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金主凶猛
金主凶猛连载中

金主凶猛

来源:奇热作者:易永安标签:总裁,娱乐,豪门主角:程随安,严亦琛

小说主角是程随安,严亦琛的书名叫《金主凶猛》,本小说的作者是易永安写的一本总裁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忍不住就亲了下去。程随安半梦半醒中也挣扎不动,懵懵懂懂地任由严亦琛长驱直入,和外表截然相反的乖巧样子激得严亦琛差点停不下来。他干脆就放弃了去洗澡的念头,一低身将醒过来的程随安按到床上,正要进行下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被静音了的手机仍然在震动个不停。

吧台前半醉的程随安都不用去看屏幕就知道打电话来的肯定是她的经纪人王瑶。她更知道要是接起了电话,王瑶会冲着她喊些什么——无非就是识相点,不要去惹得罪不起的人,该出卖身体的时候就乖乖出卖身体,卖什么假清高这些她说过一百遍的话而已。

震动声终于停了,换成一条短信。程随安打开扫了一眼,啪地一声把手上的酒杯重重地砸到了吧台上。

短信里面附的是一张身着病号服的小女孩照片。小女孩虽然缺了两颗门牙,但是对着镜头笑得十分灿烂,一双大眼睛都眯成了细缝,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笑起来。

王瑶的第二条短信很快追了过来,“今晚你要是不去陪顾少,明天公司就会立刻封杀你,到时候躺在医院里面吊命的那个小鬼头你不管了?”

程随安捏着手机沉默了许久,指节用力得有些发白,最终做出了选择,用僵硬冰冷的手指敲了个回复过去,“酒店,房间号。”

终于得逞的王瑶立刻回了短信,“皇朝酒店1001房,顾少在里面等你,别磨蹭了。”

程随安倏地站起身来,吓退了两个想要来搭讪的男人,又问酒保要了杯烈酒,仰头一饮而尽,就出门拦车前往了皇朝酒店。

下车之前,程随安又打开手机看了一眼王瑶发给她的照片,女孩天真无邪的笑脸让她有些虚软的身体重新打起了精神,“就当作是被狗咬了一口吧。”

皇朝酒店前台的接待人员在听程随安报上姓名之后立刻就递上了一张房卡,程随安看也没看地塞进包里,转身找电梯按了十楼,迷迷糊糊地把脸贴在了电梯的金属壁上,才觉得燥热的脸颊稍微舒服了一些,但脑子里还是跟一团浆糊似的动不起来。

在电梯的门完全合上之前,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伸进来挡了一下。随着电梯门重新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来人看到明显是醉意朦胧的程随安,顿了顿,保持了一步的距离。

程随安歪头看了看他,“到几楼?”

“和你一样。”男人应了声,声音好听到让配音演员都甘拜下风。

并没有心思欣赏的程随安哦了一声,抬头盯着电梯广告看了几秒钟,突然又问,“你们男人是不是都用下半身思考的?非要得到身体才满意?”

觉得眼前醉了大半的小女人十分有趣,严亦琛低低地笑了一下,配合地回答,“也不全是。”

“那就是说大部分是了。”程随安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泛着酒后的酡红,“那得到了之后,是不是就会失去新鲜感不再死缠烂打了?”

“看情况。”

程随安呵呵了一声,一巴掌拍在电梯门上,“我倒希望如此!用权势压人,还玩什么威胁的老把戏……这种人我咒他一辈子找不到真爱,碰到真爱也只能擦身而过抱憾终身!”

这时电梯门正好开了,程随安一个趔趄就朝着电梯外面栽了出去,好在及时被身后的男人捞进了怀里。

程随安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大咧咧地拍拍严亦琛的胸口,“哥们,胸肌练得不错,谢了,我找找那人渣的房间号去。”

严亦琛没放开她,而是意味深长地说,“我可以帮你。”

程随安仰头看他,后知后觉地发现对方比自己高出近一个头。她摇了摇头,推开了男人,“你能帮我一次,难道能帮我一辈子吗?我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等顾人渣满意就能解脱了……”

顺着走廊找了一会儿,程随安才找到了顾少的房间,她试了半天房卡都打不开门,不禁有些烦躁,转头瞪了一眼一直跟着自己的男人,“你是跟踪狂吗?我要报警了!”

