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古玩> 樱桃Kiss恋
樱桃Kiss恋已完结

樱桃Kiss恋

来源:奇热作者:旻娟标签:古玩,悲伤,兽王主角:桃木,卢云

小说主人公是桃木,卢云的小说叫《樱桃Kiss恋》,是作者旻娟倾心创作的一本现言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死的,说不定整条腿也会废掉。如果不想截肢也可以,只要接受一定的治疗就好,但是那个治疗需要大量的费用,不是你们家能承担得起的。”医生语重心长的说着。“怎么会……”卢云妈瘫软了。卢云爸赶紧上前接住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然了,你……老师不是应该屋里的吗?为什么出来了呢?现在还没到吃晚饭的时候哦。”卢云有些惊魂未定似的看着他道。现在这样子算不算半裸呢?应该不算,只是身上没穿内衣和内裤,只是一块浴巾围着,卢云感觉自己就像是没穿衣服似的在他面前,被看得光光的了。心里的不自在那叫一个烈啊!

“嗯……你有必要这样子吗?”桃木有些不爽现在卢云这种生硬的态度,明明很自然的可以相处了,却非得说话做事都像真正的师生!

“是你自己说的吧,一切回到以前的样子……”卢云恢复了情绪,冷冷的看着他。转身进屋去了。

“老师和学生吗……”桃木其实已经后悔了,但是卢云不相信自己,当初也不过是气话而已,有什么办法呢……

吃饭时间……

“小云,你什么时候剪头发的?”卢云妈奇怪的问着。

“嗯?哦……和老师回乡下的时候剪的。”卢云随口回答着。

这顿饭,吃得不是怎么舒服。因为卢云和桃木,实在太不自然了!

吃完饭,卢云就上楼去了。桃木在楼下陪卢云妈。

“小云变了不少呢……”卢云妈笑笑道。

“是吗……”桃木随口应着。“阿……妈……以前你和卢云是不是有过什么事啊?上次遇到加佳的妈妈放弃加佳,卢云非常的激动。我有些好奇……”桃木犹豫了半天还是说出来了。

“是什么事?”桃木有点激动了。他对于能够再知道卢云的一些事而开心。他从以前就很想知道关于卢云的事,可是卢云根本就不会提起这些。

“你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呢,非常非常的喜欢小云……”卢云妈看着桃木笑笑道,“不过呢,现在负担大了吧?因为两人之间关系不一样了。可是,关系不一样了,至少心情还是一样的,不是吗?因为一点小事就一直这么闹别扭的话,可是不行的哦。”卢云妈说着桃木并不想听的话。但是这些话,或许是卢云想听的……所以,卢云在楼上也听见了。

“那个……我问的不是这个……”桃木讪讪道。面对的是卢云妈妈,桃木没有办法像拒绝赤井和奈美一样的决绝,他还是懂的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是绝对而且不应该不可以得罪的。

“我知道啊。不就是想要了解到卢云以前的事嘛。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很普通的一件事。当卢云面临截肢的时候,我拼了一切的去阻挠了。因为知道,我知道那孩子希望自己能站起来。仅此而已。”卢云妈笑笑道。那确实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回忆而已,因为,母爱都是很普通的。

回忆……

“唔……”六岁的卢云掉进了白色的深渊,当她睁开眼之后,身处的还是白色的地方,只不过有着很重的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房间外面,能隐约听到一些声音,其中夹杂着自己妈妈的声音。但是听不大清楚。

“医生,我的孩子怎么样了?”一个女人惊恐的声音。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可以感觉得出,她很害怕,也很担心。

“孩子现在情况良好,不用担心有生命危险,只是……孩子的膝盖受伤比较严重,现在得看她的恢复情况了。”医生的声音很淡然,很平淡,但是至少不是冷漠的。简单的交代完毕,接下来就是走人。研究着怎么救助自己的病人。

“放心,小云不会有事的。”是一个听起来很成熟稳重的声音,“我们进去看看吧。”他拍拍女人的肩,搂着她的肩膀,进了病房。

接着,进来了两个人。两人看见卢云醒了,都很激动,忙着叫医生去了。经过一系列的检查,一切良好。

“小云,感觉怎么样?”女人的眉头上是浓浓的悲伤,但是眉头却不是紧蹙着的,她在微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很自然,可惜,当她焦急的来到床前担心的问着病床上的孩子时,那孩子就知道这个女人很伤心,很担心自己。

“小云……是谁?我是谁?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病床的卢云,只有六岁,眼睛里面却是浓重的冷漠和淡然。或许,卢云的性格是在这个时候生成的。

“诶……”女人先是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愣了一愣,随即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一般,眼神里透着绝望。她的眉头,紧蹙着了。

“看来医生说得没错……小云失忆了。”男人的眉头也是紧蹙的,但是他的眼中没有惊讶,反倒是以一种料想到了的眼神看着卢云,将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有些悲伤的说着。

卢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脑海里没有这两个人的影子,应该说谁的影子都没有。一个空白透明的世界,就像婴儿的大脑,等待着有人放些什么进去。

