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我当包租公的那些年
我当包租公的那些年连载中

我当包租公的那些年

来源:网易云作者:非上标签:都市,exo,悲剧主角:林森周清

主人公叫林森周清的小说叫《我当包租公的那些年》,是作者非上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周清互看了看,笑了,这真是一对奇葩。他们两是进去战斗了,外面这一堆狼藉还得有人打扫,我主动担负起了这个重任,周清想要帮我被我果断拒绝了。“你都做了饭了,怎么还能让你收拾,你坐那,看看电视休息休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实话我从没把这里当成过家,这里顶多算是个睡觉休息的地方,但今天,此时此刻,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家的感觉。

当然,如果没那对吵架打架的情侣在的话,我想感觉会更好。

“这一桌子菜都是你做的?”

“嗯,尝尝吧,都是出门外在的,吃顿现做的菜不容易。”

周清围着围裙,样子很有种人妻主妇感觉,看得我心砰砰直跳,我甚至有种错觉,她是我老婆,做了一桌子菜给我这个老公吃。

那对情侣却无情地把我拉回了现实,“来,我们两敬一下周清,感谢一下周清的款待,菜,我们不会做,但论吃,我们是专业的。”

男的不愧是做销售的,讲话都是一套一套的。

在频频举杯后菜吃了个干净,我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十分满足。

本以为美好的夜晚,却不想又出了幺蛾子,那对情侣竟为了洗碗这件事吵了起来。

“人家会做菜会做家务!你找人家去啊!”

“你不缠着我,我早找别人去了!”

“曹尼玛的人渣!XX!你就是个人渣!”

“你个贱人!你以为你很好?!你干的那些事以为我不知道?!”

“曹尼玛!你今天必须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我做什么了?!!”

……

我和周清在从中劝,可怎么劝都没用,两人越吵越凶,最后变成动起了手来。

两人从客厅打到厨房,后来又打到卫生间,连马桶盖都打坏了。

周清想要拉架被我拦住了,我说这种事还是少掺和得为妙,毕竟人家是一对,鬼晓得会不会拉着拉着两人一起来打你。

两人打了一会,似乎觉得尴尬,对骂着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没一会里面又传来了打斗的啪啪声。

我和周清互看了看,笑了,这真是一对奇葩。

他们两是进去战斗了,外面这一堆狼藉还得有人打扫,我主动担负起了这个重任,周清想要帮我被我果断拒绝了。

“你都做了饭了,怎么还能让你收拾,你坐那,看看电视休息休息,这种脏活当然是我这个男人来做。”

周清眨了眨眼睛,笑了,脱下围裙放在我的手上,“那就麻烦你了。”

“放心吧!瞧好了!”

收拾完一切已经快十点了,我洗了把脸准备找周清邀功却发现她躺在沙发上竟然睡着了,我蹲在沙发前,仔细地观察着她,她真的好美,美到我看着她几乎忘了呼吸……

她突然睁开眼,我不知所措地四处看了看,“嗯?啊?你醒了啊?我刚准备叫醒你让你回房睡。”

她扭了扭头坐起身,看了看墙上的钟,睡眼朦胧,“嗯,不早了,我回去睡了,晚安。”

我冲她摆了摆手,“晚安,做个好梦。”

我洗了个澡,回到房间给老妖打了个电话,让他明天来让那对情侣滚蛋。

老妖在听说他们打架把马桶盖都给打坏了后,只说了三个字,明天见。

第二天十点老妖来了,他穿着黑色紧身衣牛仔裤,夹着包手里拿着一包芙蓉王,典型的一暴发户的打扮。

我和他抽着烟聊了会,到十二点的时候那男的回来了。

老妖也不和他多废话,直入主题,说他们夫妻两违反了租房合同,打坏了东西不说,还多次严重影响了其他租客的日常生活,让他们这两天把东西收拾收拾搬走,他会把剩下的房租退给他们。

可能是被老妖身上那股强大的社会气息给震慑住了,那男的竟然没有反抗,直接点头哈腰地说好,他们马上就搬,还一个劲地给我抱歉说打扰了我们。

弄得我还有些不好意思了,感觉是我太小心眼了,其实他们除了吵了点外也算是个合格的租客了。

事实证明是我太年轻了,在他们两搬走没几天后,有几个大汉找上过门点名要找那男的,说是欠了他们钱跑路了,看来这家伙早就想走了,我和老妖反倒是给了他们机会,还白白退了大半个月的房租……

