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无良王爷狂妄妃
无良王爷狂妄妃已完结

无良王爷狂妄妃

来源:网络作者:安若夏标签:穿越,架空,惊悚主角:林穆青,晏宫崇

经典小说《无良王爷狂妄妃》由安若夏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穆青,晏宫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看清领兵之人面貌后又不屑道,哼,鱼目混珠,栽赃嫁祸,这武夫肚子里倒是有点墨水。可惜,不幸的是,他遇上了我。什么武夫?晏宫崇看着林穆青问道。额?林穆青抬目看了眼一脸茫然的晏宫崇,随即指着那个领兵之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若不来,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林穆青沉声说着走到晏宫崇对面的礁石坐下。

晏宫崇看着眼前头发凌乱,明显风尘仆仆而来的女子,皱了皱眉道,你回不回来,与我生死有何干系?说话间,抬手将林穆青肩上的灰尘拂去。

林穆青抬头,看着悉心为她拂尘,毫不关心自己生死的晏宫崇,抬眉道,有人要来暗杀你。

哦,是吗?晏宫崇漫不经心的看着林穆青,说道,那就让他来呗!

林穆青定定的看着晏宫崇,没再出声。

晏宫崇直视着林穆青,那完全能与星辰媲美的眸中,带着有微怒,有冷漠,更多的是藏不住的担忧。

这个小丫头倒是有趣。

晏宫崇心悸微动,淡淡一笑,问道,和我在一起会有危险,你怕吗?

说罢,不等林穆青回答,晏宫崇朝林穆青伸出手道,不要怕,我会护着你。

林穆青低目看着那常年拿武器长满茧子的手,睫毛微微一动,眸中先后闪过犹豫和赌意。缓缓的抬起头,在晏宫崇的注视下,慢慢的伸出手。

然就在这时,一支利箭以闪电一般快的速度,从晏宫崇的身后破空而来。

小心——林穆青大喊一声,紧紧抱着晏宫崇侧身倒下,躲过致命一击。

利箭飞过,四周寂静无声。听着晏宫崇如雷的心跳声,林穆青长长的松了口气,他还活着。

为什么要救我?双臂紧紧箍着怀中人儿,晏宫崇小心翼翼的问道。

生死关头,问这么多有的没的作甚?林穆青铁青着脸说道,晏宫崇却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她,似有不得到答案誓不罢休之势。

你为了救我和凤舞,将自己陷于困境,这是我欠你的。林穆青妥协地看着他低声说道。

晏宫崇闻言脸色一沉,微眯着双眼瞅着林穆青,拼力从牙缝里挤出声音道,我何时要你还过?尾音突地提高。

闭嘴——林穆青捂着晏宫崇的嘴,压低声音怒斥道,刺客还在,你嚎什么嚎?要死,拔剑抹脖子去,别搭上我!

嗖!嗖!果然,林穆青话音刚落,几只利箭便临空降了下来。

晏宫崇抱着林穆青迅速在地上滚了几圈,瞬息之间便没入了草丛之中,屏住呼吸,仔细地的聆听着四周的动静。

林穆青挣扎着从晏宫崇怀中探出头,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狠狠的瞪着额头上方,双眼微眯,神态好不警惕的晏宫崇,愤怒的低音在空中飞扬。

就你个性张狂,在刺客跟前也毫不收敛,现在好了吧,暴露了行踪,将刺客全数给招来了。

晏宫崇抿着嘴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将林穆青抱得更紧了。感受到腰间那股力道变得越来越大,林穆青白了一眼晏宫崇,低声斥道,紧张什么?刚才那股神勇劲去哪了?

晏宫崇垂目看着怀中喋喋不休的女人,神色严肃道,来人不下百人,个个身手了得,其中还有几个身手绝不在我之下。

这么厉害?林穆青惊诧得皱了皱眉,喃喃低语道,看样子,为了取你这项上人头,那人定是下了血本了。

晏宫崇闻言眉头微皱,问道,到底是何人要杀我?

