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我的总裁小宝贝
我的总裁小宝贝连载中

我的总裁小宝贝

来源:奇热作者:崔泽菲标签:总裁,宝贝,最强主角:

小说主人公是我的总裁小宝贝的小说叫《我的总裁小宝贝》,本小说的作者是崔泽菲创作的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受到他心中的苦,毕竟他曾失去过自己的最爱的女人,而她始终没有办法劝说自己去原谅他,他们之后的婚姻将怎么去继续,她迷茫了,她一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想了些什么?她或许想了很多,一一说给他听吗?她并没有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东方欧阳辰口中那个陌生的名字溢出的时候,原本只是四肢僵硬冰冷的梁丘燕全身都冷了,她的心更冷,这个时候她笑了,眼泪无声地流着,唇角勾起个笑容,她终于开始明白了,他心里的人一直都是那个晴晴,虽然她并不知道晴晴是谁,他们为什么后来又分开了,她只知道自己的这些厄运都和那个晴晴有关,可是自己还是无能为力,现在就像是大海中央的一朵浮萍,飘摇不定,永远都找不到自己的方向,她出神地望着天花板,身体所有的疼痛似乎在此刻都不能夺去她的思维,他还在自己身体里辛勤地耕耘着,口中的呓语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梦幻中的人一样,晴晴这个名字伴随着他一下一下地撞击,她的灵魂就像是出鞘了一样,唇角甚至溢出一个笑容,这就是自己心爱的人,他的心里装的是谁她笑着笑着感觉自己身上的疼痛都显得无足轻重了,如果她做什么都改变不了现在的状态,那么她选择任命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就这样她变得心安理得,紧紧地抿着嘴唇,承受着他在自己身上的肆虐,她不想去追究更多的事,过去的就过去了,她想自己迟早有一天会让他厌倦自己,如果这样的折磨终究要到自己的身上,那就让这折磨早一点降临,早一点结束,永远不伤心永远不难受,爱算是爱了,那么总算是有结束的一天。

东方欧阳辰终于意识到了她意志的游离,眯着的眼睛目光变得更加没有温度,他埋下头狠狠地咬着她的脖颈,妄图利用疼痛让她回过神来,不知为什么,她游离的眼神,唇角的丝丝笑意居然让他情绪短暂地失控了,他一直自诩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而在她身上自己却一再地失控了,她还真是了不起,如果没有她害死晴晴的那件事,他估计就会被她迷惑了,会认为她真的像是表面上看上去的单纯善良,或者可以说是自立自强。

梁丘燕承受着他带给自己的疼痛,她努力承受着,唇角已经溢出了鲜血,她没有哭,哭不是她的性格,那是懦弱的人的行为,她不屑对他掉眼泪,这点点疼痛她还是可以忍受的,她感觉身上冰冷极了,身上的这具男性的身体是那么温暖,但是却始终没有办法温暖她,她笑了,这就是自己的婚姻,这么悲哀,还是自己一度认为最幸福的存在,四年的时间,她封闭了自己,原本以为即便是没有三年前那个温柔的男孩子照顾关心自己,最起码也不愿意看到那个男孩子已经成这样可怕的一个男人。原来自己还是会痛,还是会难过,原本以为这四年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可是她还是在乎的,无论如何她都不愿看着过去那个疼爱自己的男孩子在自己的人生之路上死个彻底。

在想什么?激情过后,他并没有谁,他将她死死地拦在怀中,他轻轻地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这样的温暖一点都没有办法温暖她,现在他已经是她心口上的一块伤,始终没有办法愈合,在他让她痛的同时,她更加看清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一文不值,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承担这些,不过她终究没有办法恨他,他痛的同时,她可以感受到他心中的苦,毕竟他曾失去过自己的最爱的女人,而她始终没有办法劝说自己去原谅他,他们之后的婚姻将怎么去继续,她迷茫了,她一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想了些什么?她或许想了很多,一一说给他听吗?她并没有那么多的力气,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之后眨巴了一下干涩的眼睛。

嗯?他见她久久没有回答,看向她,她的目光太平静了,刚才自己那么粗鲁地对待她,她怎么一点反应没有?似乎他的意志开始一点点地背离自己的最初的想法,他原本是想让她痛的,最好是痛不欲生,而现在呢?他也迷茫了,她似乎很能隐忍,她不轻易地说出她心中的疼痛,这反而让他感到更加地烦躁。

没想什么,睡吧。她的声音很轻,很轻,根本就不像是受过什么打击的人,他很认真地盯着她的眼睛看了许久,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异样,他想过很多种结果,无疑是大声地骂自己给自己一个耳光,要不就是大哭不止,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平静,就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样,这反而让他的心里更加不舒服,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吃瘪的感觉真的是不好受。

