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血红变
血红变连载中

血红变

来源:奇热作者:杰哥标签:玄幻,血红,合集主角:

主角是血红变的小说叫《血红变》,本小说的作者是杰哥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体飞速移往练气少年的跟前,变为暗堡石壁顶层上的一滴水液,近距离往暗堡上空用力滴落下去,那滴冰冷的水液打在了练气少年的额头上,他警醒地抬头一看,与叶飞翔的阴阳神眼瞧了个正着,而阴阳神眼在此时才一堵明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拿来了,师傅!”叶飞翔兴高采烈地回答道,十分兴奋,他一手撂出圣王级丹药,圣级丹药砰然一声擦过荣光的身旁,荣光顺手一接,扭在手心,张口吹出一股阴阳乾坤大转移的裂魂之火,把它打入了圣王级丹药药液内,伸手朝空中一抛,催动圣王级的火魔法,一手将之推出,圣王级火魔法扑扑两声穿透圣王级丹药的每一个药液细胞中,蓝蓝紫紫的火魔法竞相飞出,一汩汩灌进叶飞翔的血体之内,叶飞翔的血体迅速地膨胀起来,全身充满了力大如牛的火魔法,那些火魔法均是从圣王级丹药里炼化出来的,当他们游弋在对方的体内,流逝不过三秒钟时。

叶飞翔的血体发生了极大的变异,他的皮肉,毛发,骨骼以及骨髓,都质变了,一一成了冰冷的血体生力系统,身外两百公里的元气领域立马增加了三百公里的元气新领域,新元气里领域里的天魂境高阶元气轰轰轰地拖出火焰,把叶飞翔的内修力进行极大的巩固和强化,少顷过后,叶飞翔的血体内修力同太上古火魂法宝争抢着互相转化。

飕飕几声,血体弹飞厚厚的数层火魔法,火魔法时而变化为内修力,时而转变为元气神力,叶飞翔兴致一来,顺手抓去,一手抓取一道元气神力,发现元气神力中混合着火魔法和内修力,他不觉大喜道:“师傅,谢谢你出手帮我修炼圣王级丹药,而今我的体内元气已经炼化到了圣王级别,就是身体外的五百公里元气领域尚没有炼化好,否则,无穷无尽的元气神力定要涌入我的血体,使我拥有无比强大的炼气修为!”

“飞翔,切不可自高自大,你的内修力虽然是我帮你强化和巩固的,但还有一事相告,你必须用我教你的方法淬炼你的五百公里元气领地,只有淬化好了身外的元气领域,到时你的元气才会源源不断地转化为内修力,从而使你的内修神力无边无际,通神看鬼,无所不能,只有达到此种境界,你随意转化外面的元气,才可随心所欲,不费吹飞之力!”荣光的粗大眉毛扬了又扬,微笑着告诫叶飞翔道,教诲人的态度与一位慈祥的母亲差不多。

叶飞翔答应一声“是”,分身一变,魔迦地狱大手已有千只万只之多,现在他的大手已经成为神力交织的千鬼万魔神手,法力令人发指,神力超乎想象,他脑海的神念一动,一股神级意识飙出体外,飞入千鬼万魔神手之中,千鬼万魔神手受到淬化,发出一道道灵力无限的召唤力,召唤力沟通了异界魔灵族的魔灵鬼帝,魔灵鬼帝卷动炼器长袍,手挥神器,洋洋洒洒之间,召唤醒了自己的魔灵鬼卒,倏尔,成千上万的魔灵鬼卒快如激光一般,从异界魔灵族飞了出来,他们整齐地排列在魔灵鬼帝的帝座之下,随着魔灵鬼帝的一声令下,他们收敛心气,张口一吸,把叶飞翔周身五百公里的大面积元气吸入体内,让自身的魔灵核子锻造吸收进来的元气,然后把它转化为内修力,随即再一道道地释放出来,用此种方法,上万名的魔灵鬼卒炼化将近半个小时,全部转化好了叶飞翔的外层元气,但是还没有凝练为火魔法。

