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历史> 燕王殿下有喜了
燕王殿下有喜了已完结

燕王殿下有喜了

来源:微阅云作者:端木摇标签:历史,孽债,股神主角:兰卿晓燕南铮

《燕王殿下有喜了》是作者端木摇著作的历史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燕王殿下有喜了》精彩章节节选:电光火石一般。 书房遇刺,接着她和燕王一起被掳到这里,然后是黑衣人挑衅……燕王明明武艺绝顶,怎么可能轻易地被掳到郊野?鬼见愁身为寸步不离的暗卫,怎么可能这么久才找来?燕王府的守卫不堪一击得让刺客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兰卿晓心神一动,黑琉璃似的眼珠微转,燕王不近女色?

难怪那次她在油菜花地里强吻他之后,他就阴魂不散地缠着她,数次杀她。然而,那次在药池,他又为什么揽着她,做出那么暧昧火辣的举动?

她转眸看燕南铮,他气定神闲,并没有因为眼下格外不妥的姿势而有半分尴尬与不适。

那黑衣人蒙着脸,但必定是奸诈地冷笑,“燕王殿下,我倒是小瞧你了。”

“阁下行刺本王,不知为何人办事?”燕南铮语声清冷,如珠玉相击。

“想知道?看老子的心情。”黑衣人用内力改变了嗓音,沙哑低闷而邪恶,“燕王殿坚如磐石,不知能坚持多久?哈哈哈……”

“你什么意思?”兰卿晓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黑衣人猛地扬手,烟粉从他手里飘落、弥漫开来,“这是令人欲罢不能的媚香,燕王可要好好享用。”

她惊愕地睁大眸,“媚香?”

他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黑暗里,她着急道:“殿下,快想想办法!”

燕南铮的雪颜并没有半分急色,依然从容。

淡天琉璃月,清风璀璨星,星月的清冷辉光落在他面上,恰好勾勒出峭拔立体的五官,冷峻清隽,如霜如雪。

兰卿晓呆呆地凝视他,忽然觉得这张俊脸剔透、瑰美如天神之手雕刻的玉石浮雕,散发出一种诱惑人心的致命魔力;这薄削的唇似带着桃花的淡香与清艳,勾得人心痒痒。

她直勾勾地看他,眸色愈发迷离。

发现她神色不对,燕南铮剑眉微蹙,“快醒醒!”

那媚香对他没用,对她却是灾难。

倘若她是自由身,早已把他扑倒。

“好热啊……”她难受地扭动,喉咙飘出一声低吟。

“冷静!”他的桃花眸寒光四射。

兰卿晓双眸微眯,娇憨地笑,嘟着嘴一寸寸逼近他的薄唇。

燕南铮竭力把头往后仰,避开她的“羞辱”、“冒犯”。

她素颜朝天,虽然五官精致,但气色很差,形容憔悴,眼睑下方有两团浓重的黑圈,说不上有什么审美。在这星月朦胧的暗夜郊野,她嘟嘴吻人的模样,好比一个女鬼那般恐怖,是个男人都会被吓得灵魂出窍。

她笑吟吟地凑过去,只吻到一片温凉的肌肤,正是他的雪颈。

若是流风见了这一幕,必定哭天抢地、悲愤哀嚎:好好的一颗白菜,被猪给拱了!

燕南铮蓄满了冰晶的黑瞳冰寒地收缩,被绑在身后的双手一张一合,身上的玄青索顿时松了。

兰卿晓感觉到没有外在的力量束缚自己,正想抱住身前这大冰块,却扑了个空,华丽丽地扑倒在地。

他站起身,饱受惊吓似的移开一步。

尔后,他朝她的胸口打了一掌,冰雾的雪色气劲渗入她体内。

蓦然,一道黑影闪过,方才的黑衣人再次现身。

“没想到玄青索和那媚香对你没用。”他低闷的声音里有几分佩服,“老子这玄青索,只有禅宗无极境的内功心法才能摆脱。你跟清山禅宗有什么关系?”

“不如你先告诉本王,何人指使你行刺本王。”燕南铮道,“能请得动江湖第一密宗杀手,看来要本王死的那个人,应该有钱有势,不然也付不起一万两黄金。”

“待你临死之际,老子再告诉你。”黑衣人的眼睛忽然迸射出凛冽的杀气。

话音未落,草地上的玄青索变成一条黑鞭,尾端带着锋利无比的尖刀,一旦被伤到皮肉,死路一条。因为那尖刀淬了毒。

他挥舞黑鞭朝对方抽去,咻咻咻,一声比一声凌厉狠辣。

与此同时,黑暗里多了一个人,是他的同伴。

两个黑衣人一人使鞭一人使剑,左右夹击,招招致命,配合得天衣无缝。

兰卿晓早就清醒,站在一旁观看这场激战,不禁瞠目结舌。

从未见过这么高水准、出神入化的激斗场面,跟衙役那种三脚猫功夫简直是天渊之别。

两个黑衣人是江湖的顶尖杀手,超出她的所有认知,杀人如切菜。然而,即使他们围攻燕王,燕王依然气定神闲,从容不迫地穿梭在凶险的鞭影、剑光里。

她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招式,只见那三个人在漫天的微光里瞬移,幻化成三道黑影如蛟龙般飞跃、腾窜。

燕王的武艺竟然达到这般神人的境界!

这时,一道黑影飞速掠来,看了半眼就加入战斗。

兰卿晓认得,刚来的那人是燕王的暗卫鬼见愁。

鬼见愁的武艺在那两个杀手之上,如此,现在的情形是单打独斗。

燕南铮与那个密宗杀手黑衣人打得分外激烈,不过武艺水准貌似不在同一线,很快分出胜负。

她不禁在想,之前燕王是故意没有使出全力吗?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受何人的命行刺本王?”

燕南铮清逸地问,琉璃星光下,衣袂飘飞,美若谪仙。

那蒙面黑衣人不回答,一记黑鞭狠厉地抽来,直击对方的致命要害。

强劲的内力引起空气的震荡,波纹般荡开。

草屑漫天飞卷,冷风呼啸盘旋。

兰卿晓心惊肉跳,这招太强、太霸道了,燕王能应付吗?

燕南铮的黑瞳轻微地眨动,凝定如石雕,在黑鞭的尾端尖刀袭至身前之际右臂挥出,一泓雪色浪潮朝对方奔涌而去,迅疾如电。

黑衣人大惊失色,仓惶地后退,失语般呢喃:“无极玄雪……”

瞬息之间,雪色浪潮淹没了他。他轰然倒地,那雪色浪潮翻涌着渐渐减少、消失,而草地上只剩一堆盈盈白骨。

兰卿晓惊骇地后退两步,瞪大双目。

燕王修炼的内功心法太可怕了!竟然在转瞬之间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堆白骨!

鬼见愁对付的那个黑衣人,也不肯说出金主,被鬼见愁杀死。

她很想立刻逃跑,可是双腿如灌了铅一般千斤重,根本迈不开。

今夜发生的事一股脑儿地涌出来,她的脑子里电光火石一般。

书房遇刺,接着她和燕王一起被掳到这里,然后是黑衣人挑衅……燕王明明武艺绝顶,怎么可能轻易地被掳到郊野?鬼见愁身为寸步不离的暗卫,怎么可能这么久才找来?燕王府的守卫不堪一击得让刺客闯入,让书房里的燕王当做箭靶子一样让刺客射吗?

如今细细想来,兰卿晓好像触摸到真相的核心,惊慌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