梁丘燕!你这个样子是怎么?控诉我刚才对你做的一切?东方欧阳辰一直都是个聪明的人,即便她不说话,她他还是能明白她心中对自己的抵触,她看自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一样,她没有哭泣,即便她的身体已经冰冷到了不行,甚至还哆哆嗦嗦的,她侧过身,将脸别到一边,背对着他躺着,安静极了,不哭不闹,波澜不惊,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天很快就亮了,梁丘燕一夜都没有谁,就这么盯着窗户看了一晚,一点困意都没有,虽然体力的消耗还是很大的,但是她一直都很清醒,直到身后的一个手臂将她重重地往后一拉,之后她落入一个滚热的怀抱中,她原本想挣扎一下的,可是短暂的挣扎不过是徒劳而已,她放弃了,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是他的妻子,他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怎么不睡?他的声音低低的很浑厚,他温厚的大掌揉搓着她的手臂,他感觉到了她的冰冷,他突然很想将她转过来看看她的表情,可是他还是很怕看到她那清明的眼神,那目光中虽然没有情绪,反而让他感觉很不自在,似乎那样清明的目光是对自己的不屑,自己那样对待她说实话,他恶劣的心里是想要侮辱她,让她感觉难过,最开始原本是戏弄,之后把持不住,虽然心中有侮辱之意,他还是希望她都点反应,即便是报复也要让自己的敌人疼痛,可是她太平静了,平静得让人感觉恐惧。

你先睡吧,我有点睡不着。她的声音很低很低,没有任何的情绪,她现在自己都感觉自己一点脾气都没有,如果是别的女孩子被这样的侮辱之后,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呢?对于她来讲,真正地哀痛到了极点的时候就没有力气去哭,连呼吸都感觉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怎么还有力气去为自己所受到的侮辱而感到悲哀呢?她轻轻滴喘息着,就像是真的用尽全力去呼吸,她一下一下地眨巴着眼睛,尽量让眼睛不会感到酸涩难受。

你冷不冷?东方欧阳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没话找话,这样莫名其妙的自己也着实让东方欧阳辰感到烦躁,他不明白为什么梁丘燕会这样逆来顺受,如果说她还爱自己的话,或许有这个成分在,但不全是,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她的平静似乎就像黎明前的夜黑暗至极,当天边泛起鱼肚白之后,阳光便会乍现,他不知道这样的平静过后,她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她这样的反应完全是出乎自己医疗范围内的,东方欧阳辰向来都是喜欢掌控一切,现在她成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意外,他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在他的记忆里她一直都是个胸无城府的女孩子,除了害死晴晴的事,毕竟那样的一段记忆是那么刻骨铭心,其他的时候她都伪装的非常好,对谁都很和气,总是笑眯眯的,似乎永远都不会发脾气一样,即便是自己那么对她她还是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生气的举动,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开始好奇起来,可她现在的样子,似乎并不想和自己说话,原本沉默寡言的东方大少,居然憋得极为难受,不过她的言语中也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他就像是憋着一股闷气没有地方发泄,只能将她死死地拦在怀中,即便是这样她都没有一点的反应,如果没有她细细的喘息声,他真的以为自己抱着的不过是个破布娃娃。

天空变得很亮很亮,梁丘燕眯起眼睛,一夜的不眠她依旧没有困怠,稍微有一些疲倦,她眨巴一下眼睛,该去上班了吧,原本浑身就酸痛异常,身上的手臂现在显得更加粗重,她挪了挪身体,想要移开身上的手臂,可是手臂的主人并没有移走的意思,反而收紧了手臂,将她整个圈在怀中。

晴晴别闹,再睡一会儿东方欧阳辰将头放在梁丘燕的颈窝里,吸了吸气,呼吸恢复了平稳,梁丘燕笑了一下,不知道这样的笑容看上去有多苦涩,即便是在睡梦中他想念的还是那个叫做晴晴的女孩子,是不是他的心中除了那个女孩子再无其他了?既然他这样地在意那个女孩子,为什么他不能察觉到他怀中的人并不是那个女孩子?她笑了,估计是自己多虑了,她突然感觉挺冷的,他的怀抱真的很温暖,但是不适合她贪恋,也没有机会给她贪恋,他此时此刻拥抱着自己,不过是因为把自己想象成了那个叫做晴晴的女孩子,而自己在他的心里什么也算不上,如果说算的上什么的话,那便是仇人吧,还真的是个尴尬的关系,他们即使夫妻,她有事他的仇人,这样的纠缠还真的是让梁丘燕很无奈,如果说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痴情于那个女孩子,她还真的是打心眼里嫉妒那个女孩子,一个男人可以为了她不顾道义,不顾自己的心意,真的是一种境界,也许也就只有爱的名义才可以做出这样的事,不过她还是很庆幸那个女孩子没有看到现在这个样子的他,真的想知道能让东方欧阳辰至此的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

