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纤雨潇潇古隅谣
纤雨潇潇古隅谣连载中

纤雨潇潇古隅谣

来源:掌中云作者:谨羽标签:总裁,豪门,官榜主角:夏小冉,盛骞野

独家小说《纤雨潇潇古隅谣》是谨羽最新写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小冉,盛骞野,内容主要讲述:若无骨的小手。“我不是这个意思。”盛骞野说道,眸底隐隐跃动着欲望,“我的意思是,你坐上来自己动。”她对着盛骞野干瞪眼,羞赧的抽回被他握住的小手。“不可能,我不会。”夏小冉一口拒绝。害羞的事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小冉等洗完澡才发现换洗衣服没有拿,洗手间里连浴巾也没有,想到盛骞野下了楼,她自以为用最快的速度跑到衣帽间是最安全的事。

结果,超乎意料之外。

盛骞野拿起床上的被子盖在她身上,她直接裹住。

“谢谢。”夏小冉背对着他而立,不敢转身看他的眼睛,“我先去衣帽间换衣服。”

“嗯,”盛骞野说道。

他见到她进了衣帽间,唇角微微上扬,扯出一道好看的弧度。

夏小冉站在衣帽间的全身镜前,镜子里倒映出她小脸通红的画面。

好糗,太糗了。

她不应该一时脑热的从洗手间跑出来,这下可好,在他面前形象尽毁。

“你在衣帽间孵蛋吗?”盛骞野磁性的嗓音从卧室里传来。

她加快了换衣服的速度,“来了。”

夏小冉抱着被子从衣帽间出去,把被子放到床上。

盛骞野坐在沙发上,摆放在茶几上的两只高脚杯里倒了红酒,他颀长的身躯倚着沙发靠垫,“其实,你穿和不穿一样,全身上下我都看过。”

她站在那里,清澈的杏眼眨了眨,不满的抿了抿嘴唇瞪着他的黑瞳不说话。

他见她幽怨的模样非常想笑。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夏小冉没好气的坐在沙发上,她端起酒杯一口气喝掉杯子里的红酒。

盛骞野还举着酒杯想和她碰杯,结果她兀自一饮而尽,缺少了几分情调。

“今天晚上我有点累了。”他单手撑着沙发抱枕,手掌托着脑袋,“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夏小冉单纯的点点头,“既然累了,喝完这杯酒早点休息。”

他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

“我不是这个意思。”盛骞野说道,眸底隐隐跃动着欲望,“我的意思是,你坐上来自己动。”

她对着盛骞野干瞪眼,羞赧的抽回被他握住的小手。

“不可能,我不会。”

夏小冉一口拒绝。

害羞的事她可不会做,就算是他也一样。

“不会可以学,我教你。”盛骞野的手指扣着她的手掌心,磁性的嗓音低沉的道,“是谁说的想要得到遗产。”

他使出了杀手锏。

夏小冉原本还在犹豫,听到他的威胁,她不得不做出正视。

她把酒杯放在茶几上,杏眸怒睁,一瞬不瞬的盯着盛骞野。

“当我没说过。”他放下酒杯,人从沙发上起身。

夏小冉赶紧发问,“去哪里?”

“书房。”

他冷冷地道。

至于吗?她的确不会那么多的情趣花样,可是他做出来的反应未免也太偏激了,将不高兴全部摆在脸上,这简直让她进退两难。

“我说过了我不会。”

盛骞野的黑眸冷睨着坐在沙发上的夏小冉,他单手插着家居裤的裤袋,“所以,我不喜欢强人所难。”

明明是他提出来的,现在却说没有强人所难。

这罪名按的真够理直气壮,冠名堂皇。

“那你不是说要教我吗?”夏小冉从沙发上站起来,她站在原地看着他,“你去书房怎么教我?”

她的脸颊好烫,这么难为情的话说出口心“砰砰”狂跳。

全怪他。

没事就爱逗弄她。

坏男人。

“你会跳舞吗?”他双手抱臂,露出玩味的笑。

夏小冉点点头,“会一点点。”

盛骞野打量她穿在身上的睡裙,说不上很性感,但也不是很保守的款式,胜在面料有些透,身体如果扭动的话估计会有强烈的视觉冲击感。

“那你站到床边。”他一步一步诱导她。

她没有迟疑,走到床边。

“接下来呢?”

盛骞野站在一旁进行指导,“把手扶到床柱上,然后微微晃动你的身体。”

夏小冉虽然知道画面很刺激,可是她没有拒绝很快乖乖照做,身体小幅度的扭摆着。

“是这样吗?”她不确定的问道。

他走到夏小冉身后,身躯微微贴着她的身体,她依然在扭动着,而他也跟着她的扭摆而晃动。

她的身体开始发热,而他的身体也是。

“盛骞野,你一定要这样吗?”

夏小冉轻声问道,不敢抬头往后看。

他没有说话,吻落在她的后颈,她一下子停下了所有的动作,身体变得僵硬。

“放轻松。”盛骞野炙热的双手贴着她的腰际,沙哑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他的声音有着蛊惑的力量,她的身体很快放轻松,穿在身上的睡衣滑落,掉在地板上,他的吻从她的后颈一连串的落在她光滑的后背。

夏小冉轻声唤着他的名字,“盛骞野……”

她柔媚的嗓音像一只猫儿在叫唤。

他将她抱起放在床上,“你坐上来我教你。”

夏小冉没有迟疑,按照盛骞野的步骤执行,尽管她很害羞很放不开,但是盛骞野很耐性甚至还会用吻引导她。

为了遗产,她心甘情愿的做这场游戏。

可是,她也明白因为对方是盛骞野她才敢,换做别的男人她肯定不敢。

是夜,卧室里的气氛还没消融,夏小冉浑身是汗水,盛骞野仿佛越来越有精神。

“不要了,求求你,我不行了。”

她嗓音都喊哑了。

人没有一点力气,软绵绵的倒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放肆作乱。

最后,夏小冉体力不济的晕厥在床上,盛骞野才算放过她。

翌日,她睡醒,床边不见他的踪影,听到洗手间传来的水声,她害羞的把脸埋在枕头里。

她昨晚又放肆了一场,对于他的要求,她根本无法拒绝。

“醒了?”盛骞野的腰间围着浴巾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别装睡了,既然醒了就去洗个澡,下楼用早餐,今天允许你早退。”

言下之意她需要去上班。

“以后上班我不能再陪你疯。”夏小冉拉高被子盖在身上对他做出强烈的反抗。

“上诉驳回,抗议无效。”

盛骞野冷冷地道。

她睁开嘴正欲说话,他低头用吻堵住她的唇。

“唔……”

他的吻加快了节奏,吻越演越烈。

夏小冉不由自主的抬起手臂圈住他的脖子,感受到她的回应,他索性扯掉了围在腰间的浴巾。

“盛骞野,你不是说要上班吗?”

“为了你翘一次班很有必要。”

他理直气壮的说道。

大手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将她压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