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小妾又逃了
小妾又逃了已完结

小妾又逃了

来源:微阅云作者:紫色幽梦标签:言情,迷男,宫廷主角:宁小葵,姬岚衣

《小妾又逃了》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言情小说,作者是紫色幽梦,主人公叫宁小葵,姬岚衣,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跳,陡然间狂吼一声,整个被绑的人突然直跳起来,朝宁小葵猛撞过来。“哇这么热情,投欢送抱啊!”宁小葵后退一步,一个擒狼招数,反错手将摁倒在地。由于用力过猛,帅哥的胳膊差点脱臼,疼得他脸色发白,挣扎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光头挠了挠头,“要不你先奸后杀?”

此言一出,宁小葵明显感到帅哥虎躯一震,一脸的震惊绝望。

宁小葵大乐,原来调戏人是这么爽歪歪,于是顺着光头的话道:“先奸可以考虑下,杀,我真的舍不得!”

“你,你敢碰我——”帅哥像被鞭子狠抽了一记,看着她的眼光仿佛要被猪压身一样。

我靠,在他眼里她就这么不堪?宁小葵啐了一口,姑奶奶绝色美女算不上,小清新绝对够得上。

怎么处置他呢?杀他,不可能,奸他,汗,说说罢了,她这么大姑娘还是要脸的,只是占占口头便宜罢了。可是放了他,真的等于放虎归山,未来的日子她还得在这不知名的空间里混呢,如果有个天天追杀她的人,日子就难过了。怎么办?她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嘴朝光头一努嘴,道:“拖他进那片树林,把他的衣服扒了。”

“好咧。”

光头得令,邪笑着上前拖起帅哥往那片树林而去。

“你这女人牲口吗……”帅哥破口大骂,“没有感情不分场合不懂血缘,只要性欲来了就可以交配吗?……放开我,士可杀不可辱……有种给我一刀……”

“奶奶的,吵死了——”光头一把捂住他的嘴,把他的唾骂塞进肚里。

等宁小葵进树林,光头的扒衣工作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正准备扒帅哥的亵裤。

“停了。”宁小葵赶忙制止。眼睛却直勾勾地盯过去,哇塞,这身材,凹凸有致黄金比例,模特啊!

倒三角,蜂腰,腿长,大腿线条柔和,小腿肌肉突出,整个身体肌理细腻,骨骼匀称,皮肤不是妖孽那种的白皙,而是天然的小麦色,尤其是腹肌垒块,人鱼线若隐若现,性感地让人直喷鼻血,惹得她鬼使神差地上前来。

见她上前,帅哥猛地坐起,脸如理石般坚冷,胸膛急剧起伏,眼睛如刀一般直插入宁小葵心脏,喘息着咬着牙一字一字道:“贱人,你若敢碰我一碰,我咬舌自尽!”

哟,真够三贞九烈的。宁小葵嘻嘻笑了,这经典的台词有朝一日被男人说出口倒别有一番风味。

“嘿嘿,老大好好享受,我替你把风去!”光头贼特兮兮要走。

“不用。”宁小葵一把拉住他,后面的工作还需要他呢,他可不能走。

光头下巴差点掉下来,“老大,难道你要我看着你们……”

正说着,一声惨叫从身后传来,“大王,你这没良心的——”宁小葵转过头去,洗好手的妖孽如狼一样扑过来了,一把抓住她,如泣如诉,“昨晚我们恩爱的时候,你说这辈子只爱我一个,只喜欢我一个………呜呜……才过了一夜你就提起裤子不认账了,马上又要宠幸别人……你,你这负心薄情的,我不活了……”他拼命摇呀晃的,脑袋还往宁小葵身上撞,完全是一个泼妇样。宁小葵眼冒金星,晕头转向,不禁怒从心起,又是一记漂亮过肩摔,把妖孽摔出去2米远。

“呜呜……”妖孽躺着地上索性耍赖痛哭起来,蹬腿踢脚,“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老大,要不要我把他拖走,别让这小子坏了你的好事。”光头道。

“不要鸟他。”宁小葵说着把背包取下,翻出口红。“你来。”

“干嘛老大?这是什么?”

“是抹嘴唇上的胭脂,来……”说着她就往他嘴唇上涂。

“老大——”光头杀猪般跳起来,“我不是娘们,你给我涂这玩意干嘛?”

“凑耳朵来,我告诉你为什么?”光头凑过来,宁小葵对他一阵耳语,说得他心花怒放,连连点头。

一米八的个,光头,五大三粗,胡子拉碴,却顶着个烈焰红唇,越看越萌逗,宁小葵笑得快断气了,妖孽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瞥眼过来,看到这笑得在地上打滚。

正等着屈辱时刻的帅哥也莫名所以地看着这一幕,脸上想笑却极力忍着,忍得脸上的肌肉直发抖。

“你,你要干嘛?”见光头忽然顶着红唇一步一步朝他走来,他一下警觉起来。

光头嘻嘻笑着,也不答话,陡然间抱住他的脸,吧唧就是一口,立时一个火红的唇印深深地烙了上去。

“你——”帅哥震惊到爆啊,“你有病啊!”