她想了一会儿,生物钟让她不容再继续胡思乱想,该上班了,一夜未睡,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痛,她轻轻地挪开他的手臂,蹑手蹑脚地走进浴室,她不想惊扰了他,这样的早晨原本是美好的,可是昨晚他们之间发生的事现在如果真的二人双目相对想必一定会很尴尬的,即便是做不成爱人,她也想着要顺其自然还好,可是他们之间有着那么多的恩怨,昨天说句不好听的,他是强暴了自己,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恨他,而之前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说自己是害死那个叫做晴晴的女孩子的凶手,她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一会儿一起去上班。东方欧阳成看着刚从浴室里出来的梁丘燕,她算是美丽的吧,五官很匀称低眉顺眼的,看起来柔柔的,让人怎么都不能和蛇蝎心肠联系到一起,可是他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晴晴死的时候的样子,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忘记。想到这里他的脸色冷了下来,自己怎么可以对她其恻隐之心,就因为昨天自己那样对她,这都是她活该,既然她是自己的妻子就要履行妻子的义务,这么一想他就不感到愧疚了,他起身走进浴室迅速地冲刷着自己,刚才自己都想了些什么?她是害死晴晴的凶手,自己怎么可以对她心慈手软?难道自己还要被她的外表蒙骗吗?

坐在东方欧阳辰的法拉利中,她的心思却并没有在身边的这个男人身上,或许四年前自己真的是全心全意的爱他,而现在呢?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看他,更不知道之前自己和美美说自己会让他爱上自己的那些信誓旦旦到底去了哪里,不过,她现在看着窗外匆匆而过的风景,心情还是放松了很多。

那个,东方欧阳辰,以后可不可以我们不要一起上班,这样不好。梁丘燕想了半天还是说出了口,她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这样对他们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他们的婚姻是没有爱情基础的,表面上装出的甜蜜会打断别人在这四年里的流言蜚语?她笑了很不屑地笑容,满脸的讥讽,她并不担心东方欧阳辰看到她这样的表情,更不害怕激怒他,他还能把自己怎样呢?

你会开车?东方欧阳辰并没有因为她唇角讥讽的笑容而生气发怒,他不怒反笑,她不就是想和自己保持距离吗?真是好笑,之前她还口口声声地说爱自己,只是短短的四年她的爱呢?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现在的她一点改变都没有。

不会。梁丘燕底下了头,她的脸红了红,她虽然并不聪明,但是她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本想让他吃一次瘪的,可自己的道行还是不够。

那这些天还是和我一起上班,过两天我给你配个司机。东方欧阳辰的唇角噙着一抹笑意,似笑非笑的样子让人看了胆寒,他的目光是冷的,他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让人看不清。

不了,我搭公交车就可以了。梁丘燕急着拒绝,毕竟自己一个小小的助理怎么可以陪着司机,才刚进公司,让别人看了不好,虽然她的确是因为东方欧阳辰才可以进公司的,但是她并不像让别人把自己看做那种只是凭关系,并没有什么本事的人,她一直都希望凡是靠自己,在没有东方欧阳辰的四年里,她还是可以活的很好,她不喜欢别人对自己说三道四。

搭公交车?你在哪里搭?东方欧阳辰浅浅地笑着,她还真的还是个小女孩儿,思想一点都不成熟,只是知道说出自己的想法但是从来不去想自己的想法的可实施性。他们住的地方是高级住宅区,都是有车一族,计程车都很少,

也是啊。梁丘燕讷讷地说,有点憋气,自己怎么做事说话一点都不经过大脑呢?真是笨死了,居然还在东方欧阳辰面前出丑,这下可好,自己现在到底该怎么说呢?就直接告诉他不想和他一起上班?自己都已经说了那么多了,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是不可能的,他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懂呢?既然他已经决定的事情,就不容许更改,之前自己不就是知道的吗?她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怎么能这么笨呢?

好了下车吧,在磨蹭就迟到了。东方欧阳辰笑了,她这样腹诽的样子真的让他的心情大好,之后发现自己的情绪再一次失控,刚刚浮现出来的笑容一下子就收了回去,梁丘燕愣愣地看着他极为迅速的变脸,只是短暂的一瞬,如果她没有真实地看到刚才他的笑容的话,她真的把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当成了自己的幻觉,她摇了摇头,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他那么心思缜密的人,怎么可能随便让人看明白他是怎么想的呢?她没有必要去揣测他的心意。再说了,她何必去想他都在想些什么呢?那些不过是徒劳罢了,如果他让她看出了他的想法的话,他还是东方欧阳辰了吗?想到这里她打开车门,走出豪车,向办公大楼走去,既然想不明白,就不要去拼命地想,既然无力就不要费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