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深陷囫囵:宅斗年华
深陷囫囵:宅斗年华已完结

深陷囫囵:宅斗年华

来源:网络作者:依言红标签:穿越,架空,虐爱主角:云袖,银嘉

云袖,银嘉是小说名字叫《深陷囫囵:宅斗年华》这本小说的主角,它的作者是依言红,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间的感情就这么轻易的黏在了一起。像是无尽的荣光。王银嘉坐在外面的湖边,偶尔三个人会说些话。很多时候便有许多活需要他们干。虽然王家老爷嫌弃王银嘉身为一个小姑娘却带了,两个男人在一起自然也多了许多劳动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孙庆勇自然连什么是侍卫什么都不知道,软软糯糯的声音倒也十分可爱:什么是侍卫啊,可以给我吃的吗?

王银嘉听见这句话也更是觉得心酸,原来还有人连一口饭都吃不上:就是都能每天陪我玩啊,每天吃好吃的。

那张本来在认真玩泥巴的脸更是兴奋,有些涨红,不住的点着小脑瓜子。

却在兴奋了好一会之后突然冒出来一句:但是,我还有个哥哥哎。

还有个哥哥?王银嘉纠结起来,毕竟带回来一个人还好说一点,带回去两个,便好像觉得有点.......

但是看着那个小男孩眼睛有些亮晶晶的样子,满眼都是恳求和希冀,更是不忍心拒绝,只好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

说到底,王银嘉也只是一个孩子。

很快,便见到了孙庆勇的哥哥,只是淡淡的看了王银嘉一眼,好像比王银嘉略微大了一点,王银嘉有些尴尬,这样子不经过他同意便说出带回去做侍卫这种话,会不会让人误会?

可是王银嘉再小家子气也是数一数二的家教里教出来的,于是只是大方的笑了笑,便不再开口。

孙庆勇扯着王银嘉的袖子,乖乖的:姐姐,这是我哥哥,孙小梓。

王银嘉点点头,冲着孙小梓问:跟我一起回我家吧?不会让你们再流浪。就算在我们家当个仆人什么的也是好的啊。

孙小梓似乎是出去碰了壁,很伤心的样子。听见王银嘉这么说,没有一丝反驳便点了点头,算作回答。

可这个时候,谁知道,他们三个人会如此在一起一辈子呢?甚至,是更久的距离。

王银嘉带这两个人回去还有些忐忑。她转了转眼珠子,心里便有了些许主意。最近二夫人和三夫人的状态正是白热化的阶段,谁也不服谁。

于是王银嘉动了动脑筋,便抛出二夫人的屋子前面重重一跪,声音很大,却很坚定还带着一丝哭腔:二娘。我在外面遇见了两个男孩子,连饭都吃不上了,求二娘收留了,做我的侍卫也是好的。之城有个丫头伺候着,我整日一个人,也是烦闷的,求二娘准了。

还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果然,二娘将一个瓷碗啪的扔出来:你个讨饭吃的姑娘,自己是个赔本货,你还找了两个人,想吃穷你爹啊!没出息的!

王银嘉一动不动。

对面厢房里吱呀一声:银嘉,怎么了,跪在地上做什么?多凉啊?快起来。

王银嘉这时候才哭着说道:三娘,我路上捡了两个可怜的乖孩子,就来咱们家讨一口饭吃。就算是当个我的仆人。二娘不同意,还说我是个赔钱货。

柳青一声冷笑:三娘准了。这么冷的天,一些人呀连个善心都没有,还让自己的孩子跪地上。活该自己儿子不听话!

拍拍王银嘉的脑袋,还当她是个乖孩子般:去吧,陪那两个小孩玩去吧,我会去给账房那边说添了两个孩子的。

王银嘉乖乖的点点头:我会告诉父亲的。三娘您歇着吧。

二娘那边却又重新拉开了门,任谁都听得出来那是在指桑骂槐。两个人就这么明里一句暗里一句,刺的人脑袋疼。

王银嘉便带着那两个小孩子赶快跑开这是非之地。如此污言碎语,怎能让刚入王宅的两个人听见?

可是孙小梓还是那副冷冷的样子,没有一点变化。

??王银嘉有些不好意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知道带着他们先去打点一下住处。原本王银嘉便是在这王家大院里不得宠的人。自然房间比较偏僻,也不是什么华贵的布置。一切都是那么简单。

???而王银嘉带着孙庆勇和孙小梓二人寻找住处也是距离自己十分之近。当他们二人一些简单的东西收拾好后,王银嘉指指远处的小屋子:那是我的房间,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告诉我。

????王银嘉微微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不知道该做何解释,她明明也是这里的小姐,却还是住着这个破旧的房子!想了想还是不要多说什么了,当一切现实摆在眼前的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是让人难过的。

????可孙小梓却了然一笑,似乎二人之间亲近了许多。

????毕竟是生活在一个院子里,时间过去久了。又都是小孩子,更是熟识的简单。没过几个月,三个人便开始抢蛋糕吃。偶尔便开始打架。

?????虽然二娘有时也会为难他们但是总算是没有将他们二人赶出去,而他们二人也是看了许多的东西,遇到了数不胜数的挫折,自然也是不觉得委屈。也只是冲着王银嘉笑一笑,也便是过了!

