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商世奇妃:嚣张王爷好难缠
商世奇妃:嚣张王爷好难缠已完结

商世奇妃:嚣张王爷好难缠

来源:网络作者:清水琉璃色标签:穿越,架空,女变男主角:萧瑾,凌沫染

主角叫萧瑾,凌沫染的小说叫做《商世奇妃:嚣张王爷好难缠》,本小说的作者是清水琉璃色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惜她,就当她是嫡小姐般养着,琴棋书画那是样样精通,嫁个公侯世家那也是够资格的,只不过是那年去相国寺进香发生了点意外,老爷才有了抱得美人归的机会!说来这些年,看着小姐过的舒坦快活,也觉得嫁不嫁公侯世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江南

这厢凌沫染已经跨入了凌府大门,朱红色的大门透着古韵,白玉似的台阶光滑亮洁,抬头望去,彩色的琉璃瓦上折射出绚烂的光华,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错落有致,各种姿态的假山石也是看的人眼花缭乱!

凌家虽说是商贾出身,可是府宅让你丝毫感觉不出铜臭的浮华,相反进入大宅就像进入了皇家园林似的,到处是名贵花草树木,就连那池塘里的黄莲也是西域运回来的稀罕名种!

大小姐安……来来往往忙碌的仆从看到大小姐纷纷行礼问安。凌沫染脚步微顿,轻轻阖首示意他们继续手里的活计……

一路行至浅云居……

小姐饿了么?奴婢去小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给小姐弄些垫垫肚子……墨竹掀起门帘子伺候凌沫染进去。

嗯,去吧,我还真有点儿饿了,对了你再把知书找来……

是,奴婢这就去……

很快,知书打开帘子走了进来,轻轻行了福礼,小姐,您找我……

凌沫染点点头:你去前院找二福子,让他去给二赖子传个话,让他给我留意件事。

这几日舒州府来了个年纪看着十七八岁,京城口音,身前跟有随从的大红锦衣男子住哪里?然后再盯紧了看他每天都做了些什么?和什么人接触了?回头事儿办妥了,再告诉他小姐不会亏了他,记下了么?

是,奴婢记下了,

记下了就去传话去吧,

那奴婢这就去了……知书说完行了礼,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在江南地界,确实是一般人都不会去凌家商铺恣意找茬,就算不知自然堂是凌家的,刘姐肯定处理时也是报了名号的,今日这位竟无视凌家这个大招牌,或则说根本不觉得这个招牌大,这就值得怀疑了,商家都不喜和官家扯上龌蹉,尤其还是身世背景强大的,未雨绸缪,早早做好打算,以便应付意料之外的事,一向是凌沫染的做事方式。

凌沫染又把事情捋了一遍,感觉没什么疏漏,才放下心来。

芙蓉院是凌家老爷和夫人的住处,靠窗的位置摆了一张红木卧榻,榻上盘腿而坐的凌老爷正在和夫人下棋,凌老爷捻起一颗白玉棋子,微微皱眉思索到底该放哪里,对面的凌夫人低低嗤笑一声:老爷您到底是放还是不放啊?要不直接认输可好?说罢又去掩嘴偷笑去了……

凌柏山听罢夫人言,索性真的把棋子扔进棋篓,抬头目露神情的微笑着盯着自家夫人:输在夫人手下,我是心甘情愿啊,凌某人多谢夫人给在下认输的机会……

凌夫人脸色微微一红,笑嗔道:油嘴滑舌,老不正经……旁边立着伺候的兰心听着夫人老爷间的嘴上官司,面上神色不变,每天老爷夫人这样的情景儿都会来上几遍,跟前伺候的她们几个,早就习以为常了,倒不觉得有什么。

兰心是跟着夫人从靖安侯府陪嫁过来的,因此知道老爷这些年是多么的宠爱夫人,甚至为了夫人连个妾都没有,莫大的凌府就守着夫人一个!

要是往深处了说,确实小姐低嫁了,虽说自家小姐是庶出,可是那也是京城靖安侯府唯一的小姐,长的那也是貌美如花,皮肤更是精致剔透,当年在京城那是数一数二的美人,从小失去亲母,侯夫人怜惜她,就当她是嫡小姐般养着,琴棋书画那是样样精通,嫁个公侯世家那也是够资格的,只不过是那年去相国寺进香发生了点意外,老爷才有了抱得美人归的机会!

