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君许三生诺
君许三生诺连载中

君许三生诺

来源:奇热作者:江初之标签:穿越,修神,战争主角:叶霆,高延琛,申锦彬

小说主人公是叶霆,高延琛,申锦彬的小说是《君许三生诺》,本小说的作者是江初之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眸里满是狡黠,我尴尬的低头小声的说了句:“很晚了......王爷早些歇息。”说完便逃也似得跑走了。这个坑我这辈子怕是爬不出去了,既然爬不出去,倒不如好好享受吧。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一片嘈杂,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的房间十分整洁,所有的书籍都井然有序的排列着。只有书桌有些凌乱,那个时候的我不知道,那个无眠夜,他也在这个地方坐了一夜。

桌上的每一本书似乎都还有着他的温度,我的手不自觉的轻轻触摸着他们。

自从踏入这个房间之后,我慌乱的心也渐渐平复下来,不觉间悄悄入眠。

远处两个熟悉的身影缓缓靠近,我揉了揉眼睛,怎么都无法看清他们的脸,但我知道他们是谁。

“爸妈,我好想你们哦。”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傻瓜,爸妈也想你。”

他们俩的温暖笑容让我为自己的犹豫而愧疚,还未等我说什么,老爸走上前慈祥的说:“彬彬,跟着心走吧,爸妈也不愿意你冒着生命危险回来,还能活着我们就感谢老天了。”

“爸妈,对不起,女儿不孝,你们放心吧,我会选择更安全的办法回去见你们。”我咬牙说道。

“你现在真的想回来吗?其实只要你过得幸福,我们也知足了。”

“我想,我肯定想......”就在我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他们的身影也越来越遥远,我想伸手去抓,都是徒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远去。

“爸!妈!”我大呼一声从桌子上跳了起来,一件衣服从我后背滑落。我不停的喘息,摇头......

一滴透明的液体滴落在桌子上,“啪嗒”一声,水花溅在我的手背,我这才发现屋内已经明亮起来。

“醒啦。”

高延琛的声音传入耳际,随后他端着几盘菜走进房间。

原来我又做了一个梦,此时看到高延琛,心中某一处仿佛被不停的撞击,最后冲进了他的怀抱。

“可不可以抱我一下......”

“你怎么了?”他疑惑的问我,大概也是被我这突然的举动吓到了,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许久过后才紧紧的抱住我。

不管回不回去,人应该活在当下,是该给未来那个漫长的没有他的时光留下些许能够去细细品味的回忆。

等我冷静下来之后才慢慢从他的怀抱中出来,他伸手拭去我脸上的泪水,拧眉说道:“是不是做噩梦了,抱歉,我刚才不该离去。”

我摇摇头,看到他拧成一团的眉毛,我的手再次不受控制的想去将它抚平。

“对不起,我还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所以......”我不敢看他的双眼,尴尬的坐到凳子上。“你还是先吃饭吧。”

桌上的饭菜还冒着热气,我又想起了刚才那两张慈祥的脸。

如果他们也在这个朝代就好了,但这个世界哪那么多如果啊,过了许久,他不言语的坐了下来。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我边玩着自己的手边想着是不是应该聊点什么,或者直接回去...

“那个......明日要去哪里?”最后我还是先开口了。

“明日你就知道了。”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我愣在原地傻傻的盯着他看。

微微一笑很倾城大概就是用来形容他这样的人吧,我的心仿佛是被柳叶划过的水面,漾起了阵阵微波。

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未对一个人如此心动过。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他很快解决了所有饭菜,拍着肚子对我说:“好撑,如果你不困的话陪我在王府走走?”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最近总是有各种奇怪的梦境,那个奇怪的男子,老爸老妈⋯⋯我不敢去想,也不想面对⋯⋯

夜空是一种深沉的蓝,星辰遍布,像钻石般闪耀着。

“王爷,你有过梦想吗?”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改口称他王爷,或许是某一种东西在心中也慢慢改变了吧。

“梦想......”

他轻轻呢喃着,又皱眉想了想:“我这个人最大的梦想,大概也就是闲云野鹤,闲度余生了吧。”

“闲云野鹤,真好啊......”

现在才知道,人大概不应该为了梦想而忽略了其他更重要的东西。

“你呢?”他转过头来看我,我苦笑着说:“我以前一直想当一名家喻户晓的大夫,我不断地努力突破自己,突破老师给我的限制,但我一直忽略了陪在我身边关心我的父母。结果最后我的梦想还没实现,人却先走了......”

一滴清泪悄然离开我的眼眶,我吸了吸鼻子看着满天星辰大声吼道:“申锦彬,你个大白痴!”

喊完之后便看到周围纷纷亮起了灯,我疑惑的望着高延琛,他笑着拉起我的手跑开了。

他的发丝随风而动,笑容像清泉上的波纹,一点一点从嘴角漾开,也流进了我的心。

“我喜欢白痴。”高延琛轻轻在我耳边说。

“没想到你居然喜欢白痴,要不要姑奶奶去给你找几个来。”我站住笑着打趣,他耸耸肩,指着我说:“这可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去找太费时了。”

他的双眸里满是狡黠,我尴尬的低头小声的说了句:“很晚了......王爷早些歇息。”说完便逃也似得跑走了。

这个坑我这辈子怕是爬不出去了,既然爬不出去,倒不如好好享受吧。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一片嘈杂,我揉着脑袋不满的抱怨到底是谁在吵闹,扰人清梦。就在我毫无形象的打着哈欠出门的时候却看到了一院子的人,有站着的,有坐着的,也有躺着的。

“你们在此作甚?”我忘了自己出来的目的,疑惑地问离我最近的人。

“王爷叫小的们再次等候姑娘一起出发。”

出发?去哪里?

他们无奈的站起身,不知该如何言语。

一只鸟儿飞过头顶,只留下了一声鸣叫便消失的无踪影,我突然想起了今日是高延琛说好要出游的日子。“哦!我差点忘了。”我连门都忘了关便冲进了屋子。

约摸收拾了半个时辰左右才算是将自己收拾好了,而等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大家都在了,除了我。

其实真正出游也不过就是我们四人而已,虽然我不知道袁大夫武功如何,但我知道高延琛武功高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只希望这一路能够平安才好。

“那个......你们也不叫醒我。”我抓着脑袋道歉,每次只要一紧张就会不自觉地抓脑袋。

“反正也不急,我们才来不久。”高延琛跳下马,将我拉到一架马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