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我爱你,与你无关
我爱你,与你无关已完结

我爱你,与你无关

来源:悠书阁作者:三小胖儿标签:总裁,外遇,御姐主角:夏安然,顾西爵

主角是夏安然,顾西爵的小说叫做《我爱你,与你无关》,它的作者是三小胖儿所编写的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能重新回到乐思桀的身边就已经很高兴了,她不能再奢求别的了。“夏安然,到你了。”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护士站在门口朝安然喊了一句。安然身子一颤,捏着化验单的手蓦地收紧,她深吸了一口气,面色有些僵,可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随着一阵手机提示音的响起,打破房间媾和的死寂迷乱,乐思桀起身抽离,看乐思桀一脸认真的表情,不用想安然也知道那头是谁。

乐思桀没有发语音并不是顾及夏安然,而是不想让那女人听见自己的喘息声,于是在手机屏速速敲下一行字“好,我这就过去。”

乐思桀起身穿衣服,“已经十二点了,可不可以不去?”夏安然躺在床上,去拽西服的衣角。

“晴儿肚子疼,我得赶紧过去,你还有那个止痛药吗?”见夏安然没反应过来,他脸上有一丝不快,但碍于有求于人,压了回去,“就是你们女生每个月那几天的止痛药。”

见乐思桀因为另一个女人满脸焦急,安然的心底泛酸,自从和乐思桀在一起以来孟雨晴就三番五次想尽各种办法叫乐思桀过去,小到嘴馋买零食大到生病难受情绪低落。

乐思桀一向冰山王子,可面对她,随叫随到。

“没有。”

“那你穿衣服下去买,你们女生的事情,我不懂。”乐思桀脸色一沉,不悦之情毫不避讳。

一听这话,夏安然觉得心里堵得要命,想要推辞的话噎在喉咙里半晌发不出声音。

她的身子疲乏酸疼,xiashen也莫名的灼痛,别说是下楼去那么远的地方买药,现在的状况就是去卫生间都难受。

而且,十一月了,外边又冷又黑,他怎么忍心?

“你去不去。”这并不是商量征求意见,而是根本没有耐心去讨价还价。

夏安然在心里冷笑一声,没有说任何话,坐起来开始穿衣服。

这么多年了,果然,孟雨晴是不是添补了他内心的空虚?

动作不敢有丝毫怠慢,隐忍这么多次,她并不是斤斤计较的女人。

北方的半夜寒风刺骨,出来的急,只穿了件单衣,不一会儿的功夫安然全身就冻僵了,小肚子疼得无法走路,但还是强挺着回去了,进门的时候,把药一甩,推给乐思桀。

乐思桀看夏安然微紫的嘴唇,刚想说什么就被接下来的阴翳的表情所代替。

“这是什么?”

“没什么,我怀孕了。”夏安然迷迷糊糊抬起头,瞥见药盒上‘打胎药’几个字,沉声喝道。

她几乎说得轻描淡写。

乐思桀蹙眉,一转身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多长时间了?”脑子里忽然想起刚才的行为,打火机怎么也滑不上去,有点急了。

“两个月。”夏安然,铁青一张脸。

“两个月。”乐思桀捏着烟头,重复着夏安然的话,“两个月你不告诉我,夏安然,你什么时候这么有主意了。”

话没等说完,他就过去捏住她的小下巴,力度不大,却足以捏疼她。“夏安然,我告诉你,就算是打掉,也轮不到你来支配它。”

乐思桀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眼睛里射着怒火,“你不配。”

夏安然没有反抗,凄楚的眼眸深望着他,就和甘愿接受他乖戾折磨一样,好似把他看穿。她何曾不想生下孩子。

可是,夏安然不能太自私,用一个无辜的生命赌注爱情,这代价未免太大了。

……

中心医院。

安然拿着化验单出神的坐在走廊的长椅里,直到她被护士叫去医院办公室,她才缓过神来。

她有些局促的坐在医院对面,自从三年前开始,她便本能的抵触医院。

医生翻看着安然的化验单,一抬头,“你清楚你的身体状况吗?”

安然点点头,“我……知道。”

“既然知道,你还敢怀孕?”医生显然对安然如此的行为很是不喜。

安然喉头发紧,垂放在双膝上的手紧握成拳,“我……”

医生眼睛一瞥,欲言又止,叹了口气。

“你的身体现在不宜怀孕,想来你也清楚吧?就算是你把孩子生下来了,日后也保不准孩子会不会和你一样……”

一句话,安然犹如当头一棒!

“您是说——”卡在嗓子眼里的话她怎么都说不出来,她眼神无助的望着医生,“没有……就没有一点可能吗?这个孩子有可能……”

医生怎么会不明白安然在想什么,这样的人他见的多了,心底虽满是怜惜,可他终不能骗她。

“遗传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安然紧咬下唇,心一点点的往下沉。

她清楚的知道三年前她都经历了什么,她知道那样的日子不是常人能承受得住的……

她又如何能忍心让自己的孩子经历那样的痛苦?

既然如此,既然如此……

“把孩子打掉吧。”最终,医生说出了安然心底的想法。

安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在手术室门口的,手里还捏着一把的化验单,脑海里回荡着的是医生那句满含无奈的话语。

她……如何不想留住这个孩子?她如何不想将这个孩子生下来?

她也想拥有一个属于她和乐思桀的孩子。

可……她终究还是妄想了。

她能重新回到乐思桀的身边就已经很高兴了,她不能再奢求别的了。

“夏安然,到你了。”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护士站在门口朝安然喊了一句。

安然身子一颤,捏着化验单的手蓦地收紧,她深吸了一口气,面色有些僵,可她仍旧站起来身,一步步的朝着手术室走去。

可她还没走几步,一道满含惊怒的嗓音便在这苍白的空间响起。

“夏安然!!”

乐思桀一脸愤怒的跑了过来,他就那么冲到夏安然的面前,一把拽住她的手腕,眼底一片怒火,“你竟敢打掉我的孩子?!你真的是胆肥了啊!我昨晚和你说过什么?”

安然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人,她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着,

“思桀……”他怎么可能会出现?

他现在不是应该和孟雨晴在一起吗?

“又想玩儿什么花招?夏安然,你告诉我,你又想玩儿什么!?”

乐思桀低吼着,他眼底浸着连他都不知道的恼怒和……不易察觉的痛。

三年前,她不告而别,在他们的婚礼上,她消失的干干净净。

而这一次,她竟然想亲手打掉他的孩子!

她没心!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没心的女人!

“我没有……”安然苍白无力的说着,“乐思桀,我早就说过,这个孩子,我不会要……”

“恐怕不是你不想要这个孩子,而是因为这个孩子是我的,你才不想要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