严亦琛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看她,“这是我的房间,你的房卡当然是打不开的。”

程随安迟钝地思考了一下,“你就是顾少?”

严亦琛掏出房卡打开了房间的门,“我姓严,不过既然你已经走错房间,就不用回去了。”

程随安回头又看了眼门上的房间号,确定就是王瑶在短信里说的,于是没听男人说了些什么,大步地直接走进了浴室里面。等到她洗去一身酒气,穿着浴袍走出浴室的时候,房间里面的男人已经在脱衣服了。

男人身形高大,宽肩窄腰,两腿修长有力,只一个背影就足以媲美许多头牌模特。

然而程随安却没有心思欣赏,她揉了揉聚焦模糊的眼睛:“顾少?”

男人回过头来,挑了挑好看的眉毛,手上动作又继续着把衬衫给全部解开了扔到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又叫错了。”

程随安是生得极好看的,这一点没有人能够否认。她那双勾人的丹凤眼,只要眼角轻轻一挑就能撩得人心弦一颤一颤的。

严亦琛也不得不承认,半路捡到的小女人长相正中他下怀,可他从小就是被家里当继承人培养的,自己本身又性子冷淡,对女人从来就没有什么兴趣。

程随安歪头笑了笑,“您这是要玩角色扮演?”她自以为咬字清楚,其实在严亦琛听来全是软软的,像是奶猫的爪子在人心上一下一下地挠。

严亦琛花了一秒钟,在“单纯留她睡一晚”和“不单纯地睡一晚”这两个选项中徘徊了一下,最终选择了后者。

“再叫错的话,我就要惩罚你了。”他一步一步朝她走去,声音低沉优雅得像顶级大师制作的大提琴,只听声音就让人沉醉。

程随安扶着门框,仰头看着足足比她高了快一个头的男人,勉力咬了咬舌尖保持神智清醒:“等等,在干正事之前我们先谈个条件。你想要我的身体,可以,但我不需要你的钱,也不用你来捧我,只要今天以后你不要再来为难我,那么今晚要做什么我都奉陪到底。”

严亦琛居高临下地望着那双倔强的凤眼,有些玩味,“你觉得顾少会这么简单放你走?”

程随安浓密的睫毛扑闪了一下,“如果顾少想玩出人命来,我也是拦不住的。”

这是在威胁他要以命相搏了。严亦琛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目光将程随安从头到脚扫了一遍,“你觉得你能满足我?”

程随安咬了咬牙,挤出个笑容,“顾少这是答应我了?”

其实程随安早就已经昏昏欲睡,眼前的人也看不清楚,只是模模糊糊地凭着一股骨子里的硬气盯着对方的脸,等待着男人的回答。

“可以。”严亦琛笑笑,到这会儿也大约猜到顾少究竟是谁,他拍了拍程随安的脑袋,“去床上等我。”

程随安只听了他的前面两个字,就松了口气,硬撑着的一股气瞬间消散,腿一软就倒了下去。

严亦琛一伸手就揽住了程随安的腰,顺手摸了一把,摸到了锻炼有度的马甲线,他勾了勾嘴角,一转身就把程随安带到了床上。

程随安心中的最后一丝警戒心在看到严亦琛离开大床时崩到了极致,断了。

严亦琛走了几步,若有所感地回头看去,只看见程随安已经歪着脑袋香甜地睡着了。他的动作顿了顿,回过身走到床边,俯下身盯着无知无觉的程随安看了一会儿。

两人之间的距离连一寸也不到,呼出的热气交缠在一起,太过暧昧,对方的气息又十分干净,严亦琛忍不住就亲了下去。

程随安半梦半醒中也挣扎不动,懵懵懂懂地任由严亦琛长驱直入,和外表截然相反的乖巧样子激得严亦琛差点停不下来。

他干脆就放弃了去洗澡的念头,一低身将醒过来的程随安按到床上,正要进行下一步,却见到程随安睁开了眼睛。

程随安一睁眼就看见个男人撑着手臂在自己上方,整个阴影将她牢牢地笼罩在里面,不禁浑身肌肉都绷紧了一瞬间,然后才强迫自己慢慢地放松了下来,僵硬地伸手环上了男人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