魏帝……林穆青瞟眼看向空中,轻声吐出两个字,反力抱着晏宫崇连滚数圈,以迅雷不及之势潜入河水之中。

同一刻,只听河水数声炸响,利箭直线而下,水花四射而起。

那奉命前来刺杀晏宫崇的人,黑压压一片站在河道边上,目光阴冷的紧盯着河里的动静。

少许之后,隐隐见到河水中有鲜红血色在荡漾,刺客领头人唇角一扯,笑着说道,晏宫崇,没想到你也有今日。语气愉悦至极。

下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领头人沉声令道,只有亲眼看着晏宫崇的尸体,他才安心。

主上,有人来了。就在数名黑衣人打算潜入河里打捞晏宫崇尸首之时,负责望风的人前来通报。

来者何人?领头人扬手示意众人暂停动作后,沉声问道。

身着戎装,为数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出来寻晏王爷的燕国士兵。

只见领头人目光森森的看了一眼潺潺流动河水,咬牙切齿道,撤……一干刺客便快速湮没在浓郁的夜色中了。

轰——待刺客脚步声远去之后,只闻空中一声炸响,晏宫崇与林穆青二人破水而出,身形快如闪电,顷刻之间便闪进了茂密的丛林。

伤得怎样?参天大树之后,林穆青搀扶着晏宫崇问道。

还死不了。晏宫崇一手撑着树干,背对着林穆青闷声道。

林穆青皱眉看着晏宫崇背部被箭射中的地方不停有鲜血涌出,眼睫闪了闪,道,为何要替我挡下那一箭?你刚才明明可以闪过的!

以后,不许再问这种白痴问题。晏宫崇扭头看着林穆青,继续道,我说过要护着你的。明眸之中,除了认真再无其他。

林穆青愣愣的看着脸色渐渐泛白的晏宫崇,沉默了片刻,面部抽了抽开口问道,值得吗?我值得你拿命来护吗?

晏宫崇牵唇一笑,将林穆青拥入怀中,我们之间,没有值不值得。我说过,你死生都是我的女人,所以,不管怎样,我都会拼力护着你的。

可我们才认识几天,而且我还是害死你皇姐的人的女儿,你却为了我,先置燕国前途不顾,后又拿命来护。现在满天都是你被我迷惑的传言,不管是你在百姓心中的形象,还是在朝中的地位,都为此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你的父皇更是因此气得暴跳如雷。眼下之际,你该远离我,重办我,与我撇开关系才对,而不是……

声音在唇齿间湮没,林穆青睁大眼睛瞪着这个突然强吻她的男人,双手用力的想要推开他,却无济于事。

在晏宫崇强势而又温柔的袭击下,林穆青渐渐的放弃了挣扎,缓缓地闭上眼睛,开始慢慢的用心的享受嘴里的甜蜜。

激吻结束,晏宫崇怀抱着林穆青,轻轻抚摸着她湿漉漉的秀发,淡淡的喘息道,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我对你好与别人无关。

你为什么要对我好?林穆青抬目看着晏宫崇问道。

晏宫崇被林穆青问得一楞,抚摸秀发的动作猝然停下,他顿了顿低头看着林穆青的双目,认真地回道,我喜欢你,我想对你好。

林穆青愕然的看着无比认真的晏宫崇,没有说话,心脏心悸的跳了起来。

晏宫崇见状伸手刮了下林穆青的鼻翼,笑着问道,怎么?你有意见?

林穆青没有回答,只是一如既往的看着晏宫崇。

扼?还真有意见啊?脸上一闪而过失落,晏宫崇双手抱紧林穆青,尖尖的下巴抵着林穆青的肩膀,说道,不许有意见,有意见也不许说出来,更不许让我知道,反正我喜欢你,我要定了你。语气似小孩耍无赖,又不缺乏他与身俱来的霸道。

