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异能> 我活了五千多年
我活了五千多年已完结

我活了五千多年

来源:网络作者:邻家小田标签:异能,都市,夜色主角:陈玄,叶凝霜

主人公叫陈玄,叶凝霜的小说叫做《我活了五千多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邻家小田创作的都市异能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您好!郝建你来了,快,里面请!来人,正是郝建。郝建把一个包递给孟苑馥:孟姨,这是爱马仕今年最新款的包,国内还没上市,我托朋友从法国带过来的,来得匆忙,没什么准备,希望您别嫌弃。孟苑馥都要笑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管家连忙带着人去追陈玄,可就这片刻的功夫,外面却是早已不见了陈玄的身影。

老爷,没了,那人没了!

听到管家心急如麻的声音,叶振天刚刚还焕发光芒的瞳孔,瞬间又暗淡了下去。

要知道,他身上的病,可不是普通的病,而是受了内伤,一眼能够看出他病症的人,又岂能是普通人?

人家主动上门,却是让他受这气,别说能不能找到他,只怕是再找到他,他也不会出手了!

命,这都是命啊!

叶振天呜呼叹气,浑然无神。

叶凝霜红着眼自责不已,都怪她看不起人,把人给撵走了。

爷爷,你别担心,我现在就去把他找回来给您治病!

……

江都市,六环外一单元楼。

孟苑馥板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直直瞪着对面戴着老花镜,正在看报的乔志国。

一天天就知道看报,乔志国,房子的事情你给你们领导说了没有?孟苑馥十分不满。

说过了,领导说,那片别墅区,属于陈家的盘,他没法帮忙。

没法帮忙?这就是说没戏了?

孟苑馥气得浑身颤抖,冲乔志国吼道:都怪你!当初为什么答应他们俩的婚事?你看隔壁老王家小兰,嫁了一个富二代,早就搬进三环内了。我们家依依不论颜值还是学历,哪一点不比她强?可偏偏嫁了一个废物!

乔志国有些不耐烦:行了,你就少说两句,有你这么说女婿的吗?他是没钱,可是他对我们依依也是一片真心,一时穷,还能一辈子穷不成?

真心?真心能当饭吃吗?真心能把房子给买下来吗?你看他现在,两年了,稳定工作都没有一个,不就是穷一辈子的命?

那你想怎么办?

依依那中学同学郝建你还记得不?他老爸就是郝氏地产公司的董事长。

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孟苑馥霎时间脸上全是欢喜之色:那个郝建中学时就一直喜欢我们家依依,到现在都还没有变心,你说这多痴情的孩子,依依要是跟了他,一定很幸福!我和他约好了,他今天就来我们家吃饭,所以我才会让那个废物去买菜!

你……

而就在这时,门嘎吱一声开了。

妈,我们回来啦。

乔依然穿着江都大学短裙蓝白校服,青春靓丽,与一旁身着紫色长裙,有几分成熟味道的乔依依截然不同。

乔依依把包挂在了架子上,瞧了一圈:爸,陈玄呢?

你妈让他买菜去了。

乔依依一进门就提起陈玄,这让孟苑馥的脸噌的一下多了几分厌恶:那个废物没事情干,我让他去买菜去了!

妈……!乔依依有些不悦。

依依,别觉得妈说的话不好听,你跟那废物结婚也两年了吧?你看他这两年都干了什么,送外卖、寄快递、发传单等等,瞧瞧这些是人干的工作吗?你这条件,找个什么样的没有,何必在这废物身上浪费时间?依我看,赶紧和他把这婚给离了,重新找一个!

妈,你说什么呢?陈玄他又没做错什么,我干嘛和他离婚?乔依依眸子里尽是委屈。

这下乔依然出来打圆场:姐,你别怪妈说话难听,她也是为你以后的幸福着想,你想想你现在年纪轻轻,已经是咱江都大学校花级别的老师,追求者排队都能绕咱学校一圈了,妈觉得姐夫配不上你,也有一定的道理……

配不上,那他也是你姐夫!乔依依红着眸,咬着下唇道。

孟苑馥板着一张脸,气得胸口直直起伏,乔依然见这架势,悄悄的不作声了。

而就在这时,陈玄提着菜走了进来。

孟苑馥这气正没处撒泼,立马冲陈玄吼道:你说你有什么用,买个菜都还花一个多小时?客人都要到了,等会儿拿什么招待人家?真是废物!

孟苑馥一把从陈玄手中夺过大包小包的菜,气冲冲的往厨房走去。

我去给妈打下手。乔依然趁机开溜。

爸,今天谁要来家里?乔依依去卧室换了一套白色休闲装,坐在沙发上问道。

你那中学同学,郝建,就是以前追你那个。

他怎么来了?乔依依皱了皱眉,侧头看了旁边的陈玄一眼,黑溜溜的眼睛就像是在解释,她不知道这件事。

你问你妈去。

乔志国显然对这件事也很反感。

一旁的陈玄,神情自然,可是心头却是泛起笑意:平常怎么说他,他都无所谓,因为他确实表现得很平庸,可是他公然邀请依依的追求者来家里几个意思?这不是赤裸裸的当陈玄不在,侮辱陈玄么?

陈玄忍让,可并不表示说,他没有底线了。

很快,孟苑馥已经做好了一大桌的饭菜,正在这时,门铃恰巧响了。

孟苑馥脸上立刻爬满了笑容,屁颠屁颠的跑去开门。

门一开,一个身着白色西装,梳着亮锃锃大背头的俊秀男子,面带笑容的站在门口,手中提着大大小小精致的包。

孟姨,您好!

