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连载中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来源:奇热作者:魅生标签:穿越,快穿,打针主角:江子兮,谢彦辰

主人公叫江子兮,谢彦辰的小说是《快穿之女配十八式》,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魅生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江子兮,除了给她时不时送些桃子过来会引起一些觊觎,其他的时候后宫也算是风平浪静,但江子兮明白,有些事情要发生了。不经历生死劫难,女主男主的感情如何能比金坚?果然,半个月后,西域来使和亲,皇上大摆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方横扇回到灵玉殿后,将能摔碎的东西几乎都摔了个遍。

“啊!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她还能醒过来!”方横扇满身怒火。

一旁的宫女都吓得直哆嗦,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万分温和的小主今日竟这般凶悍。

“娘……娘娘……莫要气坏了身子……”小回上前劝阻道。

方横扇转头,如血一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小回,小回脚一软,硬生生倒在了地上。

方横扇终于恢复了些许理智:“你们都下去吧,本宫想静静。”

“是。”宫女太监立马弯腰站起来,慌忙的跑了出去。

“师妹。”一个人影窜动,最后停在了方横扇的身旁。

方邱林眼中满是温存和不忍,被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师妹,就为了一个男人,竟然变成了这样。

他伸出手,想触碰一下方横扇,但手还未触碰到,便听见方横扇冷冷的声音:“怎么,你还有脸来见我?”

方横扇连头都没有抬起来,一眼都不曾瞧他,却能说出这样冷漠的话。

方邱林愣了许久,收回僵在空中的手,目光沉了下去:“师妹,你说什么?”

“我说,你还有脸来见我?”方横扇抬眸,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方邱林,“江子兮她还活着!还活着!你答应过我,要杀了她的!你居然骗我?”

方邱林被这双眸子盯得浑身发憷:“师妹,你何时变成了这样?”

他留下来,是因为方横扇自小纯良,怕她被恶人欺负,可如今,方横扇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叫他有些害怕。

“变成这样?哈哈哈哈,你还有脸说这样的话?若江子兮死了,我和皇上就能回到从前,就是因为你,所以我走到了这一步,你还有脸说我变了?”

方横扇冲上前,手死死的抓着方邱林的衣领,狠狠的一拽,方邱林受力前倾,脖子被勒得通红,青筋暴起,他却并没有阻止方横扇的作为。

“师妹,停手吧,这些日子江子兮昏睡,也不见皇上对你好一些啊。”方邱林眼中满是心疼。

方横扇狠狠的摇头:“那是因为江子兮还没有死!在皇上心中,她始终都会活过来,所以他一直守着,守着……”

说道最后,方横扇满脸泪水。

方邱林叹了口气,将方横扇拽在胸口的手握在手中,她冰冷的手温让人觉得刺骨:“他本就是薄凉之人,是你傻,才会相信了他。”

方横扇只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师妹,跟我回去吧,师傅说,你若愿意回去,我便带你回去,之后,我们游山玩水浪迹天涯,怎么不快活?你就甘愿留在这里,为了一个男人,一辈子锁在宫中吗?”方邱林劝道。

方横扇一愣,是啊,为了谢彦辰,她都已经做到了这个程度。

但既然都做到这个程度了,现在叫她放手,岂不是太晚了?

她眉眼一冷:“师兄,师傅让你回去你便回去吧,我……早就回不去了,我本就是这宫中的人,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他了,现在放手,我如何甘心?”

她狠狠的抱住方邱林,哭了许久。

“我……留下来陪你吧。”许久,方邱林才说道。

他实在是不忍心让方横扇一个人留在这吃人的地方。

“师兄……”方横扇感动的望着方邱林。

方邱林只叹气:“即便是错的道路,我也愿意为你赴汤蹈火。”

只要有她在的地方,他就想待着。

远远看上一眼,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

晚上,皇上还是去了灵玉殿。

此时的江子兮正守着一盘瓜子,嗑得起劲。

“小主,你就不要再嗑瓜子了,皇上今日来了又走了,莫非小主就从未想过留下皇上?”青黛担忧的说道。

外面都在传闻,说江子兮如何如何得宠,如何如何光鲜亮丽,但只有她知道,其实从冷宫出来,皇上就没有碰过江子兮。

江子兮木楞的抬头:“留他做什么?”

他现在肯定是不会跟她有过多牵扯的,否则跟方横扇那边怎么解释?

青黛急了:“小主啊,皇上现在没有皇长子,只要小主诞下皇长子,那在后宫必然可以赢得一席地位。”

江子兮点了点头:“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但有道理和做不做是两件事。

青黛以为江子兮想明白了,欣慰极了:“小主是不知道,前些日子小主昏迷,皇上都急坏了,日日都守着小主,要说最让人心惊是,皇上抱着小主回来的时候,皇上连着三日不洗漱不上朝,就一直守着小主,谁劝都没有用。”

江子兮暗叹,这皇上,真正是太有情有义了。

“青黛啊,你这样说,我实在是感动极了。”

青黛使劲的点头:“别说小主了,便是后宫中的小主们,哪个不嫉妒小主如今得了盛宠,便是宫女看了都要感慨一下,皇上实在是太宠爱小主了。”

看来,那百分之50的好感度不是说说而已。

“不过青黛,我昏迷之后,可有发生什么大事?”

她还是不大明白,为何他的好感度会突然升这么多。

青黛转动了一下眸子,疑惑的看着江子兮:“小主指的是什么?最近奴婢没有听说宫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呀。”

“是吗?”江子兮呐呐的说道,眼睛瞧着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之后谢彦辰就再没有来看过江子兮,除了给她时不时送些桃子过来会引起一些觊觎,其他的时候后宫也算是风平浪静,但江子兮明白,有些事情要发生了。

不经历生死劫难,女主男主的感情如何能比金坚?

果然,半个月后,西域来使和亲,皇上大摆筵席,后宫中的妃子大多都可以去参加。

原文说过,西域来使其实就是找茬的,最后方横扇舞了一曲,一舞成名。

青黛边替江子兮穿着衣裳,边嘟囔:“皇上都大半个月没有来看过小主,这次筵席,小主一定要身着艳丽一些,引皇上过来。”

床上铺着一件水红色的衣裳,颇为艳丽,但……艳丽中也带着些轻浮,去如此重大的宴席,实在是……不妥啊。

远记得原文中描述的,除去女主,其他妃子个个争奇斗艳,俗气得很。

如此看来,原文所说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