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为妃作歹:王爷,不可以
为妃作歹:王爷,不可以已完结

为妃作歹:王爷,不可以

来源:新云栖作者:小皇叔标签:言情,古代,娱乐圈主角:

小说主人公是为妃作歹:王爷,不可以的书名叫《为妃作歹:王爷,不可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皇叔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就嫁给我?”白衣男子,温润如玉,柔情似水。少女满脸羞赧,却也满怀喜悦,只微垂着头低声道:“我,我和娘亲是卖身入府为奴的,身份低下,哪里能高攀……”“别担心,你从小在咱们府里长大,外公和娘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儿不是叫苦啦,又没有什么紧急事,在自个府中走这么急做什么?”

“本公子再不走快点,被娘逮着了又得训导半天了。”

“公子不在家,夫人天天念叨着,没想到公子这么没良心……”少女不满地轻哼了一声。

白衣公子突然住了脚步,害紧跟着急走的少女差点一头撞了上来,也是她反应灵敏才止住了脚步,正欲发作,却被白衣公子拉住了玉手调笑道:“本公子不在,小月儿你有没有记挂呢?”

“公子!”那少女一下子涨红了脸颊,跺脚道,“公子又来欺负月儿!”

转身欲走,却被白衣公子紧紧拉住:“好月儿别气,知道你天天记挂着本公子,所以专门给你带了礼物,你若是不要,我可就给紫儿了啊。”

少女瞪了白衣公子一眼,脸上一时气恼,一时嗔怒,鲜活动人之极,白衣公子看了也不由得眼神一滞,语气更是温和:“是一只纯白蓝眼的漠北猫,本公子可是高价买来的,来!我已经让小六子给它洗过澡了,今儿个好太阳,现下一定干透了,快去看看。”

“公子干嘛专门给月儿买礼物,一会儿又一堆人嚼舌根了。”少女也缓和了语气,嘴里虽然埋怨着,眼里却是满满藏也藏不住的喜悦。

“月儿,过两日我就跟娘说,等你满了十六岁就嫁给我?”白衣男子,温润如玉,柔情似水。

少女满脸羞赧,却也满怀喜悦,只微垂着头低声道:“我,我和娘亲是卖身入府为奴的,身份低下,哪里能高攀……”

“别担心,你从小在咱们府里长大,外公和娘亲都很喜欢你,他们一定会答应的。”

答应应该是会答应,但她身为丫环肯定只能做个妾室,不过,能一辈子跟在从小疼自己,宠自己,教自己读书、习武的公子身边,这样也够了。

少女抿嘴柔声道:“公子一家的救命之恩,月儿和娘亲时刻记在心上,月儿就是做个丫头一直服侍公子也是心满意足的。”

“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男子承诺着将清丽的少女轻轻揽在了怀中,凤凰树的娇黄的花瓣随风飘落,葱郁的树荫之下一对壁人心中都充满着无尽的幸福。

“姑娘,你这玉佩从何而来?”

这客人好生奇怪,突然发了呆地看着送上茶水的她,还问出如此唐突的话来。

“这玉,奴婢打小就戴在身上的……”

“可否借老夫细看一眼?”

堂内的白发主人眯起了双眼,却没有出声,只冲少女微微点头。

那衣冠华丽的丞相大人表情从怀疑到确定最后泛起了喜色,看了堂上表情严肃的紫服老人一眼硬生生压下了惊喜将玉佩还给了绿衣俏丫环。

“娘亲!娘亲!你怎么了?”

“月儿,你爹,你爹找来了!”

“什么?”

“没想到,没想到他还记得我们母女,你爹说要带我们回去……”

“娘,咱们可是被她们赶出来的,还回去做什么!”不要以为五岁的孩子就没有记忆,那样的雪天,那些无情嫌恶的嘴脸,她和娘亲差点冻死,若不是百里家人刚好经过,她们哪还有命在。

“可是你爹,你爹并不知情啊!”结发夫妻一世恩,难怪娘亲怎么都不肯改嫁,原来还记挂着她那个爹,他是没有亲自赶她们走,但若不是他没保护好她们,又怎么会让她们受尽欺凌,对这个爹,她也是有怨恨的。

“我不走,我要留在百里家……”

“傻女儿,娘知道你的心事,可你也该想想,咱们现下是卖身的奴婢,百里家大业大,哪可能纳一个奴婢为正室,若是,若是回了云家,你就是相府千金,到时你的身份就不同了呀。”

原来母亲想的是这样,少女心中暖和了一些,口中却是不以为然地道:“公子才不会在意月儿是什么身份,公子会对月儿好的。”

身体一直不好,容颜清减的妇人摇了摇头,这孩子,十五岁了,还是和她当年一样天真啊,这样的世家,哪会没有门户之见,就算如今百里玉疼她宠她,若他纳了正妻,若他娶了三妻四妾,这傻女儿又将如何?

看着女儿每日红润幸福的小脸,她本不愿多说,但前车之鉴,她感激百里家的救命之恩,且无处可去,只得卖身为奴,但她的宝贝月儿不应该走她的老路啊,这孩子虽然纯真却也固执倔强的很,连幼时被赶出家门的事都劳劳记得,她不敢想将来……

没想到老爷会来江南,听说是陪皇帝南巡而来的,却是悄悄过来百里家的,没想到百里老爷会让月儿前去送茶,还被眼尖的老爷认了出来,难道老爷还一直记着她们母女么,当年身无分文也没卖掉老爷送给月儿的弯月玉佩是对的,本意是就算她死了,月儿有一天也能归宗认祖,这些年在百里家过得还不错,才让她淡了回去云家的心思

云家大夫人本来有两子一女,听老爷说那女儿十岁时掉进荷花池没了,所以老爷现下就只有月儿一个女儿了,应该会待她好吧,月儿随着百里公子读书习武,打小就聪明的很,不象她当年那般懦弱无能,所以回府去应该也不会再吃那人的亏。

月儿得有个好身份嫁人才行,虽是庶出,总是丞相千金,比这卖了终身的奴婢不知要强上多少倍,云周氏思前想后,还是想劝服女儿回相府认祖归宗。

老爷已经和百里老爷说过了,百里老爷也十分通情达理,迅速着人送来了她们娘俩的卖身签撕毁了,她们已经是自由人了。

偏这丫头心中有恨,又恋着百里玉,竟不肯回相府去。

悠悠长笛,铮铮琴韵。

繁花似锦,绿柳成荫,清风拂面,清爽宜人。

“我不走!”少女突然乱拔琴弦,心情显见是十分烦乱。

百里玉微笑道:“傻丫头,只不过随你父亲回去住上半年一载的,到时候我就用大红花轿去迎你回来了,再也不必担心那帮吃醋的丫头们说三道四了不是。”

“我才不怕她们说道呢,你是不是也一直觉得奴婢要低人几等。”少女嗔怒道。

百里玉好脾气地柔声道:“我怎么会,月儿你不相信我么,我几时拿你当丫头看过。”

“哼!你还不是经常本公子、本公子的在我面前摆少爷架子,你心底肯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