郝建你来了,快,里面请!

来人,正是郝建。

郝建把一个包递给孟苑馥:孟姨,这是爱马仕今年最新款的包,国内还没上市,我托朋友从法国带过来的,来得匆忙,没什么准备,希望您别嫌弃。

孟苑馥都要笑开花了,连连道:郝建啊,你能来家里做客就不错了,这还带礼物,真是太客气了!

一点小心意而已。

郝建脸上全是谦卑,可是眼中却是得意无比。

乔叔,这条万宝路典藏版,是我爸美国的生意朋友前些年送给他的,他一直没舍得抽,也不知道乔叔喜欢啥,就把这带过来了。

谢谢郝建啊,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名贵的香烟。

乔志国是个香烟迷,饶是对郝建不感冒,可脸上还是难掩笑意。

短短两句话,郝建不仅先示好孟苑馥和乔志国,言辞间更是不惜吝啬流露出自己家世的富有。

孟苑馥眯着眼把郝建迎了过去,看了一眼乔依依,又扫了一眼她身旁的陈玄,脸色顿时一冷:这位置是你坐的吗?赶紧给让开!

妈!

乔依依眼中带着埋怨之色。

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孟苑馥怼了一句,乔依依也是明白老妈的意思,直接挽着陈玄的胳膊,朝乔依然那沙发坐了过去:我们坐这边。

这一幕,让孟苑馥有些始料未及,平常她欺负陈玄的时候,乔依依虽然也反对,可并没有像今天这么反常。

郝建眸中一闪而过一抹杀意,笑道:孟姨,没事儿,只要能看到依依,我坐哪里都一样。

这话,更是肆无忌惮的表明了,他的来意。

围着坐了下来,孟苑馥脸上挂着生怕别人看不见的笑意,又是给郝建盛饭、又是给他添菜的,搞得郝建才是她女婿一样。

郝建啊,听说你海龟回来,就搞了一个公司,前些天还上了江都新闻,年纪轻轻就这么能干,真是厉害啊!

郝建脸上挂着谦逊笑意:没没没,全都是靠着我老爸,练练手罢了。

说着,郝建看了陈玄一眼,笑道:你就是陈玄吧?不知道在哪里高就?

听到郝建这么一提,孟苑馥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道:你可别提他了,一个没喝过多少墨水的乡巴佬,能有啥本事?每天游手好闲罢了。

郝建眉头一皱:这可不行啊,男人可不能没有事业,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们公司保安部还差一个保安队长,要不你去给我干干,一个月一两万肯定亏不了你,怎么样?

没兴趣。

陈玄淡淡回道。

活了五千年的男人,会因为财富问题难倒?

不说远的,就说川蜀省首富白天纵,都是自己的徒弟,他一个江都市的富二代算什么?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你送外卖一个月才两三千,人家郝建看得起你,给你一两万的工作干,你还不愿意了?

郝建连忙道:孟姨别动怒,想必陈玄是有梦想的人,人家看不上这工作也是正常,您就消消气。

瞧瞧,你看看人家郝建,你再看看你,真是没得比!

孟苑馥说着,又给郝建加了一个鸡腿,眯起了眼:对了郝建,上次孟姨给你说的那件事,不知道你还记得没?

你是说房子的事?

郝建心有成竹:不瞒孟姨,那片公寓区,是属于陈家的盘,我二叔和陈家有生意上的往来,昨天我和我二叔说了一声,他估计已经和陈家打了招呼,很快就能批下来了。

而正在这时,乔志国的电话响了,他接通一听,脸上瞬间挂上喜色:什么?你说我们家可以拿到那个盘的别墅了?谢谢,谢谢,真是太谢谢了!

挂了电话,本来乔志国对郝建还有些隔阂,这下也是彻底喜欢了。

郝建啊,请你替我谢谢你二叔了。

那边批下来了?

孟苑馥高兴得差点跳了起来,这下更是喜欢郝建得不得了,连连往郝建碗里加菜:哎哟郝建啊,你简直就是我们乔家的大恩人!

顺手之劳,顺手之劳罢了。

郝建面上谦虚,心里却是得意万分,对于陈玄十分蔑视。

唉,要是你是我女婿就好了,什么事都能帮上忙,不像某个废物,每天除了吃软饭,还有什么用?

孟苑馥这话,郝建的虚荣心更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虽然乔依然对于自己这个姐夫不太感冒,可是听到老妈的这些话,也是觉得有些过了,在家里说说也就行了,哪有当着外人的面说的?

所以她就一个劲儿的吃饭,并没有搭话。

至于陈玄,五千年时间,什么人他没见过?宠辱不惊,神色并没有多大波澜。

陈玄也是跟乔依然似的,静静的吃饭,不过一边吃,不忘一边给乔依依夹菜。

看到这,郝建心头妒意横生,想得到乔依依的心更甚,一个穷乡巴佬,凭什么和他争女人?

而就在这时,郝建电话响了,一看是二叔打来的,连忙笑道:孟姨,我二叔电话,我先接一下。

摁下接听键,电话那边传来了他二叔声音:小建啊,你昨天给我说那件事情,我问陈家那边了,陈家那边人说,那片别墅区,只卖给陈家以下的人,绝不外售,就连我的面子都不行!看来我是给你帮不上什么忙了,叔叔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