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豪门小娇妻
豪门小娇妻已完结

豪门小娇妻

来源:微阅云作者:苏妖妖标签:言情,豪门,灵域主角:夏诗雨,郑新爵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豪门小娇妻》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苏妖妖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豪门小娇妻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个像是上辈子留在她心里的名字,此刻鲜活的跳跃到她的眼前,他跟郑新柔,他们怎么可能会走到一起。夏诗雨惊诧到说不出话来,震惊的瞪着眼,微张着因熬夜而显得有些黯然的唇。郑新爵饱含恶意的凑近她,“吃惊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年了。

父亲用性命,给她换来了郑氏帝国童养媳的位置,挤掉了他捧在心尖上的女孩,可是那颗在他心里早已经生根发出的芽,也能一并挤掉么?

那个女人,就是一株长在他心上的罂粟花,让他戒不掉,也离不开。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她面前,钻进后座,她倒头便睡,梦里,是无止境的黑色潮水,一会涌来,一会退去。

凌晨6点,车队到达迪拜七星级帆船酒店。

未来一周,这里被郑氏集团包下了,分部全球的各分公司高层,股东,全都会汇集到这里,参加一年一度的总公司年会。

郑氏,一个足以用帝国来定义的跨国大集团,以食品业发家,迅速占临连锁超级市场这块大肥肉,市场里60%的产品,全出自于郑氏制造,带动了多领域,多行业的发展,之后随着公司的不断壮大,商业的触角也衍生到了传媒行业,地产界,大肆收购公司,等等。

郑氏的现在掌舵人,正是郑家第9代传人郑新爵。

酒店大门外,整齐的排列的是来自郑氏的高层主管,他们刚刚接到消息,总裁的车到了。

夏诗雨被司机叫醒,下车,阳光照的她头昏昏沉沉的。

香槟色的房车停稳,郑新爵一身尊贵的从车里下来,目不斜视,倨傲的往前走,俊美如神的脸,刀刻般的严酷。

跟在后面的夏诗雨,跟他保持着一段距离,与美国的同事走在一起。

忽然,郑新爵停下步伐,后面的人全都撞成一堆。

有人刹不住车,直接把夏诗雨给推了出去,害的她脑袋直直的撞到郑新爵的背上。

“啊——”

“夏总~~~~~”后面犯了滔天大罪的那个同事,叫的那叫一个鬼颤。

夏诗雨撑着他的背站稳身体,温怒的皱起眉,瞪着他的后脑勺,他干嘛停下来。

长臂往后一揽,郑新爵将她直接揽到身边,冷酷的脸上,好似只有对她才展露笑容似的,羡煞旁人:“总裁夫人,我们还是一起走吧!”

夏诗雨一怔,像是有光照进她的心里,直愣了半天,才恍然顿悟,她挽上他的手臂,对他笑笑,偶尔,他也会心血来潮的跟她演戏,装模作样他向来最在行。

她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他的手背,是温热的触感,内心想要疏离,可又带着某种渴望,乱了她的心智。

进了电梯,夏诗雨就立刻抽回自己的手,安静的垂放在身体两侧。

郑新爵转开头,脸上透露着失意。

电梯一格格的上升,无言的气氛让人窒息。

“昨天晚上,本想告诉你一件事的,跟你有重大关系,不过你走的太快,没机会听。”郑新爵在边上悠悠的开口,打破沉默。

夏诗雨不解的看他:“跟我有关?”

“没错!”

郑新爵挑眉,露出灿烂的笑容,这让她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男人笑的多有好看,内心就有多歹毒,所以她能肯定,绝对不会是好事。

“在美国看不到国内的报纸吧,哎——,对你来说可是一个大事,你多了一个妹夫了,知道是谁?”眸光如琉璃般的闪烁着,他爱极了她这张因为紧张而变白的小脸,她越是害怕,他越要吊她胃口。

“谁?”夏诗雨听到自已的声音,莫明的带着颤意。

“尤——俊——熙!”一字一字说出这个名字来时,郑新爵脸上的笑容明媚到了极致,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触摸到她心脏的脉搏。

尤俊熙!尤俊熙!这个像是上辈子留在她心里的名字,此刻鲜活的跳跃到她的眼前,他跟郑新柔,他们怎么可能会走到一起。

夏诗雨惊诧到说不出话来,震惊的瞪着眼,微张着因熬夜而显得有些黯然的唇。

郑新爵饱含恶意的凑近她,“吃惊吧,可怜哪,心该有多痛啊,那个你一直念念不忘的初恋情人,现在成你妹夫了,真想听听看,他叫你嫂子的时侯,是不是也能让你销魂。”

她闭了一下眼,又静静的张开:“或许吧,我很期待!”

他从不知在这世上,除他之外,已经没有人能让她痛了,但她不想让他知道,一丁点的端倪也不想被他发现。

“期待跟他重逢?之后呢,暗度陈仓?!”郑新爵笑意未减,绿眸却透着野兽般的危险光芒,仿佛随时随地,都会将她扑杀。

“有可能!”夏诗雨云淡风清的回答,无惧的迎视他的目光,她不怕他,从来不怕,这14年来,她学会忍耐,学会不哭,也学会跟他抗争,无法挣脱的命运,必须学会的是适应。

郑新爵笑意尽褪,眼神在一瞬间变成明显的凌厉:“你敢——”

怒吼的声音,刹那间,穿透云霄。

在他们对峙之中,电梯到达顶楼。

夏诗雨先走出去,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郑新爵,你发火了,你输了!

“该死——”低低的咒骂声电梯里响起,他竟然让她看到他发怒了,这下子她该得意忘形了!

*****

下午的会议,夏诗雨带领着自已的团队,提前20分钟进入会议大厅。

一进门,一个深灰色的高大身影,就将她抱了个满怀:“诗雨——,好久不见!”

夏诗雨被吓了一跳,但马上就听出是谁来了,她开心的叫了起来:“四叔——”

松开她,郑易楠笑意盈盈的脸上,满是宠溺:“在美国生活的开心么?”

“还不错啊,你呢,在法国生活的开心么?”他们是两个被郑家排除在外的人,从小就有一种同命相怜的感觉。

他只比她大9岁,是爷爷的私!生!子,有着清俊温和的面容,嘴角总是挂着暖暖的笑,从不见他动怒,在郑家,她就数跟他最要好,也听说他妈妈长的极美,把爷爷迷的神魂颠倒的。

“跟你一样,还不错!”郑易楠笑看着她,狭长的眸子里,暗藏着一种情愫。

“这么早就来叙旧啦!”

他们背后响起一声满含讥讽的男音,磁性浑厚,又份外好听,这声音唯独一人才有。

郑新爵带着他的重量级队伍,浩浩荡荡的走进来,有公司的元老级股东,还有郑家二爷郑北辰,他两个儿子,郑井轮跟郑井琛,女儿郑楚楚跟女婿顾佳军,郑家三姐的两个女儿,郑梦嘉跟郑梦慧。

夏诗雨跟郑易楠同时转过头去。

她的视线穿过郑新爵,落在他背后刚刚走进来的两个人身上!

只一眼,便如同被胶水粘住般,再也移不开了。

彼此对望,恍若隔世,只是他的眼神平静而淡然,陌生的仿佛是今生第一次见面。

夏诗雨在郑新爵探测般的幽深目光中挺直了脊梁,没有人知道,她现在的后背绷的有多紧,她没有想到,他也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