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穿成山里汉的小医妻
穿成山里汉的小医妻已完结

穿成山里汉的小医妻

来源:网络作者:大果粒标签:言情,古代,吸血鬼主角:顾斐,江微微

主人公叫顾斐,江微微的小说叫做《穿成山里汉的小医妻》,本小说的作者是大果粒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食子呢,这赵氏也太过分了,都不给自家孙女留一条活路。我记得当初江叔安闹分家的时候,赵氏要让他净身出户,最后还是村长和里正再加上族老们共同出面主持公道,才让赵氏闭嘴,把村西头那座破旧的老房子和两亩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最终江丰年还是收下了药膏。

叔知道你是一番好意,这药膏我先收下,不过我还是得去郎中来给六娃子看看。你先把微丫头送回她家,你让她好好地跟家里人沟通,不要吵架。等我把家里的事情料理好了,就去找她,要是她家里人执迷不悟,我会给她做主的。

顾斐颔首说好。

江丰年急匆匆地跑去找李郎中。

而顾斐则用板车,拉着江微微回江家去了。

云山村屁点儿大的地方,稍微有点动静,立刻就能传遍整个村子。

刚才顾斐拉着个姑娘去了村长家,很快这事儿就被传得人尽皆知,此时大家见到顾斐又拉着那个姑娘去了江林海的家里,都纷纷跟过去看热闹。

江林海是江微微的爷爷,也是他们家的一家之主。

他今年五十岁,生得高大,身子骨相当硬朗,腰间常年挂着根烟袋锅子,皮肤因为常年务农而被晒得黝黑,眉间有三道深深的折痕。

这位老人平时不怎么管家里的事情,他严格遵守着男主外、女主内的准则。

当初江微微被烧伤的时候,就是他做主请来李郎中给她治伤的,买药的钱,也是他让赵氏拿出来的。

后来确定江微微性命暂时无碍,江林海就不再管她,反正有赵氏和几个儿媳帮忙照顾江微微,想必是出不了什么大问题。

但让江林海没想到的是。

赵氏忽然跑来告诉他,说江微微不满意家里人让江燕燕顶替了她的亲事,心怀怨气,趁人不备的时候,悄悄跟着一个野男人私奔了。

江林海暴怒,想要去找人,却又被赵氏拦住。

她给出的理由也很正当。

微丫头是跟野男人跑了的,咱们要是大张旗鼓地去找人,肯定会闹得全村人都知道,到时候咱们家的面子往哪儿搁?要是咱们家的名声被败坏了,以后谁还敢娶咱们家的闺女?

赵氏不愧是江林海相伴多年的媳妇儿,她的话掐准了江林海的命脉。

对江林海来说,没有什么比名声和面子更重要。

他操劳了大半辈子,辛苦了大半辈子,为的不就是个体面吗?

要是真被微丫头给毁了名声,以后还让他在村里怎么做人?!

于是,江林海被劝服了。

他不再提找人的事情,家里其他人自然也乐得清静,只字不提江微微。

他们只当家里从来就没有江微微这么个人。

原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谁知道,原本应该生死不明的江微微,居然又回来了?!

江林海刚从地里忙完回到家,打算洗把脸休息会儿,忽然听到家门口吵吵闹闹的,立刻循声走出去。

只见顾斐正扶着江微微下车,两人走进院子,还有很多吃饱了没事干的村民们聚集在院门口,伸长脖子往院里面张望,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架势。

江林海见这阵仗,心里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大步上前,拦住顾斐和那姑娘的去路,皱眉问道:你们这是要做啥?

顾斐没吭声,开口回答的人是那姑娘。

她抬起头:爷爷,你不认识我了吗?

见她称呼自己为爷爷,江林海下意识想要开口让对方不要乱攀亲戚,但在触及到对方的眼睛时,却蓦然惊觉她的眼睛很熟悉。

再仔细打量,江林海终于反应过来,失声叫道:微丫头?!

江微微意味不明地笑了下:难为爷爷还能记得我。

江林海看着她此时这副面目全非的模样,不敢置信:你、你不是跟人私奔了吗?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私奔?爷爷觉得我这副样子,还能跟人私奔吗?

江林海无言以对。

的确,以她这副浑身是伤、连走路都要靠人扶着的架势,还能私奔到哪里去?又有哪个男人还愿意跟她私奔?!

他的眉头越发皱紧:既然你没有跟人私奔,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

江微微反问:爷爷为什么不去问问奶奶?这件事情是她和大伯娘干的,她们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江林海觉得她这话很不妥当,沉下脸色: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奶奶和你大伯娘都是你的长辈,无论如何,你也不该用这种恶意的想法去揣度她们。

江微微也不跟他争执,只是对身边的顾斐说道。

劳烦你去搬把椅子过来,我站得久了,有点累。

顾斐嗯了声,直接绕过江林海,从堂屋里面捞出把椅子,放到江微微的身后,再扶着她缓缓坐下。

眼下江微微坐着,江林海是站着的,按照高度来说,江林海占据明显优势,可不知道为什么,江林海却有种自己被人硬生生压过一头的别扭感。

他的脸色越发难看:你这是什么意思?哪有小辈站着,却让长辈站着的?你的教养呢?!

江微微平静道:抱歉,我爹死得早,娘又改了嫁人,没人管我,我自然也就没什么教养。

你说得什么混账话?要是没人管你,你怎么长到这么大的?你这个没良心的臭丫头,你忘了我们这么多年来对你的养育了吗?!

江微微抬起眼皮,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得人牙根痒痒,说出来的话更是让人气得肺管子疼。

哦?那你倒是说说看,你们是怎么养育我的?我穿的是我娘留下的旧衣服,吃的是自己上山挖的野菜,闲来没事你们还要来我家里打秋风,我爹留下的那点东西,全被你们搜刮干净了。哦,对了,我那房子的房契、还有家里那两亩田地的地契,也都被奶奶拿走了。烦请爷爷跟奶奶招呼一声,请她老人家看在我爹早死的份上,可怜可怜我这个孤苦无依的小孙女,把房契和地契还给我吧。

这话一出,院门外看热闹的村民们顿时都炸开了锅。

他们只知道赵氏是个精明厉害的老婆子,没想到她居然连死去儿子的房子和田地都要霸占,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俗话说虎毒还不食子呢,这赵氏也太过分了,都不给自家孙女留一条活路。

我记得当初江叔安闹分家的时候,赵氏要让他净身出户,最后还是村长和里正再加上族老们共同出面主持公道,才让赵氏闭嘴,把村西头那座破旧的老房子和两亩薄田分给了江叔安。

这赵氏倒是精明,三儿子一死,就赶紧把房契和地契弄到手,一点亏不肯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