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豪门> 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
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已完结

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标签:豪门,sf,悲伤主角:姜烟,霍景深

经典小说《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由A级盛婚:霍少强势宠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烟,霍景深,内容主要讲述:感觉血液里喷腾叫嚣的因子渐渐平息下去。可是没过多久,另一种酥麻微痒的感觉升腾起来。她原本白皙的小脸慢慢变得嫣红,眸光潋滟水润,喉咙深处不自控地逸出勾人的一声:“唔……”沈衣有些尴尬,开口道:“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不怕死吗?”他眸光盯着她,“如果那一枪打偏,射中重要部位,你可能已经死了。”

“当时情况紧急,我没想那么多。”姜烟一脸正气,心里却想,怎么可能,她当时衡量得很准,扑过去的角度不会有生命危险。

霍景深意味不明的“嗯”了声,脑中掠过刚才在试镜室看到的那一幕。

少女扎着蓬松的丸子头,依旧是那么一张乖巧精致的小脸,但当她进入剧情,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仿佛在一瞬之间变成了另一个人,眉目间灵气漫溢,演得丝丝入扣。

就好像,天生为了镜头而生。

既然如此……

看在那一枪的份上,他就成全她。

“七少?”

见他久久不出声,姜烟疑惑地看去。

没等他开口,她又转头看向车窗外,眉心皱了皱。

今天怎么回事?

她怎么总感觉眼皮直跳,似乎有什么事情被她遗漏了……

突然之间,窗外银光一闪!

糟糕!

她真的忘记了很重要的一个变故!

来不及多想,电光石火间,她身体比脑子更快,一个趴伏,就扑在了霍景深的身上!

车窗外一抹寒光射入。

是飞镖?

姜烟感到后背骤然一痛,便见霍景深反应迅速的升起了车窗,对前面驾驶座的司机厉喝道:“加速,甩掉那辆车!”

性能极佳的迈巴赫刹时疾驰起来,与它并行的那辆车还在后面紧追不舍。

车速太快,姜烟被晃得东倒西歪,霍景深将她一把摁在怀里,沉声道:“别动。”

他伸手在她背后,轻轻一拔,拔出一支染着血的针头。

姜烟感觉到微微刺痛,整个身子发麻,颤着声道:“我……会不会死?”

“不会。”男人的声音笃定而沉稳,扬声对司机道,“去附近的澜庭公寓,通知沈衣过来!”

他显然已知某些线索,知道幕后是什么人针对他而来。

姜烟趴在他怀里,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这毒素果然厉害,竟然这么快就发作了……

她其实知道针头上的毒是什么。

今日这一桩变故,原本应该发生在枪杀那一天,中毒的人应该是霍景深。

但枪杀的事被她搅和了,霍景深没有受伤,自然也就没有他半途被人再补一针而中毒的事情。

“姜烟?”霍景深一边冷静安排着应对事宜,一边低眸看她。

怀中女孩儿面色泛白,额上渗出一层冷汗,贝齿咬着下嘴唇,痛苦地咬出一滴血来。

“难受吗?”他嗓音低沉,把自己的手臂凑到她唇边,“别咬自己。”

姜烟正难受,一点不客气,张嘴就咬住了他结实的小臂。

霍景深俊脸沉冷,并没有露出痛色,只催着司机加速:“速度再快点。”

……

车子抵达一处豪华公寓。

姜烟被霍景深抱出来的时候,瞥见他手臂上被她咬出一圈血痕的齿印。

她被他轻放在客厅沙发,这时沈衣带着检验仪器也到了。

沈衣替她做完检查之后,和霍景深去了露台说话,有意避开她。

但姜烟的耳力非常好——

“验出来了吗?是什么东西?”霍景深压低音量,问道。

“是‘荼蘼’。”沈衣的语气有些沉重,“这毒很厉害,会侵蚀人的神经和肌肉,最后不是精神发狂而死,就是肌肉萎缩而死。”

“是冲着我来的。”霍景深冷笑一声,戾气暗涌,“看来是我这两年手段太温和,有些人忘记了死字怎么写。”

沈衣没敢多嘴。

霍景深冷冷眯眸,没有再说这个话题,只问道:“这毒,有没有办法解?”

沈衣回道:“也许有,但我需要时间。”

“在你没研制出解药之前,能用什么暂时压制?”

“我最近新研发了一种镇定剂,可以暂时给她用,但是……”沈衣回头瞧了一眼客厅沙发上的女孩,“深哥,‘荼蘼’这毒有个副作用。”

“直说。”

“每次发作,她会很想要。”

霍景深顿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蹙眉道:“镇定剂压不住?”

“镇定剂只能压制她想发狂的痛苦,不能解决生理层面的那种……嗯,你懂的。”沈衣给了个不可描述的眼神。

霍景深沉默。

沈衣压了压嗓音,低声道:“要不,你帮帮人家小姑娘?”

那天晚上,深哥把喝醉的小姑娘从会所带走,说不定已经开过荤了。

再睡一次也没什么。

霍景深冷扫他一眼:“她叫姜烟,是我侄子承泽的未婚妻。”

沈衣目瞪口呆:“……”

霍景深没再搭理他,走回客厅。

女孩儿躺在沙发上,身子微微蜷缩,一头冷汗。

汗湿的发丝黏在脸颊,乌黑色泽衬着她雪白小脸,纤弱可怜。

霍景深略弯下腰,沉声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姜烟浑身颤抖,努力控制着想要疯狂砸碎一切的冲动,嗓子沙哑:“我没事……”

她知道,前世沈衣研制解药用了长达一年的时间,而且那种镇定剂,打多了对人体不好。

前世霍景深很少用,他基本都靠意志力硬抗。

但她好像不行……

“不用怕,你不会有事。”霍景深没有打算让她硬抗,叫了沈衣过来给她打镇定剂。

一支药水注射下去,姜烟感觉血液里喷腾叫嚣的因子渐渐平息下去。

可是没过多久,另一种酥麻微痒的感觉升腾起来。

她原本白皙的小脸慢慢变得嫣红,眸光潋滟水润,喉咙深处不自控地逸出勾人的一声:“唔……”

沈衣有些尴尬,开口道:“深哥,我先回去研究针头上的残液,她暂时没事,就那个……你看着处理。”

说完就溜了。

屋子里忽然安静下来,气氛有点古怪。

霍景深转身想去打电话,突然被捉住了手。

“别走……”女孩的声线微哑,却又如丝绸般顺滑,有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她抓着他的手,温度滚烫。

“放手。”他眸色幽深。

“七少……”姜烟双眉紧蹙,面如桃花,身体里热浪翻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就是下意识抓住他。

“放开。”霍景深看她片刻,很冷酷的一根一根手指掰开她。

“呜呜……”姜烟不可自控的发出娇糯的呜咽。

又软又勾人。

令空气里都仿佛飘着暧昧的因子。