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田园喜事:腹黑将军俏农女
田园喜事:腹黑将军俏农女已完结

田园喜事:腹黑将军俏农女

来源:网络作者:季如意标签:穿越,腹黑,架空主角:谢珩,季如意

主人公叫谢珩,季如意的小说是《田园喜事:腹黑将军俏农女》,它的作者是季如意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去打架的。沈肆抿了抿嘴,不由分说地给他盖上被子:行了,别乱跑了,咱们在床上玩。谢云姝似懂非懂,闻言拍了拍手,笑道:玩,玩!一起玩!谢珩看她一眼,最后也只能认命的听了哥哥和妹妹的话。厨房里,季如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道从哪儿生出来一股子力气,季如意飞快的扑下床抱起呆住的谢珩,一边慌乱的检查一边急切问道:怎么样?怎么样疼不疼?摔着哪儿了?

她掀起谢珩的上衣,只见他瘦的干巴巴的小后背上撞得青紫的一片。

季如意顿时怒火滔天,对这么小的孩子,张媒婆也下得去手!

同样见到这一幕的沈肆顿时变了脸色,冲上去小牛犊子似的对着张媒婆拳打脚踢:你这个大坏人!你欺负小珩!打死你!打死你!

只有三岁的谢云姝有些闹不清楚状况,见到这混乱的一幕瘪了瘪嘴,顿时大哭了起来:坏人,坏人!

张媒婆的眼里闪过心虚,一把制住沈肆,嘴硬道:这不是没什么事儿吗?咱们村里的孩子谁不是整天摔摔打打的,就偏偏你们家孩子娇贵。

五岁的沈肆被她抓住了手,怎么也挣脱不了。

你放开他!季如意小心将谢珩放到破床上,狠狠地推了一把张媒婆将他解救出来,指着门口大喝道:滚!滚出我们家!以后都不要再来了!

张媒婆没想到这个一向只知道哭的季娘子也有这么大的脾气,脸上有些挂不住,忍不住道:哎哟我不过就是轻轻推一下,谁家孩子跟你们家孩子这么没教养,还动手打客人的?我看看以后谁还敢上你们家的门……

你走不走?季如意已经完全没了耐心,见她还不肯罢休,抄起搁在一边的竹编扫帚冲狠狠地朝着她身上打了过去:不走是吧?不走我就把你打走!快滚出去!

滚出我们家!沈肆握紧了小拳头,从角落里也掏出个小木棍,跟在一边涨红着脸拼命地打过去。

打人了!打人了!

张媒婆长得胖自然不够灵活,哪里敌得过盛怒之下的季如意,被打的浑身作痛,顿时一边高呼一边朝着门外连滚带爬地冲出去,中间狠狠地摔了几跤。

季如意趁着她抱头鼠窜的时候,又劈头盖脸地朝她一顿打。

最后站在门口,满脸冷笑的看着一身狼狈的张媒婆,警告道:以后再来我们家指手画脚欺负我家孩子,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以后都别来了!

见她没追出来,张媒婆略略松了一口气,见到自己衣裳上满是尘土又忍不住沉了脸,尖酸刻薄地道:以后你求我来我也不来了。季娘子你只管嘴硬吧,等柳山娶了别人你可就没地儿后悔去了。你到时候可别求我。

季如意闻言一把抓住扫帚,狠狠地朝她拍过去:闭上你的臭嘴!你再胡说我撕烂了你的嘴!

打人了,泼妇打人了!张媒婆一见,顿时吓破了胆,喊着头也不回地赶紧走了。

季如意重重地将扫帚扔在地上,冲着她的背影狠狠地哼了一声,才解气地将门关上。

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却眼前一黑、身子一软,险些栽倒在地。

一个软乎乎的小手飞快地扶住了她。

等到站稳,季如意忍不住露出一个笑,伸手想摸摸沈肆的脸:谢谢肆儿。

沈肆警惕地后退一步,见她僵在原地忍不住抿了抿唇,浑身僵硬地愣在原地。

季如意忍不住叹了口气,又挤出个笑来,问道:肆儿肚子饿不饿?跟弟弟妹妹吃过早饭了吗?

沈肆依旧不肯搭话,犹豫了半天才缓缓摇了摇头。

季如意无声的叹了口气,道:那你先进屋跟弟弟妹妹玩,珩儿刚才受了伤,你看着他不要让他乱动。娘先去给你们做饭。

见沈肆不打算做出任何表示,她无奈,只能转身去了厨房。

沈肆看着她的背影真的消失在厨房里,才顿了顿,迈着小短腿回了屋里。

谢云姝已经不哭了,吸着鼻子窝在谢珩的身边,小心翼翼的给他吹了吹腰上的淤青:给二哥吹吹,吹吹就不痛痛了。

谢珩满脸不耐烦,却没有拒绝。

听到动静,两个人同时转头看过去,见沈肆进来,谢珩才问道:那个女人呢?

沈肆也上了床,听到这话脸上露出点疑惑,道:她把那个坏人赶走了,这会儿去厨房做饭去了。

谢珩听到这话,眼睛闪了闪,没说话。

谢云姝左右看看两个哥哥,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憨态可掬地道:云姝要吃饭饭,云姝肚子饿了……

谁的肚子不饿呢?

他们已经很久都没吃饱了。

还有些别扭的谢珩小大人似的叹口气,翻个身就想下床,嘀嘀咕咕地道:臭丫头,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

珩儿你干嘛去?沈肆忙一把拉住他:娘让你在床上老老实实呆着。

干嘛听那个女人的?谢珩顿时一翻白眼:听她的我们早饿死了。

沈肆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道:那是娘……娘今天好像不一样了。

她以前总是哭,根本不管他们有没有饭吃,有没有衣服穿。以前张媒婆上门的时候,她也就知道闷着头哭,一哭就哭到夜里。

而不是像今天一样,直接拿着大扫帚把人赶了出去。

大哥,她只是发了次脾气你就被她收买了?谢珩不屑,道:谁知道她今天又想干什么呢!她根本不在乎我们。

那她今天也是为了你才去打架的。沈肆抿了抿嘴,不由分说地给他盖上被子:行了,别乱跑了,咱们在床上玩。

谢云姝似懂非懂,闻言拍了拍手,笑道:玩,玩!一起玩!

谢珩看她一眼,最后也只能认命的听了哥哥和妹妹的话。

厨房里,季如意看着米缸里最后一层米叹了一口气。

她翻遍了厨房的角角落落,也只找到了一点点盐和这一点米,加上一个个头不大的红薯,这个破败的家里已经弹尽粮绝,真要跟张媒婆说的一样活活饿死了。

这点米,连一顿饭的量都不够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