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吸血鬼> 盗鬼人
盗鬼人连载中

盗鬼人

来源:微阅云作者:乙魂仁尸标签:吸血鬼,言情,古代,主角:

主人公叫盗鬼人的小说是《盗鬼人》,是作者乙魂仁尸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辈子都没见过鬼,那一天是头一回,算是这辈子没白活,没想到那个冒着绿焰的黑灯还有号令阴曹厉鬼的能力!从那鬼宅子里头抛出来时,天也就才蒙蒙亮,与柳瘸子各自告别回了家,听说柳瘸子自那回去后就生了场大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叔感觉体内那种被撕扯的感觉渐渐没了,高兴的从地上跳了起来,他走到柳瘸子面前想要搀扶起柳瘸子,却冷不丁望见在柳瘸子的背上,不知啥时候轻飘飘地趴着一个白衣女人,那白色的衣衫在这黑夜里显得格外的显眼,她低着头,长长的黑发披散在两边,白惨惨的脸上毫无表情,两个白眼圈里尽是黑眼珠子,此刻正眨也不眨的看着小叔,随着柳瘸子的说话和摆动而上下左右摆动,但眼睛一点也没有游移地盯着小叔。

小叔一开始还以为自己一时眼花,忍不住使劲闭上眼睛,拿手用力揉了揉,准备再仔细好好的瞅瞅,柳瘸子还不知道自己背上多出了个女人。

小叔刚一闭上眼睛,就听见两声短促地尖叫,睁开眼时只见柳瘸子已经在地上打起了滚,几只老猫跳到了他的背上,对着那白衣女人又啃又咬,猝不及防被几只老猫撕咬的跌倒在了地上,刚好滚到那冒着绿焰的黑灯处,立刻就化作一缕青烟飞进了绿焰灯内。

柳瘸子好半天才从地上醒了过来,脖子上全是黑手印,老颈子上已经红肿,再晚一点恐怕就得给他的祖师爷端茶递水去了!他清醒过来后,我小叔陪着柳瘸子在地上喘了半天的气,想想此地实在是不宜久留,小叔赶紧搀扶着柳瘸子撒开了花的往外跑。

我小叔一边喝酒一边跟我说,他这一辈子都没见过鬼,那一天是头一回,算是这辈子没白活,没想到那个冒着绿焰的黑灯还有号令阴曹厉鬼的能力!

从那鬼宅子里头抛出来时,天也就才蒙蒙亮,与柳瘸子各自告别回了家,听说柳瘸子自那回去后就生了场大病,在床上连续趟了三四个月。

只不过我一直很好奇那冒着绿焰的黑灯是咋回事,就又问起了小叔,连连给他倒酒他这才肯将那冒着绿焰的黑灯的事情告诉我。

原来那个灯并不是黑灯而是白灯,是给人用黑漆涂抹上去才成的黑灯;这绿焰黑灯的秘密,据传其实和五胡乱华时的一个民族有关,有说这个民族是来自中亚地区,他们善拿弯刀,长的还和咱们不一样,而且这一族在咱们中华大地上真可谓是犯下滔天罪行,他们如果再行军中没了粮草,还会在拿周边的百姓就地食用。

绿焰灯是他们的一个名叫石虎的皇帝打造的,据说是他们当时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死后,皇帝对其甚是思念,便将他的尸身做成了一锅粥与分给大臣和将军们食用想让他们继承这位能争善战的将军的能力,并将他的头盖骨和他的前臂骨合在一起打造了那盏绿焰白骨灯。

那白骨灯几经易手,最后落到了唐太宗李世民的手里,李世民因为杀了兄长、兄弟,所以备受噩梦惊扰,寻遍天下能人异士只求摆脱噩梦,就有一位道士打扮的人进殿献宝,每到夜晚绿焰升起时,唐太宗都会睡的安稳,此后便也不再有了噩梦。

只是由于后来安史之乱,这绿焰黑灯便失去了踪迹,有人曾猜测被安禄山给掠走了,但也没人出来证明,没想到这凶宅之中竟然就藏有这灯。

安禄山手下就有个叫史思明的,听说也懂阴阳变化能掐会算,安禄山造反也都亏了有他在一旁鼓吹,只是不知道这五鬼镇尸局是不是和他有关系,想必就算不是他弄的也是与他的后人有关。

第二天我本打算再去哪间凶宅外看看,小叔却告诉我现在去已经晚了,去年毒地整改规划,那间屋子现在已经被推倒了,至于里面的东西也都被埋在了地上,谁也见不着了,说着话还直朝我瞪眼,就好像我欠他钱一样,见他这样我只好打消了年头。

这次和小叔分别后,我便在一家中外合资的企业里找了份还算体面的工作,由于业务和时间上的繁忙化不开,就再也没和小叔联系,这件事也就慢慢的淡忘了。

说了这么多,我还没说我的条件。

我这个人的哈长相比较出众,当然不是英俊到需要去整容那种极端,而是那种比较瘦削的人,再加上个子又高,头发老是飘在后脑勺上,属于那种从背后就能猜出前面长相的人,但问题就偏偏出在这里。

走在后面看见我的人,都会以为我一定是戴副近视眼镜,没几根胡子,整日的熬夜,面色极其苍白,去网吧、网咖里闭眼就能抓一把的俗人,但走上来回头一印证,才猛然发现我根本不是这般样子。

我眼睛细长,细长到总是给人眯缝着眼的感觉,这样一来,就显得黑眼珠子特别多,再加上小时候不老实,摔跤把下巴磕的往上翻着,连累得嘴角也是往上翘起。一眼望上去,就是个正在嬉笑的家伙,黑眼珠子转转,又有点高深莫测。所以靠这副极有亲和力的微笑面孔,我的人缘不错,朋友还算不少,谈起女朋友来,更是得心应手。

认识漂亮的女朋友,让我很是开心了一段日子,可惜常言说得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三衰六旺。"那次出差去江苏常州公干,回来后却让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要说也是我自己纯属多事。

常州金坛的茅山,一直让我惦记着给我取名的那半仙闵仙姑,想着过去了二十多年,他应该是快八十岁的一个老半仙了,这个从小让我糊里糊涂改名字的怪事儿,驱使我费劲地找了好几天,这都要从我鬼迷心窍地去测字开始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