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半生浮华
半生浮华已完结

半生浮华

来源:网络作者:金戈戈标签:言情,现代,婆媳主角:乔煜凡,秦雪霜

主角叫乔煜凡,秦雪霜的小说叫《半生浮华》,本小说的作者是金戈戈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便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啪……的一声,声音绕梁。我吓得浑身一哆嗦,完全有点懵了,那时候的我,还做不到一眼便能看透时务。乔煜凡咬了咬牙根儿,很失望的抬头去看乔文生,为什么?警察找到家里来了,你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正努力说服自己,忽然间,窗外的大门打开了,两辆黑色的车子缓缓驶进……

乔煜凡顿时一惊,猛地站起身来,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我也不由得紧张,心跳加速,跟着站起身,站到了乔煜凡身边。

车子停在院内,车上先是走下司机,把后面的车门打开,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带着一个年轻女人下了车,紧接着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也都下了车。

满头白发的男人被年轻女人挽着手臂,带着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直奔房门口而来,气势汹汹。

十余秒的时间罢了,房门便被打开。

进门的只有那个满头白发的男人,和那个年轻女人。

白发男人的面容看上去也不过五十岁上下,身形较好,平日里看样子很注意保养。

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那一对倒八字浓眉,很是有派头。

那女人细看,也有三十岁上下,妆容淡雅,有些许贤惠不争艳的味道。

爸,慧姨……乔煜凡发声后,我才彻底确认他们的身份。

乔文生,那个好像只活在人们的传闻中的男人,各路通吃,大大小小的生意,遍布全国。

当乔文生把那锋利无比的眼神定格在我身上时,我瞬间浑身都冒出了冷汗,赶忙给他鞠躬。

爸,这是我朋友。乔煜凡很自然的介绍着,但神情却有些异样。

我看不明白,气氛让人感觉有些闷。

乔文生没有回应任何,快步来到乔煜凡面前,抬手便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的一声,声音绕梁。

我吓得浑身一哆嗦,完全有点懵了,那时候的我,还做不到一眼便能看透时务。

乔煜凡咬了咬牙根儿,很失望的抬头去看乔文生,为什么?

警察找到家里来了,你说为什么?为了一个夜总会的鸡!乔文生指着我鼻梁子,怒视乔煜凡的眼睛。

这一刻,我的屈辱感,并不比被刚刚那两个玩弄来的少。

老爷子,您别这样。慧姨微笑着走来劝阻。

你退后……乔文生冷言相对。

慧姨也只好微笑退到一旁观望了,但这时候她嘴角牵起的笑容,竟没有贤惠无争的味道,更多的是诡异邪恶的色彩……

这是我的直觉,女人的直觉有时候非常准。

为什么?

很意外的是,乔煜凡再次这样问。

只是这时候,他的眼神里的失望更多,微微歪着脑袋还多了几分叛逆的味道。

煜凡,你别气你爸,他心脏不好。慧姨忍不住又发生,声音温柔极了。

乔煜凡没有理会他,不知为何,眼眶一下子有些泛红,气息也开始颤抖,毫无预兆的忽然对乔文生嘶吼,为什么!

我被他的样子吓到了,莫名的,我忽然间好想心疼这个男人。

我是怎么了?

乔文生咬紧牙根,怒火冲天的抬起手臂,再次给了乔煜凡一记狠狠的耳光,气的身子都再空气里颤抖。

乔煜凡的呼吸彻底不平稳了,我就是为了一只鸡,怎么样,我还要包养她,怎样!

嘶吼声震耳欲聋,我听的脑子都懵了,难以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做梦!乔文生更胜一筹的展现着主宰者的风范,微微侧过身去,干脆不看乔煜凡的眼睛了,强势到不准许任何人违背他的意愿,你包养小明星,玩模特,我都可以不管,甚至说你逛窑子,我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很清楚,包养小姐是不可能的!

乔煜凡听到这话笑了,我应该是你一辈子的污点吧?

这几年胡作非为,我当你少不更事。乔文生握紧了拳头,这时说话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

是不是污点,跟我胡闹不胡闹,也没什么关系吧?乔煜凡苦笑着追问道。

煜凡你别闹,你爸不是这个意思。慧姨忍不住开口插话儿。

我眉心起了褶皱,这里面好像有故事啊。

乔煜凡依旧没有理会慧姨,保持着那种说不出失望的眼神看着乔文生。

你都这么大了,也到了适婚的年纪,少有点不好的事情,对你也是好的,我看呐,什么小明星,模特的也都算了,好好的跟你爸爸做事,将来继承家业……

慧姨忍不住又补充,可话没说完,乔煜凡就不耐烦了。

你他妈的能不能闭嘴。

乔煜凡话音一落,直接气爆了乔文生。

我看你这个兔崽子,是不想好了。乔文生怒吼道,双眸燃气的怒焰足以将弱小烧死。

我今儿还就要包她了,你说怎么办吧?赶我出家门?乔煜凡有些许钻牛角尖似的,质问的语气对乔文生。

乔文生一气之下,正想说些什么,但止住了,深呼吸后认真的看向乔煜凡的眼睛。我想你需要冷静一下。

乔煜凡也遏制住了刚刚那股子冲动,从头到尾好像都没有看过我。

这时,慧姨看向了我,微笑着带着吩咐的语气道,跟我出来下。

我下意识看向乔煜凡,他好似想阻止的,但是碍于乔文生的眼神,终究也没有说什么。

我显得有些失落,失落的跟着慧姨出了房门。

但好像也没什么,我和他乔煜凡才刚刚相识,我又是他碰过的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有些混沌,我再想什么?

他为我做的一切,也不能抵消他夺走我第一次的伤害,我怎么可能对他动情?

当时的我,不相信这一点……

慧姨没有在门口停下脚步,而是直接带着我出了大门,我就不送你了,都是女人,我不会为难你。

好像我应该感激她,看着她的笑容,莫名的让人讨厌,虽然那时候我说不出讨厌她的原因。

我没有立刻走,是因为我不知道出去的路,来时都没有注意,而且,现在真的好黑,星星点灯的街灯,只是黑暗中的萤火虫罢了,我又要一个人往前走了……

慧姨很是不满,霎时间便露出了狰狞的面容,不要妄想可以攀上我们乔家,有姿色的女人,很多,我想你明白的。

这话很是讽刺,但是我也没有觉得多么的刺激,我没有要攀你们乔家,是你们家少爷,强行带我来的……既然如此,我何不要尊严呢。

慧姨轻笑一声,这笑容毫无余力的展示着她对我的鄙夷,有骨气,放心吧今晚的事情,老爷子会搞定,你继续你的生活。

我没有再争执了,觉得累了,转身慢慢的凭着感知慢慢的往小区外面走……

身无分文,我是走回学校的,从城市的一角,走回市中心,到学校天都亮了,大门没有开,我习惯性的去爬墙。

遍体鳞伤的身子,让每一个动作,都觉得吃力。

到宿舍,我悄悄的钻进了被子里,生怕有人看到我身上的工作服,我身上男人的衣服……

上午的课,又没能醒来去上,整个人都没了一点斗志似的,灵魂都被抽离了身体……

勉强去上下午的课,也是行尸走肉的状态。

学校里,好像从不曾有人注意过我,穿着普通的T血牛仔裤,低着头,尽量躲在角落里,走路也贴着墙边……

然而,我没有想到,我生命里的一股清流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