?????这样久了,王银嘉才敢开口询问为何他们没有了家,却还是一副难过的模样,生怕戳痛了二人的伤心事。愈发胆怯: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孙庆勇只顾着在一旁糕点,今天是他的休息日,他还是乖乖休息的比较好。

????孙小梓已经消除了对王银嘉所有隔阂。这次倒是好声好气回答道::其实我们就是父母早死,将我们托给了舅舅舅母,可舅舅舅母自然不会用心的待我们,在后来的时候,便直接将我们扔向一边。将我送去了外地一个师傅那里,让我学习武艺,却怕我不听劝告,便将我弟弟扣押在哪里。

王银嘉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都是命苦的人又该怎么诉说?

然后孙小梓摸了一下她的脑袋,说了一句让王银嘉十分感动的一句话:以后,我们三个相依为命吧。

三个人相互之间的感情就这么轻易的黏在了一起。像是无尽的荣光。

王银嘉坐在外面的湖边,偶尔三个人会说些话。很多时候便有许多活需要他们干。虽然王家老爷嫌弃王银嘉身为一个小姑娘却带了,两个男人在一起自然也多了许多劳动力,也只是怒气冲冲的说了几句。

也便算了。

这种折磨却也相互幸福的生活也过得十分快。这是三个人的时光,专属于三个人的时光。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逼迫的他们不得不要离开。

之城的屋子里丢了一块玉。那块玉是王家老爷在最早的时候,刚刚出生便准备好让他佩戴的玉。却因为他还太小,二娘在那怜惜这块玉,生怕它丢了。于是便放在里屋内匣子里。

可是今日一早,二娘便在院子里慌张的喊道:老爷,老爷,阿城的玉丢了!阿城的玉丢了!

王老爷也算的上威严,眼睛凶的很,直直的瞪着她:这是怎么回事。

那二娘似乎是真的有些害怕,怯懦的在底下说道:不知道...今早醒来就没有了。

于是整个府上都陷入了一种不堪言说的氛围里。不能有人在说些什么,到处都是一副冷漠的不敢多言的气氛。

二娘生气的很,可是碍于王老爷的面子,也不敢多言,眼睛却倒是没有离开王银嘉一丝一毫:真是最怕家里出内贼啊!

王银嘉表情冷冷的,知道这二娘看不惯自己多时了,这次是一定要下狠招了。孙庆勇和孙小梓如今也已经长大,默默的将王银嘉护在身后,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架势。

孙庆勇和孙小梓自然是最为一个侍卫,于是孙小梓和孙庆勇便开始学武功。府里一个学了多年的老师傅叫他们,也将她们看做看家护院的接班人。因为孙小梓早已经学了三年,所以有些笛子,可似乎孙庆勇有天赋的很,很快便跟上了孙小梓的脚步,甚至更甚。

可当下自然一切都比不过王银嘉的安全,如果细细说来,那么孙庆勇和孙小梓两个人的命,便是王银嘉捡回来的。

王老爷却是生气的很,却知道一定不是王银嘉做的。这么多年,家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丢失过什么东西的事情发生,这次却突如其来。王老爷在这事情上倒是知道进退,知道必须要抓出罪魁祸首,不然,整个家里都安分不起来。

王老爷威严到:到底是谁拿出来的,自己站出来,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若是还是有人不自觉,那么只能报官了!

眼神扫过孙庆勇、孙小梓。这真是实实在在的凌厉。

孙庆勇和孙小梓自然是身正不怕影子斜,直直的冲着王老爷的目光看了回去,所有的一切都似乎留在这里,成了一个迷一样的眼神。

王老爷这下却是生气了,将手里的账本将外面一摔,坐在那椅子边上:真要我撕破脸皮?

二娘在一旁装腔作势的厉害,声音尖尖的:去,搜搜你们三个人的屋子!

似乎就在不经意之间三个人变成了罪魁祸首。这是王银嘉也自然难受的很:二娘,我说了,不是我们三个。

二娘根本不理会,冲着老爷便恳求道:老爷,咱们家这么多年来没生过什么事情,可这三个人一来。便有了事,这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那我们这个家该怎么管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