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王妃> 王妃彪悍:王爷要爬墙
王妃彪悍:王爷要爬墙已完结

王妃彪悍:王爷要爬墙

来源:奇热作者:轻彦灰标签:王妃,言情,古代主角:桂子舟,欧素安

主角叫桂子舟,欧素安的小说叫做《王妃彪悍:王爷要爬墙》,是作者轻彦灰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欧素安不平的骂道。“不过,倒是便宜了我,要不然,我恐怕就真莫名其妙的死了。”想到自己可能有的死法,欧素安就无语,好歹也让她死的体面点吧!昨晚原主跳塘自杀,却被引流灌溉农田的水流冲到了下游的农田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静的乡村夜晚,一位穿着破烂大红喜福的女孩浑浑噩噩的走在山间的小路上,淅淅沥沥的雨水不停歇的下着,路过一口池塘,她驻足看了许久,最终脸上露出一抹似解脱般的微笑,慢慢的朝着池塘中央走去……

而另一边,欧素安打开家里的冰箱,发现屯的方便面一包都不剩,整个冰箱空荡荡的,只有半根火腿肠孤零零的躺在里面,不由得哀嚎了一声。

“家里又断粮了!”

欧素安挠了挠乱糟糟的短发,随便披了件衣服,正准备出门,突然肚子一痛。

“该死的,肚子好疼!”欧素安捂着肚子,连忙跑进卫生间里,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左脚绊了右脚一下,整个人便控制不住的往前倒……

她在这个世界看的最后一眼,便是已经到了眼前的马桶,以及灌进口鼻里的水……

欧素安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传来一阵钝痛,意识便开始模模糊糊了起来,恍惚间,她仿佛见到了一个不断旋转着的白色光圈,一阵大力的吸引力传来,她再次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欧素安还未睁开眼睛,便感觉全身疼痛难忍,脸上脖子上更是一阵火辣辣的痛意,凉凉的风一吹,惊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欧素安被这疼痛刺激的猛然睁开眼睛,这么一看却是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陌生的山林之中,身下是条细细的小河流,然而还不等欧素安思考,脑子里却猛然涌上来一阵陌生的记忆,撑的她脑袋发晕。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欧素安却被自己现在的处境弄的有点发懵。

她这是……穿越了?而且还是穿到了这个刚死了丈夫被休回家的小女孩身上?

天呐!该说她是运气好呢,还是运气不好呢?

好吧,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她真的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死的啊!不会真的是摔马桶里摔死的吧?还有比她还要倒霉的人吗?

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好在这具身体的名字和自己原来的一样,倒是省了不少的麻烦。

欧素安整齐好凌乱不堪的头发,看了眼水里倒映的自己的模样,又是被吓了一跳。

“这杨婆子下手可真是狠,这都被打成什么样了。”欧素安摸着自己脸上的伤口,幽幽的叹了口气。

欧素安的脑中闪现出原主生前的记忆,身穿喜服的女孩被妇人按在地上撕打着,旁边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作死的丧门星,老娘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么个命硬的哟!一嫁过来就白白的克死了我的儿子啊!”妇人一边哭喊着,一边疯狂的捶打着弱不禁风的女孩。

围观人群中更是传来一声声恶意的声讨。

“我就说着欧家丫头是个命硬的吧,要不然怎么小小年纪就没了娘呢?”

“可不,听说她那爹也快不行了哟!”

“作孽啊!”

……

欧素安接收着原主的记忆,心里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

“什么克死的,那杨家的儿子原本就病重,连镇上的大夫都说治不好了,偏偏还要弄个什么冲喜,现在人没了,竟然把这些都怪到这个小女孩身上,真是不可理喻!”欧素安不平的骂道。

“不过,倒是便宜了我,要不然,我恐怕就真莫名其妙的死了。”想到自己可能有的死法,欧素安就无语,好歹也让她死的体面点吧!

昨晚原主跳塘自杀,却被引流灌溉农田的水流冲到了下游的农田处,因此来自现代的欧素安来了后,很快便循着记忆找到了原主的家。

原主的家境十分贫寒,父亲是个穷秀才,母亲一年前生下来龙凤胎难产去世,父亲自那之后就一直大病了一场,一直到现在身体也没好,而一对弟弟妹妹更是可怜,自出生到现在一岁多,一口奶都没喝过,平日里都是靠着杂面糊糊汤过活。

欧素安驾轻就熟的来到自家的小院子里,一进门便听到里屋里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伴随着孩童有气无力的哭声。欧素安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发酸,差点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她知道,这是原主的情绪。

“爹,我回来了。”欧素安站在门口,冲着屋里笨拙的哄着孩子的瘦削男子说道。欧明远这个一手抱着一个孩子,哄了这个,那个又哭,正焦头烂额之际,便听到了欧素安的声音。

欧明远抬头,见到大女儿浑身狼狈的站在门口,吓了一跳,连忙走过来,关切的问道:“宛儿,你这是……怎么了?”两个孩子也睁着眼睛看着欧素安,忘记了哭。

“爹,杨家儿子不在了,我也被休了回来。”欧素安淡定的说道。

欧明远愣了愣,突然眼睛抑制不住的红了,强忍着说道:“你这些伤也是……”

“是杨婆子打的,她说我是个命硬克夫的。”欧素安说出这番话,心里没有丝毫的感觉,毕竟在她一个现代人看来,所谓的克夫简直就是笑话。

却不想欧明远听了这番话,刚刚缓下来的咳嗽声又响了起来,这次更是咳的连腰都弯了,怀里的孩子也抱不住了,只好匆匆放在床榻上,弯着腰捂着嘴咳嗽。

欧素安这下吓坏了,她从原主的记忆里得知了家里的情况,也知道欧明远向来对三个孩子宽容的很,丝毫没有任何的重男轻女,虽然是个秀才,但一点也不酸腐,没有任何读书人的清高,反而和普通的乡下汉子没什么两样,因此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才丝毫没有顾忌。

“爹,快喝点水,先喝点水。”欧素安端过破损的茶碗,倒了一碗温热的白开水,扶着欧明远,喂着他慢慢的喝了下去,见他的脸色红润了点,这才松了一口气。

“爹,你别担心,那杨家婆子不是个好相处的,我虽然是被休了回来,但也算是逃离了虎口,爹你应该高兴才对,而且弟弟妹妹还那么小,有我在家帮忙照顾着,娘在天上看着也安心呐!”欧素安一边轻轻的拍着欧明远的后背,一边安慰道。

那边弟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本能也知道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哭的更加大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