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爱,经得起等待
爱,经得起等待已完结

爱,经得起等待

来源:微阅云作者:玲宝宝标签:言情,现代,腹黑主角:慕梓萱,靳腾风

小说主人公是慕梓萱,靳腾风的小说是《爱,经得起等待》,它的作者是玲宝宝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视的眼神中展开。 “欧辰,我警告你不要再来骚扰梓萱,要是你再敢来骚扰她,我让你的欧氏集团从帝城消失。”靳腾风的眼里放射出一股浓烈的杀气,他的眼神足以杀死周围的一切。 “你凭什么命令我?”欧辰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走之后不久,柯允恩便来到病房,靳腾风在睡熟,林娜娜随后也来了。

“怎么样,慕梓萱走了没?”一见到林娜娜,柯允恩迫不及待紧张地问到。

“走了,7点的飞机,而且连续给她安排了三场采访,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我倒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林娜娜得意地说道。

柯允恩随即松了口气:“做的好。”

靳腾风眼睛紧闭,却对林娜娜和柯允恩的话听的一清二楚,但他继续假装睡着,并没有道破。

我在西北待了一个星期,采访一个年过半百的诗人,沐阳,为了可以更加了解她的生活,我也住在她家。

老人家很祥和,洗去岁月的铅华,也温柔了西北荒漠。她的诗大部分都是爱情诗,绵长而感人,追忆往昔。

她说她在西北定居是因为年轻时候和一个男孩的约定,三十多年前,知青下乡,和同是知青的那个男孩就是在这片土地上相爱,后来那个男孩回家了,答应会来找她。因为这个约定,她在这里等了那个男孩整整三十年。

我听着很感动,没事的时候也会帮她四处打听那个现在同样已经年过半百的男孩的下落,但每次都没有消息,她说她早已经习惯了等待,我比她更失落。

我安静下来的时候,好几次总会情不自禁的拿起电话,我很想打给靳腾风,问问他现在恢复的如何,出院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我想与他分享老人家的故事。

但我还是忍住了,我不知道以什么样的名义打给他,然后说着他并不在意的客套话。他有柯允恩陪伴,应该会很好吧,我安慰着自己。

我竟莫名其妙地开始羡慕柯允恩,羡慕她可以一直陪伴在靳腾风身边,同时,我又因为自己的想法而自责。我感觉自己的心很乱,怎么理也理不清。

就这样,又是一个漫漫长夜后,天空露出了鱼肚白。

“梓萱,你男朋友来找你了。”沐白诗人笑的很慈祥。

“男朋友?”我好奇地反问,西北的夜很凉,我感觉都头有些眩晕。

随即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被上帝精心雕刻过的精致到完美的五官,还有背对着阳光,依然暖暖的微笑。

我拼命擦拭自己的双眼,以证实自己看到的不是幻影。

“靳总,你怎么来了?”我犹豫了一下,没有直接叫腾风,而且客气地称呼。

“之前你们杂志社同事过来和我确认专访的定稿,听他们说你来西北出差了。而我最近这边的新楼盘项目也要开盘了,过来剪彩,就顺便也看看你。”靳腾风向我走来,自然地说道。

“这样啊。”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

“你还好吧?”靳腾风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担忧地说道,“你发烧了。”

我侧了一下脸,想闪躲,却还是没有逃过他敏捷的手。

“我带你去医院。”他不容分说地抱起我。

我感到有些尴尬,急忙制止到:“我自己走就好。”

“你烧的这么严重,哪里还有力气走路。”他强制将我抱上了车。

这个过程,他帮我挂号,陪我就诊,打吊瓶,帮我买饭,喂我吃饭,帮我打理好了一切。

我很享受与他待在一起的时光,甚至产生了一种邪恶的想法,要是我一直这样生着病,他是不是一直都会在我身边。但这种贪恋很快就被自己遏制住了。

我也和靳腾风讲了很多关于诗人的故事,靳腾风答应我会帮我打听诗人一直挂念的那个男孩。

在靳腾风的悉心照料下,我很快便康复了,今天是我出院的日子,他坚持来接我出院。

我甚至感觉,靳腾风是不远千里特意来西北照顾我的,几乎对我寸步不离,即使是在我和欧辰那么相爱的时候,欧辰也没有那么以我为中心。

“腾风,我已经没事了,你赶紧去忙你的事,这几天耽误你了。”对待他,我还是要让自己保持清醒,我在到沐白老奶奶家门口的时候,礼貌性地说到,并没有想要邀请他进来,我怕自己会乱了分寸,我想和他分离。

我正准备下车的时候,透过车前挡风透明的车玻璃,我看到欧辰竟在小院门口来回踱步,面色焦虑。

“有我在。”靳腾风忽然伸手,握住我紧张到出汗的手,宽慰到。

随后,他便下车给我开车门,犹如一个绅士。

“腾风,你回去吧,我自己可以应对的。”我迟疑了一下,下了车,不想让腾风卷入我和欧辰的是是非非。

靳腾风并没有听我的话,他牵着我朝着欧辰走去,霸道得让我心里暖暖的。

欧辰看到靳腾风牵着我的手,很是惊讶,但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很快脸上又恢复了正色:“靳总,谢谢您替我照顾我妻子,现在我来了,不用劳烦您了,对了,我可是等着您和柯小姐的婚讯。”说完,欧辰向前牵起我的另外一双手。

欧辰的话听起来是那么刺耳,我尴尬到有些无地自容,急忙松开了靳腾风的手,转而甩开欧辰,说道:“我和你已经没事任何关系了,请欧总自重。”

靳腾风听到欧辰的话,并不在意,转而上前,毫不客气地抓住欧辰西装的领子,一场无声的战役在他们对视的眼神中展开。

“欧辰,我警告你不要再来骚扰梓萱,要是你再敢来骚扰她,我让你的欧氏集团从帝城消失。”靳腾风的眼里放射出一股浓烈的杀气,他的眼神足以杀死周围的一切。

“你凭什么命令我?”欧辰也毫不示弱地反击,他推开靳腾风,两个高大的男人在我面前展开了一场较量,“我挽回我的妻子跟你这个外人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干涉我们的家务事!”

靳腾风默然,他转而看向我,似乎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

“我的事和你们都没有关系,好的,不好的,通通都没有关系。腾风,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我很感激,但请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你回去吧。”我转而看向欧辰,“欧总,我想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请您自重。”

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院子,随手便将门关紧,不想让他们再靠近,沿着门,我终于支撑不住地沿着门缓缓蹲下。

“孩子,没事的。”沐白奶奶慈祥地抚摸着我的头,安抚到,“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段感情的伤痕,我们要做的就是为自己疗伤,然后接纳新的可能性。”

“奶奶。”我一头扎进奶奶的怀里,痛哭起来。

“奶奶可以看的出来,那位靳先生很喜欢你,给自己一个机会。”沐白奶奶说到,她的脸上泛起慈祥的微笑。

“奶奶,您误会了。我和靳先生连朋友都算不上。他只是看我一个人,所以才想帮帮我,他有女朋友的。”我急忙解释到。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奶奶是过来人,不会看错的。”老人家若有所思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