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赘婿> 花都医婿
花都医婿连载中

花都医婿

来源:阳光作者:三帝标签:赘婿,都市,姐弟恋主角:韩飞陈佳雯

主人公叫韩飞陈佳雯的小说是《花都医婿》,本小说的作者是三帝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的女人,正是韩飞的丈母娘刘雪梅。“入赘三年,饭不会做,卫生不会搞,连生崽也不会,看你人高马大长得像模像样的,下面却是个没有把儿的,还韩家嫡孙,连医术都不会,我家佳雯真是被鬼迷了眼才看上你!”“我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少爷,你不能再待在陈家啊!”

“你已经入赘陈家三年,再待下去我们韩家的天道八针就沦丧外族了......”

韩飞身穿外卖服,行色匆匆,根本没把身边唠叨的几个韩家老头子放在眼里。

其中一个白发劲装老者,实在是按捺不住,一个纵身挡在了韩飞面前,激动不已。

韩飞停住脚步,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这三年来我寄人篱下,在陈家受尽白眼吃尽苦头,陈家几个老头子经常拿我试药,光是险些丧命就有六次,但我都未曾动用天道八针,更没向陈家透露半点消息。”

“因为我发了毒誓不会再用韩家医术,欠韩家的,我还清了!”

眸子露出一丝感伤,韩飞捏了捏拳头。

三年了,他入赘韩家死对头龙城陈家整整三年了,处处被针对,受尽白眼,几次险些丧命。

可是韩家呢?

韩家这三年来问都不问,要不是韩家老祖宗寿元将近,传说中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天道八针”即将失传,韩家根本不会想起他这个“嫡孙”。

挡住韩飞的白发老者噗通一声激动地跪在地上,这白发老者是韩家德字辈长老韩德正。

韩德正胡须颤抖,激动道:“三少爷,当年那件事,是老祖宗不对,可现在老祖宗寿元将尽,我们韩家的天道八针即将失传......”

“够了!”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吼出的这句话。

“我三岁习武学医,十岁练成天道八针,十五岁成为医道圣手,治好的人没有八千也有一万,为韩家立下了多少功?”

“九岁那年我以天道八针治好世界首富茨盖,获赠一亿。”

“十岁时我以十年寿元为代价,施展天道八针为特沙王储续命,十年寿元啊!”

“王储赠我美元十亿,十二岁时......”

“你告诉我,这么多年我为韩家付出了多少?我为韩家一共赚了多少钱?”

“可是到头来,我得到的是什么?韩家是怎么对我的?”

“你们倒是说啊!”

“告诉我,韩家是怎么对我的?”

韩飞愤怒嘶吼着,一桩一桩说完,已经满眼泪花。

回过头看着身后那帮韩家的长老们,深吸口气,韩飞嘴唇嚅动,冷笑说道:“这么多年,我几时求过韩家一丝回报,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回报?”

白发长老们纷纷羞愧的低下了头,支吾不言。

韩飞仰天长叹,眼中泪闪。

“我不过就是喜欢一个陈家的女人,老祖宗竟将我逐出韩家,还把我爹妈牌位迁出宗祠!”

韩德正嘴唇嚅动,想要辩解,但是话到嘴边却有些语气不强:“陈家毕竟是我们韩家的死对头,老祖宗也是......”

“够了!”韩飞挥手打断了他的话,缓缓平息感情,一字一句道:“我已和韩家再无半分瓜葛,不要再来烦我了。”

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去。

一个个韩家老头子们面面相觑,大长老韩德正微叹一声:“是我们韩家对不起三少爷啊......”

小区内,韩飞打开了房间门。

“佳雯,妈,我回来了......”

谁料,迎接他的却不是妻子,而是狠狠的一巴掌,他的脸颊瞬间肿起老高,韩飞捂着脸只能干瞪眼。

“你这个废物,回来就回来,嚷嚷什么!?” 

眼前这个面容精致,年过半百,却犹如雌虎一般唾沫横飞的女人,正是韩飞的丈母娘刘雪梅。

“入赘三年,饭不会做,卫生不会搞,连生崽也不会,看你人高马大长得像模像样的,下面却是个没有把儿的,还韩家嫡孙,连医术都不会,我家佳雯真是被鬼迷了眼才看上你!”

“我告诉你,这个月再赚不到钱,我就让佳雯和你离婚!”

韩飞摸着火辣的脸颊勉强挤出一丝笑:“妈,我这个月的工资马上就要发了,有三千五。”

刘雪梅怒道:“三千五够个屁,拿来买菜都不够,我告诉你,下个月要是赚不到一万块,你就做好准备滚蛋吧!”

刘雪梅说完翻了个白眼,还愤愤地对韩飞淬了一口。

韩飞只能强颜欢笑,他自幼在家里学医,除了医术根本不会其他的,而且他也没有文凭,失去了医术的他只能做一些卖苦力的工作,比如送外卖。

刘雪梅不依不饶,一边骂一边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你到底是不是天城韩家嫡孙,半点医术不会,跟个废物有什么区别?哎,我当初真不该同意结婚,害惨了我家佳雯,造孽啊......”

韩飞只能尴尬地摸了摸脸颊。

走进房间,老婆陈佳雯盖着一条薄毯,修长洁白的美腿笔直而又光洁,臀部曲线勾勒分明,正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出神。

刚才陈佳雯不是没听到外面的动静,只是她也默许了这一切。

作为曾经的龙城模特大赛冠军,龙城四大美女之一,结婚前她的追求者众多,家财亿万者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就算到了现在,也依旧有无数富少阔少眼巴巴的等着她。

只是没想到家族里最有威望的老太爷,却硬要她嫁给一个废物。

一个自称韩家“嫡长孙”,却不会半点医术,手无缚鸡之力的韩飞。

两个人相处三年,说不上有感情,也说不上没有感情。

韩飞溺爱地看着老婆,道:“佳雯,你身体不舒服么?”

陈佳雯摇了摇头。

轻轻咬着粉唇,自己这个名义上的“老公”和她有名无实的过了三年婚姻生活,她受够了。

陈佳雯似乎是下定了决心,道:“今天大伯来找我,说龙城吉氏集团的大少爷吉茂林准备用一千万作为聘礼向我求婚,大伯说你只要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他会立即给你五百万。”

陈佳雯从旁边桌子上拿出了离婚协议书和一支笔,递给韩飞。

韩飞脸上的表情慢慢僵了下来。

“这也是你的想法么?”韩飞低声道。

一千万她怎能不心动?陈佳雯差点脱口说出是字,但是好歹做了三年夫妻,她语气委婉,“韩飞,我也是为了你好,这可是五百万,你这辈子都不一定能赚到,赶紧签了吧,别浪费我们彼此的时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丈母娘刘雪梅也在旁边补充说道:“就是,赶紧的,能拿到五百万,对于你这个废物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这可是你一辈子求都求不到的好机会,你可千万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