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重生> 191004
191004连载中

191004

来源:奇热作者:麻仓洛标签:重生,伤感,励志主角:苏鱼,景长风

小说主人公是苏鱼,景长风的小说叫做《191004》,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麻仓洛创作的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在那玉镯上,嫉妒,憎恨一下子令她抢到了玉镯,狠狠的往地上一摔。而后头的苏娉婷,整个人已经僵在了原地,她瞧着自己的一边广袖上,沾染着恶心的鼻涕眼泪,看着看着,就令她十分的想吐,可又控制不住自己去看,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鱼只淡淡笑了笑,待打扮好,用了早膳,她便朝着老夫人的院子里慢悠悠的走去。

仔细算算,被老夫人赶去礼佛的那三名妾室,现在也该回来了。

还没走到老夫人的院子里呢,长廊上拐角,苏鱼便遇上了苏娉婷和一名十二岁的少女。

苏娉婷蒙着面纱,瞧见苏鱼,微微屈膝行了一礼,“娉婷见过大姐姐,来,巧玉,来见过大姐姐,大姐姐,这是巧玉,是四妹。”

那少女放肆的打量着苏鱼,礼数也不行,她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原来,这就是刚回来的大姐姐呀,长得倒挺好看的,只是比起二姐姐,你还差得远了,你就是一个边疆来的野丫头,别想着抢二姐姐的风头!”

这乍一见面,苏巧玉就这么不给颜面无视规矩,倒是把苏鱼给逗乐了。

这苏巧玉,自然也是她前世的熟人儿了,一直跟在苏娉婷姐妹身后的马屁精,是碧姨娘所出。

至于那碧姨娘,更是有趣,是尤氏亲手扶起来的妾室,只是为人懦弱不堪,可生出来的女儿,却被尤氏养成了个无脑的性子,只会拍着苏娉婷的马屁。

前世,她一心念着姐妹亲情,还吃了这丫头的不少亏。

“这便是碧姨娘膝下的巧玉啊,这想象力倒是不差的,我们才初次见面,我一句话也没说,可反倒是给四妹妹指责了一通,这可真是冤枉呢。”苏鱼卖着无辜,摊了摊手。

一身白衣,令她犹如天上的仙子,沉稳冷静。

苏巧玉重重的哼了一声,她大声的道,“别以为你封了个什么郡主就了不起了,我跟你讲,在这府里,二姐姐才是最大的!二姐姐可是京城第一美人,礼仪风范,可不是你这个野丫头能比的。”

一旁的苏娉婷揭下了面纱,大抵是昨日晒得狠了,一层淡淡的红还没有褪去,“大姐姐不要同四妹妹计较,她一贯是口无遮拦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苏鱼却蹙了眉,“二妹妹,你难道没听见吗?她指责我是野丫头呢,我有父母,我的母亲四妹妹还得叫一声嫡母,父亲也是我们共同的父亲,可四妹妹这一声野丫头,却说得蹊跷了。莫非,四妹妹平日里逢人就喊野丫头不成?这碧姨娘的教导,也太过失败了,教出来四妹妹这么个性子。”

“我呸,你不是野丫头是什么?在边疆那等苦寒之地长大,估计,连行个礼都不会吧?”苏巧玉肆无忌惮的嘲讽出声。

“四妹妹,我话已至此,你却仍旧是出言不逊,我身为长姐,必定是要好好的教导你一顿了。”苏鱼说着,给了白砂一个眼色。

白砂会意,直接把苏巧玉的双手押在身后,苏巧玉吃疼,拼命的挣扎,却挣扎不开,她生气的大声的骂道,“苏鱼,你这个野丫头,你快让这个贱婢放开我!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她才说完,苏鱼的眼神兀然冷了下来,她逼近苏巧玉,“你在骂谁有娘生没娘养?”

“自然是骂你了!”见苏鱼似乎生气了,不知怎的,苏巧玉觉得苏鱼的视线骇人得很,对上那道视线,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脖子朝后头缩了缩,可瞧见苏娉婷投给她的支持的视线,苏巧玉的胆子立即就大了起来。

啪!

清脆的一声,叫苏巧玉尖叫了起来,“苏鱼,你竟敢打我?”

她挣脱又挣脱不开白砂的控制,只能用脚想去踢苏鱼,可却踢不到,脸上红红的一个巴掌印露了出来。

苏鱼是下了狠手的,对着苏巧玉如泼妇般的咒骂,她微微一笑,拿出手帕来,狠狠的擦了一把手,“四妹妹这脸……啧啧啧,我不用手帕都不行呢,脂粉沾得脏死了。”

苏巧玉更加气愤了,她从小到大就没被打过,可苏鱼这个臭丫头,竟然敢打她?

“苏鱼,我要和你这个贱人拼了!”苏巧玉气愤的喊道,可手仍旧是牢牢的被白砂制住。

“我身为长姐,是在教训你,什么话当说,什么话不当说,你辱骂长姐,长姐仅仅给你一巴掌,还觉得轻了,你再骂一句,我必定告到祖母那里去,庶女辱骂嫡长女,这规矩还要不要了?”苏鱼说话的语调不急不缓,如江南的哝哝私语般柔和,却带着一股令人不敢忽视的气势。

旁边的苏娉婷微微眯了眯眼,心里油然而生一股嫉妒,她收回打量苏鱼的视线,蒙上了面纱,焦急的道,“都是一家子姐妹,何必闹得这般僵硬?”

苏鱼似笑非笑的睨她一眼,现在才假惺惺的劝架,方才做什么去了?

“白砂,放开她,就看在……二妹妹的面子上。”苏鱼露了笑,却叫窥见了这抹笑的苏娉婷狠狠的打了一个寒颤。

这是怎么回事?

她竟然能从苏鱼的身上觉察到了了令人心窒害怕的威压,那是宫中贵人才有的威压。

苏巧玉得了自由,她摸着自己被打的半边脸,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你这个贱人,我要告诉母亲去…哇…”

她哭得大声,叫周围的奴仆们看尽了笑话。

苏娉婷见苏鱼要走了,也觉得苏巧玉这哭的样子属实是丢脸,她推了推苏巧玉,意有所指道,“大姐姐要走了呢,你还没跟大姐姐道个歉呢。”

“我就不道歉呜呜呜…”苏巧玉泪眼朦胧间瞧见苏鱼真的要走了,她急了,她怎么能白白的挨一巴掌呢?她得要打回去!

说时迟那时快,苏巧玉狠狠的抓了一把布料,把上边的鼻涕眼泪一把擦干净,追上了苏鱼,“贱人!你给我站住!”

她骂着,一把抓住了苏鱼的手,瞧见了个精致的玉镯,苏巧玉饱含了恶毒的视线落在那玉镯上,嫉妒,憎恨一下子令她抢到了玉镯,狠狠的往地上一摔。

而后头的苏娉婷,整个人已经僵在了原地,她瞧着自己的一边广袖上,沾染着恶心的鼻涕眼泪,看着看着,就令她十分的想吐,可又控制不住自己去看,靠在柱子上干呕起来,一下子也顾及不到苏鱼那边的情形了。

这该死的苏巧玉,竟敢拿她的衣裳来蹭鼻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