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重生> 炮灰嫡女要翻身
炮灰嫡女要翻身连载中

炮灰嫡女要翻身

来源:奇热作者:荆楚标签:重生,篮球,冥婚主角:林琬,孔昭

热门小说《炮灰嫡女要翻身》是荆楚最新写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林琬,孔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的温存似乎也加了点别的东西,胸口闷的不舒服:“不过到底是横在心间的一根刺啊!”她与林宏昌当年的婚约,在京中也是一桩佳话。可谁又能想到,不过短短数年,佳偶变怨偶,当年的恩爱甜蜜,如今倒是成了打脸的笑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醒来时,是耳边有对话声响起。

“我记得你从前绣的蝶恋花很是逼真,那会儿我系在腰间,不小心掉了,心疼好久,还是后来你又送了我一个。”

是林鸿昌的声音,温柔的让人想笑。

王氏的声音依旧有些冷冰冰,不过却没昨日那样硬了:“一个荷包而已,除了我,还有别人会秀。”

“看惯了你,别人怎还能入眼。”

林琬忍不住想给林鸿昌鼓掌,草包爹说起情话来简直一套一套的啊。

视线回到屋里两个大人身上:

听了这话,王氏顿时有些害羞,如同螺被触碰到最柔软的肉一般,迅速的就要缩回自己壳中。连忙转过头,去看林琬。

他含有深意的看了王氏一眼,发现她专注照顾孩子的神情是那样的温柔慈目,褪去了那身坚硬的外壳,好像又回到两人初次相识一般。

王氏感觉有人在看自己,扭头一看,对上了林宏昌的目光,原本是想恶狠狠的瞪一眼。可在看清那许久未见的缠绵与爱慕重新出现时,也是一愣,随后,原本要恶狠狠的瞪,变成了欲说还休的嗔。

“梦娘。”

这个名字许久没叫过了,王氏心如小鹿撞一般,声音也软了许多:“有话便说,瞧着我作甚。”

她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声音软的几乎能拧出水来。

“梦娘。”、

她一个不查,顿时感觉到天旋地转,下一刻,人就落在林鸿昌怀中。

他目光深幽而炙热,又隐隐有说不出的痛楚,死死的盯着王氏的眼睛。这种紧实的压迫感让王氏有些慌了,刚要挣扎,便见他低下头,直接将唇紧密的压了上来。

这动静委实不小,林琬在一旁觉得心很累。

虽说两口子床头打架床尾和,可是你们好歹顾忌一下,旁边还有一个装睡的女儿啊!

最后到了紧要关头,还是林鸿昌寻回了些理智,低头在王氏耳边道:“梦娘,我先把琬儿抱回去,一会儿就来,等我!”

王氏这会儿已经神志不清了,手脚瘫软,只能躺在床上。

有多少年没这般了。

林宏昌看着床上玉体横陈的王氏,成亲十年,岁月却如此宽待于她,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如今的她已经完全成熟,只需轻轻一碰,就能淌出甜蜜的琼浆玉液。

见此美景,在忍得住林鸿昌就不是个男人了。

明月高悬,月光从窗户倾斜一室清辉,从窗缝中,隐隐流出女子的娇喘和男人的闷哼,与窗外虫鸣合奏成一曲和谐乐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吴姨娘起先还得意的告诉林琅,明日若是见了林琬,看看她脸上会不会有巴掌印。又叮嘱女儿,等一会儿林宏昌来了,将白天做的诗拿出来让他高兴高兴。

可等流芳回来说林宏昌今晚歇在东苑了,顿时气的掰断了精心养护了一下午的指甲。

林琅小心翼翼的看了吴氏一眼:“娘,要不,我去洗个冷水澡,再吹会风。”这是她惯用的手段,每回吴氏要借口留住林宏昌大多都让她受点皮肉苦。

吴氏气的咬牙切齿,却也知道老太太既然都叫林宏昌去说话了,自己再闹出点什么,那就是打了老太太的脸。又一想林琬真是命大,怒道:“不是告诉你下手狠一些,怎么她一点事都没有。”

林琅扁嘴:“我,我明明看她摔下去,当时流了好多血。郎中不是也说不行了嘛。谁知道竟然又醒了!您说,父亲会知道吗?”

“知道什么?”吴氏忽然握着她的肩膀,狠狠摇晃,面目狰狞:“这件事以后都不许提,谁说是你推得,明明是她自己摔下来的。你给我把这件事烂到肚子里,听到没有!”

林琅肩膀被吴氏掐的生疼,咬着下唇点头。

吴氏见状,长舒一口气,使劲的拍着自己的脸:“不急,不急,老爷跟她的嫌隙,岂是一晚就能好的。哼,咱们走着瞧!”

半夜十分,没想到林琅真的发起高热,丫鬟画银急的说要去告诉姨娘,林琅想起吴姨娘的话,怕这会儿去了触霉头。咬着牙:“没事,我撑一撑就能过去。”

这一撑,倒是撑来了一缕芳魂。

翌日,林琬过来的时候,林宏昌已经走了。

她佯装不开心的嘟起嘴:“爹爹骗我。”

王氏正在梳头,闻言扭头笑道:“你爹爹也一直想等着,可尚书派了人过来有事相商。说晚上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林琬一听,顿时笑了:“那我晚上少吃点,等着爹爹的好吃的。”

玉英是王氏娘家的陪嫁丫鬟,如今也三十了,许配给林家庄子上的掌事,只是割舍不掉,白天还是要过来伺候。

她今日一来,便闻到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旖旎的味道,再加上王氏面色潮红慵懒,双目跟含了水一样,都是过来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见林琬在一旁玩,她小声道:“恭喜小姐,终于又和姑爷和好如初。”

王氏一想起昨晚林宏昌在床笫之间竟然跟毛头小子一样贪恋,便羞红了脸

玉英许久没看到王氏如此娇媚的模样,一想起这些年她总是横眉冷对,当年京中远近闻名的明珠竟然沦落成这样,就忍不住心疼。如今见她心情大好,也为她高兴:“我今儿替小姐梳个好看的样式,小姐好像有两年没做过新衣服了,库里有两匹香云纱,湖蓝色的料子正衬您的肤色,一会儿我去拿来剪裁。”

王氏心情好,也就由她去弄。可这好心情,在听到吴姨娘来的时候,瞬间全无。

“她来做什么!”王氏拧眉:“诚心给人添堵吗?”

玉英见她要发火,连忙劝道:“还不是昨晚老爷在这,心里怕了才来,您可千万稳住,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她现在就是存心想惹您生气,咱们可千万不能如了她的愿。”

“我倒是想不生气!”一想到吴氏,昨晚的温存似乎也加了点别的东西,胸口闷的不舒服:“不过到底是横在心间的一根刺啊!”

她与林宏昌当年的婚约,在京中也是一桩佳话。可谁又能想到,不过短短数年,佳偶变怨偶,当年的恩爱甜蜜,如今倒是成了打脸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