林穆青安静的任由晏宫崇抱着,虽然没有即刻表态,但是微微上扬的嘴角却轻易的将答案暴露了出来。原来,被他喜欢的感觉很好。

好,我准你喜欢!林穆青环抱着晏宫崇的腰际轻声道。

晏宫崇闻言激动得将林穆青抱得更紧了。

那一天是大燕历七月初七,牛郎织女正在踏步走在鹊桥上,在凤国的边境,她和他,第一次零距离相拥。

对了,你伤得不轻,赶紧回营去找个大夫处理下伤势吧。林穆青昂首神色略显紧张地看着晏宫崇,说罢拉着晏宫崇的手转身就要朝燕军扎营的方向走。

等等——晏宫崇使力拽住林穆青。

还等什么?林穆青回首挑眉问道。

嘘——晏宫崇抬手做了个嘘声动作,拥着林穆青的肩膀走到大树旁,抬目看着不远处小河边那些密密麻麻穿着楚国戎装的人,眉头紧皱,像是在思量着什么,没有说话。

不是你的人,看那着装倒像是楚国的。林穆青双手环胸缓声说着,待看清领兵之人面貌后又不屑道,哼,鱼目混珠,栽赃嫁祸,这武夫肚子里倒是有点墨水。可惜,不幸的是,他遇上了我。

什么武夫?晏宫崇看着林穆青问道。

额?林穆青抬目看了眼一脸茫然的晏宫崇,随即指着那个领兵之人解释道,看见没?那个领兵的人,就是他!他是魏国的将军,奉魏帝命令,前来刺杀你的。

哦……晏宫崇以示了解的点了点头。

咦,不对哦!林穆青眉头微皱,摸着下巴说道,如果他们是刚刚才到的,那之前刺杀你的那些人又是谁?

哼!晏宫崇闻言冷哼一声道,除了我那几个野心勃勃,心怀不轨,企图杀我取而代之的皇兄皇弟们,还会有谁?

如此说来,军营你是不能回了。林穆青沉思着说道。

为何不能回?晏宫崇剑眉一挑,我有精兵三十万,难道还会怕那些鼠辈?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如果还想活着回去见你母妃,最好听我的。林穆青厉声说道。

晏宫崇点了点头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说的也在理。不回军营,你有何见地?

很简单,他们想你死,那你就死给他们看。林穆青浅笑着说道。

你是说,将计就计,以假乱真?晏宫崇追问道。

哼!林穆青半眯着眼,冷声道,不仅如此,还要将前来刺杀你的人的身份泄露出去,大肆渲染一番。

你的意思是?晏宫崇睁大眼会意的看着林穆青问道。

礼尚往来,杀一儆百!林穆青厉声说道,眸中是冰冷至极的杀意。

晏宫崇见林穆青为他现杀气的模样,朗声笑道,不错,不错,这主意相当不错!不过,将我兄弟前来刺杀我的消息传出即可,魏国那边,暂且放他们一马。

为何要放过他们?林穆青挑眉看着晏宫崇,不认同道,对敌人手软,就是对自己残忍!

燕国王爷被魏国暗杀一事传出,必定在燕国掀起惊天骇浪,到时候我父皇,就算不为我,为了燕国颜面,必会下令讨伐魏国。那时候,天下必是狼烟四起,一片腥风血雨,而最受苦的还是天下黎民百姓。这,是我最不愿见到事情。晏宫崇低声说道,脸上神色一闪而过一丝痛楚。

哟嗬,还真没看出来,带头灭我凤国的晏王爷还有这么人性的一面。林穆青撇嘴佯装奚落道。

晏宫崇见林穆青撇嘴不屑的模样,暗叹口气,道,临儿,你父皇早年以强凌弱,晚年荒淫无度,弄得天下苍生,民不聊生,常年哀声怨道。我领兵攻打凤国也是顺应天意,替百姓着想。

顺应天意,替百姓着想!林穆青轻声重复着晏宫崇的话,勾唇笑了笑,说道,我才没功夫管你是真为百姓着想,还是为了一己私欲。这地方不宜久留,你伤得不轻,咱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鬼地方吧。

晏宫崇点头应声道,好,翻过这座山就是燕国边境,到了燕国边境,我们就绝对安全了。

嗯,我们这就出发。来,我扶你走。林穆青说着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