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重生> 重生为仇人白月光
重生为仇人白月光已完结

重生为仇人白月光

来源:追书云作者:克里斯丁娜标签:重生,初夜,保镖主角:安折傅,安子音

《重生为仇人白月光》是由作者克里斯丁娜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重生为仇人白月光》精彩节选:于她所说的真相,其实跟混混口中的并无差别,为的就是让卓一文赶紧带她离开混混身边,不然那群人反应过来照片不见了,她跑都没腿跑。 卓一文瞳孔一刹那间扩大,尔后恢复正常,他之前提到白溪是他杀时,整个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熟悉的客厅如今的摆设一片狼藉,显然主人已经许久没打扫过卫生。

安子音握紧了双手摆在膝盖上,眼睛一眨不眨,视线直逼着坐在对面的卓一文脸上。

卓一文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对面的人。一个多小时前,他把她带了回家,而从进门到现在,她一句话都没说,任他问什么问题,她都只是盯着他,从她的嘴巴里,漏不出只言片语。

“再不说话,我会把你扔出去的。”卓一文扫开桌面上已经空了的啤酒易拉罐,终于说出这句话。

他作为一个专业经纪人,自问耐性很好,面对制造各种麻烦的艺人,他也能从容地处理好一切,但就独独对面前这个女人无计可施。

因为她的那句话的内容,对他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还因为……她的眼神,跟白溪太像了。

但他很清楚,再像,也不会是她……

安子音将一张照片掏了出来,正是那个混混所说的,拍到了安折北错手杀死白溪的照片,“诺,这是证据,想要的话,我们来个交易?”

这是刚刚混混醉倒在她身上的时候,她顺手牵羊顺回来的,至于她所说的真相,其实跟混混口中的并无差别,为的就是让卓一文赶紧带她离开混混身边,不然那群人反应过来照片不见了,她跑都没腿跑。

卓一文瞳孔一刹那间扩大,尔后恢复正常,他之前提到白溪是他杀时,整个脑袋一片空白,再被安子音一句话搅得天翻地覆,彻底把照片这回事忘到了脑后。

“照片为什么缺了三分之一?”卓一文眯起眼睛端详两秒,照片的内容是白溪被推的那一瞬间的抓拍,却缺少了左边三分之一。

是安子音撕下来的,因为那三分之一拍到了“安子音”原主,面容十分清晰,她现在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卓一文的手指伸出,正想把照片接过来端详,结果安子音手一收,照片再次藏到了她身后。

“我们做个交易。”

半个小时后,洗过澡后的安子音打开了客房里的衣柜,视线直直落到里面去,一眼扫过,一时吃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跟卓一文是孤儿院认识的,卓一文被领养,而她在孤儿院长大。每次她在孤儿院受欺负,她都会偷偷逃跑,每次都能成功跑到卓一文家里。

而里面这些衣服,就是那时候的她留下的。

安子音抖开一条连衣裙,她记得,这是她十五岁时候的衣物,都多少年了,他居然还留着。

门外传来敲门声,卓一文的声音穿门而过,“我给你买了衣服,放在门口,你自己拿,别碰衣柜里的。”

卓一文轻轻放下袋子,转身往客厅走去,边走边细细地看着手中的照片,安折北冷漠而凶狠,白溪吃惊愤怒,她的目光悲哀得让他呼吸难畅。

屋子里太安静了,他甩甩头,烦躁地摁开了电视剧,里面正播放着北原市新闻。

他看也不看就转了台,他从来没有看新闻的耐心。

但转了三四次之后,忽然发现,各大电视台都在播着同一条新闻!

“今天傍晚四点三十五分,安家最小女儿,智力障碍患者、自闭症患者——安子音离奇失踪,至今去向不明,安家悬赏一百万寻找安子音,各位如有发现,请拨打电话……”

大大的荧幕中,是安子音证件照。卓一文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幕,十五分钟后,客房的门被打开,与此同时,他关掉了电视机。

“合同呢?”

安子音人还没走到客厅,就已经开声了,她拐一个弯,看见卓一文靠在沙发上。他抬头望向她,刚刚清洗干净的人,没了先前的狼狈,清清爽爽,气质出众,是一站出来便让人眼前一亮的类型。

即使是站在一众花旦当中,也是极为出挑的。

而他们之间的交易很简单,就是以照片为代价,让卓一文签下她。

卓一文是娱乐圈顶尖的经纪人,有自己的工作室,手里的资源人脉丰富,能成功签约,对于安子音的复仇计划,是一大步的跨越。

她做梦都想着报复,报复安家那两个伤她伤得撕心裂肺的男人,但她很理智,从来没打算以卵击石。

卓一文垂下打量许久的目光,轻轻哼了一声,打开笔记本把电脑中准备好的合同打印出来。

合同有两份,一份为签约艺人,另外一份,卓一文说这是他另外送给她的福利,一部电影的女主角。

安子音细细看过,没什么问题之后,镇定地签下了“安子音”三个字,她警惕地观察他的表情,在签下名字之前,她都想好了说辞,同名同姓的人实在不少,更何况安家幺女的智障名声实在跟她现在大相径庭,所以她有把握说服他。

