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冷面夫君不可休
冷面夫君不可休已完结

冷面夫君不可休

来源:掌中云作者:木木酱标签:穿越,重生,女尊男卑主角:柳欣妍,唐敬言

主人公叫柳欣妍,唐敬言的小说叫《冷面夫君不可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木木酱创作的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论她嫁他之前还是之后,他的名声就没有好过,阴狠毒辣、不择手段、冷漠无情、睚眦必报……这样的唐敬言,她刚才居然实实在在地打了他两耳光,如果当时只有他们二人,倒也没有什么,可坏就坏在她对唐敬言做的那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敬言能在锦衣卫那样‘吃人’的地方混出名堂,身手自然是很不一般的,只要他愿意,便是连片衣角都不会让人触及,就更不要说这么重要的脸面问题了。

这会儿借助杜航送到他跟前的镜子,唐敬言很清楚地看到了他自己脸上的状况。两颊还挺对称地被留下了十个指头印子,每一个指头印子都红肿之中泛着些青色,能轻易看出来,那甩耳光的力道定然是不轻的。

当年……好像没有这么回事。

向来话多,没话都要找话说的杜航最怕这样骤然安静下去的环境,更怕的是一根指头都能收拾他的老大。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念头,杜航倒豆子一样开始告状。

林枫和萧飒就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杜航上蹿下跳、活灵活现地在大人跟前模拟当时的场景。

怕装得不像,唐敬言放在药囊之中的药量有些大,这会儿虽然醒了,但反应比平时迟钝了不少。

直到杜航大喘着气儿停下动作之后良久,他才缓缓地反应了过来,刚才杜航在描述的,是他昏迷之后的情形。

在杜航的描述中,十二岁的柳欣妍就像是打家劫舍的女土匪,而他就是那毫无抵抗能力的待宰肥羊。

“林枫,你来说。”

与杜航的浮夸、添油加醋相比,林枫的陈述虽然简单,但多了很多他觉得重要的细节。待得林枫停下,萧飒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大人会把林枫带在身边,而把杜航扔在乡下了。

至于他自己,他跟随大人的时间尚短,大人不愿意相信他,他也是能理解的,虽然不大好受。

……

这一世,唐敬言出现得太早,柳欣妍还没来得及调整好,又撞见了林枫,这让她完全乱了方寸。

她佯装镇定,装作愤怒地离开,但只有她自己知晓,她下山的时候,有好长一段时间里头,头脑是一片空白的,若不是被一块隆起的树根绊倒,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里去。

这一跤摔得并不太狠,却让柳欣妍稍稍清醒了些,但也只是稍稍罢了,她试图回想刚才可曾有过什么会惹人怀疑的言行和动作,答案是:不知道。

“妍妍?怎么摔成这样?哪儿受伤了吗?”

家里多了个那么大的活物,自然是瞒不住季敏的。瞧着两个小姑娘兴致勃勃地想吃大雁蛋,勤快地轮流或者结伴去山上采草,季敏也算是乐见其成的。按照她的想法,这个年纪的孩子就该无忧无虑、高高兴兴的才好。

浑浑噩噩地回了家,听到娘亲的问话,柳欣妍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裳,就像在烂泥田里滚过一样,脏得厉害。

“我……没事。”而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肩膀,“就是竹篓丢了。娘,对不起。”

见女儿的眼睛红红的,季敏心疼地厉害,“人没事就好,竹篓丢了就丢了,再做一个就是。”

七星村里头有蛮大一片竹林,是以村里的好些人都会用竹子做些东西,竹篓、竹筐等家中用得上的是最常见的,竹笛、风鸢等消磨闲暇时间的却鲜少人会,因为各家各户几乎没有闲人。

泥之所以会沾在身上,是因为带着水,这会儿天气还凉,怕柳欣妍生病,季敏把她拉进屋里,让她在灶台边待着,转身就去准备,要让她在短时间内泡个热水澡。

直到泡进热水中之后,柳欣妍才发觉她浑身抖得厉害,季敏以为她这是冷的,柳欣妍却知道,她是因为后怕。

唐敬言……不论她嫁他之前还是之后,他的名声就没有好过,阴狠毒辣、不择手段、冷漠无情、睚眦必报……

这样的唐敬言,她刚才居然实实在在地打了他两耳光,如果当时只有他们二人,倒也没有什么,可坏就坏在她对唐敬言做的那些事,全被他的三个手下看到了。

按照唐敬言的性子,如果他醒过来发现自己被打,又得知事情始末,那么……

柳欣妍前段日子落水,身子本就受了寒,大夫给开的方子虽好,但他们家却拿不出抓药的银子来,只能尽力慢慢给她将养着,这会儿怕她身上的寒气加重,季敏在她入水之后转身准备再去烧一锅水来,让她多泡一会儿。还有姜汤,也得备着。

锅里的水才刚起了细细的水泡,季敏准备往灶膛里加柴火的时候,却突然被人从身后抱住,没有任何准备的季敏吓了一大跳,正要尖叫出声,身后之人已经出了声,“阿敏,是我,我回来了。”

柳欣妍匆匆擦干身子,衣裳不大整地冲到厨房的时候,瞧见的正是羞红着脸靠在她爹怀里的温顺乖巧的娘亲。她一句‘娘,我们快逃!’就这样生生憋在了喉咙口。

柳欣妍的动静不小,本就守礼的季敏瞧见她之后,有些慌乱地从柳荣贵怀中退出,慌乱地整了整头发,“妍妍,你爹回来了,快过来。”声音之中,是隐藏不住的雀跃。

“年纪也不小了,怎的还这般没有规矩?”看清了柳欣妍情况后,他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乱糟糟的头发,没穿妥当的衣裳和鞋子,“都日上三竿了,难道你这是才起不成?”

自识字读书开始,柳荣贵最爱放在嘴边的便是‘规矩’二字,至于是否是严以律人,宽以待己,那便只有他自己知晓了。

“夫君,不是的。”季敏正待替女儿解释,柳荣贵已经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她,“慈母多败儿!算了,我先去母亲那儿请安。”

“妍妍,怎么才泡了这么会儿就起来了?是水冷了吗?”柳荣贵出门之后,季敏忙走到柳欣妍跟前,摸了摸她的脸和手。

“娘,我害怕。”柳欣妍搂紧了她娘亲的腰。

“别怕,你爹那是误会你了,一会儿娘帮你解释一下就好。你爹啊,他就是看起来凶,他其实还是很疼你的。”

柳欣妍没有吭声,她想,她爹的疼爱,她是要不起的。

“扣扣扣……”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吓了两母女一跳,季敏疑惑地皱了皱眉,他们村里什么时候出了这般讲礼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