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一江春水须尽欢
一江春水须尽欢已完结

一江春水须尽欢

来源:网络作者:月轻涯标签:穿越,架空,武魂主角:扶翼,夏何欢

小说主人公是扶翼,夏何欢的书名叫《一江春水须尽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轻涯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消失了。寂静的屋子,萧瑟得像是败北的战场。帝炽华沉默了片刻,还是继续草拟了一份遗诏,盖上了风华国的九龙玉玺印,才算是了却了他一桩心事。他将遗诏放在了案几上,深深地叹了口气。再看窗外夕阳西下,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处搜寻夏何欢的秦椒,便寻着这一闪闪的光芒从天而降。

她身穿着一件琥珀色的长裙,宽大的衣领露出了她大片粉嫩的脖颈和迷人的蝴蝶锁骨。风吹衣摆之间,那修长白皙的大腿也时隐时现,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妩媚的妖精。

当这样的秦椒站在夏何欢的跟前时,夏何欢就像是见鬼了似的,下意识地起身后撤了好几步。

秦椒,你今天没吃火药吧?

你怎么这么记仇呢?我那日不过是跟你开了个玩笑,还被扶翼大人狠狠惩罚了一顿,难道你还不肯原谅我?

言罢,秦椒眉眼一垂,便有两颗眼泪滑落下来。

有话好好说,你先别哭,我最看不得人哭!夏何欢言罢,抬手遮眼,好了,你哭吧!反正我看不见了。

……

秦椒气的脸色发紫。

这才想起来,这个夏何欢向来是少根筋的,等他能怜香惜玉,那黄河水都能倒流!

夏何欢你别得意,你以为有扶翼大人的结界护着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别忘了,我爷爷也是天药清!我这就去找我爷爷取破界咒,你就等死吧!秦椒怒哼完,转身化作一道棕黑色的光束飞走了。

夏何欢放下手来,忧愁地望了一眼秦椒消失的方向。

扶翼哥哥,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她真的不想打架啊!

因为打不过……

另一边,帝炽华刚踏进西厢房的大门。

白洵?立刻就迎了上去,激动不已地追问:怎么样怎么样?是美男计管用了,还是苦肉计管用?你吃了小欢欢没?

帝炽华不答,只坐于案几前,取了一支毫毛笔,神情凝重地奋笔疾书。

一旁的白洵?没注意帝炽华写什么,只几乎脸贴脸地观察了一下帝炽华,哎呀,看你这神清气爽,面色红润的样子,一定是吃过了!

白洵?重重舒了一口气之后,便开始碎嘴模式。

这下好了,再连着吃上六次,小华华你就再也没有性命之忧,还可以把玄清石的威力吸收进丹田之中,到时候天上地下唯小华华你独尊!

然后你再风风光光地把小欢欢纳入后宫!

百年之后,你死了,小欢欢再嫁给我,简直就是两全其美啊,哈哈哈……

诶,今天你怎么不想烤我了?

白洵?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帝炽华,这才发现帝炽华写的竟然是诏书,而且还是遗诏。

你疯啦!白洵?夺过诏书,揉成一团,年纪轻轻的写遗诏做什么?

夏何欢若给我治好病,她自己就会死!所以,这件事你往后不要再提了,也不许告诉那个傻子!她不要名,不要利,本王还不起她的救命之恩,反正本王这一生杀戮深重,也是死不足惜,传位给我皇弟或许还能造福苍生,恕轻一些本王的罪孽。

胡说八道!风华国没有你,早就亡国八百遍了!你杀的是该杀之人,戮的是暴虐之徒,以一肩之力护了数万百姓的平安康乐,就算你死了去鬼界,也有资格做那阎罗殿上的王!白洵?说着说着,红了眼眶。

帝炽华却淡淡一笑:我一直觉得你的真身不是兔子,今日一看,倒是挺像了,红眼,碎嘴。

平日里没个正经的白洵?此刻却笑不出来了,只抬手将遗诏‘哗啦哗啦’地撕成了无数碎片。

你和小欢欢我都喜欢得紧,所以一个都不能少!给我五日时间,我一定找到办法回来救你们,这中间,你且让小欢欢护住你一口气,要是你觉得她的情你没法报,我来报!

洵?!

帝炽华伸手去拉白洵?,却只扯下了白洵?的一片衣袂,那抹飘逸的清影已经化作一道白光,从屋子里消失了。

寂静的屋子,萧瑟得像是败北的战场。

帝炽华沉默了片刻,还是继续草拟了一份遗诏,盖上了风华国的九龙玉玺印,才算是了却了他一桩心事。

他将遗诏放在了案几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再看窗外夕阳西下,他知道,自己只剩下最后几个时辰的时光了。这几个时辰里,他只想去看看那个他此生都报不了恩情的傻子。

嘭!

西厢房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尘埃弥漫中,一个满脸杀气的女子手提着一把长剑直往屋子里冲。

待发现屋子里的帝炽华,秦椒先是一愣,随后便满脸惶恐地低头:扶翼大人……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找何欢的麻烦了,您就绕过我这一次吧!

扶翼?

你不是扶翼大人?秦椒抬头看了又看,有些不可思议,想不到除了扶翼,这世上还能有如此好看的人!

你到底是谁?

呵呵……你别管我是谁,多谢你自己生了一副这么好看的皮囊,我今日就不杀你了!秦椒留下这句话,人便化作一道棕黑色的光束闪出了屋去。

帝炽华看得出这女子想对何欢不利,便也急忙追了出去。

茶庄虽然有百亩之大,可是院子只有两处,剩下的都是一眼可以看到底的茶花田。秦椒和帝炽华两人同时去找,秦椒还占了一个修炼者的优势,可以瞬息千里,自然先一步寻到了夏何欢。

东厢房的屋檐顶上!

夏何欢一天之内损耗了两百年的灵力,必须要在屋顶上晒太阳恢复点灵力才行,这一晒,连夕阳余晖都没放过。

看着屋顶上那惬意的‘大’字形夏何欢,简直就是一个活靶子……

噗嗤!

秦椒悄无声息的靠近,狠戾地拔剑,刺入,拔出。

动作毫不犹豫,也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只有鲜血从夏何欢的胸口处汩汩流淌而出。

夏何欢在屋顶上躬成了一只虾米,脸都抽成了一团,紧捂着胸口,质问秦椒:你不是要我原谅你的吗?这就是你求我原谅你的方式啊?

秦椒哼笑了一声:少自以为是了,我堂堂副上清主的女儿,会需要你一个不入流的地药清原谅?你只要死了,便可以了!

脾气如此暴躁,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更年之症?

夏何欢又同情又嫌弃,伸出另外一只手赶苍蝇似的挥了挥:好,我一定答应你,待会我就麻溜的去死,你可以放心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