叶飞翔大叫一声:“魔灵鬼卒,你们停下,我周身外的元气和火魔法以及内修力的互转互化,就交给我了,你们暂且休息,补充元气能量,我这儿有一瓶王级丹药,你们拿取分享!”言毕,千鬼万魔神手挥空打出,魔灵鬼帝几脚飞跨,一步一个凌空滑翔,体内飞出一道元气填充的魔灵怪手,魔灵怪手朝空一抓,接住了叶飞翔打出的王级丹药,拇指轻弹,掀开丹药瓶盖,倾倒出王级丹药的所有丹药液,喷洒在上万名魔灵鬼卒的上空,他们睁眼笑嘻嘻地望了望,张口一接,吸入了自己的那份丹药液,顿时,他们身体中内修力大增,哄然喧哗,上万名的魔灵鬼卒随同魔灵鬼帝消失在叶飞翔周身五百公里的元气领域中,回到了原来的生存领域。

双手紧合,握成拱形的桐叶状,使得双手捧成一个大大的凹槽,用力一铲,铲向了魔灵鬼卒炼化的内修力,叶飞翔叽里咕噜念了几句血族练功秘法,无数股的圣级意识注入内修力内,把对方凝练成了沉雄,厚实的火魔法和元气神力,仅仅只是一道功夫,方圆五百里的元气领域彻底实现了互通互化,噼噼啪啪,噼噼啪啪地发出烈火烧草的火星子声音,叶飞翔的血体蹦出了血液中的极寒元气,渗透到了互通互化的火魔法力,成功地把自身血体和外面的元气进行了大转化,忽而身后传来一句激动人心的喊话:“飞翔,你的元气如今三位一体了,不仅如此,而且还实现了体内和体外的元气锻炼,可喜可贺,我们都为你高兴!”

说话的女人正是炼器霸主,不一会血族族长荣光也大加赞扬道:“修炼的不错,不管是修炼时间,还是修炼速度,均符合我们血族的要求,你已经达到了修炼阴阳乾坤大转移的中阶之境要求,不过,还需休整一段时间,因为你体内的元气还没有融会贯通,这是任何人不能帮助你的,看你自身机能的神力强弱,但最长时间不能超过三日,你便可实现融会贯通之术!”

“我也觉得自己体内的元气非常强大,体内似乎装有火山一般的高温火焰,让我的血体感觉到一些不适应的变化!”叶飞翔满口笑意地说,第一次炼化阴阳乾坤大转移,就受到荣光师傅的美誉之辞,实在是高兴不已。

“你也别忙着高兴,你看看天色,都快半夜里,是时候偷袭铁骑死士大营,救出你大哥叶青龙!”说话的人正是万魔宗主,凭他以往的管军经验,此时应该是铁骑死士最放松的时候,毕竟今晚是癫狂节,癫狂节名义上是癫狂,其实它是太黄帝国千百万年遗留下的一种欢乐风俗,专门供铁骑死士大军使用的,凡是到了这一天晚上,那些修炼等级不同的练气斗士均要溜出军帐外和那些美貌如花的姑娘联姻求婚,所以这个癫狂节在太黄帝国的节日里占有了最重要的地位,也是铁骑死士们最向往的节日。

叶飞翔动脑筋想了想,呵呵玩笑道:“怎么把如此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你们谁愿意跟我前去铁骑死士大营!”

“我愿,我愿!”炼器总导师以及炼器霸主,还有血族荣光师傅等练气斗士兴洋洋自得地举手示意道。

“好,大家都齐心,那么我们出发吧,不过,一定要见机行事,铁骑死士可不是好对付的!”叶飞翔告诫道,几个标准的高空滑翔动作使出,隐身在了高层元气的虚无空间里,而其他练气斗士见此,纷纷依葫芦画瓢,身体几闪,就飞到了苍夜帝国京师的外围,京师外围的小型军帐中十分安谧,月光一片片倾泻而下,悠扬的蝉声接二连三地传来,分外清脆洗耳。

就在此刻,叶飞翔第一个从高空飞下,落在了铁骑死士的军帐花岗石路旁,遁隐自己的血体,用心语秘密地与跟在自己身后的炼器霸主和芳心子几人说:“等会儿,你们定要小心,万不可麻痹大意,一定要藏匿好自己的身体,把它化形为最隐秘的元气,然后再打探我大哥叶青龙的具体关押地点!”