说来这些年,看着小姐过的舒坦快活,也觉得嫁不嫁公侯世家倒也没什么可惜了!

兰心,你着人去看看,染染回府没有?之前浅云居丫头不是回话说,去自然堂了么?要是回了,让大厨房多加几个菜,另也记得去大少爷,二少爷那传个话,午膳都在这边用吧,凌夫人打断了兰心的思绪。

是,夫人,奴婢这就去安排……

凌柏山不说话,满目温情的看着夫人指派兰心做事,看着看着不觉心里一荡,朝夕相处了二十年了,岁月好似特别优待夫人,面容没有太大变化,还是一如当年的一见惊如天人,独独眼角多了一丝细纹,但也不减她丝毫容貌,育了三个孩儿身材不变更是添了风韵,每每见到都会引得自己蠢蠢欲动。

前些年为了家族生意不得不走南闯北,为数不多时间享受人伦快乐,自从长女沫染十岁以后,也许是继承了凌家做生意的天分,对商场的敏锐嗅觉,天资聪慧的她,隐隐超越了祖辈经商才能,恰恰大冶朝对女子约束不那么苛刻,遂放手让她接了一大半凌家生意大权,看她把生意处理的妥妥贴贴,更是让凌家短短几年更上了一层楼!

就放下心来待在府里陪着爱妻做些喜欢的事……只是有欢喜就有忧,长子的情况就令人一想起就头痛,次子倒是争气,年纪轻轻就是秀才了,今年秋闱也是要下场的。唉……看来老天对我凌柏山还是优待的,长歪一个就长歪一个吧,起码还有两个成才的,以后慢慢掰正就是……

老爷,老爷……耳边传来夫人柔柔的喊声,再看她优美脖颈微低,让凌老爷某处热血沸腾,恨不得立马办了她!抬头看了看时辰,还是忍下了,这就快午时了,孩子们说不定就要过来了,唉,真真难受……坑爹啊……

这边凌夫人瞧自家相公脸色就知道他的心思了,脸又绯了不少,捏着帕子笑骂道:老不正经,又想歪处了……你给我坐好,我给你商议下咱们染染的事……

夫人,咱们染染什么事需要商议,平时不都是她自己拿主意的吗?凌柏山一脸疑惑。

呆子,咱们染染今年多大了?亲事都是父母做主,哪有女孩家自己拿主意的……凌夫人嗔骂道。

女儿生辰能忘了去,不是十九了吗?凌柏山捋捋衣袖一脸自豪感,自动忽略夫人后半句!

你还记得啊?女大不中留啊,这不因娘的孝期咱们闺女都十九了还没定亲,别的府里姑娘像我们闺女年龄的可都做了娘了,你倒是不急?

夫人,急什么,咱们闺女别人怎么能比,这不是得慢慢挑个顶顶好的,她自己也看得上才行么?凌柏山的确不急,自己闺女的才能,容貌,那是随随便便能娶走的么?况且他还觉得女儿小想再留留!

这边凌夫人眨了眨眼睛道:说到合适的,我倒想起前儿个大姐来,明里暗里的提了几句,好似想让咱们闺女和他们亲上加亲……你看……其实凌夫人那是货真价实京城贵女,出嫁前也参加了不少贵女聚会,但她却不喜贵圈后宅那些阴私算计,勾心斗角,弯弯绕绕的!

还是觉着随性过舒坦,她没想过把女儿嫁去京城,就想着在眼皮底下选一家底丰厚,人口简单,人品好的少年才俊嫁了女儿!反正凌家财富够女儿富富贵贵享受一辈子荣华了,何必再去挤入公侯世家那深不见底的坑,就女儿的性子也不耐后宅的勾心斗角啊。

凌柏山嘴角抽了抽:闺女来了你跟闺女说吧,我想起书房还有点事,去去就来……说罢下榻穿上鞋子快步迈了出去……

凌夫人看着自家老爷利索的动作,登时有些目瞪口呆忘了言语……

……亲事哪有女儿家自己做主的?还让她自己和闺女说,这个老糊涂……

再想想这闺女亲事还没议完呢,一说闺女亲事就避开,顿时有些气结……抚额长叹一声。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