女人开始啜泣起来,但是随即又拉着卢云的手,强颜欢笑道:“孩子,你叫佐天卢云,我叫佐天里绪,他叫佐天进治,我是妈妈,他是爸爸。等你好一点了,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没有了6岁以前的记忆没关系,我们一起创造更美好的记忆吧。”女人微笑着,眉头紧蹙着,她的嘴角在颤抖,她在苦笑。卢云看得出,她很伤心,她想哭,但是她不愿意在自己面前哭。所以,她宁愿自己无声的掉着眼泪,也要强颜欢笑着。

“嗯。”卢云现在谁都无法信任,但也谁都无法怀疑,这个空白的世界需要装点什么,需要点什么点缀着。这个女人是母亲,这个男人是父亲,他们是妈妈和爸爸,这是卢云装进脑袋里的第一样东西。

“小云你是去半藏爷爷家回来的时候受伤的,你磕到了头,磕到了膝盖,所以你的腿才打着石膏,你才没有记忆的。半藏爷爷很喜欢你,很疼爱你,他是爷爷的世交。知道吗?我们有很多爱我们的人哦。”卢云的妈妈没有流泪了,用纸巾擦擦泪,拉着卢云的手,微笑着说着。她紧蹙的眉头舒展了。卢云看得出,她很坚强,坚强得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接受现实,虽然卢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逞强。

“嗯。”卢云的眼睛木木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号称是自己妈妈的女人,她的眼睛里面有悲伤,但是更多的是看着自己安然无恙的欣喜。卢云的小手,被她紧紧的握着,卢云能感觉得出,她的手掌,很温暖,很安心。

……

“医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卢云妈不敢相信的看着医生,“这么小的孩子,你要我给她截肢?怎么可能的事!”

卢云坐着轮椅,刚刚去了厕所回来,在拐角处,刚好听见了这个。

卢云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懂,傻傻的问着:“截肢是什么意思?”不过她知道,截肢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因为,她的妈妈眼睛很惊讶,很悲伤。

“诶?”卢云妈没有想到会被卢云听见,笑着道:“什么特别的意思也没有,小云安心养伤就好。”卢云妈还是笑着,她对医生点点头,推着卢云的轮椅,回病房去了。

事后,卢云妈再次找到了医生。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卢云妈在医生办公室里,蹙着眉。

“你的孩子又没有当舞蹈家的梦想,也不想当运动员,现在的她坐在轮椅上,你只需要骗骗她就好了。截肢是最快恢复的方法!”医生说得很轻松,很自然。在他眼里,他是看遍了悲伤离合的,截肢之类的,自然不在少数。一个六岁的孩子,截肢很简单,腿部没有发育完全,手术也不会有多大的风险,愈合也会很快。最重要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只需要骗一骗就好了。

“为什么一定要截肢?”卢云妈妈的眉头更加的紧蹙了。

“孩子膝盖受伤很重,膝盖处的神经已经快要没知觉了,如果不尽快截肢的话,膝盖以下的腿也会坏死的,说不定整条腿也会废掉。如果不想截肢也可以,只要接受一定的治疗就好,但是那个治疗需要大量的费用,不是你们家能承担得起的。”医生语重心长的说着。

“怎么会……”卢云妈瘫软了。卢云爸赶紧上前接住她。

“你们两个好好商量吧。”医生说着就要走。

“等等!”卢云妈突然抓住医生的白大褂,瞪着他道:“你根本就不是医生,医生怎么可以劝病人的家属放弃掉病人呢!”卢云妈妈像是在给自己找着心里安慰的理由似的。

卢云坐着轮椅,再一次遇到了这个场景。这一次,是她跟着妈妈来的,悄悄跟着的。或许是他们的心思不在卢云身上,一心的想要找医生“理论”,所以他们并没有发现卢云在自己的身后。

“你到底想说什么?”医生不耐烦的说着。

“没错,我的孩子现在什么都不想,没有舞蹈家的梦想,没有运动员的梦想,但是她有做个正常人的梦想!她的梦想就是一辈子都能站着,都能走路,她不需要假肢!像你这种医生,算什么医生!瞧不起我家没钱是吧?我治给你看!就算要我累死,我也绝对不会放弃掉我的孩子!她的生命是我给的,我怎么可能再扼杀她呢!”卢云妈激动得很,把周围的人都引来了。最后没办法,卢云爸只得把卢云妈带到外面去了。卢云妈没有错,她只是爱自己的女人而已。

冷风呼呼的吹着,让卢云妈冷静了不少。“进治,我们去冲绳吧。等卢云能够出院以后,我们就去冲绳吧。你的朋友不是正在找合伙人吗?我们去,为了卢云!”卢云妈很认真的看着卢云爸道。冷风拂动着她的头发。经过这么一次经历,卢云妈已经学会了坚强。就算卢云以后会恨她,怨她,无法给卢云正常的母爱,她也认了。在她眼里,保住卢云的双腿,那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这样的话,卢云……”卢云爸有些担心,毕竟现在卢云才刚刚恢复,而且她就跟新生婴儿一样,什么都不懂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