谁知他倒是问也没问,草草看过之后便收起合约。

他变得太多,安子音有些不自在,从前他开朗爱笑,即便成为了金牌经纪人,也是开开郎朗毫无架子的人,现在却沉默得不可思议,要不是肢体语言她太过熟悉,否则她都要怀疑,是不是跟她一样,体内的灵魂早换了一个。

签完合同之后,再问他借了一百块车费,离开他家。

还没走出小区,便迎来了倾盆大雨,来得特别着急,毫无预兆的,她一不防备便被淋了个透心凉。有钱人的小区都特大,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看着前后可以避雨的地方都远在两三百米外。

一时间便愣在了原地,天色已经黑蒙蒙的,只有偶尔几道闪电照亮一下天际。

安子音正想往远处的保安亭狂奔,便迎面而来两道车灯,惨白的,一下刺得她眼睛睁不开,脚上一打滑,平白摔了一跤,她实在倒霉,脚腕一伤再伤。

许是看得她可怜,那车灯的主人居然堪堪停在了她不远处。车门咔哒地打开,撑着伞的男人慢慢朝她走过来,安子音狼狈地抬头,猛然一看见那人的目光,居然顾不得腿上的痛,站起来便往外狂奔。

腿瘸的,怎么跑得过腿长的男人,不到两秒,右臂便被牢牢地抓紧,仿佛掐进了肉里,她疯狂地挣扎,雨水遮挡了视线,她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想着逃跑。

男人干脆丢了雨伞,让雨水打在昂贵的西装上,他一双手死死地掐住安子音的后脖子,将她闷在他胸口前。

安子音想逃离,却动弹不了半点,他的力气太大,像捕食的猛兽死死咬紧猎物的颈喉,她喘着气,差点没被闷死。

直到她缺氧得腿软,只能挂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才拉离了点点距离,替她轻柔地整理湿作一团的乱发,笑得仿佛人蓄无害,“你想逃?你以为能跑?该报的仇,我一定会报,天涯海角也会找到你。”

他的声音比雨水还要冷上几分,让安子音无力地打着冷颤。

安折傅,这个男人才是最大的敌人。

“合同都签好了?”他像盯着猎物一般的眼神,让安子音心里升起巨大的不安。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得意的男人,瞬间想到了什么,为什么卓一文问都没问她的姓名?

“你真聪明。”他嗤了一声,看着一点就通的安子音,不屑得紧。

安子音沉默着远远地望了一眼大楼中,卓一文楼层的大概位置,心里是一阵比雨水淋湿更冰冷的失望,她被卓一文卖了。

她被塞进了他的车,在副驾座上。安折傅打着方向盘,向着小区外开,安子音冷漠着脸,看了开车的人一眼,即便对他恨之入骨,但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外表太过优秀。

侧脸有棱有骨,一双狭长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凉意。

雨刷在哗哗地响,雨滴打在车顶、玻璃上的声音声声入耳,车内沉默得仿佛没有一点生气,冷气吹在浑身湿透的她身上,仿佛坠入了冰天雪地。

她忍不住抖成了筛子,不停地搓搓手搓搓脚,试图让自己暖和起来。

身旁的男人似乎毫无知觉,他目不斜视地开着车,他身上也湿透了,但却无动于衷。

安子音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怒火,看着车外飞驰而过的街道,尽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不那么的冷。

突然发现,去往的路上,并不是安家本家。那条路她太熟悉了,但现在正在去的,却是另外一条完全陌生的道路,越开越偏僻。

十五分钟后,她被架着扔进一间高档公寓,只一眼便知道,这是安折傅常住的地方。

简约时尚的装设,冷淡的色调,仿佛毫无生活气息,就跟他这个人一样。

第二眼,她看到了大理石桌面上的一份文件,上面俨然是她一个小时前新鲜签上的签名——安子音。

她手有些抖,巨快地翻开合同。

是那份关于电影女主角的合同,卓一文额外送给她的“礼物”。

“有趣吗?”

安子音拿着合同回头,深深地吸气,“这是什么电影?”

安折傅嘴角勾了勾,视线上上下下打量着她,轻佻傲慢,一字一顿地答:“三、级、片。”

她大脑轰得一声炸开,想给自己十个耳光,她以为卓一文只是出卖了她的位置给他,没想到居然还坑了她一把。

怒火烧着理智,她举手恶狠狠地撕了合同扔在地上,她太松懈,因为对方是她最好的朋友,而放下了最基本的戒心,她完全忘了,现在的她在卓一文眼中……

不再是白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