“嗯,你别说了,大伙分头行动!”芳心子异常果决地道,炼器总导师和血族荣光师傅听见后,眯着眼睛示意,表示赞同芳心子的看法,随即嗖的一声传出,叶飞翔化身一变,幻化为元气分子飞进了铁骑死士军官的军营里进行探查,对一座一座的大小军营详细地进行巡视,然而可悲的是,没有看见任何叶青龙的身影。

而且军营里也没有一丝叶青龙的消息,叶飞翔此刻觉得怪异,他仔细揣摩道:“我真是不动脑筋,大哥是铁骑死士重要的关押人质,他绝对不会被关押在明目张胆的地面上,我得用阴阳神眼的穿透力看一看虚无深处有没有我大哥的下落!”

轰的一声长鸣,一道隐身神火从阴阳神眼里释放而出,它穿透包围铁骑死士的虚无空间,进入最里层的黑暗处停下,用隐身神火点燃了虚无深处的黑暗光源,照看着黢黑处的每一寸黑暗虚无空间,巡视了没多久,忽然听见不远处有人调戏道:“大哥,这妞的身材好好,你从哪里弄来的,胸部又大又圆,看得我心里发痒,大哥快让我摸摸,我想过过手感!”

“就你心急,不可乱摸,慢慢来,你轻声点,要是被铁骑死士长官听见了,美眉们都被他一人独占,我们这些低等级的练气铁骑死士,哪还有活头,今晚我们两兄弟,好好爽爽,你我都好久没碰女人,这种憋屈感大家心里有数!”较为年长的铁骑死士大哥回话道,他睁开自己的骷髅眼,四处一翻打量,笑眯眯地说:“还好没有外人,咱们与美眉们到虚无空间的怪树丛中干正事去!”

叶飞翔暗自笑道:“铁骑死士这帮兵卒也是纪律散漫,到了这年头,不加紧备战,反倒是优哉游哉地癫狂于男欢女爱之中,真佩服铁骑死士的悠闲!”阴阳神眼继续巡视,绕开了两名花前月下的铁骑死士,转头觑向虚无空间的一座暗堡,这下可望出怪了,只听见滔滔不绝的流水声连绵响起,时不时还闻见大铁索锁人的哐当碰撞之音,片刻之间,叶飞翔加大阴阳神眼的穿透力,用它仔细地瞧个清楚,终于看见大铁索锁人的声音来自于一名满面血色的练气少年,那名练气少年耳朵上长有一颗大大的黑痣。

黑痣被叶飞翔看在心里,他摆正阴阳神眼的巡视角度,仔细地观察练气少年是不是自己的大哥叶青龙,万一对方不是,那可要倒大霉的,为了以防上了铁骑死士的鬼当,叶飞翔身体飞速移往练气少年的跟前,变为暗堡石壁顶层上的一滴水液,近距离往暗堡上空用力滴落下去,那滴冰冷的水液打在了练气少年的额头上,他警醒地抬头一看,与叶飞翔的阴阳神眼瞧了个正着,而阴阳神眼在此时才一堵明了,了悟练气少年真的就是自己的大哥叶青龙,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大哥在被铁骑死士抓走后,连左脚筋和右手筋皆被抽掉了,他面容憔悴,枯瘦如柴,受尽了严刑酷打,而今修炼之体形同废物。

“大哥,大哥,是我,是你的弟弟叶飞翔,我来晚了,让你受尽这般苦楚!”叶飞翔挥动太上古火魂法宝,打出一股火魂魔法,烧断了锁住叶青龙身上的大铁索,一手把大自己哥接住,听见叶青龙张口流着泪,呀呀咿咿地支支吾吾道:“啊,啊,啊,喔,喔,喔!”

“大哥,我是叶飞翔啊,你怎么只会说啊啊啊,喔喔喔?”叶飞翔顿感奇怪,想起往日的大哥说话洪亮,整个话音之中充满一股阳刚之气,每次说话都是振聋发聩,今日却不想自己的大哥不会说话了,而且还呀呀咿咿,过了半会,直到叶青龙把嘴巴用力地撑大,用没抽掉手筋的中指点着自己的舌头,兀自是啊啊啊,喔喔喔的说话道,叶飞翔凑近眼睛望着大哥的一张血口,霎时流了一脸的泪花,他用心语不平地骂道:“大哥,是谁把你的舌头给割了,我知道了,一定是铁骑死士那些丧尽天良的鬼强盗所为,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他们为你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