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乱世贞女
乱世贞女已完结

乱世贞女

来源:网络作者:华秀血标签:穿越,架空,抗战主角:易元高,古挽香

主角叫易元高,古挽香的书名叫《乱世贞女》,它的作者是华秀血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两黄金已经差点就让他惊掉下巴了,她居然叫他再加一倍的加钱,疯了……这个世界已经疯了。易元高放下手中的茶杯,嘴角隐隐勾出一抹笑意,他自然知道钱掌柜在担心什么,他无非就是怕这白玉观音卖不出去……只是,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或许是钱掌柜想得太入神了,古挽香叫了他几声他都没反应。最后,古挽香终于没忍住,芊芊玉手猛地拍在他那红漆木的柜台上。

啪的一声脆响,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当然也包括屋内的易元高。

钱掌柜更是吓得差点跳起来,抬起头时,却发现古挽香依旧一脸笑眯眯的冲他招手。满脸黑线的同时,钱掌柜不禁在心中暗道,果然跟七王爷是同道中人,翻脸比翻书都还快。心中虽然这样想着,钱掌柜却还是忍不住乖乖的将头探了过去。

古挽香附在钱掌柜耳朵便说了两句,钱掌柜好不容易合上的嘴忍不住又张成了一个圆……这……这……今儿个到底是怎么了,他这是在做梦吧?等钱掌柜揉着眼睛回过神来的时候,古挽香已经带着襄铃除了店门。伸手将自己的嘴巴手动合上,猛然想起七王爷还在屋内等着,钱掌柜又慌忙朝屋内跑去。跑了两步又想起那尊价值一千两黄金的白玉观音,连忙又折回来将它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这才匆匆忙忙的朝屋内走去。

七王爷说得没错,这宝贝疙瘩要是给他摔坏了弄丢了,别说一辈子,只怕就是十辈子,一百辈子,他也是赔不起的。

等钱掌柜回到内屋的时候,易元高正优哉游哉的坐在圆桌旁喝茶,钱掌柜连忙抱着那尊白玉观音走上去,恭恭敬敬,诚惶诚恐的道,王爷。

嗯。易元高淡淡的应了一声,淡淡的问道,她后来跟你说什么了?

钱掌柜战战兢兢的道,那位小姐说,倘若待会儿再有人来问这白玉观音的价格,就叫小的……叫小的……

嗯?易元高抬起头来,神情明显已经带着一丝不耐烦。

钱掌柜一咬牙,索性豁出去了,那位小姐说,等下若是再有人来问这白玉观音,便叫小的要双倍的价钱,若他愿意买,就卖给他。

哦?易元高挑挑眉,原来她心中打的是这个主意?怪不得……看不出来,还挺会算计的嘛?啊,不对,只怕她的那些阴谋诡异,就连他易元高都要逊色三分了。看来,他今天这一趟真没白来啊,果然好玩儿!

王爷……钱掌柜苦着一张脸老脸,您说着……一千两黄金已经差点就让他惊掉下巴了,她居然叫他再加一倍的加钱,疯了……这个世界已经疯了。

易元高放下手中的茶杯,嘴角隐隐勾出一抹笑意,他自然知道钱掌柜在担心什么,他无非就是怕这白玉观音卖不出去……只是,既然她古挽香都出面了,还会有她搞不定的事情么?

就在这时,只听得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有人吗?

易元高勾勾嘴角,你看,这不是送上门来了么?

天玉玉器铺门外,古挽香和襄铃将自己的身子隐藏在人群里,直到看到那个身穿淡黄色裙裾的女子走进店里,襄铃惊得连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天哪,小姐,你真的是太神了,连这都猜得到!

这我可不是用猜的。古挽香淡淡的笑笑,我可是看到的。

啊?襄铃惊讶得长大了嘴巴,难道你知道她一直跟着我们?

那不然呢?古挽香白了她一眼道,要不,你以为昨儿晚上趴在咱们窗前,偷听咱们谈话的是死的啊?

什么?襄铃惊得几乎跳起来,昨天晚上有人偷听咱们说话?

古挽香无奈的耸耸肩,不然咧?

襄铃急得直跺脚,那咱们的礼物怎么办?若是给二夫人知道了,她肯定会先下手为强的。

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啊?古挽香笑得很是得意,要不然,你以为你家小姐我是傻的啊,就那玩意儿,一千两黄金?她撇撇嘴,襄铃说的没错,那老头子当真是想钱想疯了。

可是……襄铃仍然觉得不靠谱,迟疑道,那你觉得,二夫人真的舍得花一千两买下那尊白玉观音么?这也太离谱了吧?你说她一个月才一两银子,她要存多久才能存够一千两黄金啊!