光头也不答话,“波波波”一连串亲吻啊,从脸到脖子到胸膛,无数个红唇像漫天的星星眨着眼。

“你们,你们这,这群变态——”帅哥哇哇干吐,血都呕出来了,瑟瑟抖地指着三人,浑身颤栗得话都说不出来。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如此非礼侮辱,真是生不如死。

“呵呵,帅哥,开个玩笑,别生气哈。”宁小葵耸耸肩,从包里掏出手机,咔嚓咔擦将他的糗样全部拍下。

然后开始津津有味地浏览,一张一张,呵呵……光头亲裸男,裸照加满身红唇印,要放在今天,作为偷拍头条也不为过,放在古代那更是惊世骇俗!

“哇,老大,这什么东西?怎么可以把人突然间全印在里面,跟真的一样?”光头凑过来看得震惊无比。

“这手机啊,有拍照功能。”宁小葵翻着手机随口道。

“熟鸡,可以吃吗?”

“笨蛋,这是法器,可以把人的魂魄摄进去的那种!”妖孽不知何时也凑过来了,朝光头头上就是一下。

“啊——”光头吓得一哆嗦,“人的魂魄被摄进去小命岂不是没了?”

“你,你们是邪教的?”宁小葵给帅哥看过手机里的他的裸照,帅哥脸立即绿了,也被吓得不轻。

“别怕哈,也不是邪教,也不是什么法器,这叫高科技。根据小孔成像,镜头的屈光效应,银盐效应制成,可以拍取任何一切看得见的东西。”说着,宁小葵又调出她以前的自拍照给他们看,“喏,这是我自拍的照,要是能摄魂的话,我岂不是自己也要死?”

“你什么人?我朝怎么有这种东西?”帅哥像看怪物一样看她。

“你不要管我什么人,我告诉你哈,”宁小葵拍了拍他的脸,“你的裸照现在存在我的手机里,成了我威胁你的砝码。我知道你有权有势,我们做山贼只不过是混口饭吃,如果你非要对我们赶尽杀绝的话,那我就不客气,把这照片印成千万份,大街小巷地张贴,让全国的百姓都来瞻仰一下你这性感的身材!”

光头兴奋地吱哇乱跳。“哈哈……老大,我他妈太崇拜你了!到时候张贴时我再吆喝几句,说这是他被山贼轮奸时的场面,大伙儿都来欣赏一下。”

“你,你们还是杀了我吧!”帅哥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太阳穴突突直跳,陡然间狂吼一声,整个被绑的人突然直跳起来,朝宁小葵猛撞过来。

“哇这么热情,投欢送抱啊!”宁小葵后退一步,一个擒狼招数,反错手将摁倒在地。

由于用力过猛,帅哥的胳膊差点脱臼,疼得他脸色发白,挣扎了几下挣扎不开,“啊——”又是一声撕心裂肺地嚎叫,那声音中透着极致的屈辱不能发的绝望,听得人汗毛凛凛。

宁小葵不由自主松开他,拍了拍手,蹲下身又擦了擦他的脸,道:“帅哥,别怪我整你。我呢,初来乍到这山贼还没坐稳,就被你把山头给烧了,你这是绝我的路啊,我不杀你已经很客气了,现在我们两清了。以后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后会有期!走!”

说着她示意光头妖孽走了,留下碎了一地节操的帅哥。

“我还是会杀了你的!哇——”急火攻心,帅哥一口血吐出,“贼婆娘,此仇不报我也没什么脸面活在这世上!”

宁小葵觉得小心肝颤动起来,是不是太过分了点,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啊,开个玩笑而已,这里电脑木有,打印机也木有,怎么可能张贴他的裸照嘛,吓吓他而已的啦,这帅哥,就是开不起玩笑。

“老大,你是不是真看上那个臭小子了?”光头忽然凑过来问她。

“臭屁,大王心里只有我一个,要不然早奸了那小子了,大王对吧?”妖孽见宁小葵没吃了帅哥,心情大好,像只猫咪样过来蹭痒痒。

宁小葵推开他,让他们两人并排站好,道:“你们两人好好看看,我真的是你们的老大吗?”

“你不是我老大是谁啊?老大,好端端的你干嘛问这话?”光头奇怪地看着她。

她又走到妖孽面前,问道:“妖孽,你看仔细了,昨晚跟你睡的是我?”

“讨厌啦,昨晚人家是第一次啦,刻骨铭心,你烧成灰我都认得。”妖孽抛了个媚眼,娇羞不已。

宁小葵一阵恶寒,“你以后能不能爷们一点,男人要像个男人样,别像个女人。”

“那你像个女人样了吗?”妖孽嘟囔道。

“犟嘴!”宁小葵眉毛弹跳起来。

“好——,大王喜欢我男人味那我就男人味一点。嗯哼——”妖孽忽然咳嗽一下,猛然间敛容深邃起来,身子似乎瞬间拔长了一节,还没等宁小葵反应过来,抱住她的腰一个漂亮的旋转,欺身压来,逼得她后仰,目光锐利如凤,瞬间电中人心脏,只见他挑唇诡谲邪魅般笑问:“可是这样?”

咳……咳……宁小葵忽然脸孔发起烫来,我靠,这还是那个娘炮妖孽吗,怎么感觉周遭一股强大的气场压迫过来,几乎让她窒息。

蓦地,气场消散,妖孽松开她又是一个兰花指,媚笑道:“看见了吧,小爷也是有男人味的,不比那个裸男差,只不过,小爷我不——乐——意。”

说到不乐意三字他连扭了三下小腰,看得宁小葵一头黑线:好吧,你节操了都不要了,我还能说什么。

既然你们都认为我是你们的老大,那么从今天起,我就努力做好一个山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