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误惹冷情将军:药膳千金宠成妻
误惹冷情将军:药膳千金宠成妻已完结

误惹冷情将军:药膳千金宠成妻

来源:网络作者:振鹭标签:穿越,架空,伤感主角:南兴川,常如意

主角叫南兴川,常如意的书名叫《误惹冷情将军:药膳千金宠成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振鹭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柜门拿了一小瓶药出来,又转身走回来:把这个药擦了吧,好得快。常如意看他这么关心自己,又想起自己那个凶巴巴的爹,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南兴川见她愣着,便自己拔下了塞子,将药倒了一些在手上往常如意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常如意摸了摸额上红肿的地方道:没什么,抓鸡的时候撞到了而已。

南兴川低下头去,盯着那碗鸡汤看了一会,突然将鸡汤推到常如意面前道:你先吃,我去拿点东西。

说着就站了起来,转过身走向柜子,打开柜门拿了一小瓶药出来,又转身走回来:把这个药擦了吧,好得快。

常如意看他这么关心自己,又想起自己那个凶巴巴的爹,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南兴川见她愣着,便自己拔下了塞子,将药倒了一些在手上往常如意伤口上涂。

疼疼疼!常如意差点跳了起来,幸好被南兴川给及时按住了,要不兴许得把桌子也给掀了。

那药也不知是什么做的,涂在伤口上又凉又疼,直钻入骨逢儿里去。

人被按得死死地,挣扎也不行,常如意只能任由对方为所欲为了。

过了好一会儿,按在肩膀上的那个大手才移开了。

行了。南兴川将药往她怀里一丢:自己带回去,但凡皮外伤都可以用的。

常如意听他这么说,只觉得心里甜丝丝的,他虽然面冷,心却不冷,实在是个好人,如果能与他做朋友,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家。南兴川坐了下来,大口吃着自己做的黑暗料理,却碰也不碰一下常如意的鸡汤。

常如意不禁道:南大哥,你怎么不吃我做的东西,你是不是嫌弃我?

南兴川只是道:你受了伤,是该补补,我又没受伤。

这话虽然不怎么好听,不过常如意还是觉得心里甜甜的。她将鸡腿给夹了出来放到南兴川碗里,笑道:我本来就是做给你吃的,你要不吃,我的心意就白费了。

南兴川抬起头看向她,脸上的表情略有些奇怪,又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盯得常如意脸都红了,他才别开了眼,好像也有些不自然:赶紧吃吧。

人家都这么说了,常如意也只好低下头扒着碗里的饭,两个人各怀心事,话也没好意思说两句。

吃过饭后,常如意替他将锅碗都收拾干净了,眼看天色不早了,便匆匆告辞了。

本来南兴川想送她的,可她想起常生出去吃饭了,怕路上跟常生撞到一块,要挨骂,于是便谢绝了对方的好意,一个人上路了,连带去的碗也忘了拿回去。

路上虽然没有碰到常生,可是等她回到家中时,竟发现厨房里锅碗瓢盆都被打破了,而常明正用那些碎片上在地上画小人。

常明!她气得登时揪住了常明的耳朵:这是不是你干的?

常明狠挠她的手,趁她分神之计逃到门外去,朝她吐着舌头:你敢揪我耳朵,我要告诉爹去!

她看着满地狼藉,心里也猜到常生回来之后定会将她狠揍一顿,与其让这臭小子逍遥法外,还不如自己先揍他一顿,反正都要挨一顿打,她也绝不要常明好过。

你有本事站着别动!

她提着裙角跨出门去,常明见状连忙往外跑,还没跑两步就撞到回门的常生身上。

儿子,你急吼吼的去哪里?

常明一见常生回来就跟见了救星似的,连忙指着常如意道:爹,姐姐做饭把锅碗都给打破了,现在还要打我。他说着就呜咽哭了起来,好像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常生一听这话,连忙瞪大两个眼睛,死盯着常如意:小贱人,你给我滚过来!

常如意心里也怂得很,却不敢不上前,只得缓缓挪动身子过去:爹,不是这样的,是弟弟撒谎……

这么小的孩子哪儿会撒谎,我看你就是个谎话精!

常明见状连忙将死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然后递到常生面前道:爹你看,这就是姐姐刚才掐的。

常如意没放着小子那么恶毒,常生见了自家宝贝儿子的伤,更是心疼不已,一把将常如意抓了过去:臭婊子,我今天要不打死你,我就不是你爹!

都这个阵仗了常如意能不跑吗?

可是,她怎么跑得掉啊!

头发被死死地揪住,膝盖被狠狠地踢了一脚,整个人就向前跪了下去,衣襟里的药也掉了出来,常明连忙过去捡起来:爹,你看,姐姐不知道去哪儿偷来的药。

这可真是冤枉,这分明是人家送给她的,可是她又不方便解释,盯着那药百口莫辩。

常生更是气得火冒三丈,抄起地上的扫把往常如意身上抽,常如意一边躲一边道:爹,爹,您饶了我吧,我明日还要下地呢,你把我打死了,谁来下地?谁来收拾屋子?谁来照顾弟弟呀?

她的话好像是起了些作用,常生打了她好几下之后终于收了手,气呼呼道:说得也是,要把你打死了,我不就白养你这么些年了。

常如意连连点头,常生朝她脸上啐了一口,将扫把砸在她身上,又对儿子道:三天不许给这死丫头饭吃!

常明自然十分得意,将那药也一并打碎了,捡起较完整的碎片玩。

还不赶紧把厨房收拾干净,太阳落山前记得把鸭子给吆回来。常生怒气冲冲狠瞪她一眼,抱着儿子进了睡房去。

常如意耐着身上的疼痛进去收拾厨房,收拾到差不多的时候,便在院子里捡了只竹竿出门找鸭子去了。

可是吧,她压根就没见过家里的鸭子,要怎么找啊?而且,她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吆喝过鸭子呀!

她将裙角打了个结,垂头丧气地往门外走去,可没走两步,突然猛地撞到了一堵肉墙。

那个不长……她的话未说完便全数咽进了肚子里去,因为她发现自己撞到的肉墙是南兴川。

南大哥,你怎么来了?

南兴川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在打量了她一眼后问:你挨打了?

常如意这才想起自己灰头土脸一生,正想跟他解释,猛地听院里原来常生气急败坏的声音:小蹄子,你杵在门口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