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连载中

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

来源:掌文作者:棋局忘忧标签:总裁,豪门,狗血主角:尤念尔,封昊

主角是尤念尔,封昊的小说叫做《医妻难追:封先生套路太深》,本小说的作者是棋局忘忧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 封昊的脚步微微停顿,若有所思的听着尤念尔的辩解,而后玩味一笑。 “那只能说,你丈夫比你想象中要大度的多。” “不,这不可能,他不能这么做!” 尤念尔始终不能相信,五年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御澜町,凌城的中心酒店。

顶上的三个金色行楷大字,将雅致和豪华两种截然相反的风格完美的融合极致。

尤念尔搭乘专用电梯通往顶层,此时的她心系孩子的安危,并没有察觉有什么异样之处。

但随着离约定的房间越来越近,她渐渐感到不对。

魏家虽然也是H市响当当的财团,可魏勒谦尚未继承总裁的位置,按理说走廊里不应该有那么多侍从候着,他可没这么大的场面。

御澜町顶层是一整个套间,从走出电梯的那一刻,就有穿着制服的侍从一路排到房间大门口。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怀揣着疑惑,尤念尔还是按响了总统套房的门铃。

“你好,我是来……”

“是魏公子叫来的吧?”

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打扮的男人,在尤念尔开口的一瞬间就给她下了定义。

但就这一句话,便让尤念尔意识到不对。

魏勒谦到底在不在这个房间里?

“嗯,我是。”

尤念尔边点头,边小心翼翼的往套房里面探。

这个房间很大,一眼望不到边,可她能够确定的是,里面没有女人的香水味,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雅的薄荷清香。

这可不是魏勒谦的喜好,他最喜欢的就是女人身上各种浓烈的香水,从来不会有这么高的趣味。

“跟我来。”

保镖小哥面色庄重的往里走,尤念尔便也跟了上去,但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魏勒谦到底在不在里面。

“你好,我想问一下,魏勒谦……就是魏公子,他在里面吗?”

保镖小哥忽然回过头,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她。

“怎么,你还不知道吗?”

尤念尔停了停,而后问道:“知道什么?”

“魏公子已经把你卖给我家先生了。”

什么!

保镖的面色依然如常般没有波澜,看上去并不像是在撒谎。

他见尤念尔满目质疑的模样,再一次强调,“半小时前,魏公子就已经把你卖给我家先生了。”

半小时前,那不就是孩子发烧的时候吗?

魏勒谦居然利用孩子生病的间隙,把她卖给了别的男人!

“抱歉,我觉得我还是先回去比较好。”

尤念尔本打算悄悄的离开,可保镖的速度比她更快,早已将门关上。

“尤小姐,你以为进了我的门,还能够再出去吗?”

忽然,一道威严且让人无法违抗的磁性男声传出,仿佛隔着墙就能将人定在原地。

尤念尔回头,正对上一双危险而又深沉的眼眸。

那个男人斜靠在对面的软包式墙面上,修长的身形在逆光中更显得贵胄优雅,单手随意抵在门框上,另一手夹着一根烟,烟头微微泛着红光,随后一点一点在他指尖被掐灭。

不知道为什么,尤念尔总觉得男人掐灭的不仅仅是烟头,还有自己离开的希望。

一见到男人出现,保镖立刻毕恭毕敬的90度行礼,“封爷。”

封爷?

这个称呼,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

被称作封爷的男人薄唇微动,朦胧的雾气自下而上浮动,魅惑而性感。

“尤小姐是视我封昊的信誉为无物吗?”

封昊缓缓走向前,子夜般阴鸷的鹰眸,如捕捉到猎物的猛兽般紧紧的盯着尤念尔的身体,丝毫不让她有半分意欲逃走的机会。

被那样一双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眼睛盯着,实在是不怎么好受。

尤念尔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就撞到背后的保镖小哥,前后夹击之下根本无从逃窜。

“封爷,”保镖的语气依然毕恭毕敬,“在您享用之前,是否需要对这位小姐进行全身检查?”

尤念尔起初还没听懂保镖说的检查是什么,但在他越渐露骨的视线下,她立刻就懂了。

所谓的检查,居然是怀疑她身子不干净。

要知道,她在嫁给魏勒谦之后,就再也没有被他碰过,哪怕是牵手都没有。

“不需要,她是否干净我很清楚,我封昊从来不玩被采过蜜的花。”

封昊的语气异常的笃定,可他紧接着的一句话又将尤念尔心中的一丝庆幸全数击溃。

“这位封先生,我想你一定是搞错了,魏勒谦是我的丈夫,他要推荐给你的人不可能是我。”

封昊的脚步微微停顿,若有所思的听着尤念尔的辩解,而后玩味一笑。

“那只能说,你丈夫比你想象中要大度的多。”

“不,这不可能,他不能这么做!”

尤念尔始终不能相信,五年前她已经为了魏勒谦牺牲了一次清白,五年后,这样的戏码怎么能再上演一次?

仿佛看穿她的心思一般,封昊的一句话,让尤念尔彻底打消了反抗的念头。

“你丈夫应该跟你说了条件吧,如果今天你不能让我满意的话,自然有人会替你受罚。”

他的语气缓慢平淡,可说出的话却让尤念尔顿时胆战心惊。

孩子!

如果她今天不乖乖献身的话,魏勒谦就不会送孩子去医院!

如此心狠手辣,如此良心泯灭,的确是那个男人会做出的事。

“怎么样,尤小姐还想走出这扇门吗?”

尤念尔站在原地,没有动,也不敢动。

她忽然低声笑了出来,笑的十分凄惨。

“不知道我丈夫究竟跟封先生谈了什么条件,你也竟然看得上我这个已经生过孩子的女人。”

“女人的价值不在于是否生过孩子,而在于她本身的魅力。”

封昊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看不起自己,长指挑起她小巧的下颚,用眸中的深邃蛊惑着她的人心。

“尤小姐,你可能已经忘了,曾经的你,是如何的令人赏心悦目,令人难以忘怀。”

“你说什么?”

封昊此刻的眼神幽远而又温柔,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令他身心舒爽。

“只要能让我满意,你和你在乎的人自然不会有事,否则,”鹰眸突然锐利,像是要把人剜割一般,“我会让你想起那场噩梦,不仅如此,还要你日日煎熬承受。”

这样残忍的眼神,这样致命的威胁,还有那张无比冷峻的脸。

封爷……

难道是他!

然而,尤念尔根本来不及细想,瞬间跌落入一个坚实却又无比寒冷的怀抱当中。

“五年,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那么轻易的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