紧皱,掏了掏耳朵:“闹够了?闹够了就回去。”

阮锦晨飞快的拦着阮锦绣,眉头紧皱:“大姐是真不打算回去?”

阮锦绣抠了抠手心,淡淡的道:“急什么,这还不到时候呢。”

“要什么时候才能到时候啊。大姐你这几天一直昏迷不醒的,是不知道。娘那天挨打之后,其实是没大碍的。不过后来为了给你采药治病,从山上摔了下来,当时就没醒过来。这几天也是水米不沾牙,你要再不回去看看,只怕就没机会了。”

阮锦荣心头十分懊恼,只觉得阮锦绣的心肠也太硬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

阮锦绣看着面前固执的兄弟俩,无奈道:“阮五朵事情,这会子闹腾开了。阮家正是乱的时候,我回去,只会添乱。等天黑了,我会去看娘的。”

顿了顿,阮锦绣又说:“我会带你大姐夫一起去。你大姐夫懂一些岐黄之道,娘肯定会没事的。”

南宫诩翌不置可否的扬了扬眉。

这女人,想出手救人,又不想暴露自己。

南宫诩翌的表情看在兄弟俩的眼睛里,那就是深藏不露。

两个人毫不犹豫的对着南宫诩翌跪了下去。

阮锦晨声音颤抖的低声道:“时隔多年,大姐夫也能千里迢迢的来找大姐。证明大姐夫是个有情有义的。这一次,娘就拜托给大姐夫了。”

“快起来吧。赶紧回去看着,阮五朵是个疯子,万一去报复娘。就你二姐那个软趴趴的脾性,怕是应付不过来。”

阮锦绣一手一个,将两个弟弟拉了起来,打发他们回去。

阮锦荣倒是头也不回跑着回去了,到底是担心家里人。

阮锦晨多了个心眼儿,弯腰对着俩孩子招手道:“宝妹,铁蛋儿,要不要和小舅舅回去看阿婆?”

宝妹和铁蛋儿一人抱着南宫诩翌的一条腿,坚定又大声的道:“不要,我们要和爹在一起。”

阮锦绣自然能看出来阮锦晨的那点儿小心思,十分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赶紧回去。锦荣脾气暴躁,万一闹了起来,反倒不好。”

阮锦绣赶走阮锦晨,回头就看见南宫诩翌那戏谑的笑容。

忍不住就有些心虚,梗着脖子大声道:“看什么看,没看见过美女?”

“嗯,没看见过一脸脓疮的美女。”

南宫诩翌话音一落,铁蛋儿就紧紧的搂着他的腿,急切解释道:“爹,娘是很漂亮的。就是……被人陷害了,才会烂了脸。”

看着南宫诩翌苍白的脸,阮锦绣就飞快的将铁蛋儿给提溜开了,沉声道:“铁蛋儿乖,带着妹妹去边上玩儿。娘和爹有事要说。”

宝妹仰着小脸儿,奶声奶气的问道:“爹和娘又要打架了吗?”

阮锦绣的脸都红到了脖子根儿,正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的时候,就听见南宫诩翌一本正经的道:“是啊,爹和娘要打架了,宝妹去和哥哥玩,不要来吵我们。”

阮锦绣气急败坏的将南宫诩翌拖进了屋子,一面手脚很重的帮他处理渗血的伤口,一面恶狠狠的道:“叫你在孩子面前乱说话。”

南宫诩翌的脸阴沉的几乎能滴下水来:“死女人,不要忘记了,我是为了救你的孩子,才会让伤口裂了的。”

阮锦绣起身,双手叉腰的看着南宫诩翌。

过了半晌,才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唇:“越看越觉得,铁蛋儿和你真的是一模一样。难不成,你们真的是亲父子?”

南宫诩翌翻了翻白眼,冷笑道:“茅坑里的屎长得都是一个样,那都是亲戚?”

阮锦绣的话全都被南宫诩翌噎在了喉咙口,上不去下不来,气呼呼的蹲下身,去处理伤口。

“孩子爹是谁?”

“啊?”阮锦绣没防备南宫诩翌会管这个,略沉默了一阵,才道:“如果我说,我不知道,你会相信吗?”

“你不知道,会连生了两个孩子?看样子,你也就十七八岁吧。铁蛋儿这是六岁了。你……不会是初潮来了,就直接怀孕的吧?”

南宫诩翌倒是一点都不忌讳这些,在这里和阮锦绣大喇喇的讨论这个问题。

阮锦绣骨子里还是羞涩的黄花大闺女,听见这样的言论不免脸红心跳。

飞快的转移了话题:“看样子,宝妹和铁蛋儿是不会回去了。咱们这屋子也太简陋了,大人可以将就一下,这孩子……就太委屈了。”

南宫诩翌原打算是不管的,可想到那俩孩子的可爱之处,加上自己还要在这里最起码半年的时间,也就妥协了:“那边有一大片竹林,倒是可以将就做一个小屋子。暂时安顿一下。”

阮锦绣飞快道:“这就够了,等回头赚了钱,再考虑房子的事情吧。”

“赚钱?”

南宫诩翌嗤笑道:“你是打算用手去指?”

顿了顿,南宫诩翌又道:“你脸上的伤,还是治一治吧。”

“没必要,反正我看不见。”

阮锦绣咧嘴一笑,没有脓疮的那半张脸,可当得上倾国倾城四个字。

“丑八怪娘这四个字,对俩孩子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掐准了阮锦绣心软,会舍不得俩孩子受委屈,南宫诩翌故意说给阮锦绣听。

南宫诩翌也是很奇怪了,哪里有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容貌的。

分明能治好,为什么不治!

阮锦绣懊恼瞪了南宫诩翌一眼,没好气的道:“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有什么相干?”

阮锦绣有自己的打算,不吭声,出门带着孩子们上山了。

“娘,我们真的不管阿婆了吗?”

小孩子藏不住话,犹豫了几次还是说了:“阿婆对我们很好。经常拿吃的给我们。”

阮锦绣柔声道:“怎么会不管外婆呢,我们这就上山,给外婆采药去。”

阮锦绣原本是不打算带孩子上山的。

可刚才无意中发现,俩孩子都有轻微中毒的现象。

而且那是十分阴毒的一种毒,不过阮锦绣也不敢肯定。

要试出来这种毒,也是容易。

只是那药材必须要在采摘下来一刻钟之内服用,不然就会没效果。

阮锦绣这才不得不带着孩子们上山。

看着孩子们灿烂的笑脸,阮锦绣心头就在祈祷着:但愿不是那种毒。否则的话,那这鱼尾村,只怕是不太平!

正想到此,阮锦绣眼睛一眨,便看见个黑影唰的一下飘了过去,紧接着,又一个黑影飘了过去。

她愣住脚步,下意识的抓紧两孩子,周围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