那对情侣走后第二天我就上网发布了租房信息,毕竟现在我那还空着一间房,一下少了两间房的收入,对我的荷包来说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

而这几天周清的工作似乎也没那么忙了,每天下午六点半都能准时到家,还会帮我带一份晚饭,我们两坐在客厅一边吃饭一边闲聊,有种小两口过日子的感觉,所以每天的晚餐时间就成了我每天最期待的时刻。

今天她比平常早回来了半个小时,而且没带晚饭。

她回来放下包,撩了一下头发,说:“林森,咱要不去买菜吧?今天周五,明后两天休息,吃了一周快餐我都吃腻了。”

我笑了笑,说:“行啊,走,说实话,我想吃你的菜都想了一个星期了,只是不好意思说。”

她笑了,说:“不过今天你可不能白吃,你得帮我打下手,还得做一个菜给我尝尝。”

我挺起胸膛,昂着头,“没问题啊!”

和周清走在超市里让我第一次明白了原来和美女一起逛街是很有压力的,只能怪周清太漂亮,总有一些男同胞盯着她。

或许对周清来说生活一直在是这样,早已习惯了路人的眼光,但我很不习惯!

因为这些家伙每每看完周清之后都要扫视我一遍,他们的眼神似乎在说:这小子一看就是土大款,不然就凭他这德行也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林森,你吃不吃羊肉?我会做红酒烩羊肉。”

“吃,不过会不会太麻烦了?”

“不麻烦,我拿了啊。”

“嗯。”

“哎,你吃不吃花甲?要不我再炒个花甲。”

“吃。”

“好嘞,哎,那你这个……”

周清似乎什么都会做,而我就像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等待着她的喂养。

和她并肩走在超市里,感觉很温馨,就像是老夫老妻的退休生活一样,纵使被那些男同胞们用恶毒的眼光看死我觉得也值了。

结账的时候我抢着结了,我说你做饭给我吃哪有你给钱的道理,再说了,我妈从小教育我,抢着结账才是好男人应有的本质。

周清笑了,说那行,这么多食材我和你一起拎总可以吧?

“不行!”

我一把抢过了两大袋食材:“部队里我们连长教育我们,出门在外让女生拎东西是可耻的,是侮辱我们军人的称号。”

“好了好了,不跟你抢,快走吧,我肚子饿了。”

“是!长官!”

回到住处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终于到家了。”周清进门脱掉了鞋子光着脚丫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我说过,我从来没有把这里当做过家,只把这里当做一个睡觉的地方,但现在感觉不同了,和周清在一起的时候,这里似乎就是我的家。

和周清一起在厨房里忙活是一种很温馨的事情,她是大厨,而我是她的帮厨,狭小的厨房我们时常要从对方身旁经过,不经意间的摩擦我似乎看见了火花。

“林森把红酒开封,嗯,顺便把糖给我。”

“好。”

“林森,把黄瓜切一下,我拍个蒜。”

“好。”

“哎呀,你这黄瓜切的,黄瓜块啊?”

“我这个……”我挠了挠头,对自己的刀工的确感到尴尬,“我这个是部队特色菜,黄瓜块。”

周清看着我切的黄瓜又气又笑,就这样,我们两在欢声笑语中做好了一桌子的菜。

我拿着筷子认真尝了每一道菜。

“嗯,这个羊肉,好吃,一百分!”

“嗯,这个不错,一百分!”

“这个……哇塞!好吃!一百分!”

最后只剩下了我那道凉拌黄瓜块。

周清笑着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放进了嘴里,“嗯,凉拌黄瓜块,味道不错,一百分!”

“谢谢领导!”我笑着冲他敬了给个军礼。

她也假模假样地站起身,冲我回了个军礼。

我们开心地笑了,我大概好久没这么开心了,这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开心,属于我和周清之间的开心。

突然大门被人打开了,老妖出现在门口,身后还跟这个大学生模样的男生,拎着大包小包。

“哎呦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吃着呢?”

“杨先生。”周清站起身,“吃了没?不介意地话一起吃吧。”

老妖一副不客气地样子直接坐在了我的旁边,“我就等周美女这句话呢,来,一起吃吧,这是你们的新室友,小王,大学刚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