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盼我疯魔,孑孓独活
盼我疯魔,孑孓独活已完结

盼我疯魔,孑孓独活

来源:微阅云作者:春雷炮标签:言情,现代,影视主角:陆晚晚,苏辞煜

火爆新书《盼我疯魔,孑孓独活》由春雷炮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晚晚,苏辞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性命。就算是要她死,也要护着林珊。 一阵眩晕袭来,陆晚晚控制不住的往后倒去。 意识模糊前,她看到苏辞煜慢慢弯腰,似乎在轻吻着林珊的额头。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只可惜,不是对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音刚落,林珊脸上害羞的神情变得扭曲,“我演戏?那你怎么不去告诉辞煜,拆穿我!”

她跨步过来,一巴掌甩在陆晚晚的脸上,“我为什么变成这样,你不知道吗?你抢了我的位置!陆晚晚,我恨你!你明明得不到他的爱,为什么还要霸占着他的人?你说你恶心不恶心?”

脸被抽的火辣辣的疼,陆晚晚没反应过来,生生的受了。

“我恶心?林珊,你不过是我陆家的养女而已!这么多年,吃我家的,喝我家的,陆家带你怎么样,你心里有数,你怎么好意思这么对我?”

她苦笑,若不是自己强行嫁给苏辞煜,现在苏辞煜一定和林珊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吧。可是,她不甘心啊!因为,林珊的善良温柔都是装出来的,一切,只不过都是演戏!

也是因为这样,两年多,尽管受了再大的委屈陆晚晚还是不愿意放弃。因为她坚持,只要林珊的假面具被拆穿,苏辞煜一定会爱上自己的。

只是,这一切她都不敢告诉苏辞煜。她特别害怕,苏辞煜嘴里会吐出“陆晚晚不仅有心计还恶毒”的字眼。

这正是陆晚晚所接受不了的。

但,被苏辞煜折磨,是她爱的卑微,但不代表林珊能随意打自己!

只陆晚晚刚举起手,林珊脸上突然浮现一丝笑意,随即皱着眉头,楚楚可怜的往后退着:“妹妹,我一直把你当做亲人的……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可以走,离开苏家,离开辞煜哥哥,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打我了?”

陆晚晚冷笑,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她知道,苏辞煜来了。但她这次不想白挨打了。

因为,不管她还不还手,错的都是她,既然林珊那么想挨打,那她便成全林珊!

“啪!”陆晚晚扬手就给了林珊一巴掌。

可是下一秒,手腕被人扼住,扣的死死的。

苏辞煜的手指,似要掐进她的肉里!

“你怎么敢!”男人怒斥一声,紧接着直接把她甩了出去。

手腕上的力道刚松了几分,接下来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往地上栽倒。陆晚晚眼眶湿润,身体疼的要命,五脏六腑都好似要摔裂开了。

“陆晚晚,别给脸不要脸。林珊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要你死!”

还没有询问,便已经认定是她挑事了吗?

陆晚晚红着眼睛,抬起头看着他:“两年了,每个月都要我输血,她的身体根本不是你看到的虚弱不堪。林珊在骗你,你看不出来吗?她就是想折磨我。刚刚……是她先动的手,她打的我。”

“住嘴!”苏辞煜冷眼盯着她,将林珊揽入怀里:“你自己什么德行自己不知道?就算她打你,也是你活该,是你犯贱。”

贱?陆晚晚心狠狠地抽了一下,她视线逐渐模糊,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她的坚持,爱意,在苏辞煜眼底,原来这么的不值一提吗?

林珊只需要稍稍装柔弱,苏辞煜就愿意掏心掏肺。可对待自己,无论自己付出了多少,他为什么都不肯多看自己一眼。

两年了,她默默忍受着痛苦,今天也只是她唯一一次的反抗。

换来的只是苏辞煜的绝情。

他说,她该。

是啊,作践自己,放低身份接纳林珊住进陆家,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辞煜……我好疼啊。”林珊靠在苏辞煜身上,气息很弱,“她刚刚打我,我以为自己就要死掉了,以后都见不到你了……”

话落,林珊在苏辞煜的怀里昏了过去。

“林珊!”苏辞煜赶忙抱紧她,把她安置到床上,细心的替她盖好被子。

“陆晚晚,你做的好事!”

“是挺好的。”陆晚晚心底讽笑,她看着苏辞煜,脸色苍白,“怎么,打了你心爱之人,恼羞成怒了?还是说,你想替她报仇,再打我一顿?”

苏辞煜为什么就看不清呢,林珊的演技如此拙劣,即便这次是看到了,他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在苏辞煜眼里,林珊就是完美的,温柔的?

“你还敢顶嘴?”苏辞煜冷哼一声,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眼神冰冷。

窒息感传来,陆晚晚处于本能的抓住他的手,想要挣脱开来。

她呼吸困难,不甘的看着苏辞煜。

终于,在她放弃挣扎的时候,苏辞煜松开了她,“出去,别再作死。”丢下这句话,苏辞煜便把她赶了出去。

原来,他真的可以不顾及自己的性命。就算是要她死,也要护着林珊。

一阵眩晕袭来,陆晚晚控制不住的往后倒去。

意识模糊前,她看到苏辞煜慢慢弯腰,似乎在轻吻着林珊的额头。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只可惜,不是对她……

……

陆晚晚醒来的时候时候,迷迷糊糊感觉到一只大手在触碰她的脸。她欣喜,以为是苏辞煜关心自己,便伸手去抓。

反被人一手抓住。

“都病成这样了,还有力气调戏我?”温润的声音响起,陆晚晚一怔。

缓缓睁开眼睛,看清来人,她嘴角扬起,“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