一千两?古挽香冷笑一声,眸中的精光一闪而过,你怎么不问我,刚刚临走的时候,我跟那掌柜的说什么了?

啊?襄铃心中又是一惊,这才想起小姐刚刚走的时候,的确悄悄跟那掌柜的说了几句话,只是出门的时候她忘记问了,而此时古挽香这样一说,襄铃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连忙问道,那小姐跟他说什么了?

古挽香冲襄铃神秘一笑,眨眨眼,一脸天真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不过告诉他,若是我们走后还有人去问那尊白玉观音的话,就叫他跟她要双倍的加钱,也就是……两千两黄金!若是这样,那人都还要买的话,那我就让她卖他咯?

襄铃只感觉自己已经不会思考了,她呆呆的问道,那……那掌柜的答应了么?

他能不答应么?古挽香嗤道,他是开门做生意的,为的自然是赚钱。我这不费吹灰之力便让他多赚了一千两黄金,他怎么会不答应?

襄铃尚还未反应过来,就在这时,突然听得一个略带磁性的男中音道,人都说最毒妇人心,果然,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

突兀而又熟悉的声音,稍稍带着一丝戏谑,古挽香不禁皱了皱眉,转过身,果然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心下一沉,连声音也变得生硬起来,又是你?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这已经是第三次出现在她面前了吧?

易元高挑挑眉,脸上原本的冰冷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温和而调侃的笑容,怎么,很意外?

久别重逢,自然会觉得意外的。

襄铃盯着面前的易元高,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她总觉得这人很熟悉,她仿佛在哪儿见过似的,可是……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他呢?突然,她脑中灵光一闪,她想起来了,他不就是上次在恩泽寺两次救了她家小姐的那位公子嘛?想到这个,襄铃心中便是觉得一阵感动,所以也就没注意到自家小姐的脸色,当即满脸喜色的说道,原来是你,上次公子对我家小姐的救命之恩,奴婢还没来得及感谢公子呢。

小姐的救命恩人自然也就是她的救命恩人,当然,这时候的襄铃万万没有想到,易元高不仅是古挽香的救命恩人,其实也算得上是她的救命恩人,因为当初易元高也曾将她抱去恩泽寺救治的,不过因为那时候她昏迷不醒,事后又无人说起,所以自然也就无从得知了。

对于襄铃的反应,易元高显然很满意,他漫不经心的瞟了一眼秀眉微蹙的古挽香,似笑非笑的道,看来,你家丫鬟似乎比你更愿意看到我。

古挽香用鼻子哼了一声,冷声道,你来做什么?怎么每次他都会出现得这么巧,刚刚她们谈话的内容……他是不是也一字不漏的听了去?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襄铃才注意到古挽香脸上的不悦,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会对这位公子如此的排斥,但是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讪讪的转过头。而就在这时,她脸上神色一变,连忙拉了拉古挽香的衣袖,小姐,你看,她出来了!

古挽香闻言,果然回过头,正好看到刚刚走进店里的那个淡黄色裙裾的女子匆匆走了出来。当然,她认识这个女子,因为她就是李氏身边的丹玉。

但见丹玉神色匆忙,脸上却并未拿什么东西,很显然的,那尊白玉观音,她还没有买下来,不过嘛……古挽香不着痕迹的扯扯嘴角,她相信,很快丹玉便会回来的。她太了解李氏和古若曦了,她知道,只要是她古挽香想要的东西,她们就是不惜一切也要弄到手,上一世的沈行思,便是个最好的例子。而她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想了这么一个点子来。

襄铃的心思跟古挽香,那差的可不是一个档次,而古挽香能想到的,她却不一定能够想得到。所以,此时见丹玉空手而出,襄铃心中便不免有些失望,小姐,你的计划,好像失策了诶。她就说嘛,不过就一尊白玉观音而已,除非是钱多得用不完的人,否则,谁会那么傻呀!

现在就下定论,未免还早了点。古挽香回过头,冲襄铃莞尔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不出半个时辰,她必定会回来。当然,还会带着两千两的现黄金。再怎么说,这丹玉也不过是个下人,而且这也不是一点点钱,而是两千两黄金,她自然是要先回去跟李氏商量一下的。

可是……襄铃还想说什么,古挽香却径直转身在一旁的茶铺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来,过来歇会儿吧,咱们还得在这里待一阵子呢。反正天色还早,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当然要亲眼看着丹玉将那尊白玉观音买走才能放得下心的。

嗯,没事,反正在下今天也没什么事。易元高一边说着,一边大大方方的走到古挽香身边坐了下来,脸上的神情也是温和至极,没有一丁点儿的不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